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四十一章碧焰酒


    第五百四十一章 碧焰酒

    “道友請坐!”裂風獸大模大樣在一張椅子上坐下,然後衝韓立一招手。

    韓立沒有說什麼,依言坐在此妖修的對麵。

    “見笑了,風某還沒有請教道友貴姓?在下風希。”裂風獸半眯起眼睛,溫和的問道。

    “在下姓厲!”韓立猶豫了一下,緩緩的說道。

    “,原來是厲道友。道友心一定有些困『惑』吧。實際上,若是其他人類修士出現在風某眼前,風某雖然不屬海族,但十有八九也會一爪抓斃的。人類和我們妖修之間,原本就談不上什麼和睦。”風希『摸』了『摸』頭上的銀冠,似笑非笑的說道。

    “這麼說,晚輩在風前輩眼中還有什麼特殊之處?”韓立心先是一寒,強笑著問道。

    “你隻是結丹中期,竟敢大膽深入此地,依仗的是斂氣術神妙吧!”風希眼中綠光一閃,緩緩的說道。

    “斂氣術?”韓立一怔,頓時想起本獸皮書上的無名口訣。

    “不錯,你的煉氣功法,風某看著就有些熟悉,曾經在一位故人那見到過。可奇怪的是,這套功法應是我那故人的密傳之術。你一個人類修士,如何會施展的。”風希『露』出古怪之『色』的問道。

    韓立自然不會輕易提及獸皮書之事,一時不知如何回答,默然了下來。

    風希見韓立『露』出這般表情,身子微微向後一仰,輕笑了起來。

    “道友不必擔心,我這位故人已身死多年,我並沒有非要道友解釋的意思。隻不過對人類會使用我們妖秘術有點好奇而已。風某未對道友出手的最大原因,還是在於閣下修煉的是精純之極的木屬『性』功法。否則,道友也不能活著坐在這了”風希毫不在意的說道。

    對方不動手的緣由,竟是因為功法屬『性』的緣故。聽了這話,韓立實在大出意外,一臉的愕然之『色』。

    風希看著韓立吃驚的神情,並沒有說什麼。而是兩手一翻,白光一閃後,一隻手掌上出現一個古樸的金壺,另一隻手上則多出了一個精致的白玉杯。

    隨後他一提酒壺,給玉杯中注入了碧綠之極的『液』體,一股香醇濃厚的酒香,瞬間彌漫了整個大廳。

    這隻人形妖獸深吸了一口,臉上顯出一種癡『迷』之『色』,但卻手指輕輕一彈,玉杯平穩之極的滑行到韓立麵前。

    “來,厲道友先嚐嚐風某自製的碧焰酒。這可是百餘年,才能釀製一壇的真正靈酒。對修為上也有一點點的增益。說不定,道友可以借機突破目前的瓶頸呢!”風希盯著韓立,大有深意的說道。

    韓立一聽此話,先是一驚,低頭看了看酒杯中的『液』體,心中一陣的駭然。

    對方連他修為卡在瓶頸處,都一眼能看出,實在神通廣大。

    但說憑此酒,可以讓他突破瓶頸,韓立卻不太相信。

    精進修為的丹『藥』,他不知吞服了多少,能借助『藥』力突破修為的話,他早就修煉成了第九層的青元劍訣,還會等到現在?

    況且,在不知對方是何用心之前,他又怎敢隨意飲下此酒。

    隨著這些念頭流轉,韓立臉上『露』出了遲疑之『色』。

    裂風獸眼中寒光一閃,仿佛看出了韓立的心思,神『色』驀然一沉。

    “怎麼!害怕風某在酒中做什麼手腳?不要忘了,在下真想取道友『性』命,隻是彈指之間的工夫!”風希冷冷的說道。

    “前輩說的不錯。但晚輩還是想先弄明白,不殺在下的真正原因。否則,在下寧願小心點的好。”韓立臉『色』蒼白了一下,但瞅了瞅跟前的酒杯,仍硬著頭皮的說道。

    對方想讓他飲下此酒的用意,越發的明顯,韓立懷疑之心大起。

    風希似乎有點意外,臉『色』隨即冰寒起來,身上隱隱散發出了陰森之氣。

    韓立心“咯”一下,體內真元瞬間裹住了腹內的乾藍冰珠,謹慎的盯著對方,一言不發起來。

    半晌之後,風希眉頭皺了一皺,神『色』又緩和了下來

    “看來不實言相告,厲道友還真誤會風某的好意了。”沉『吟』了一下後,風希就沉聲的說道。

    “這碧焰酒,不但煉製麻煩,耗時百年,更必須用一顆化形階妖丹做主原料才可。並且隻有我們裂風獸一族,才有辦法釀製此酒。其餘妖修,就是有配方也因為天賦緣故無法煉製成酒的。此酒對我來說,隻不過是能滿足些口腹之欲罷了。但對道友這樣的結丹期修士來說,第一次飲下之後,卻有很大可能刺激體內真元,就此突破修為上的瓶頸。”

    “當然,在下會拿出如此珍貴的東西給厲道友飲用,主要還是為了自己而已。風某需要借助道友的木屬『性』功法,來辦一件重要事情。可是結丹中期修為,實在太低了一些。其實普通修士就是到了結丹後期,對在下之事來說,還是差了點。但閣下的功法倒也不凡,法力深厚遠在同階修士之上。這樣一來,倒也勉強幫上忙了。當然,厲道友執意不喝此酒的話,後果怎樣,道友應該很清楚吧!”

    風希知道不解釋清楚一切,對方不會乖乖就犯,幹脆直接講出上麵的話來。

    韓立聽了這些話,臉『色』變了數遍,過了一會兒後,才幹巴巴的又問道。

    “我若飲下此酒,還無法突破瓶頸呢?”

    “嘿嘿!那厲道友就沒有什麼用處了。而風某的碧焰酒煉製不易,就拿道友的『性』命來抵償一二吧!”風希冷笑一聲,倒也坦然的告之。

    韓立雖然已經猜到後果,但聽了這話後,臉皮還是抽蓄了一下。

    “好,我喝!”

    隻思量了一小會兒,韓立陰晴不定的神『色』一收,深吸一口氣的說道。

    風希聞言,頓時『露』出喜『色』。

    隻見韓立單手往桌麵上一拍,青光一閃後,酒杯中的碧綠『液』體自動化為一道水線,飛進了他張開的大口中。

    韓立連滋味都沒有品味一下,這些『液』體就徑直的到了腹中。

    “好。我就知道厲道友會作出明智的選擇。跟我來吧,我早準備好了靜室。”風希麵『露』滿意之『色』的說道。

    接著站起身來,往一處偏門走去。

    韓立二話不說,神『色』平靜的跟了上去。

    在這隻妖修的帶領下,韓立東轉西拐了幾下後,到了一麵火紅的石壁前。

    略微細看了一下,韓立驚訝的發現,這紅光閃閃的石壁,竟是一座巨大之極的珊瑚礁切削而成。

    韓立正疑『惑』之際,風希伸手往珊瑚壁上一按,白光一閃,一個丈許寬的洞口自動出現了。

    “就在密室中煉化此酒吧。據我估計,至多半年的工夫,道友就應該大功告成了。到時我自會放開禁製,讓閣下出來的。”風希衝著洞口一指,不動聲『色』的說道。

    韓立看了看,麵無表情的走進了洞口。

    到了此時,再說其他之言,自然無意!

    韓立剛一進去,後麵的洞口瞬間消失了。

    外麵隻留下了妖修風希。

    風希站在原地,並沒有馬上離去。而是望著火紅的珊瑚壁,臉上『露』出一絲妖異的興奮之『色』。

    片刻後,白光一閃,它憑空消失不見了。

    ……

    珊瑚壁中的韓立,正打量著這所謂的密室。

    此地的空間也算不小,長寬各有三四十丈之廣,高也有七八丈的樣子。

    但除了中間有一塊青光閃閃的玉榻外,別無他物。

    讓韓立有點奇怪的是,四周的事壁上,竟然滿是一個個的小圓坑,如同麻點一樣,看起來有點怪異。

    韓立陰著臉看了一會兒後,走到玉榻上盤膝坐下,輕輕閉上了雙目,同時神識以自身為中心,開始緩緩的放開。

    結果片刻後,神識一碰觸四周的室壁,全都不出所料的反彈了回來。

    隨後,韓立用神識找遍了所有的死角,並沒有任何的漏洞可以利用。

    韓立眉頭輕皺的睜開了眼睛,眼中閃過一絲寒光。

    想了想後,韓立從玉榻上下來,直接走到一麵室壁前。

    眯著眼睛看了眼前珊瑚壁一會兒,韓立單手一抬,伸出了一根手指。

    瞬間一道刺目之極青『色』劍芒,從指尖處竄了出來,足有數寸大小,閃爍不定的樣子。

    

Snap Time:2018-07-20 09:05:05  ExecTime: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