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七十二章八門金光鏡


    第五百七十二章 八門金光鏡

    凝神望著扣下的巨鍾,韓立單手衝身前花籃古寶,輕輕一點,此物所化白氣瞬間『射』向了頭頂。

    與此同時,巨鍾之上,“當”的一聲悶沉的鍾聲傳出。

    聲音不大,但下方正衝著鍾口方向的韓立,卻腦中一沉,身形一晃的差點載倒

    又是他最討厭的音類攻擊!

    韓立心大罵一聲,卻絲毫不敢怠慢的一催空中古寶。

    光華一閃,白氣中現出了花籃原形。

    此花籃,隨後滴溜溜一轉,從中噴出白『色』霞光,一下卷住了銀鍾,然後往藍中拉扯起來。

    銀鍾自不會如此乖乖就範,周身放出刺目銀芒,鍾聲一下接一下的連響個不停。但因為被白氣團團包裹的緣故,韓立聽了,雖然還有些不太舒服,但總算不至於像剛才那樣無法站穩了。

    這時韓立才不再理會頭頂的兩件古寶,目光一轉的重回到了對麵男子身上。

    這位神『色』重新鎮定下來的六道少主,正思量剛才真魔化身被金弧所滅的一幕,神『色』一動後,驀然盯著韓立。

    “辟邪神雷!你擁有金雷竹法寶!”溫天仁的聲音,一時間充滿了驚怒之『色』。

    除了傳聞中,專克魔功邪術的辟邪神雷外,他實在想不出其它什麼電弧能有如此逆天能力,可以瞬間擊破他的真魔化身。金雷竹,這個當年曾經掀起腥風血雨的東西,竟又出現了,而且還被對麵之人煉製成了法寶,實在讓這位六道傳人震驚無比。

    聽到溫天仁叫出了辟邪神雷的名字,韓立神『色』微微一變,但冷笑一聲後臉上神『色』不變,隻是催動頭上的花籃法寶,想先收了那銀鍾再說。

    溫天仁見此情景,自然知道所猜沒錯,臉『色』有些發白起來。

    身為魔道第一人的傳人,他對辟邪神雷的了解,遠非普通修士可比的。對此神雷更是忌憚非常。

    並且在見了六極真魔功,在神雷之下也絲毫還手之力沒有後。他就知道傳聞中此神雷對魔功的克製,一點誇大之辭都沒有,對方隻要擁有此雷,就足以廢了他十之八九的魔道邪術。

    溫天仁深吸了一口氣,瞅了瞅麵無表情站立的韓立,臉『色』陰沉似水起來,心有一絲不安閃過。

    他隱隱感到,對麵之人似乎是他此生注定的大敵。不但修為法寶不在他之下,擁有了辟邪神雷後,更是死死克製住了他的功法。這是他決不能容忍的!

    “不管花了多大的代價,今日絕不能讓對方活著離開小島。金雷竹法寶隻有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徹底安心。”溫天仁望著韓立,心發起狠來。

    而這時,站在更遠處的絕『色』少女,則被韓立和溫天仁一連串的拚法鬥寶,驚的目瞪口呆。

    這位少女在韓立驅使噬金蟲的時候,就已猜出了韓立的真正身份。心自然驚訝之極!

    區區數十年沒見,韓立的修為竟從結丹初期飛漲到了後期,實在讓此女有些難以相信。但隨後她又想到了那傳聞中的虛天鼎似乎就在韓立手中,心也就有些釋然了。

    但即使如此,此女一開始也根本不看好韓立和溫天仁的爭鬥,隻以為韓立最多支持個一時半刻,就會大敗而逃的。可萬萬沒想到,鬥法到了現在,韓立竟然大占了上風。特別是韓立的淡金『色』電弧一出,一舉擊破了溫天仁的魔功,更讓絕『色』少女震驚之下,覺得腦子有些不太好使了。

    辟邪神雷!她幾乎是在溫天仁認出之前,就先認了金『色』電弧的來曆。

    因為當初那半截千餘年天雷竹,可是她親手交給韓立的。可現在怎變成了萬年金雷竹了?難道是韓立另從其他地方,得到了新的天雷竹材料?這時此女唯一能想出的答案。

    這絕『色』少女,自然就是那虛天殿一別後的紫靈仙子。

    此女容顏大變,竟和溫天仁混在了一起,看起來還有些不情願的樣子。不知其中還有多少故事!

    現在,紫靈仙子貝齒緊咬,美目盯著遠處不眨一下,隱隱覺得這場爭鬥,似乎還要持續下去的樣子。

    溫天仁眼見銀鍾就要被收進了韓立的花籃之中,神『色』終於動了一動,眉宇間的金芒突然刺目起來,隨後隱若實質的伸縮拉長。

    眨眼間,一隻小巧精致的獨角,就從溫天仁的眉間突兀了出來。上麵金光燦燦,遍布難懂的深奧符文,看起來不但沒有一絲魔氣,反而充滿了精純的天地靈氣的樣子。

    望著對方妖異的獨角,韓立雙目微眯,心中一凜。

    他不加思索的衝遠處兩柄青『色』巨劍一點指,又打出了兩道法決出去。

    青『色』巨劍嗡鳴一聲後,解體了開來,重新化為了二十多口小劍出來。這些小劍,隨後被用劍影分光術的法決一催,再次幻化出了三道劍光出來,然後不進反退的蜂擁而回,轉眼間就飛到了韓立身邊,在其身前四下飛舞盤旋不定,又布下了一道防護的樣子

    “好,很好!沒想到,竟將我『逼』到了這種地步。本來我以為,這世間除了元嬰期那些老鬼外,結丹期中根本不會有人是我對手,但是現在看來,還真是有些坐進關天的自大了。不過這也好,現在就遇見了你,也算是我的運氣。否則等你進入了元嬰期後,想滅掉你,可就棘手多了。”溫天仁對韓立的舉動視若無睹,神『色』反而一下平和下來的淡淡說道。

    眉間多出一個金角的他,仿佛一下充滿了自信。原先隱『露』的一絲驚慌,消失的無影無蹤。

    韓立臉上不『露』聲『色』,但神識往早在對方身上一掃而過。

    結果,溫天仁除了眉間多出了一個怪角外,並沒有出現修為暴漲或其它的怪異變化。

    韓立眉頭一皺,心中暗起了一絲疑『惑』,更加警覺起來。

    他可不覺,對方剛才的言語隻是虛話而已。這金角肯定有什麼鬼名堂在麵。

    未等韓立心中解『惑』,對麵的溫天仁就兩手一張,從衣袖中一連『射』出八團金『色』火焰出來。

    這些金焰拳頭般小,光華燦燦,耀眼奪目,飛快的圍繞溫天仁滴溜溜的旋轉起來。

    見對方又從身上放出了什麼東西出來。韓立心歎了一口氣後,有點鬱悶和窩火了。

    他清楚的很,雖然自己身上寶物之多,在同階修士中絕對屈指可數。但和對方相比的話,肯定還是差了不止一籌。畢竟以對方身為逆星盟少主、魔道第一人傳人的顯赫身份,想得到一些寶物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他可不能繼續和對方一一拚比寶物下去,必須想個方法,要麼困住對方,要麼一擊必殺。

    韓立不知,在他如此想的時候,對麵的溫天仁腦中幾乎浮現了一模一樣的念頭。他同樣對韓立層出不窮的手段,感到有些畏懼了。因此,他此刻索『性』也不再用其它的寶物,直接施展出了壓箱的殺手,這八團金『色』火焰出來。

    此刻它們光焰一熄,現出了八麵純金般打造的古鏡出來。這些鏡子巴掌般大小,一麵光滑如水,隱有金光流動,另一麵皺皺巴巴,凹凸不平,顯得醜陋不堪。

    韓立看到此幕,眼中異『色』一閃,隱隱覺得這些古鏡好像聽說過似的,但一時卻又沒想起來。

    “八門金光鏡!”一聲驚呼從溫天仁的後麵傳來,接著“啊”的一聲,聲音嘎然而止。

    韓立一怔之下,目光一掃,竟是那絕『色』少女,單手掩住杏唇,一臉驚容的望著那些金『色』古鏡。

    “八門金光鏡?”韓立略一思量這個有些熟悉的名字,猛然間想起了這些小境的來厲,心咯一下,整個人直往下沉去。

    “既然我的女伴,已經叫出了這些鏡子的來曆,想必你也知道了它們的厲害了。那現在,你可以死而無憾的去死了!”溫天仁略一偏頭,大有深意的瞅了一眼紫靈仙子,就回頭頭來冷冷的說道。

    他眉宇間金角,光華一閃,一道纖細金光突然噴出,一下『射』到離他最近的一麵鏡子上。然後飛快又彈『射』到隔壁的小鏡上,

    轉眼間彈『射』了八次,每一次彈『射』完後,金光就壯大幾分,當從最後一麵金鏡上彈出時,金光已變得足嬰兒般手臂粗細。

    

Snap Time:2018-01-19 23:41:38  ExecTime:0.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