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五十四章求助與交易


    第五百五十四章 求助與交易

    韓立聽了無語了起來,這世上真是無奇不有。竟然還有人憑借氣息可以辨認人的。

    碰到了這樣的事情,韓立隻能自歎倒黴而已。不過,他也沒有任何驚慌之『色』『露』出。

    隻要不是蠻胡子、風希之類的家夥出現,以他現在的修為和寶物,並沒有多少人可以懼怕了。

    此女見識過他的厲害,而且有心獨自前來密淡,相信另有什麼企圖。

    想到這,韓立不冷不熱的說道:

    “既然夫人已經認出了韓某,在下不會死撐著不承認的。不過,現在該稱呼你為範左使,還是稱呼範門主?”

    “看來前輩,對在下當了妙音門掌門的事情,並不認可。可前輩有些不知,當初要不按魔道之人的吩咐去做,妙音門恐怕早就從『亂』星海消失了。我也承認,的確對掌門之位於有點衷,但當初大半是無奈之舉啊。”範夫人聽韓立之言,臉上先是一喜,接著就苦笑著解釋起來。

    “夫人不必和在下說這些事情。我對妙音門誰當掌門,根本不敢興趣。這個長老身份,韓某也隻是掛個名分而已。不過聽夫人剛才所言,似乎是知道韓某的一些事情了。這倒讓在下有些好奇,能否說一些聽聽。”韓立神『色』淡然,伸了伸懶腰,『露』出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範夫人『露』出一絲意外之『色』,美目凝視了韓立一會兒後,嫣然笑了起來。

    “韓前輩的名字,現在雖不能說人人皆知,但起碼在高階修士中可是大名鼎鼎了。一位結丹修士竟當著眾多元嬰期老怪,將虛天鼎這等至寶搶到手,然後逃之夭夭,蹤跡全無。就這一件事情,已經讓韓長老大名遠揚了。”範夫人一笑百媚之下,秋波流動的說道。

    “是啊。十個知道的修士,九個都想滅了韓某。剩下的一個,也在幹咽口水做著寶鼎到手的美夢!範左使,難道也起了此心思?”韓立冷笑一聲,望了此女一眼後,直呼對方以前稱謂的說道。

    “前輩說笑了。若妾身是結丹期修士,可能真會妄想一二。但自從再次結丹失敗後,小女子早已死了在修為上更進一步的想法。這樣的至寶,不是妾身有福氣承受的。小女子也不不想做引火燒身的蠢事。”美『婦』一聽韓立此話,連連的輕歎搖頭。

    韓立仔細打量了一下此女的神態,對方表情倒像是是由衷之言,但他自不會輕易相信對方口頭上的言語,於是略提了兩分小心後,不動聲『色』的繼續追問道:

    “除了虛天鼎的事情外,還有什麼和在下相關的傳聞嗎?”

    以前不敢輕易接觸高階修士,韓立對有關自己的信息,還真的知道很少。難得有個機會,自然要不客氣的多問一些了。

    “看來前輩也聽聞了一些消息,還真有另一個和前輩有關的流言。有人說,韓前輩就是近些年在附近海域滅殺眾多修士的‘蟲魔’。這一點,晚輩倒不怎麼相信。前輩既然得了虛天鼎這等寶物,隱瞞身份尚且來不及。怎會作出這等招搖之事。不過,聽說有許多不明真相的修士真被煽動了起來。若不是獸『潮』突然發生,恐怕這些遭了蟲魔毒手親朋好友,還真要要組成什麼滅魔會,專門來追殺前輩了!”此女一掩杏口,盯著韓立,似笑非笑的輕笑起來。

    韓立眼都不眨一下,隻是淡然的點點頭,什麼也沒說。

    這倒讓範夫人自己有些嘀咕起來!

    不知傳聞中,那心狠手辣的大魔頭真是這位“韓長老”嗎?

    “好了,範左使說下今晚到此的真正目的吧。在下姑且聽聽!”韓立神『色』不變,平靜的問道,聲音沒有什麼感情。

    “既然韓長老如此說了,妾身就直說了。小女子想請前輩出手,幫我除掉雲天嘯這惡賊。以前輩當日的神通來看,除掉此賊不費吹灰之力的。”範夫稍微躊躇了一下,就一咬銀牙的說道。秀麗異常的臉龐上,『露』出一絲怨毒極深的神『色』。

    “雲天嘯?他不是你的靠山嗎?”韓立並沒有『露』出意外表情,默然了一會兒,才不緊不慢的問道。

    “前輩,又何必說這樣的反話。今日廳堂內的事情,韓前輩應該看出了一些頭緒才是。在這妙音門內,妾身已差不多成了一個傀儡。若不是,隻有我還知道一些本門的媚術秘功,並有一部分忠心耿耿的手下。門恐怕這個門主,也早就當不成了。”範夫人恨恨的說道,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既然當日範左使借助魔道之力登上了門主之位,這個結果應該有點覺悟才對。如今,再訴苦又有何用!當個傀儡門主,總比丟掉『性』命的好!”韓立麵無表情的說道,沒有一點想答應的意思。

    “可是如今,妾身連『性』命都快要無法保住了。我用來保存妙音門秘功的一枚玉簡,在不久前和我身邊的一位親信弟子,一齊失蹤了。十有八九是落在了雲天嘯的手上。隻要他讓自己的親信女弟子,修煉這些功法一有所成。韓前輩認為,妾身還有活命的希望嗎?隻要前輩幫我除掉此賊子,我情願將妙音門這些年積攢的大半財富相贈。門內所有的處子女修,也任由前輩索取。”範夫人在一臉苦澀中,將自身危險之極的境地說了出來,然後美豔之極的臉孔上,閃過猙獰之『色』的許諾道。

    “沒有興趣。夫人請回吧!”

    雖然此女開得條件誘人異常,但韓立想都不想的一口拒絕掉。

    他倒不是懷疑對方所言。

    此女若真要欺騙暗算他,大可以裝作不認識他,而暗中布置對其下手。這樣一來,成功的把握才更大上一些。

    根本的原因在於,韓立不願意在此浪費什麼時間。他後麵還有一個要命家夥,隨時可能追殺上來。

    就是此女將整個妙音門都贈予他,韓立也會一腳踢開,先保住自己小命再說。

    範夫人見此,心有些疑『惑』。

    但在苦苦哀求幾句後,見韓立仍一點改變主意的意思都沒有,嬌容不由得變了數變。

    終於,微沉『吟』一下,美『婦』一咬牙的又說道:

    “若是晚輩有辦法,短期內就讓前輩回到內海去。韓長老,可願意出手相助晚輩。”說完這些話後,範夫人神情有些著緊的望著韓立。

    這可是她能拿出來的最後一個條件了。

    韓立聽了這話,愣了一愣,隨後就毫不猶豫的回道:

    “若是真能在十日內,讓韓某回到內海去。此事倒不是不可商量。不過傳送陣所需的幻夢石,不是沒有嗎?難道在白天,範左使故意虛言相欺。”說道最後一句時,韓立神『色』微沉,聲音陰寒了下來。

    “當然不是。對雲天嘯來說,傳送陣的確缺少許多幻夢石。但是他不知道,我們妙音門當年曾花大價錢買過一些此珍稀材料。這些幻夢石就是其中之一,原本是打算來在內海幾個分堂之間,設置傳送陣用的。但當年來外海之時,我就一齊裹了過來。後來我看出雲天嘯的狼子野心。自然不會將這些材料拿出來。否則,對方得了內海魔道的支援,我更是一點翻身的機會都沒有了。”美『婦』心一跳,急忙給韓立解釋道。

    聽到這,韓立心自然大喜。但表麵上,還是強壓興奮的低頭思量了一下。

    片刻後,他一抬首冷靜的說道:

    “把幻夢石拿出來,讓我看下。再帶我到傳送陣的地方瞅一眼。若真有足夠數量的材料,並馬上可以完工。我可以出手一次。”韓立的聲音,一字字的從口中傳出。

    “這……”一聽這話,範夫人先是一喜,接著『露』出了一絲猶豫之『色』。

    “若是無法做到這點,韓某不會管此事的。”韓立用不容置疑的口氣補充道。

    “好!材料到好辦。明日甚至現在就可以帶前輩去看。但是那興建傳送陣的地方,離此有些距離。而且其中看守那的弟子,大半都是雲天嘯的親信。恐怕有些不易。”範夫人娥眉一皺,有些犯難的說道。

    “既然要對付這位雲長老了,還在乎他幾名親信嗎?正好先剪他的羽翼,再將其一擊必殺。不過雲天嘯如今在何處。不會離此地太遠吧!”韓立想起了什麼,有些擔心的問道。

    

Snap Time:2018-01-24 00:16:43  ExecTime: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