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六十三章秘辛


    第五百六十三章 秘辛

    “贈予韓某?”韓立『露』出了一絲詫異的表情。

    “不錯!萬年靈『液』雖然珍貴異常,但總比不上韓兄的救命大恩。道友莫非覺得元瑤是女流之輩,就不會知恩圖報嗎?”元瑤素手一挽額前的一縷青絲,輕咬貝齒的說道。

    “這倒不是,隻是元道友……”韓立略顯猶豫的樣子。

    元瑤見此,明眸流轉,輕笑起來。

    “我二人總算在虛天殿共患過難,現在又有了援手救命之恩。韓兄以後直呼元瑤名字即可。不必如此見外的稱呼什麼道友長短的。”元瑤笑『吟』『吟』的說完此話,隨後就想起了什麼,臉上升起了一絲紅暈,更加的豔光『逼』人。

    韓立則被此女誘人的女兒家神情,引的臉『色』不禁一呆,雙目在對方臉上多停留了片刻。

    被韓立如此注視著,元瑤香腮上的紅暈更深了幾分,秀首微偏,略避過了其目光。

    “既然元瑤姑娘如此說了,韓某就不再矯情做作了。以後就直呼道友的名諱了。”半晌之後,韓立深吸一口氣的說道。

    隨後,他將桌上的小瓶信手拿起,打開了瓶蓋看了一眼。

    麵的確是真價實的萬年靈『液』。

    韓立麵『露』一絲喜『色』,將瓶子放進儲物袋中。隨後略遲疑了一下後,卻拿出兩個白玉小瓶出來,並推給了元瑤。

    “這是?”元瑤眨了著美目,有些不解起來。

    “這是兩瓶精進法力的丹『藥』,想必對元姑娘以後的修行還有些幫助。就算韓某的回贈吧。”韓立從容不迫的說道。

    “元瑤已經說過了,靈『液』是饋贈之物。韓兄再拿出這兩瓶丹『藥』來,豈不是讓小女子很為難啊。”元瑤聽了韓立此言一怔,但看了看白玉小瓶,卻抿嘴一笑起來。

    “元姑娘可不要後悔!這兩瓶丹『藥』,可是用六級妖丹做主原料煉製出來的。以元瑤姑娘現在的結丹初期頂峰修為,服用了它們,就可以順利的進入了結丹中期。“韓立瞅了此女一眼,微微一笑的說道。

    “六級妖丹煉製的丹『藥』!”元瑤原本笑『吟』『吟』的表情,驀然變成了驚訝之『色』。

    她馬上拿起一隻白玉小瓶,飛快的打開了蓋子。

    一股精純的靈氣,從瓶中彌漫散開。元瑤『露』出了驚喜異常的神情。

    “若是別的東西也就算了。這兩瓶丹『藥』,元瑤的確非常需要。小女子就愧領了。”此女雙手緊握著小瓶,有點不好意思的改口道。

    這兩瓶丹『藥』,足可讓元瑤節省了十餘苦修之功。即使有點尷尬,她還是欣喜之極。

    “元姑娘盡管收下就是。韓某下麵,其實還另有一事相求的。”韓立見此女收下此『藥』,心也略微一鬆。否則下麵還真不不好再開口了。

    “以韓兄現在的神通,還能有什麼事情再求到小女子。不妨說來聽聽,能辦到的小女子一定會相助。”將兩瓶丹『藥』小心收好後,元瑤對韓立更加放心起來,嬌容綻放的說道。

    “剛才在外麵,在下見到青陽門的拘靈陣秘術,可以隱匿洞府附近的靈氣,非常神妙。不知元瑤姑娘可否將此法陣的布置方法,給韓某複製一份。在下不勝感激的。”韓立緩緩的說道。

    “拘靈陣?沒問題,這是小事一樁。”或許因為先前之事正想補報韓立,元瑤幾乎沒有考慮,就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她從儲物袋中掏出了一塊烏黑的玉簡,當即遞給了韓立。

    “此玉簡是青陽門的陣法典籍,麵除了拘靈陣外,還有幾種威力不小的法陣,就一稟送予韓兄了。”元瑤嫣然一笑,千嬌百媚。

    韓立聽了心大喜,道了聲謝後,就接過玉簡用神識掃描了一下。

    果然麵有數種從未聽聞過的陣法,拘靈陣赫然就在其中。

    稍微看了一小會兒後,韓立滿意的將神識從玉簡中抽出,正想再和此女說些什麼的時候,卻發現對麵元瑤一臉的躊躇之『色』,欲言又止,仿佛想說些什麼但又拿不定主意的樣子。

    “怎麼,元姑娘還有什麼事情?”韓立眼中閃過一絲疑『色』,有點納悶的問道。

    “韓兄既然知道青陽門之事,,大概也知道元瑤的一點經曆吧。”此女猶豫了片刻後,凝脂如玉的臉上決然之『色』一閃,終於平靜下來的問道。

    韓立麵上閃過一絲異樣,雖不知對方為何提起此事,但神『色』如常的點點頭。

    “不錯。混入那幾人時,在下曾聽青陽門的那人說起一點。說元姑娘差點成了青陽門少主的侍妾,後來卻暗害這位少主,卷寶潛逃。也不知是真是假。”韓立沉聲說道。

    聽韓立如此一說,元瑤豔美絕俗的麵孔上『露』出一絲淡淡的苦笑。

    “此人說的倒也沒錯,我的確差點成了那賊子的妾室。並且答應時,心也存著攀上青陽門這個大靠山的想法。我如此一說,韓兄會不會覺得元瑤太不自愛和太不知廉恥了點!“此女用自嘲的口氣說道。

    “這倒沒什麼!修仙界原本就這樣的。不是出身大門大派,也沒有過人的靈根資質。普通修士想要在修仙路上更進一步,的確是千難萬難!元姑娘當初的做法倒無可厚非的。有點姿『色』的女修,許多都是心甘情願當高階修士的侍妾女婢,希望能機提攜她們一二。而一些徹底對修煉之途死心的,甚至願當別人練功爐鼎,隻求一時的無憂和富貴。”韓立搖搖頭,不『露』聲『色』的講道。

    韓立的言語,似乎讓元瑤心好受一些。她衝韓立勉強的一笑,又說道:

    ‘當年我和妍麗師姐出身一個修仙小派。不但資質一般,修煉功法更是平庸之極。我二人自知若就此下去的話,不要說結丹,就是築基期都無望進入。所以就相約離開門派,四處找一些修為高深的未婚男修,看看能否成為對方的雙修伴侶。可惜的是,不要說是結丹修士,就是築基後期的高階修士,我二人都未曾遇見合適的。反而引來了許多偷窺我二人姿『色』的不軌之徒。這些修士,修為不比我姐妹高深哪去,我和師姐自然不肯願意以身相許。後來發生了一些小變故。我和妍麗師姐分道揚鑣。我又獨自闖『蕩』了一段時間。數年後,等我再見到師姐之時,卻發現她竟成了青陽門少主的爐鼎。我當時自然又驚又怒,想要詢問究竟。但這時那青陽門少主突然出現,接著口口聲聲,自稱看上了我。要納我為妾。而我隻要答應了他的要求,他就放過妍麗師姐,並同樣納為妾室。也是小女子當年見識淺薄,見這賊子身份顯赫,修為高深。並且生有一副好皮囊。雖然妍麗師姐極力反對,但我幾乎沒多考慮,也就答應了下來,並隨其回青陽門。”

    說到這時,元瑤『露』出一副怔怔的神情,似乎在回想著當年的情形。

    韓立則眉頭輕輕一皺,知道下麵的話語才是此女要說的內容,前麵這些隻不過是話引而已。

    果然元瑤將思緒一收後,聲音驀然冰寒的接著說道:

    “結果在回青陽門的半路上,妍麗師姐突然找個機會,偷偷的告訴我。說她當初也是被那青陽門少主欺騙,說是要當侍妾的,誰知被那賊子帶回去沒有數月,忽然將她變成了爐鼎,加以肆意的采補。而和她處境差不多的那些爐鼎,幾乎都是用同樣的手段騙回去的。一進了青陽門,她們些女修,是做侍妾還是做爐鼎,根本身不由己了。我當時聽了此話,心自然大驚。和妍麗師姐商量一下,打算趁那賊子不備,一齊偷偷的溜走。誰想到這位少主,竟是個『色』中餓鬼。在半路上就『逼』我和其同房。無奈之下,我和師姐隻好冒死設下圈套,趁其手下不在時暗算了此賊子。結果雖然計劃成功。但妍麗師姐也被其臨死反噬,肉身受損。無奈之下,妍麗師姐隻要元神出竅,暫時棲身在一件法器之內。不過普通的陰魂法器,魂魄在內會日漸的衰弱。後來我用盡了各種方法,也隻能減緩此過程而已。妍麗師姐的元神,不久就靈『性』大失,就是有合適的肉身也無法奪舍了。”說到這時,此女頓了一頓,明眸中滿是傷感之『色』。

    “難道元瑤姑娘取那養魂木,是為了安置妍麗道友的魂魄。”聽到這,韓立想起了養魂木的事情,神『色』一動的恍然問道。

    

Snap Time:2018-07-16 22:51:05  ExecTime: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