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六十章元瑤與青陽門


    第五百六十章 元瑤與青陽門

    在場的修士中,骷髏臉孔二人與精煉漢子、老者,似乎原本不認識,連帶著也沒人詢問過韓立的來曆。其中那精練漢子,更是一見到場的人數是五人後,則不再遲疑的衝韓立等人一抱拳說道:

    “在下柯宇,奉令來給三位前輩傳達任務和帶路的。這是在下的令牌,請三位前輩檢驗一二。”精練漢子恭敬的說完後,就從腰間抽出一塊黑『色』令牌,遞給了韓立。顯然這位將三人當成了一夥,而韓立修為最高,自然以他為首了。

    韓立嘴唇緊閉的伸手一接,將那令牌抓到手上掃了一眼,就不在意的拋給了一側的骷髏頭。

    骷髏頭同樣看了兩眼,就不在乎的拋回精練漢子,口中還懶洋洋的說道:

    “令牌有什麼可看的,若不是那一頭的傳送陣放行,你一個築基期修士,怎麼有資格傳送到此處。我們幾人的身份,也不用檢查了。此時此聚集到此的人,除了我們這些接到命令的執法使外,也不可能有外人的。有什麼任務就直說了吧。”

    骷髏頭似乎非常熟悉這一套,大模大樣說完這些話後,『露』出了不耐之『色』。

    對麵自稱柯宇的精練漢子聞聽此言,遲疑了一下。但隨後尷尬的笑了笑,絲毫不提檢驗韓立等人身份之事了,而是幹咳了一聲,介紹起身旁的老者來。

    “這位丁前輩,是青陽門的護法。此次任務,其實是讓三位前輩助丁前輩,捕捉青陽門一位要犯。具體事宜幾位前輩自行商量吧。晚輩隻負責介紹而已。”柯宇一介紹完後,就乖巧的後退一步,讓老者和韓立等人親自打交道。

    “青陽門?莫非是三陽上人的那個青陽門。”骷髏頭兩眼藍光一閃,『露』出驚異之『色』。

    旁邊惡漢和韓立聞言,也臉『色』微微一變。

    “!看來不用在下多說了。三位都知道敝門祖師的名頭。,這一次,是本門祖師親自向貴盟六道盟主提出的協助請求。因為這位要犯不但是結丹期修士,而且還身懷數件青陽門至寶,逃脫追緝已經多年了。最近本門才無意中得知其下落。原本祖師親自出馬的話,自然手到擒來。但無奈的是,祖師另有要事在身,實在分身乏術。這才請幾位道友到此協助一二的。想來我等四位結丹修士一齊出手,一定能夠生擒妖女的。”青陽門丁姓老者微微一笑,衝三人一拱手的說道,但說道最後一句時,表情卻不覺陰厲了下來。

    “難道是名女修?”一聽“妖女”字眼,那惡漢疑『惑』的問道。

    韓立則眉頭一皺,隱隱想起了什麼。

    “不錯。妖女叫元瑤,原是敝門少主準備所收的一位侍妾而已。但沒想此妖女心狠手辣,反而依仗姿『色』過人和狐媚之術,竟夥同另外一女暗害了少門主,並將少門主身上的寶物和珍稀丹『藥』一卷而走。然後借此結成了金丹。三陽祖師就隻有少主這麼一位傳人。對此女自然恨之入骨。三位若能幫助丁某生擒了此女。敝門一定會另有重謝的。絕不會讓道友們白出力的。”老者一說起目標來,有些咬牙切齒的樣子,但又似乎不想多談此事,略微介紹了一下就將話題岔開了。

    骷髏頭和那惡漢互望了一眼,『露』出了無所謂的眼神,韓立則『摸』了『摸』鼻子,心無語了。

    果然說的是元瑤此女!

    這位頗有神秘『色』彩的豔女,竟是這麼個來曆。還真是出乎了韓立的意料之外。

    他原來疑『惑』,此女為何這麼短時間結成了金丹,並且後來遭遇上之後,一直神秘兮兮的樣子。原來是將什麼少門主給洗劫一空,並被青陽門追緝的緣故。

    看來那位青陽門少主身上的珍稀丹『藥』一定不少,全便宜了元瑤了。

    不過眼看此女就要倒黴,是否要出手攪局?這讓韓立有些遲疑起來。

    他和此女雖然稱不上有什麼交情,但也勉強算是熟人之流。

    就在這時,身旁的骷髏頭已經開口說道:

    “既然是上麵的命令,沒有什麼酬勞,我等兄弟也一定會出力的。不知此女現在何處?既然叫我們在此集合,想必不會離此太遠吧!“這位別看相貌嚇人,但卻心細的很。

    “這位道友說對了。妖女就隱居在皇明島以北一個荒島之上。若不是有一次外出購物,被本門弟子無意中認出並尾隨至老巢。恐怕至今還無她的音信。此女狡猾異常,身懷寶物威力奇大,甚至包括本門秘寶青陽雷,還望諸位道友多小心一二。”老者口中告誡道,並特意衝韓立拱了拱手。

    畢竟以韓立的結丹後期修為,老者自然極為看重。

    可此位萬萬沒想到的是, 韓立雖然麵無表情的點點頭,心思量的卻是要出手將幾人全滅的事情。

    不過,當韓立聽到元瑤就在附近時,心中不由一動,瞬間就拿定了主意。決定去會一會此女,等救下她後再借機討要一樣重要東西。

    這時那精練漢子柯宇見幾人商量完畢,就恭敬的問眾人一聲後,就在前帶路的向洞外走去。

    ……

    在另一處島嶼的某間石屋內,一個披頭散發的修士看著腳下的傳送陣,心一陣的疑『惑』不解。

    此法陣在他剛進屋的時候,還一切正常的靈光閃動。

    可真要傳送時,法陣卻莫名其妙的失靈了。

    這讓他『摸』了『摸』自己腦勺,暗自鬱悶起來。

    ……

    穿過一小段山腹後,和數層有人把守的禁製後,韓立等人出現在了一麵山崖邊上。

    看了看遠處隱約可見的村鎮,幾人先後飛到了天空之中。

    然後在青陽門老者指引之下,飛離了此島,向著北麵飛遁而去。

    一路無事,幾人全都悶頭趕路。

    韓立修為最高,外加上一副冷冰冰的生人勿近的樣子,沒有誰不識趣的找其談話。

    結果大半日之後,五人就瞅見了一座方圓隻有數十的小島。

    “就是這了。妖女就躲在其中一座小山之中!”老者眼中寒光一閃,先停下了遁光,冷聲說道。

    韓立等人隨後一同停在半空中,遠遠的望向此島。

    島上除了稀稀拉拉的一小片草木外,就隻有幾座小石山。靈氣也稀薄之極的樣子。

    “丁道友,有沒有找錯地方。妖女一個結丹期修士,怎會找此種地方來修行。”看了一會兒後,那相貌醜陋的大漢忍不住問道,臉上『露』出了疑之『色』。

    “放心。絕對是此地沒錯。”丁姓老者信心十足的回道。隨後其兩手一掐法決,接著單手一揚,一道耀目的黃光衝天而起。

    片刻後,從小島另一側遠遠升起了同樣的一道黃芒。

    老者見了,臉上一喜,急忙轉臉對韓立等人講道:

    “走吧。那有本門的弟子一直在監視著此女的行蹤。看來妖女並未離開此島的樣子。”

    說完話後,老者卻並沒有動身的意思,結果過了一會兒後,一道紅光從另一處黃芒『射』出處飛遁而來。轉眼間到了幾人的麵前,光華一收後,現出了一位灰衣男子,約四十來歲,築基中期的樣子。其衣袖之上,同樣繡有一個青『色』火焰標記,隻是比老者的小了許多。

    “弟子見過丁師伯和幾位前輩!”男子一眼認出了丁姓老者,不敢怠慢的急忙上前見禮,恭謹的說道。

    老者不在意的一擺手,沉聲的問道:

    “妖女是否還在島上,沒有離開此地吧?”

    “沒有!自從弟子尾隨其回到此島後,妖女就再未離開過自己洞府。”中年男子肯定的說道。

    “好。這件事你辦的不錯。等此間事了後,回去升你為內門弟子。現在帶在前麵帶路吧。”老者讚賞了一句,並肅然說道。

    “多謝師伯提攜!弟子這就帶路。”中年男子聞言,臉『露』狂喜之『色』的連聲說道。

    然後此人便一轉身,帶著幾人直奔小島遁去。

    眨眼間,一行人就來到了小島的上空,中年男子指著其中一座石山,對著眾人恭敬的說道:

    “那妖女上次回來之時,我因為修為低微沒有敢靠近追看。隻是看她一靠近此山,就消失不見了蹤影。估計此女洞府,就在此山之中。”

    骷髏頭一聽此言,眼中異光閃動的打量了此石山幾眼,口中緩緩的點頭道:

    “不錯,石山表麵是被施展了什麼高明的禁製。也是我等離近特意查看,若是遠遠從空中路過時,絕無法發現此島異樣的。怪不得,此女可以潛隱此地多年無事。”

    

Snap Time:2018-01-23 08:29:09  ExecTime:0.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