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六十四章還魂術

  
  第五百六十四章 還魂術
  “不錯。我從青陽門少主那堭o到一塊玉簡,記載了虛天殿中藏有養魂木的事情。所以我準備了一番後,特意去虛天殿取此神木的。可是沒想到此殿比傳聞中還危險的多,要不是韓道友數次相救,以元瑤剛結丹沒多久的修為,恐怕真要葬身殿內了。現在妍麗師姐元神經過養魂木這些年的滋養,總算魂力已經回複大半。雖然還無法主動奪舍。但也可以使用‘還魂術’讓師姐重新擁有肉身了。”元瑤說到這堮氶A臉上又『露』出希翼之『色』。
  “還魂術?就是讓魂魄進入新死肉身,重新還陽的那種秘術。”韓立神『色』微變。
  “不錯,就是此法術。”
  “元道友,你知道在做什麼嗎?此術的危險我就姑且不說了。光是施展此秘術的代價,就不是一般修士能夠承受了的。它不但要結丹以上修為才能施展,而且因為此法術太過逆天,施展過此術後,施術者修為會虧損到難以承受的地步,基本上結丹期的修士,都會跌落一個境界之多。以元道友的現在的修為,一旦施展了此術,十有八九會馬上碎丹,並跌回築基期的修為。”韓立盯著此女的麵容,聲音一冷的森然道。
  “這一點,元瑤當然知道。此術和奪舍不一樣。奪舍時奪取的還是活人軀體,隻要不違反三大鐵則,基本上還能安然無事的。可還魂術卻是讓新死之人的軀體再度複活的法術。自然要付出一些代價了。”元瑤聽韓立提及此事,默然了一會兒,但隨後就輕描淡寫的說道。
  看來此女對碎丹的結果,似乎早有了覺悟。
  “你師姐有養魂木相助。難道也無法主動奪舍?或者元姑娘可以等到結丹中期後,再開始為妍麗姑娘施展還魂術。這樣也不至於落個碎丹的下場了。要知道碎丹以後再結丹,可就奇難無比了。甚至比第一次的成丹,還要難上數倍。基本上可以說,此生無望了。”韓立眼中爆『射』一絲精光,鄭重的警告道。
  “師姐先前受的損害太大,而且元神以魂魄形態存在的時間太長了,已經間斷的開始神智『迷』失。這可不是養魂木可以阻擋的。頂多再過一兩年時間,就會徹底『迷』失了本『性』。到時候,就是施展了還魂術,師姐也會變得癡呆起來。而且最近我也恰好找到了一具非常合適的軀體,並已花費了偌大心血,布置完了還魂術法陣。若是沒人打擾的話,我本已打算過一兩個月,就開始施展此術的。”元瑤平靜的說道,眉宇間雖然有一絲淡淡的哀愁,但決心已下的樣子。
  聽到這堙A韓立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元姑娘忽然對在下說這些事情,是想讓韓某出手相助嗎?”半晌之後,他輕吐一口氣的問道。
  “韓兄剛對元瑤有過援手之恩,我本不該再出口相求的。但是施展還魂術要在玄陰之地才可進行,並且非常忌諱有人打擾。而此術施法前後動靜較大,即使有法陣掩飾。還是容易招來其他修士的偷窺。元瑤因為被青陽門通緝的緣故,除了韓兄外根本不認識其他的高階修士。所以別的忙,元瑤不敢奢望韓兄出手,隻希望請韓兄耽擱數日,在小女子施法時能夠護法一二就行。此事關係妍麗師姐的生死存亡。隻要能答應此事,韓兄有什麼條件盡管可以提。元瑤能做到的,絕對一一照辦。”此女黛眉一挑,玉雕般的麵容上滿是毅然之『色』。
  韓立默然不語,『露』出一絲沉『吟』之『色』來。
  按照他以前的行徑,自然不願在此耽擱什麼時間。畢竟他自身也是一堆麻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元瑤此女不惜自己碎丹,也要救活好友的打算,讓他心底藏著的一絲莫名東西被觸動了起來。
  略掂量了一下其中厲害關係後,他覺得以自己現在的修為,隻要不是碰上元嬰中期的修士,基本上不會有什麼危險的。普通的修士前來偷窺的話,他自然能輕易的滅掉。幫此女護法數日的話,似乎也沒什麼不便。
  想到這堙A韓立心埵酗F主意,『揉』『揉』鼻子的苦笑道:
  “看來韓某也不是鐵石心腸,實在說不出拒絕的言語。既然元姑娘不惜碎丹也要幫助妍麗姑娘還魂。那在下就幫道友護法一次吧!韓某也不再友提什麼其它條件。道友就將那鳴魂珠的蹊蹺之處,告訴在下即可。韓某心有顧慮,可至今還未煉化此寶。而且你說的玄陰之地,不會就在此島吧。這堣w經暴『露』了,還是另尋他處施法比較好!”
  元瑤聽韓立了的話語,花容綻放起來,隨後目『露』一分感激之『色』
  “韓兄出手相助,元瑤實在感激!不過盡管放心。那玄陰之地並不在此地,而在另外一個小島之上。雖然離此隻有數天的路程,但也足以避開青陽門一時的追查。讓我從容施法完畢。至於鳴魂珠事情,更是簡單。這隻啼魂獸也是那青陽少主之物。其實還未祭煉完全,隻完成了一半。所以連帶控製它的鳴魂珠也有一些瑕疵。讓煉化此珠的人會定時的頭痛難耐。而且隨著祭煉的深入,這種頭痛會越發的難以壓製。我當初為了應付虛天殿的鬼霧一關,隻稍加煉化了此珠一小半。但就這樣,也讓小女子寢食難安,日夜不眠。啼魂獸後邊的祭煉之術,我這埵P樣也有。雖然覺得單憑韓兄一人之力不大可能完成。但是還是送予道友吧。”元瑤『摸』出一塊綠『色』玉簡,扔給了韓立,並解釋的說道。
  韓立心埵釣ヱ曀M大悟。
  怪不得此獸雖然能噬魂吞鬼,但威力和比傳聞中一比,似乎有些名不其實。原來竟是件未完成品。
  韓立有些失望的接過玉簡,隨意的看了一眼,就扔進了袋中。
  “元瑤姑娘,此地已經暴『露』了。為了以防意外。我們馬上離開洞府去那玄陰之地。省的遲則生變。”韓立神『色』一正的沉聲道。
  “好的!韓兄不說,我也打算提此議的。等元瑤稍微收拾下洞府,就事不宜遲的出發。”一聽此言,元瑤先是一怔。但隨後就領會的同意道。
  ……
  三日後,另外一座比較荒蕪的小島上,韓立在此島的高空,凝神向下望著。
  “這座島嶼的確陰氣很濃的樣子。元姑娘竟能找到此處,真是不易。說不定借助這堛疑e大陰氣,可以讓元道友避免減少一些虧損。”『摸』了『摸』下巴,韓立忽然扭頭對身旁的佳人說道。
  “這是自然的事情。我曾經查過這附近海域的資料,才知道這座無名小島上,在很久以前有過妖獸墓『穴』之稱。在人類尚未在『亂』星海立足的時候,附近的低階妖獸一旦大限快到,就會自動到此島附近,等待著消亡。隻是後來我們人類修士來徹底統治了內海以後,低階妖獸被殺的七七八八了。這種事情自然也就沒有了。但就是這樣,經過這麼多年的消散,此島陰氣之重還是駭人聽聞的。不過此島太小,而且所處位置有遠離正常島嶼路線。才罕有人知的。”元瑤瞅了瞅島嶼,微微一笑的說道。
  說完這話,此女就不再猶豫的輕飄落下,韓立則不慌不忙的緊隨其後。
  在小島一角落下後,元瑤帶著韓立到了一個空『蕩』『蕩』的小山穀前,四周全是黑『色』的拳頭大『亂』石的。
  元瑤到了此處,雙手一掐法決,玉手一揚,一道紅光發出。
  穀前紅光『蕩』漾之後,景『色』驀然一變,『露』出了一個十餘丈大小的複雜法陣。
  此法陣看起來複雜之極,陣中套陣,符文深奧,一看就非同小可。
  但讓韓立在意的是,在法陣中間有一個晶瑩精致的白玉棺橫在那堙C長約七尺,高約三尺,通體被絲絲的白『色』縈繞著,竟是用珍稀異常的寒玉製成。絕對價值不菲!
  韓立目中閃過一絲異『色』!
  毫不疑問,這寒玉棺材內就是元瑤替妍麗所找的肉體。
  據韓立所知,還魂術所需的軀體條件限製非常之多。不但要涉及到靈根屬『性』、誕生時辰,甚至連肉體原主人死去的時日,是否冤屈,有沒有怨氣和孽氣染身,都要掐的準確無比。
  在此情況下,才淡的上可以施展還魂術!
  韓立正仔細打量發狠和玉棺之時,元瑤卻神『色』鄭重的從懷內掏下一個黑木盒出來,將其放到了玉棺蓋上。馬上後退了幾步。
  

Snap Time:2018-10-20 08:00:09  ExecTime:0.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