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五十章逃匿與追殺


    第五百五十章 逃匿與追殺

    韓立麵對飛劍對二妖無效時,自然開始震驚異常,但後來細想一想,似乎也很正常之事。

    高階妖獸十有八九都專修妖體的,其中一些原本就皮糙肉厚的種類,甚至可以將妖身修煉的能和同階修士法寶硬接而無損。

    而且妖獸壽命,通常是普通修士數倍,甚至數十倍之久。

    如此一來,越是高階妖獸,越有足夠時間,將妖身修煉的讓人類修士目瞪口呆的地步。

    這才會出現元嬰期之前的修士,依仗法寶和智慧,能擊殺八級以下的妖獸。但是妖獸一過了化形期,妖身修煉大成,再加上智竅大開,反而穩壓同階人類修士一頭。

    蛟龍屬於天地靈獸中的鱗甲一族,八級就足以媲美九級的普通妖獸,防禦力自然不會低到哪去。至於眼前的龜妖,更是龜類中防禦力最強大的一種。

    韓立才培煉出來些許威力的飛劍來說,奈何不了無法動彈的二妖,倒也不是什麼出奇之事。

    若是換成一位元嬰期老怪,擁有培煉數百年的法寶在手,二妖無法動彈的情況下,自然小命保了。

    或者換成一位元嬰期老怪無法動彈的躺在地上,韓立以現在的飛劍,同樣可以輕易的斬殺之。當然那已經肉體煉製和妖族幾乎差不多的蠻胡子,自然算是個例外了。

    至於辟邪神雷,雖然對魔功邪術犀利無比,但對付妖族卻沒有克製之說。神雷威力雖然來源於金雷竹自身,但以韓立現在的修為,隻能真正發揮其十之一二的威力。

    明白這些事情的韓立,也沒有什麼沮喪之意。

    他很清楚。隻要進階元嬰期後,再花費百餘年時間專門培煉青竹蜂雲劍,法寶威力自然會狂升上去。

    那時數柄飛劍化為的巨劍,破除二妖的妖體防禦,絕對不算什麼難事。

    畢竟青竹蜂雲劍,可是他花費了偌大心血才煉製成的頂尖法寶。

    對它們潛力之大,韓立還是深信的。

    如今,韓立對付結丹後期的普通修士,甚至七級的一般妖獸,都能輕易的斬殺。但是對上元嬰期老怪和八級妖獸,卻不敢升起什麼硬抗之心。

    結丹期和元嬰期可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這些念頭,在韓立腦中瞬間轉了數遍,看了看腳下的龜妖和另一側白光中的風希,臉上陰晴不定的閃過幾絲異『色』。

    他自問除了使用乾藍冰焰冒險一試外,根本沒有任何的方法,可以短時間內滅掉二妖。

    可就算這樣,韓立估計龜妖還好說,但以裂風獸那變態的護體寶物,能成功滅掉此妖的幾率尚不足三成。

    因為乾藍冰焰他根本無法控製分毫,更無法『操』縱它們將威力匯集二妖身上。

    如此一來,冰焰實際效果自然大減。

    更讓韓立躊躇的是,此冰焰他能放不能收,若滅不掉裂風獸,此至寶可就是白送給此妖,徒讓讓對方實力大增。

    若是這樣,還不如留給自己呢!

    凝結元嬰後再煉化此物,乾藍冰焰絕對會成為他以後的另一招殺手。

    韓立並沒有思量多長時間,也沒有多餘時間,給他浪費。

    龜妖還好,仍身子鼓鼓。可是那裂風獸的小腹已經比開始時小了一多半,臉上陰霾之『色』,更是越來越濃起來。

    韓立一看之下,心中一寒。

    估計沒有多久,此妖就能徹底壓製靈『液』中的『藥』力,再次驅動法力和動彈了。

    於是韓立一咬牙,一彎腰將腳下龜妖的儲物袋一把拽下,接著飛起一腳,將無法動彈的此妖踢進了地火池中。

    隨後他在毒蛟殘骸中找出另一隻儲物袋後,將妖丹收起後身形一閃,又出現在了裂風獸身後,同樣將其踢進了洶洶地火之中。

    然後韓立根本不再看看二妖的處境,就猛然化為一道青虹飛遁而走。

    他可不信,二妖就是再神通廣大,他隨便找個島嶼一躲。他們還能有辦法找到他不成。

    結果“轟”一聲巨響後,石門被韓立擊出一個大洞來,遁光不知所蹤。

    煉器室中,寂靜無聲起來!

    不知多長時間後,地火池中傳來一聲怨毒之極的暴虐聲,接著一道刺目白光從地火之中飛遁而出,一下擊破了屋頂,洞穿了洞府禁製,不見了蹤影。

    下一刻,此白光直接出現在了小島上空,以肉眼難見速度在四周飛遁了一圈,又飛回到了遠處。

    光華一斂後,『露』出了九級裂風獸風希的身影。

    看他的樣子儀容不變,似乎在地火池中安然無恙。但是其一臉的咬牙切齒神情,並且單手還抓著仍無法動彈龜妖的龐大身軀。

    龜妖可沒有寶物護身,全身煙熏火燎,須發皆無。看來在地火之中,吃了一點的苦頭。

    裂風獸兩眼微閃白光的四下瞅了幾眼,陰森的想了一下後,突現猙獰之『色』。

    接著單手一掐法決,手指之上白光閃動,片刻後一絲凶厲之『色』在麵孔上閃過。

    他二話不說的認準某個方向,化為一道白虹破空而去。

    ……

    與此同時,遠在萬之外正用血『色』披風狂遁的韓立,卻出了一身的冷汗。

    就在剛才,體內原本被辟邪神雷困住的風靈勁,突然蠢蠢欲動的發作起來,不太安穩的樣子。

    但是幸虧韓立反應夠快,急忙散去披風上的靈力,改用精純靈力強行壓下了此異變。

    進入了結丹後期,韓立對血『色』披風雖然還無法控製自如,但總算能隨心切斷強行抽取的靈力了。

    這樣一來,此古寶的實用『性』增加了不少。

    這時韓立臉『色』大變,自然知道裂風獸終於脫困了。

    他頓時想也不想的換了一個方向,狂往披風內注入靈力,急速狂遁開來。

    先前他徹底將此妖惹『毛』了,被對方追上,大卸八塊、抽魂煉神絕對少不了的。

    但讓韓立心懊惱的是,和此妖相隔如此遠距離,對方還有辦法控製他體內被禁製住的風靈勁。

    這太出韓立意外了,頗生出一絲悔意!

    也許在煉器室中時,拚著冒險舍棄了乾藍冰珠,才是明智之舉!

    但現在多想無益,韓立隻能化為一團血光,一路狂遁。

    接下來的時間,長則兩三個時辰,短則一頓飯的功夫,韓立體內的風靈勁必定發作一次。

    雖然每次都及時壓製下來,但他必定馬上偏離逃遁的方向。以防被對方確定了位置而被追上。

    韓立遁光速度遠遜於裂風獸,但是總算是掌握了主動權,每次都可以及時將對方甩開一大段距離。

    但此後,風希憑借對風靈勁的感應,又會緊追不舍的馬上追及了上來。

    如此這般,韓立和裂風獸一前一後追出去了一個多月時間,在偌大的海麵上捉起了『迷』藏來。

    在逃亡途中,韓立一方麵提心吊膽,一方麵心鬱悶之極!

    他為了不被裂風獸永遠追及下去,自然想將體內的風靈勁煉化掉。

    但這東西實在堅韌異常,韓立化了一個月的時間,仍不見其小去半分,根本不是結丹期的他可以煉化掉的。

    無奈之下,韓立死了此心思,開始全心的逃遁隱匿起來。

    但讓韓立感到有點納悶的是,裂風獸並沒有頻繁的使用法決探測他的位置。若是如此的話,此妖早就能堵截住他了。

    這讓韓立有點百思不解了!

    韓立自然不知道,遠在數千外的風希同樣心中懊惱無比。

    他不是不想多用法決,來找出韓立的位置,而是他如今的情況竟和韓立大同小異。

    此妖雖然將體內靈『液』中暗藏的異物『逼』在了一起,並且用靈力暫時包裹住它。但是此物每隔一段時間,必定發作一次。

    『逼』得他不得不停下遁光,來運功壓製。

    雖然他自信,給他一段時間靜坐,完全有把握煉化掉此物。但是他如今緊跟韓立不放,並且法力所剩不多,根本無法進行此事。隻能憋著一肚子的怨毒之氣,拚命的跟蹤下去。

    至於龜妖雖然早已回複過來。風希嫌棄其遁光太慢,幹脆將其拋在了身後,獨自先追了上來。

    他在惱火之餘,自然也對韓立遁速之快,大感詫異。

    心也隱隱猜出,對方多半有什麼可以加速的寶物了。

    

Snap Time:2018-04-21 19:44:16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