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三十七章震懾群修


    第五百三十七章 震懾群修

    韓立麵無表情的單手一招,十二柄小劍瞬間又合為了一把。白光一閃後就回到了袖中,不見了蹤影。

    “現在,可以淡淡了吧!”韓立單手放下,臉『色』平靜的說道。

    剛才的一擊韓立並沒有擊殺對方,隻是重創了此人。讓對方一時失去了再戰之力。

    所以片刻後,雲天嘯勉強的重新站起身來,但渾身鮮血淋淋之下,瞅向韓立的目光中滿是驚懼之『色』。

    “好,雲某技不如人!文思月厲道友盡管帶走即可。不過醜話說在前麵。早有一位前輩看中此女,準備作為爐鼎來用的。閣下帶走之後,就不要怕惹禍上身。”雲天嘯臉『色』發白的說道,隨後才取出幾張符籙,往身上一拍,綠光閃過後,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不見了。

    “爐鼎?”一聽這話,韓立倒明白了文思月為何拚命想離開了。

    不過對方後麵話語的暗含之意,讓他神『色』驀然冷了下來。

    “還有他人看上此女!沒關係!人我一定要帶走的。威脅言語,道友還是少說點的好,否則厲某心情不好的話,血洗了這也說不定。”韓立神『色』不變的說道,然後不經意的向四周掃視了一下。

    他這話倒不全是恐嚇之言。

    若不是在場的結丹期修士太多,他沒有十足的把握可以一個不留的全部滅掉。否則他真會出手將這之人殺個淨光,而一了百了。

    但就這樣,這番話的狠辣之意,已讓在座的修士臉『色』大變。

    如果說剛才的出手,讓其他人心中驚疑。 那現在的口氣之大,讓大部分人都猜測韓立是一位元嬰期老怪了。不由得或神情不安,或低眉垂目起來,無一人敢再直視韓立了。

    雲天嘯自然也想到了此種可能,再一聯想到對方隻是結丹初期修為,卻一擊差點要了自己這個結丹中期修士的小命,還要尋找什麼八級妖獸的巢『穴』。他頓時滿嘴苦澀,心暗暗叫苦不迭!

    韓立懷內的文思月,一雙美眸睜得大大的,同樣被眼前的一幕震住了

    她寧死也不會給別人做爐鼎,所以才有此前的冒死一拚。可萬萬沒想到這位厲姓修士,竟有如此恐怖的修為,一人就鎮住了在場所有的修士。

    她原先畏懼之極的雲天嘯身受重傷,範夫人更是滿臉的驚慌之『色』,一聲不吭起來。

    這一切,讓她心又驚又喜,如同做夢一般。

    韓立看到其他人都一副小心不語的樣子,冷笑一聲後,伸手一招。

    黑膚人的那塊銅片,忽然自動浮起,“嗖”的一聲後,『射』到了韓立的手掌之中。

    韓立毫不客氣的低頭細看起來。

    黑膚修士臉『色』微變,但嘴唇動了幾下,還是沒敢說出什麼不滿的言語。

    對方既然能將和他修為差不多的雲天嘯一擊重傷,他自然也絕不是對手。但臉『色』自然好看不到哪去了。

    “這個東西我要了。需要多少靈石。”韓立將銅片放下,淡淡的衝此物的主人說道。

    “七……不,五千靈石即可!”黑膚修士有些意外,不禁下意識的回答道。

    韓立仍出一顆五級妖丹,準確的落在了此人身前。

    “就用這顆妖丹來交換吧。另外不要說我強搶貴門女修,桌上的這些材料,還是當做交換此女自由的代價吧。”韓立轉頭衝範夫人說道。然後一拍懷內女子的香肩,讓其鬆開自己後,才站起身來不慌不忙的向外走去。

    文思月片刻後才醒悟過來,急忙嬌同樣起身,有些慌張的跟了出去。

    “厲前輩且慢!”範夫人神『色』一動後,竟開口喊道。

    這讓韓立身形一頓,停下了腳步,臉上閃過一絲異『色』的轉過身來。

    此女還有膽量叫住自己,這讓韓立有些感興趣了。文思月卻微微緊張,不由自主的靠到了韓立身側。

    “什麼事情?”韓立微眯起了眼睛,平靜的問道。

    “前輩不想回內星海嗎?我們妙音門有辦法讓諸位道友近期就能回到內海去。”範夫人嬌笑著說道,口氣明顯恭謹了許多。麵對十有八九是元嬰期修士,她可不敢有絲毫怠慢。

    “這話是什麼意思?”韓立眉頭一皺的說道。他對這樣沒頭沒尾的話,實在不怎麼想聽。

    範夫人看出了韓立的不耐,也不敢故弄玄虛的急忙說道:

    “我們妙音門正準備一個回內星海的傳送陣。如今還缺一些關鍵的材料,無法完成。所以這次的交換會,妾身其實想向諸位道友尋求幫助。隻要幫助本門完成此傳送陣,我們妙音門就可以免費送大家回內星海去。”

    範夫人的這話一出口,讓其他的結丹修士一陣的『騷』動。大部分人都『露』出了意外的喜『色』。

    如今這外星海已經是妖獸的天下,就是他們也倍覺無法久待。自然早有了想回去的打算。

    隻是沒有傳送陣,單憑自己飛行的話,恐怕沒有五六年都無法飛回內海去,更別說路上可能遭遇的各種風險。所以他們才滯留此地至今。

    “光有傳送陣,沒有傳送符也不行?不要告訴我,你們妙音門也掌握了煉製傳送符的方法。”白發老『婦』神『色』一動後,卻冷聲的問道。

    “青前輩不用擔心此問題。雖然我們妙音門不會煉製傳送符。但是在獸『潮』之前,本門就提前從其他渠道,暗地收購了一些傳送符。數量足可以送在座的道友回內星海綽綽有餘。隻是此法陣最重要的一種材料‘幻夢石’,實在稀少之極。我們經過這些年的探查,雖然找到了一處此石的產地。但卻恰好在一群高階妖獸的棲息地附近。這些妖獸的等級大都在五六級左右,數量也不少。根本不是少數修士可以剿滅幹淨的!而且萬一行動有誤逃走了幾隻,從而驚動了更高階的妖獸,那事情就糟糕了。所以本門才想借助諸位之力!”範夫人一臉正『色』的說道。

    聽完這些言語,其他人都『露』出了思量之『色』。要清剿高階妖獸,這可不是輕易可以答應之事,他們自然要好好掂量一二。

    “你們找我們這些結丹期修士,為何不去請一位元嬰期前輩出手,把握更大一些。”黑膚修士沉『吟』了一會兒後,緩緩的問道。

    “幾位道友以為妾身沒有找過嗎?可是這些老前輩,自從獸『潮』之後,大部分全都下落不明。在下也隻聯絡到一位妙鶴前輩而已。就是有這位前輩加入,我才能應付這群妖獸中的七級妖獸。而思月就是這位前輩指明想要的爐鼎。”範夫人苦笑的說道,然後無奈的看了韓立這邊一眼。

    其他人聽到這,麵麵相覷起來。

    韓立聽到這,則『摸』了『摸』自己下巴,臉上閃過一絲沉『吟』之『色』。但馬上,他就簡短的說道:

    “厲某沒興趣參與此事,諸位道友自己忙吧!”說完之後,他就毫不理會的出了大門。

    文思月不敢落後一步的緊跟了出去。

    沒有誰敢阻攔韓立一二,廳堂內留下了一群大眼瞪小眼的眾修士。

    範夫人毫不掩飾的『露』出了失望之『色』。而一直沉默的雲天嘯卻再次開口了。

    “既然厲道友不願意相助,本門也不會強求的。下麵,我先介紹一些關於幻夢石附近妖獸的情況,然後諸位道友再自行判斷具體情況。那……”此前韓立對他的重創仿佛從未發生,雲天嘯從容不迫的滔滔不絕起來。

    ……

    “前輩,你真不想回內星海?”文思月在韓立身後有些喃喃的說道。

    “怎麼,你想回去?”韓立頭也不回的漠然道。

    “也不是,隻是……”文思月聲音低了下來,最後的話語沒有說出口。

    這時韓立已經帶著她走出了石壁,二話不說的直奔出口而去。

    既然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他自然沒有興趣在此地再待下去。

    韓立帶著文思月,在守門老者的驚訝目光中,從巨石入口處出了秘市。然後遁光將此女一卷,破空而去。

    一路之上文思月沉默下來,在遁光中並沒有問韓立目的地所在,似乎將一切都交予了韓立。

    而韓立也沒有給其解釋的意思,同樣一言不發的帶著其悶頭飛行。

    結果兩日後,韓立終於找到了一座有微薄靈氣的荒島,降落了下來。

    

Snap Time:2018-04-27 00:47:30  ExecTime:0.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