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五十六章誘伏


    第五百五十六章 誘伏

    回到了雙峰島後,範夫人立刻在韓立的協助之下,將那些忠於雲天嘯的修士一掃而光,然後開始在坊市中靜等對方的到來。

    五日後,韓立在坊市的廳堂中閉目養神,範夫人則端坐在對麵,臉『色』陰晴不定著。

    就在這時,門外飛遁進來一道火光,範夫人頓時明眸一亮,纖手輕輕一招,火光飛『射』進了其手中。

    幾句有些驚慌的女子話語聲,從火光中傳出。

    “門主,不好了!除了雲長老外,妙鶴真人也和他一塊回來了。現在已經進入了坊市中,門主你早做準備吧!”

    “什麼?妙鶴老鬼一齊來了,”範夫人震驚之下,將這傳音符捏的粉碎,臉『色』變得難看之極。

    “碧雲門的妙鶴?”韓立睜開眼睛,神『色』也微微一變,但隨後就平靜了下來。

    “不是這那個老道,還能是誰。現在就是收手也已經遲了,雲天嘯的人手已經清除的幹幹淨淨。他隻要在坊市略待一會兒,就會發現不對的地方。”範夫人麵『色』鐵青的說道。

    隨後,她見韓立還保持鎮定的神『色』,盯著韓立,心又升起一絲期盼的希望!

    韓立見此女盯著自己不語,不禁翻了她一記白眼,沒有好氣的說道。

    “夫人這樣看我,什麼意思?難道還指望我去硬拚元嬰期修士!”

    不過,他真的不怎麼驚慌!

    來的既然不是蠻胡子、萬天明之流的家夥,他雖然不敵,但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就是。特別在多了風雷翅法寶後,他更有信心從元嬰初期修士手中安然脫身。

    若有可能,他當然還想按計劃,從傳送陣回內星海去。 因此韓立雖然口中如此說道,心卻極快的思量起來。

    可範夫人聽了韓立此言,麵容變得蒼白,呆呆的站在原地,方寸一時大『亂』起來。

    但片刻後,韓立卻眼中閃過一絲寒『色』,『舔』『舔』上唇的沉聲問道:

    “不知那妙鶴和雲天嘯是何關係,若我突然出手殺了雲天嘯,他會一定出手替其報仇嗎?”

    聽韓立如此一說,範夫人一呆,但馬上領悟了什麼的驚喜回道。

    “能有什麼關係?那老道,隻不過是雲天嘯用我們妙音門女修送其做爐鼎,硬攀上的一些關係罷了。雖然他和雲天嘯走的較近一些。但若事後承諾,能提供更高的條件,他應該不會管我們妙音門的事情。不過,這必須在雲天嘯沒有向他求救的情況下才行。否則,老道可能抹不開情麵,真出手幹預本門的事情。”

    “這樣就行!回頭你將那雲天嘯單獨引到隔壁的房子內。我出手瞬間滅了他,他不會有時間向妙鶴求救的。隻要造成了你掌權的事實,老道也不會再說什麼的。然後你再用更好的條件,拉攏妙鶴一下就是。”韓立冷靜的替範夫人分析道。

    “好!事到如今,也隻有一拚了。前輩一定要出全力,在最短時間內除掉雲天嘯才行!前輩就到離此最遠的一間屋子內暫候,引人的事交予我來辦就行了。”範夫人倒也不是個普通女子,被『逼』到這一步,就咬牙的同意道。

    韓立見此,也不再耽誤時間,馬上快步向廳堂偏門走去。那直通廳堂後麵大大小小的眾多屋子。

    在走到門口時,韓立似乎想起了什麼,腳步猛然一停,;臉『色』陰沉的回過身來。

    “範門主!不會在我擊殺了雲天嘯之後,突發奇想的揭穿韓某身份,再來討好妙鶴老道吧!不管夫人會不會起這個心思,我先給夫人提個醒好了。以韓某現在的手段,即使還不是妙鶴的對手,但是想從其手上逃掉,還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到時候,我會做什麼事情來,想必夫人心有數吧!這些話算是在下警告之言,省的得夫人一時頭腦發熱,作出什麼對你我都不好的事情來。”韓立說到後麵幾句時,聲音已變的冰寒無比。

    範夫人聽了這些話,不禁一怔,神『色』變了數下後,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

    “前輩說笑了,妾身怎會做恩將仇報的事情!況且韓長老並非普通的結丹修士,妾身又怎會不知的。請前輩盡管放心,隻要除掉那雲天嘯,小女子一定不會毀諾的。”此女神『色』肅然的說道,隨後指天發下了毒誓。

    韓立聽了這話,深深看了此女幾眼,才頭也不回了進入了偏門之內,走了一小段通道後,就進入了最後一間屋子內。

    此屋除了小一些,倒和前麵廳堂的布置,大同小異。

    韓身形一閃,人到了一張檀木椅旁邊坐下。然後閉目斂氣,將自身靈氣收斂的一幹二淨,以防被即將到來的妙鶴等人發現。

    他自信修為到了結丹後期後,應該可以瞞過元嬰初期修士的神識,但這畢竟還是自己的猜想。

    是否真的能瞞過妙鶴的感應。他自己也有些七上八下的。隻能盡力而為了。

    隔壁廳堂中的範夫人,同樣的惴惴不安。

    她口中說的似乎對韓立信心十足的樣子,但實際上此女同樣不知,憑韓立神通,是否真能瞬間擊殺雲天嘯。

    雖然上次交換會,韓立『露』了一手。但她很清楚,那其中倒有多半是出其不意的效果。

    不過此女也是心機深沉之人,強行運用心法壓下了心中雜念後,就坐在主座上給自己倒了一杯熱茶,慢慢品嚐起來。

    她借此舉動,很快就神『色』如常的回複了平靜。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腳步之聲。片刻後,一位儒生和一位身穿白鶴圖案道袍的中年道士,先後走了進來。

    “妙鶴前輩,雲長老!”範夫人故作意外神『色』的驚呼道,迅速將已放到唇邊的茶杯放下,急忙起身向那妙鶴真人先施了一禮。

    妙鶴隻是淡然的微點下頭,並沒有言語,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

    但雲天嘯一進入廳堂內,四下打量了一眼後,眉頭不經意的一皺,臉上『露』出一絲疑『色』。

    “怎麼沒見韻琴在外麵伺候門主。難道她膽敢偷懶耍刁不成?我一定要好好教訓她一頓。”雲天嘯略一回禮後,仿佛很惱怒的說道。

    “韻琴!她……”範夫人微『露』躊躇之『色』,瞅了妙鶴一眼,一副吞吞吐吐的遲疑模樣。

    “門主,妙鶴前輩也不是外人!什麼事情直說就是了。”雲天嘯先是一怔,但隨後就故作不愉之『色』的講道。

    “既然這樣。妾身就直說了。韻琴正在接待一位散修,他手上有一批幻夢石想向本門出售。韻琴那丫頭一定要親自和此人交涉,我隻好由他了。”範夫人見此,同樣作出不快之『色』的回道。

    “什麼,幻夢石?”雲天嘯正轉臉衝妙鶴要說些什麼,一聽此話身子不由得一抖,麵上『露』出了驚喜之『色』。

    妙鶴真人聽了此話,眼中也精光一閃,隨後雙目微眯了起來。

    “哼!雲長老的好弟子,竟非要和人家單獨詳談。連我這個門主,都不讓旁觀。”範夫人仿佛早憋了一肚子的悶氣,臉『色』很不好看的冷言道。

    “咳……韻琴的確有些過分。不過我相信她不是故意的。門主,他們現在何處?我有些不放心。”雲天嘯幹咳了幾下後,輕描淡寫的樣子,但馬上一轉臉,又衝妙鶴老道恭敬異常的說道:

    “妙鶴前輩,你先稍候一下。我處理完這點小事,我們再接著商談路上所說的事情。”

    “既然雲道友有要事,就先處理就是。貧道在這打坐一會兒即可。”妙鶴真人微微一笑,不在意的說道。

    雲天嘯一聽此言,頓時大喜。然後目光落在了範夫人身上。

    “雲長老跟我來吧,我給你帶下路。”範夫人勉強的說道,慢騰騰的向偏門走去,仿佛很不情願似的。

    雲天嘯此刻早已被幻夢石的喜訊弄混了頭,見到範夫人這番舉動,心最後一點疑心也盡去,急忙緊跟了過去。

    而妙鶴則漫不經心的瞅了二人的背影一眼,自行找張椅子,大模大樣的坐下了。

    那一頭,雲天嘯已經跟著範夫人興衝衝的來到了通道的最後一間石屋內,屋門緊閉著。

    “到了!你們好好談吧。反正我這個門主,根本一點主也做不了!”範夫人哼了一聲,衝著屋門一指,接著似乎一肚子不滿的往回就走。

    雲天嘯見此,臉上閃過一絲冷笑,然後毫不在意的推開了屋門,直接走了進去。

    

Snap Time:2018-01-20 21:10:33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