《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八十二章石符與獸晶(一)


    第五百八十二章 石符與獸晶(一)

    韓立站在空無一人的高台上,望著眼前奇怪之極的圓石盤,臉上『露』出幾分訝『色』。

    圓盤足有丈許大小,平躺放置,上麵刻有一些古怪花紋和許多看似深奧的符文咒語。此刻,雖然沒有什麼人在此地做法,但仍從上麵冒出淡淡的紫霧出來,嫋嫋升空,和村子上空的紫雲融為一體。

    韓立自己本身對陣法一道,也頗有造詣,當即眯起眼睛,研究起此石盤來。

    沒多久,韓立神『色』開始陰晴不定,一會兒『露』出恍然之『色』,一會兒又眉頭緊鎖起來。心神徹底沉浸在了其中。

    “怎麼,道友看出來什麼奧妙出來了。”就在韓立心無外物之時,身後驀然傳來一巨陌生的聲音。

    韓立心一驚,暗罵自己怎麼如此大意,竟被人侵入了背後而不自知。要是此人對他不利的話,豈不危險了。

    不過出現這種情況,倒也不能完全怪韓立粗心。

    原本習慣了用神識掌控周身的一切,現在猛然神識法力盡失,自然無法很快適應過來。

    韓立心中暗自警惕,但臉上不『露』聲『色』的轉過身來。

    眼前,站著一位留著長須的白發老者。此人滿麵皺紋,但偏偏雙目有神,正笑眯眯的瞅著韓立。

    “閣下也是修仙者?”因為神識已失,韓立隻能遲疑的猜測道。

    “老夫五龍海的抱還子。道友就是新到的兩名修士之一吧。”老者含笑的回道。

    “五龍海?”

    韓立聽到這個名字心中一動,那位大長老似乎提及過這個名字。他倒頗起了一些交淡的興趣。

    “原來是抱還子道友。在下姓韓,是『亂』星海的一介散修。”韓立神『色』緩和的說道。

    “『亂』星海?以前這也有過一名『亂』星海的同道,但可惜一次出任務時,遇到厲害陰獸而隕落了。不過,修仙界中精通符籙之道的同道實在不太多,而我看道友對這塊石符如此專心的樣子,看來此方麵的造詣應該不低啊!”老者先是歎息一聲,接著話鋒一轉的問道。

    “石符?是指這個圓盤嗎?”韓立『露』出一分古怪之『色』。這次倒不是他故意作出的表情,而是真的第一次聽到此名字。

    “!這也難怪道友不知此物。石符、玉符,這些東西,估計在其他地方早已失傳了。也隻有我們五龍海的一些宗門中,還有人會製作這種古老的符籙。”長須老者眼睛一眯,臉上皺紋微微抖動的說道,頗有些自傲的樣子。”

    聽到此話,韓立臉上的異『色』反而消失了。

    “在下的確未聽過,這世上還有石符玉符之說。不過對符籙一道,韓某倒也曾經研究過一段時間,正對這石盤上會刻有一些符籙的符文而感到驚訝。如今道友這番言語,倒也讓在下解『惑』一些了。但這個石符上,似乎還出現了法陣的特征。難道在下看錯了不成?”韓立望著老者,微一皺眉的說道。

    “真沒想到,道友竟然同時精通陣法和符籙之道,在下真是欽佩之極!韓道友沒有看錯。這塊檀雲石符,的確和真正的石符不大一樣,為了能夠借用陰冥之力,而特別做了一些類似法陣的改動。讓它同時具有符籙和法陣的部分效力。雖然這樣做,其威力可大減了許多。”長須老者先是麵上微驚,但隨後撫掌大笑起來。

    韓立聽了這話,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但回頭望了望石盤,突然又問道:

    “聽大長老說,你們在此地能使用陰冥之力,是借用陰冥獸晶和法陣結合,才得以施展法術。可在下並未在這個石符上,看到什麼獸晶鑲嵌。難道此石符還另有什麼蹊蹺之處。”韓立閃過一絲疑『色』。

    “這個道友就不知道了。想必今日,道友也看到了那隻猙狡獸了吧。雖然村中人大多修習過一些武技,肉搏能力遠比外邊常人厲害的多。但若是那樣強大陰獸一下衝到了跟前,就是武功再高,單人也不絕是其對手的。就算依仗人多能打敗它們,村民也會死傷眾多的,我們根本損傷不起。如此一來,借用陰冥之力來施展一些法術困敵,就成了村子能否存活下去的關鍵。而作為施法消耗品的陰冥獸晶儲存多少,更是衡量村子是否強大的標準。”老者微微一笑的說道,但稍微頓了一下,意猶未盡的接著說道:

    “不過,這些獸晶實在是難尋的很!雖然一般說來,陰獸越強大,頭顱有獸晶的可能『性』就越高,但這不是肯定之事。往往有時看起來強大之極,我們費勁了心機才滅掉的陰獸,其頭顱內卻空空如也。也有象今天帶你們回來的村民,隻是在半路上擊殺了幾頭弱小的火鱗獸,竟也找到了一小塊獸晶,這實在是不好說的事情。”

    “但總的來說,村子經常要施法退敵和要進行日常的防護,獸晶的需求非常高。但全年搜集到的陰冥獸晶,一般隻不過十來塊而已。隻能勉強夠用而已。因此,獸晶通常是由村的幾名長老分頭掌管。隻有在需要施法驅敵時,才交由我們這幾人來使用的。而戰鬥一旦結束,又會立刻收回去。至於這塊石符,平常是先往麵灌注數日的用量,來維持日常的消耗。不會將獸晶直接鑲嵌在其上的。這倒讓當初製作此符時,專門留下的幾個嵌槽有些浪費了。”長須老者似乎對村長老的做法有些不滿,低下身子,『摸』了『摸』石盤周邊的一個個菱形凹槽,『露』出一絲自嘲之『色』。

    韓立沒有接口對方言語,隻是淡淡的笑而不語。

    雖然不知道,對方對自己知無不言是何用意,但估計,多半是牽扯到村權力鬥爭之類的事情,他可沒在此村長住下去的意思。自然不想攪合進去。

    看來這些修士,一旦斷絕了修煉之途,也變得和凡人一樣,竟玩起爭權奪利的把戲了。

    韓立暗自歎息一聲,覺得真是有些可悲啊!

    老者見韓立沒有主動接口,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之『色』。但隨即就回複了常『色』,和韓立閑聊起其他的一些事情。

    “道友也知道,這鬼地方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萬年了。雖然很少有修士被吸進其內,但如此多的年頭下來,在這陰冥之地隕滅的修士,估計沒有上千也有數百了。而且聽人說,其中甚至還有結丹甚至元嬰期修士,被活活困死在此地的。”老者隨口的提到。

    “這曾經來過元嬰期修士?”韓立聽了這話,有些動容了。

    “是的。雖然不知是多少年以前的舊情,但這位高人被攝入此地後,還是在本村終老一生的。估計他也是和兩位道友一樣,同時碰上了絕靈之氣的噴發。否則如此大神通之人,平常的怪霧根本無法奈何他的。”老者輕歎了一聲。

    “可能吧。不過這絕靈之氣,還真是夠可怕的。估計隻有傳聞中的化神期修士,不受其影響吧。”韓立苦笑的說道。

    “化神期!,道友想得還真遠。不過那位元嬰期前輩,雖然身死了,但卻在閑著無事之時,遺留下來了一些典籍。其中一些還是其修煉的經驗之談。這些東西若是放在外麵,自然是珍貴異常。但如今嗎,嘿嘿……。”長須老者晃動著自己的腦袋,『露』出一些惋惜之意。

    “修煉心得!韓某倒真感興趣了。道友可知,此物現在何處?”韓立聽了此言,麵『露』一絲感興趣之『色』。

    元嬰期修士的心得體會,自然非同小可的。他自然打算看上一看。

    “!道友的反應,和在下第一次聽到此事時的一樣。不過隻要在此地待上數載,就再也不會對這些東西感興趣了。沒有法力,這些東西再多,也是幹瞪眼而已。但道友若真感興趣的話,倒可以去看上一看。它們和其他一些修士的遺物,都被專門放置在了一間倉庫內。”老者『摸』了一把臉上的皺紋,不置可否的說道。然後一側身子,指了指村子一角,一間看起來破舊非常的石屋。

    韓立強按捺住心的驚喜,神『色』平靜的向老者道了聲謝。

    下麵,這長須老者和韓立再說了幾句後,看到韓立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就微微一笑的主動告辭離去。

    韓立望著老者遠去的背影,抿了抿嘴唇,略微沉『吟』一下後,就搖搖頭的也下了石台。

    然後向那間破舊的石屋,快步走去。

    

Snap Time:2018-06-24 03:27:04  ExecTime:0.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