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三十九章三頭六臂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三頭六臂

    向文思月問出了裂風獸巢『穴』的位置後,韓立隨意的給此女留下一瓶丹『藥』讓其服用煉化。文思月自然心中十分感激,馬上欣喜萬分閉關煉化『藥』力。

    而韓立則進入了另一間密室,準備研究下新到手的銅片再說。

    現在他盤坐在密室中,仔細打量著手中之物。

    銅片上隻有單麵銘刻有文字,另一麵則是一副古怪之極的圖畫,竟畫著一個三頭六臂模樣的怪物。

    此怪物三首怒目圓睜,六臂齊往天舉,不知是何用意。

    皺著雙眉的看了一會兒後,韓立將那卷獸皮書掏了出來,對比起兩件東西上的文字。

    這時他才發現,銅片上的文字和獸皮書上的,結構大部分相同,但細微處又有些差異。竟仿佛同出一源,但又演化出不同的字體一樣。

    無法從表麵上看出什麼名堂,韓立不再遲疑的往銅片上注入了法力。

    銅片隨著法力的注入,發出了低『吟』的清響聲,並自動顫抖起來。

    忽然光芒大盛,銅片的半麵『射』出了黃濛濛的光柱,一下噴『射』到對麵的石壁上。

    一副活動的古老畫卷,頓時顯示了出來。

    韓立先是心中一喜,但一看之下,人又怔住了。

    一隻渾身長滿鱗片,頭上生有獨角的人形妖獸先出現在了畫中。此妖獸的模樣竟和銅片背後刻有的三頭六臂怪物一模一樣,隻是此時的它還是一個頭顱而已。

    韓立正在納悶之際。

    光芒一閃之後,畫中的妖獸盤坐在地上,雙手掐了一個古怪的手印,整個身體微一扭曲,擺出了一個奇怪的姿勢。

    韓立『露』出了愕然之『色』。

    一會兒的工夫後,畫中妖獸的手印一變,身體再次扭動,又換了一個更奇特的坐姿。

    如此每隔一段時間,人形妖獸就變換一個莫名的姿勢和手印,仿佛在修煉什麼功法一樣。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後,銅片光華一黯,圖畫消失不見了。

    韓立有心細數了一下,畫中的妖獸,共擺過了三十六個姿勢了。

    韓立『揉』了『揉』鼻子,看了看手中的東西,臉上滿是古怪之『色』。

    雖然他不知道銅片上的文字倒底什麼內容,但從那圖畫看來,此物絕不是人類修士的東西,記載的竟是妖修的功法。

    他以前可一直不知道,高階妖獸竟也有修煉功法。妖獸不是天生就能吞吐靈氣,自行修煉嗎?

    從修煉功法的,是可以幻化人形的妖獸看來,此功法絕對非同小可的。

    不過,韓立看著手中的銅片,臉上變成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就算他能弄懂上麵的文字,但妖修的功法,他敢修煉嗎?

    再說,他現在也不缺什麼高階功法!全套的玄陰經,還在儲物袋中老實的擱著呢。

    這樣想來,怪不得那位黑膚修士,會將此物故弄玄虛的拿出來交易,根本就是無用之物啊!

    韓立覺得,好像上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當,心有點鬱悶了。

    銅片上麵的文字,既然是妖修的獨有傳承,他就是找遍再多的人類典籍,也不會有什麼線索的。

    如此看來,那獸皮書上的內容,也不用費心的弄明白了。估計同樣是什麼妖修功法。

    韓立長吐了一口氣,一臉晦氣的將兩樣東西扔進了儲物袋中,走出了石室。

    期盼落空,韓立心自然有些失望。

    不過,他很快調整了心情,準備離開此地,去深淵海域了。

    伴妖草之事對他來說,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直接關係到他能否在修仙路上更上一層!

    而他服用了五『色』圓珠後,覺得自己的修煉資質在這些年間,一直在往好的方麵改變著。

    如今,他雖然還無法和“天靈根”“異靈根”等天賦過人者相比,但在吸納靈氣和轉化靈力上麵,也和三靈根修士差不多了。

    補天丹還真是名不虛傳!讓韓立對自己凝結元嬰,又多了一分希望。

    韓立出來之時,文思月仍在閉關室中煉化『藥』力。估計沒有兩三個月的時間,是不會出關的。

    韓立沒有打擾此女。想了想後,在其臥室中留下了數件法器和控製洞府法陣的口訣後,就獨自離開了此地。

    在島嶼的上空,韓立四下瞅了瞅,辨明方向後,就化為一道青虹向深淵方向而去。

    一路之上,韓立碰見了幾隻妖獸,毫不客氣的出手滅掉了。

    偶爾有碰見人類修士,韓立也沒有理會的意思,直接從遠處飛遁而過。

    一個月後,韓立終於接近了奇淵海域的附近。

    這時,他開始收斂了氣息,隱匿行跡起來。

    此地可是高階妖獸的老巢,韓立自然小心翼翼之極,不敢有絲毫僥幸之心。

    果然下麵的路上,韓立頻繁遇到各種妖獸,但總算隱匿之術夠神妙,仍有險無驚的靠近了此處海域。

    數日後韓立停止了前進,在空中,望著遠處隱約可見的一個小島,一臉的鄭重之『色』。

    那文思月所說的八級妖獸巢『穴』,就在此島之上。

    韓立可不敢大模大樣的直闖進去。萬一那成年裂風獸就在島上老巢中,他豈不是送死而已。

    同樣道理,他更不敢放出神識來,粗略的掃視此島。

    於是,韓立在島嶼遠處找了處『露』出水麵的礁石,在附近布下了小型幻陣。

    自己則在上麵一邊靜坐修煉,一邊耐心的監視島嶼方向。

    在不確定那八級妖獸的動向時,他不敢輕易的行動。

    可惜,霓裳草對八級以上妖獸沒有什麼吸引作用。否則用此草調開成年裂風獸的話,他就不必如此的辛苦了。

    現在也隻能苦侯了。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韓立在礁石之上,遠遠注視著島嶼,一待就是數月的時間。

    小島之上,並未見有任何妖獸出沒。

    韓立即使再有耐心,心也沉不住氣了。

    “莫非那成年妖獸不在島上,還是裂風獸已經放棄了此巢『穴』。島上空空如也了。”韓立有些疑神疑鬼起來。

    又過了一個月後,仍沒有什麼結果。

    韓立無奈之下,終於下定決心,進入島上看個究竟。

    他總不能真在這礁石上幹耗數年之久吧!

    第二日在淩晨,天剛剛發亮之際,韓立將全身靈氣收斂的一絲不漏,人悄悄的駕著遁光,落在了小島之上。

    這個小島,暗中觀察了數月,他已了如指掌。

    飛到一座石山的半山腰後,韓立就像文思月事先說的那樣,看到了一個被數塊巨石隱蔽住的漆黑洞口,足有數丈大小。

    韓立目光微微一縮,在身上施加了數種輔助法術後,身形一下憑空消失了。

    隱形後的韓立,小心的走了進去,並將神識緩緩放開,不時探測著四周。

    這山洞非常的深遂,並且一路直往下而去,並且越往前走,越有『潮』濕的感覺。

    一盞茶的工夫後,韓立出現在了一個拐角處,停下了腳步,麵上『露』出一絲緊張之『色』。

    韓立緩緩閉上雙目,用神識掃視了前麵一下。

    片刻後,臉上卻『露』出了古怪之『色』。

    韓立抿了抿嘴,遲疑了一下後,還是一咬牙的走過了拐角。

    眼前驀然一亮,出現了一個天然的巨大洞窟。麵積足有上百丈之廣,高有十餘丈。

    石壁和洞頂上閃爍著淡淡的綠光,中間則有一個碧藍水潭,熱氣騰騰的。

    水潭四周,長著一些怪異的草木。

    韓立的目光,一下就落在了草木中,那幾株烏黑的寸許長小草上,目中隱隱『射』出了興奮之『色』。

    這就是他一直在找的伴妖草!

    也隻有八級妖獸附近的伴妖草是黑『色』的,八級之下則是灰『色』的。

    當韓立的看向了中間的水潭時,臉上的喜意一閃就過,神『色』鄭重了起來。

    若是裂風獸在洞中的話,十有八九就在這水潭之下了。他雖然早就用神識掃視了此水潭,但是這水潭竟然深不可測的樣子。他僅僅掃視了一小截,就駭然的收回了神識。

    韓立『舔』了『舔』嘴唇,沒有再遲疑。身形一閃後,他的人就出現在了水潭邊,接著一隻手輕輕一拍儲物袋,一隻玉盒出現在了手中,另一隻手則飛快的朝地麵虛空一抓。

    

Snap Time:2018-01-23 02:23:31  ExecTime: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