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八十一章羅與大晉皇朝


    第五百八十一章 羅與大晉皇朝

    “閣下稱這是陰冥之地,難道這和謠傳中的陰司之界有什麼關係,此地倒底是何所在?我們身上的法力被禁,不知有方法可以恢複如初嗎?最重要的是,在下並不想留在此地,還想回到外麵去。想請長老指一條明路出來。”韓立眉頭皺了皺,隨後長吐一口氣的問道。

    “回去?要真能輕易回去的話,我們這些人還會一直滯留這,天天過這種朝不保夕的生活?要知道,此地大部分人一出生,就是生活在這陰冥之地。隻有極少一部分人才是和你我一樣,是被怪霧吸進這的。而大部分外來人一進入此地,就被那些陰獸吞噬了。隻有運氣不錯的,才因各種原因僥幸活了下來,並逃到了村中的。我們的親朋好友,同樣都在外麵了。”老者搖搖頭,歎息的說道。

    韓立聽了這些話,心一時無語!

    “至於這倒底是什麼所在,是不是和陰司之界有關?這誰又知道呢?不過許多比我們先到這的前輩,倒有過此方麵的猜測。一種和道友說的差不多,認為這應該是陰司之界和人界交匯的一個空間裂縫之地。所以此地才會有如此濃重的陰冥之氣,但又無法形成太強大的陰冥獸。”

    “另一種,則認為這世間根本沒有什麼陰司界,隻不過是一些修士以訛傳訛罷了。他們認為,這應該是傳說中的魔獸——羅的腹中。隻有傳說中可以吞食日月,並能瞬間破空穿梭的此魔獸,才能解釋怪霧會在不同海域出現,並每隔數年,此地才會和外界相通一次的。要知道,傳說中的羅魔獸,也是生『性』喜歡隱匿海底深處,並很長一段時間,才進食一次的。”

    “羅魔獸?怎麼可能!此魔獸比那陰司界更加的不靠譜,我可不認為我們這一屆,還真有此獸存在。”一聽老者的這個假設,韓立臉『色』大變。

    “不錯。我當初一聽到這個說法之時,也是和道友同樣的震驚無比。但不得不說,這個猜想雖然荒誕的很,但的確有點可能。若真是空間裂縫常開的話,也應該是在外界某一點上,固定不變的打開才是。可實際上,陰冥之地每次和外界相通之時,吸進來的人,都是來自數個不同的海域。彼此之間,這些人連其它海域的名稱都未聽說過。比如在下,就來自大晉皇朝灣南州的小島。而其他的修士,則有的來自五龍海,有的來自天沙大陸的沿海,還有的則是來自『亂』星海,在大家未認識之前,大多不知道對方所說的海域,倒底是在何處。”老者悠悠的說道。

    “大晉皇朝!道友是來自晉國的修士?”韓立卻『露』出一絲的詫異。這正是他在天南時,聽說過的超級帝國名稱。

    “道友難道也是來自我們大晉皇朝?”老者頓時眼睛一亮。

    “這倒不是。不過韓某倒聽人說起過一二。知道那是一個超大的國家!在下一直向往的很,可惜沒有機會去。”韓立搖搖頭的說道。

    “這樣啊!真有點遺憾了。真希望,老夫還有機會能回去啊!”老者『露』出了幾分失望之『色』。

    “嘿嘿!道友若去了我們大晉,才會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修仙界。據我所知,這世間雖然有許多其它修仙者出沒的區域,但沒有一個能和我們大晉相比,能有如此規模和興盛的。說我們大晉國是這一界的修士聖地,也絕不為過的。”一說起自己的家鄉,這位老者眉飛『色』舞起來。

    韓立『揉』了『揉』鼻子,雖然臉上苦笑以待,倒也被對方說的心中一動。

    “,老朽說的有些跑題了。道友剛才詢問此地,是否有回複法力神通的方法,我可以清楚告訴道友,隻要待在這陰冥之地,就不要幻想以前的神通還可以回來。此處除了那陰冥之氣外,還存在一種被我們稱為絕靈之氣的東西。它們平常深處在地肺之中。但定時的會從地底深處噴發出來,彌漫了整個空間之內。隻要是修士,身處它們的影響範圍,就會一切法力神通皆失的。這是無法可解的。你們這一次被吸進來,不就是湊巧碰上了裂縫開啟和絕靈之氣同時噴發嗎。”老者微微一笑的說道。

    聽到老者提及此事,韓立心一陣的鬱悶。

    若不是碰上這種倒黴的事情,他也不會被區區一個鬼霧,攝進這的。早就不知跑到那逍遙了。

    “進入了此地,真的一絲出去的希望,都沒有嗎?在下還是有點不信!”韓立沉默了一會兒,不甘的說道。

    “也不能這麼說。出去的方法,倒是堂而皇之的放在那。但也要有人能做到才行啊!”老者一撚胡須,不慌不忙的說道。

    “什麼方法?”韓立心中一喜,口中急忙追問。

    在旁邊,聽到老者先前之言,正神『色』紅白不定的梅凝聞言,也不禁精神一振。

    “這個……”老者沒有馬上回複,反『露』出一絲遲疑沉『吟』之『色』。

    “怎麼,道友有什麼不便嗎?”韓立神『色』一動,『露』出一絲異樣的表情。

    “二位不要誤會了,這可沒有什麼好隱瞞的!在下雖然希望村中能再多一兩名修士,但也不會純心刁難二位的。我隻是害怕兩位道友出去心切,而妄送了『性』命!”老者看到了韓立和梅凝麵上的神『色』變化,眼睛微眯了起來,大有深意的說道。

    聽了這話,韓立先是一怔,但馬上輕笑了起來。

    “放心。韓某雖然看起來年輕,但也是修煉多年的修士。不會莽撞行事的。若真是事情不可為,在下絕不會冒然送死的。不過,韓某還是想先聽聽道友所說的脫身之法,看看倒底難在何處。”韓立笑容一斂後,肅然的問道。

    “既然道友都這樣說了,那老朽就不再隱瞞了。”胖老者思量了一下,還是答應了下來。

    ……

    半晌之後,韓立麵無表情的走出了廳堂,並站在門口處抬首望著遠處,不知在思量著什麼。

    “韓兄,我們倒底要怎麼辦?你難道真要去爬那暴風山?”梅凝站在韓立身後,紅唇一咬的問道。此時的她,臉『色』蒼白之極。

    她對那老者說的脫身方法,徹底的絕望,認為肯本不可能達成此條件。

    “我一時還沒考慮好,但總要設法一試的。”韓立望著天空,淡淡的說道。

    梅凝聽到這話,神『色』一動,正要再說些什麼時,卻忽有腳步聲向二人接近。

    一名年紀十五六歲的黝黑少年,好奇的走了過來。

    “兩位是新來的人吧。我奉了長老的命令,帶二位到住處的。因為二位是新人,所以頭三天的食物是免費食用的。但以後就要出任務才行。否則就要離開村子,自謀生路的。”少年瞪著烏黑的眼珠,熟練的說道。

    “好吧,你帶路吧!”韓立不置可否的說了一聲。

    少年點點頭,不再廢話的,直接帶著二人,向村子的一角走去。

    一會兒的工夫後,少年將二人帶到了一間還算整潔的石屋內。

    當梅凝看到屋內,隻有一張勉強睡下二人的石床時,頓時臉『色』一下通紅了起來。

    “這怎麼隻有一張床?”此女遲疑的向少年問道。

    “男女二人在一起,不就是要睡一張床嗎?”少年眨了眨眼睛,卻有些奇怪的反起來。

    聽了這話,梅凝臉上更加羞紅起來,雖然想解釋什麼,但卻一時無法開口。

    “我們是分開睡的。再拿一張石床來就是。”韓立這時打量外屋子,回頭對少年淡然的說道。

    少年撇撇嘴,雖然有些不情願,但是答應了下來,走了出去。

    “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先到村子其它地方轉轉看!”韓立一等少年出去,便不容拒絕的對女子說道。

    梅凝玉容上『露』出一絲怔『色』,但隨後就默默的點頭,沒有說什麼。

    韓立不再猶豫的走出屋子,四下稍張望了一下,就大步朝那中間的細高石台走去。

    他對那陰冥之力的『操』控之法,還是頗感興趣的。

    石台四周並沒有什麼人看守著,所以韓立很輕鬆的靠近了這石台。

    因為石台極高的緣故,所以在石台一側修建的台階,陡峭的嚇人。

    韓立圍著此石台轉了數圈後,卻輕而易舉的了上去。

    

Snap Time:2018-07-17 23:41:59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