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三十八章侍妾之言


    第五百三十八章 侍妾之言

    島上有數座幾百丈的大山,上麵倒也綠綠蔥蔥,長了不少的樹木。

    韓立圍著這些山頭飛轉了一圈後,就帶著文思月在其中一座山腳邊落了下來。

    在此女驚詫的目光中,韓立放出了飛劍。數個時辰的工夫後,就在此山之下開辟出一個小型洞府來。

    此洞府雖然隻有原來霧海洞府的一小半大,並且各種構造也簡陋了許多。

    但是該有的臥室、密室,甚至煉器房和『藥』園,都一一俱全。

    韓立看了看覺得還比較滿意,就在入口處布下了幾個陣法後,帶著文思月走進了麵。

    “以後你就住這即可!我會將洞口法陣的口訣告訴你的。此地還算僻靜,你可以在此好好修煉,應該還有幾率進入結丹期的。”韓立帶著文思月進入了臥室,坐在一張匆匆削出來的石椅上,仔細的打量此女幾眼,才慢悠悠說道。

    “多謝厲前輩!”文思月在韓立的注視下,臉上泛起一絲紅暈的說道,頗有些不知所錯的樣子!

    “厲前輩?”韓立笑了起來。

    “對不起,我應該稱呼……”文思月急忙垂下秀首,臉上『露』出了躊躇之『色』。

    她實在不知道成了此人的侍妾後,應該如何稱呼對方?

    “你叫我厲先生好了!”韓立『揉』了『揉』鼻子,淡淡的說道。

    他並沒有在文思月麵前『露』出真容,仍以幻化的中年人形象和其說著話。

    “是,厲先生!”文思月遲疑了一下後,乖巧的叫道。

    韓立滿意的點點頭,思量了下心中的話語,才溫聲的問道:

    “文道友是什麼時候到外海的,範夫人怎麼會成為妙音門的掌門?據我所知,妙音門好像一直以紫靈仙子為首的。”

    “咦!先生對本門以前的事情,很清楚啊!”文思月見韓立沒有急著詢問妖獸巢『穴』之事,反而問起了妙音門之事,美目中不禁閃過一絲訝『色』。

    但隨後想了想後,她就杏唇微張的解釋道:

    “在妙音門遷移到外星海以前,門內的一切事情的確都是少門主做主的。但是後來,它去虛天殿取寶的時候,本門卻發生了一場驚變。等我回到門內之時,卓右使已經不知所蹤。門內的大權已落在了範左使和一幹外來人之手。後來我才知道,他們竟是魔道的修士。而妙音門已成了魔道的附庸了。範左使當即自立為了掌門,並馬上聚集了門內大批的弟子,帶我們通過天星城的傳送陣,到了此處。妾身就在當時被裹挾而來的。以後,本門就在此處開辦了秘市,並一直延續到了現在。女弟子中那些有二心的,這些年來失蹤的失蹤,被送的被送。大多已煙消雲散。就是妾身要不是先生今日相救,恐怕也免不了做他人的爐鼎。”文思月有些黯然的說道。

    “你們這位範門主,到這外星海作甚?總不會專為開個秘市而來吧!”韓立神『色』一動,不『露』聲『色』的問道。

    “這個,妾身也不太清楚!不過範左使和那雲姓魔道修士,一直在借助秘市來收集各種各樣的情報,彷佛在找什麼東西。”文思月有些不太肯定的說道,臉上也閃過疑『惑』之『色』。

    聽到這,韓立停下了詢問,心思量了起來。

    聽此女而言。似乎當日她被自己所救之後,就發生了妙音門叛『亂』之事。

    當時紫靈仙子和自己正困在了虛天殿之中。

    而範夫人一等奪權成功,就馬上帶著大批弟子傳送到了奇淵島。逆星盟接著才發動了對天星城的攻勢。

    看來不管是魔道哪股勢力圖謀的妙音門,顯然在逆星盟內的勢力不小。

    否則,不會將時間掐的如此湊巧。

    等紫靈仙子從虛天殿出來之時,門內自然早已空空無人了。

    至於這股魔道勢力,想借助妙音門的這些女修在此處海域尋找什麼。這自然另有什麼玄機在麵!

    韓立事不管己,也懶得過問此事。

    況且那位和自己結下大仇的妙鶴真人,似乎也和如今的妙音門扯上了關係。韓立更不願自投羅網的多牽扯進去。

    所以,在秘市時他才一口回絕了範夫人的建議。

    至於回內星海,他修為沒突破瓶頸之前,根本沒有考慮過此事。

    此地固然妖獸橫行,但對身懷寶物的他來說,內星海也不見得有多安全。

    短短的時間內,韓立反複思量了文思月的這番言語數遍,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之處。

    看來對他並沒有虛言相欺。

    這也不怪韓立如此小心,實在身上的虛天鼎太惹人眼紅。不知有多少元嬰期老怪,正到處想找他出來。

    而古往今來,因為女『色』落入他人圈套的事情,又不計其數了。韓立可不想一時大意,而成為其中的一員。

    當然總的來說,此女是陷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畢竟誰也不能掌握住他什麼時候現身,出現在什麼地方,而他對自己的“換形決”更是頗有幾分的自信。

    就是元嬰初期的修士見了他,也不見得能識破此秘術!

    這時的文思月,看見韓立神『色』陰晴不定,不禁『露』出幾分忐忑不安之意。

    韓立回神完畢,發現了眼前這位美女的異樣,微微一笑的說道:

    “現在我已經按約將你從秘市帶出來了,並且安置在了此處。現在可以將妖獸巢『穴』的位置,告訴厲某了吧!我知道地點後,就會馬上離開此地。然後你我就互不相欠了。”

    “前輩不打算要小女子做侍妾?”文思月一下怔住了,一臉的意外之『色』。

    “厲某一人獨身慣了。不需要什麼人跟在身邊。”韓立從容的說道。

    文思月沉默了起來,片刻後,玉容上『露』出了複雜的神『色』,輕搖了搖頭:

    “多謝先生好意!妾身既然當初說過要做前輩的侍妾,就沒有想反悔過。請前輩盡管放心,思月會信守承諾,不會有何怨言的。”文思月明眸中閃過一絲異『色』後,異常平靜的說道。

    “厲某可沒有試探文道友心思的意思,剛才之言都是真的。但道友若一口要定,真要做在下的侍妾。厲某也不會多推辭的。到時,文道友可別後悔啊!”韓立心明白此女的顧忌,不由的似笑非笑的說道。

    他可不信文思月,真心做什麼侍妾。

    在秘市中提出此條件,多半是無奈之舉而已。

    侍妾雖然比爐鼎強的多,但也不會有哪位築基期女修,會心甘情願的做他人的侍妾。即使有的,也是被『逼』無奈而已!

    韓立對文思月的絕『色』姿容,雖然有些動心。但更加明白現在是他突破修為的關鍵時期,不可能帶個築基期女修長期在身邊。

    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就在作罷呢!

    “我……” 文思月聽了韓立解釋之言,心終於半信半疑了,臉上『露』出了躊躇之『色』。

    “怎麼,莫非道友還真想做在下的侍妾?”韓立眼中閃過一絲笑意,輕聲的說道。

    “不是!妾身……妾身在此多謝先生了!晚輩文思月,以後一定不忘前輩的大恩!”文思月心一急的脫口否認道。接著一呆之下,一咬紅唇的衝韓立深施一禮的又說道,臉上滿是惴惴不安的神『色』。

    “既然如此,那侍妾之言就此作罷。道友不必再放在心上。”韓立沒有絲毫刁難的意思。

    “多謝先生成全!”

    文思月心驚喜交加!神『色』一鬆後,頓時花容綻開,容光照人,讓人砰然心動!

    如此美景在前,韓立也不免心中升起一絲漣漪,但是很快就被其理智的埋在了心底。

    “文道友,下麵講一下裂風獸之事吧!”韓立重新靜下心來後,平靜的問道。

    “厲先生,那裂風獸的巢『穴』如今看來有些危險了。那已靠近了深淵的邊緣地帶。前輩還是考慮清楚後,再決定是否真去此獸的巢『穴』吧?”文思月收斂起了笑容,有些擔心的說道。

    “深淵邊緣?”韓立皺了下眉頭,這聽起來的確有點棘手的樣子。

    如今的深淵,可實在是危險之極!

    

Snap Time:2018-07-20 01:16:38  ExecTime: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