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七十五章莫名凶險


    第五百七十五章 莫名凶險

    小島之上,銀『色』光罩中的韓立,一仰首往口中滴入了一滴靈『液』,然後看了看手小瓶,『露』出了沉『吟』之『色』。

    這已是他滴入的第五滴靈『液』了。光罩外的金光一點沒見減弱,但最外麵的金焰比開始之時小了一些。看來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消耗,對方開始支撐不住了。想必再過一段時間,就是他脫困之時。

    思量到這,韓立手中白光一閃,神『色』冷靜的將小瓶收進了儲物袋中,同時仰首看了看天上的陰雲,眉宇間不由的一皺。

    剛才的那道綠『色』光柱及天上的異變,他自然看得清楚。而那光柱正是從小穀方向傳來,看來是元瑤施法引起的。雖然不知道那邊的詳細情形,但看烏雲壓頂的樣子,也不像還魂術完成的樣子。

    這些念頭在韓立心一一閃過,就飛快放置了腦後。在沒有從金光中脫困前,他自顧不暇,自不會多想此事的。

    現在他輕吐了一口氣後,體內的眾法寶開始躍躍欲試,同時背後原本消失的銀『色』翅翼,再次若有若無的浮現了出來。

    ……

    在金焰上空漂浮的溫天仁,沒有了將韓立困住時的得意之『色』,反而臉『色』灰白,罩上了一層淡淡的黑氣。其眉宇間的金角,和昨日相比,隻有原來的三分之一而已。變得隻有寸許長短。

    現在這位六道傳人,臉『色』陰沉的有些嚇人。心更是又驚又怒,還帶著一絲隱隱的恐懼之意。

    這金光神焰的威力有多大,再也沒有身為法寶主人的他,更清楚的了。

    他開始說對方能在金焰之下,支撐個把時辰,其實已經是誇大之言。按照他真正的想法,對方根本連半個時辰都很難挨到的。

    這樣一來他雖然虧損了些元氣,但能滅掉這位心腹大患,倒也值得如此一做。

    可半個時辰後,對方在金焰中一點動靜沒有,讓他有點意外了。

    到了一個時辰,對方的氣息還沒有消失,他臉上『露』出了驚容。

    兩個時辰後,韓立光罩如顧,溫天仁徹底感到了不妙。

    他隱隱覺得自己似乎在做一件蠢事。對方根本不怕和他硬耗法力下去。

    明顯不是身上帶了什麼可以加快回複法力的東西,就是另有什麼玄機在麵。

    而據他所知,可以迅速回複法力的東西,也隻有那珍稀異常的萬年靈『液』。難道對方真帶有此物不成?

    溫天仁很快就猜出了真相!

    可現在的他已經騎虎難下。先是大半真魔化身被滅,接著又不惜精元的動用了八門金光鏡。他現在的修為大降了不少,

    再放韓立出來硬拚,勝算絕不會太高。

    不過溫天仁也深知,萬年靈『液』這宗逆天的東西,一般修士不可能帶多少在身上的。

    於是他心一橫後,繼續虧損真元的用此金焰來煉化韓立。

    他拚著此次回去,必須閉關二三十年來回複元氣,也要用此金光神焰耗盡對方的靈『藥』,再煉化對方成灰。

    而這一僵持,就到了現在。

    這期間每過一刻鍾,都讓這位六道傳人神『色』鐵青一分。

    到了現在,金焰中的銀『色』光罩還是凝結異常,絲毫崩潰的跡象都沒有顯『露』。

    而溫天仁自己,則無法維持多久了。

    現在他隻有腦子急轉,另行設法擺脫眼前的困境。而剛才那綠『色』光柱的出現,就讓其心中一動,隱隱有了個想法。

    “紫靈!你現在去他來的地方,將他的同伴給我抓來。那人應該在施法關鍵的時期,沒有什麼反抗之力的。”溫天仁抿了抿有些發幹的嘴唇,忽然冷冷的對遠處的紫靈仙子命令道。原先對少女溫柔儒雅模樣,『蕩』然無存,反而『露』出了一絲猙獰凶惡之『色』。

    一聽這話,一直待在原地的紫靈仙子,神『色』微變。

    這次的鬥法,真是一再挑戰此女的理智。她原以為金焰中的韓立根本撐不過多久,可如今一夜過去了,韓立安然無恙,反而溫天仁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困境。這讓此女心駭然!

    如今溫天仁的這番話一入紫靈耳中,聰慧絕頂的她先是一怔,隨後就明白了對方用意。

    這位逆星盟少主,打算用施法那人來要挾韓立,讓他投鼠忌器!

    想必韓立既然肯為其護法,交情應該不淺才是。

    不過這樣一來,也就說明這位一向自視極高的六道傳人,真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連這種見不得人的手段竟也用上了。

    紫靈神『色』回複了冷冰冰的樣子,並未依言有所行動。

    溫天仁見到此景,目中寒光閃過,聲音陰森了起來。

    “怎麼?難道你覺得本公子修為大降,打算就此抗命不成?還是當初加入本盟過於勉強,想要叛逃本盟?但你不要忘了!本盟現在雄踞了大半個『亂』星海。憑你一個結丹初期修士,能逃到哪去。還乖乖的聽本公子吩咐吧,。剛才的抗命之舉,我可以當作從未發生過,不予追究。”溫天仁的這番話,說的軟硬兼施起來。紫靈仙子神『色』變了一變,轉首望了望那團金焰,心一時躊躇起來。

    就在此女還未出選擇之時,遠處的天空卻有遁光飛來,等稍近一些的時候,紫靈和溫天仁幾乎同時認出了簇擁獸車的眾女修。

    溫天仁一見,心頓時大喜。而紫靈仙子則心一陣的苦笑。

    這些築基期的女子,剛開始時根本不算什麼,但現在到來,可正幫了溫天仁的大忙!

    但未等紫靈仙子嘴邊的苦笑,消失不見。

    與女修相對的空中,另有十幾道遁光飛『射』而來。它們顏『色』各異,強弱不一。

    這些人幾乎在那些女修前腳剛到,他們就後腳飛到了眼前。

    此刻他們驚愕的望著場中的一切和對麵正想溫天仁施禮的貌美女修,不禁輕微的『騷』動起來,隨後麵麵相覷的誰也沒有開口。

    溫天仁見此,麵現一絲凶厲之『色』。

    他冷笑了一聲,正想說些什麼時,卻忽然神『色』一變,驀然向島嶼的一側望去,臉現一絲驚疑之『色』。

    其他人見此,感到有些莫名其妙,有人臉帶疑『惑』的同樣望去。

    “那是什麼鬼東西?”一眼看去後,一個人馬上驚呼了一聲。

    隻見在他們飛來的方向,一道一望不到邊際的黑線正從海麵之上飛快湧來。速度之快,讓人難以置信。

    “是鬼霧?”隻是片刻的功夫,另一人心驚膽顫的狂吼一聲,馬上駕起遁光轉身就跑。

    這時其他人也終於看清了,那哪是什麼黑線?分明是一片望不到盡頭的墨『色』霧海,正如同活的一般,向這狂湧而來。

    頓時,其他修士一陣大『亂』,那還顧得了其它的事情,全都化為了各『色』遁光,一哄而散。

    溫天仁和紫靈麵『露』駭然之『色』。

    隨後,紫靈毫不猶豫的一跺足,化為一道紅光破空而去。

    溫天仁麵帶緊張之『色』的看了看下方的金焰,眼中寒芒一閃後,一咬牙,一大口精血噴到了金焰之上,頓時金焰高漲了三分。

    溫天仁這才周身金光閃動,化為了一道金虹飛離了此地。眾女修緊跟其後的飛遁而逃。

    但就在這時,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先飛出去不遠的眾修士,忽然如同中箭的飛鳥一樣,紛紛一頭栽下,摔到了島嶼之上。

    與他們出現一樣情形的,還有溫天仁的那隊侍女。同樣的身形不穩,驚花容失『色』的從空中掉落而下。

    他們的飛行法器,似乎在這一瞬間的工夫,全失去了靈『性』。

    紫靈仙子和溫天仁,也隻多飛出去片刻時間。就在小島的邊緣處,周身遁光莫名的消失,掉入了深海之中。

    與此同時,留在原地的那團金『色』火焰,晃了幾晃,一下熄滅的幹淨,現出了八麵小鏡的原形,『露』出了麵的銀『色』光罩。

    此光罩剛一『露』出,就“噗嗤”一聲,化為星星點點,自行潰散掉了。

    『露』出麵一臉震驚的韓立!

    他已將其他人的遭遇,都收入眼內,但還未等驚疑不定的韓立,弄明白發生了何事時。

    他就全身靈氣一滯,一絲法力都無法提出,整個人如同凡人一樣,從高空落下。

    

Snap Time:2018-04-20 16:59:06  ExecTime:0.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