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三十六章劍威初現


    第五百三十六章 劍威初現

    “你……”

    “且慢,在下想聽聽此女下麵的言語,至於消息是真是假,在下還會判斷的。”範夫人眉頭一皺還想再說什麼時,韓立卻神『色』一沉,忽然開口打斷道。

    “既然文師侄知道什麼,就讓厲道友問問也好。”雲天嘯目中寒光一閃,略一沉『吟』後,卻笑起來的說道。

    “那好吧!”範夫人怔了怔後,就有些勉強的答應道。

    “在下多謝了。”韓立也沒有怎麼客氣,微一點頭就算表示了自己的謝意。

    這種隨意的態度,讓雲天嘯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陰霾,但很快掩飾了起來。

    而這時,韓立已盯著文思月的嬌容,開始問道:

    “你說說如何知道八級妖獸的巢『穴』。”韓立的聲音清冷而平和,看不出有什麼喜怒的情緒。讓近在咫尺的文思月『露』出了一絲遲疑之『色』。但隨後想起了什麼可怕的事情,又決然的說道:

    “在下剛到外星海時,曾無意中得到一張海圖,麵繪製了一個地點。當時妾身以為是什麼藏寶圖之類的東西,就偷偷跑過去看了一下。結果在那卻發現了一隻‘裂風獸’的幼崽。幸虧此獸隻有二三級的樣子,才沒有發現小女子。我當時嚇得的馬上離開了那。前輩也知道的,裂風獸隻有進入了八級階段,才會開始產下後代。並會一直照顧幼獸到五級左右才會離開,所以那肯定也有一隻八級裂風獸同住才對。前輩若是肯答應在下的條件。晚輩願意前去帶路。”文思月一點點的講出了深埋心底的一段經曆。

    韓立聽了之後神『色』不變,但是眼中微『露』出一絲興奮之『色』。

    此女說的沒錯,成年後的裂風獸的確是貨真價實的八級妖獸。若此女所言不假的話,那巢『穴』麵肯定有伴妖草才對。

    “不知道友用此妖獸的巢『穴』情報,向厲某交換什麼條件。”韓立盯著此女半晌之後,輕吐了一口氣的沉聲問道。

    韓立相信對方不會作出用假消息來欺騙一位結丹期修士的蠢事,因此直接問起文思月的條件。

    “我想請前輩帶小女子離開這,並收思月為妾。”文思月臉上微微一紅後,就毫不猶豫的說道。

    “什麼!”韓立一愣之下,臉上『露』出意外之『色』。。

    “思月,你在胡說什麼?” 範夫人一聽此言,同樣坐不住了。秀麗的臉龐上,滿是驚怒交加的表情。

    其他修士同樣的一陣愕然,但隨後大部分人卻『露』出了一種看好戲的戲謔神情。有幾個修士,還忍不住的輕笑起來。

    坐在一旁的雲天嘯見到此幕,臉『色』驀然沉了下來,麵容上隱隱罩上了一層鐵青之『色』。

    “我沒有聽清楚你剛才對厲道友提什麼條件,再說一遍聽聽。”雲天嘯將一雙白淨手掌忽然放到了圓桌之上,盯著十指,麵無表情的冷冷道。

    緊摟住韓立腰部的嬌軀,顫抖了幾下。聽了這話,文思月臉上變得毫無血『色』。

    不過,當她的明眸落在了神『色』恢複平靜的韓立身上時,似乎又生出了幾分勇氣。

    “我……我要給這位厲前輩做妾,從此退出妙音門!”文思月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勉強之極的衝雲天嘯吐出這兩句話來。然後就不敢多看的又低下頭去。

    “噗”的一聲。

    雲天嘯的雙手躥出了半尺高的灰『色』火焰,將兩隻手掌裹在了其內,洶洶燃燒起來。

    那詭異的灰光,映著其臉『色』陰森不定,看起來甚為可怖。

    “白骨陰火”一個人低聲的喃喃叫道。

    頓時,原本還嬉笑的其他結丹期修士都笑意一收,『露』出了幾分鄭重之『色』。

    “厲道友!看來此女練功不當,有些頭腦不清了。剛才的胡言『亂』語,還望道友不要信以為真。來人!將文思月帶下去禁製住法力,麵壁半個月再說。”雲天嘯絲毫感情沒有的冷冷吩咐道。

    頓時隨著此聲命令出口,從石門外走進兩名青衣修士,都是築基後期的修為,徑直的走向了韓立這邊。

    文思月馬上花容失『色』,望向韓立的眼神,滿是哀求之『色』,流『露』出讓人心痛的柔弱目光。

    韓立眉頭不禁一皺。

    “且慢!”他終於開口了。

    “怎麼,厲道友還真看上了本門的這位女修。”雲天嘯尚還沒有說話,範夫人卻沉不住氣的冷言道。

    “也許吧。但是在下更想知道妖獸的消息。還請夫人和雲兄不要這麼心急。何不先聽聽在下的條件再說。”韓立眼也不眨的淡淡說道。

    雲天嘯聽了韓立這話,臉上陰晴不定,沉『吟』了片刻後還是兩手一揮,手上的火焰熄滅了。

    “你們先下去。我就姑且聽聽吧!”雲天嘯衝韓立不冷不淡的說了一句。

    他決定先賣韓立一個麵子再說。 畢竟對方也是一位結丹期修士,而他此次還有一件大事要做,需要借助在場所有結丹修士的力量,所以不願輕易得罪任何一人。

    “文道友既然主動提出來願意做厲某的侍妾,在下若就這樣不管不問實在於心不忍,更何況她身上的妖獸情報,厲某也是勢在必得。不如這樣,在下用這堆材料來換此女的自由之身,雲兄你看如何?”韓立眼皮也不眨的將那一堆珍稀之極的材料,直接推了出去,然後似笑非笑的望著對方不語了。

    “你用這些東西交換?”雲天嘯冰冷的說道,但眼中卻『露』出一絲疑『色』。

    眼前的這些東西可都是六七級妖獸身上的珍稀材料,最起碼也要價值數萬靈石。可對方麵不改『色』的用來交換一位築基期女修。即使此女長的再是妖嬈動人,他還是有些吃驚。

    難道八級妖獸的消息真對此人這般的重要?是借此機會下台,還是狠狠的再敲上對方一筆。

    各種念頭在這位雲天嘯的心中極快的轉動著,正當終於拿定了主意,神『色』一緩的想要說些什麼時,坐在一旁的範夫人卻嬌軀一閃,湊到了他耳邊,小聲嘀咕了幾句。頓時讓雲天嘯的神『色』驟變,現出躊躇之『色』。

    “厲道友,你就是拿出再多的材料,此女也不能帶走。否則此例一開,任誰看中了本門的女修,都能輕易的帶出去。這讓我們妙音門的臉麵往哪擱。”雲天嘯沉默了一會兒後,竟義正言辭的說道。

    這話讓在場的其他修士先是易征,接著不禁若有所思的互望了一眼。

    如此多的珍稀材料,按理說換一名築基期女修絕對綽綽有餘。可雲天嘯竟然拒絕了,麵絕對有一些問題在麵。

    而看韓立的樣子,似乎也對此女不會放手似的。

    這讓其他人不由得冷笑一聲,頓時覺得有一場好戲可看了。

    “妙音門?”韓立抿了抿嘴,眼中閃過一絲古怪的表情。

    “怎麼,厲道友不知道這秘市是本門開的嗎?而雲某不才,正是妙音門的長老。協助範掌門掌管本門的。”雲天嘯冷淡的說道,臉上的隱隱浮現出了一層詭異的灰氣。其威懾之意畢『露』無疑!

    不過雲天嘯如此做法,也隻是想震懾對方一二而已。

    “對方隻是結丹初期修士,而又是在自己的地盤。想必思量過利害關係後,也隻能服軟吧。隻是可惜了這些材料。”雲天嘯有些惋惜的想道,心絲毫擔心之意都沒有。

    可就在這時,忽見韓立嘴邊『露』出一絲冷笑,生硬的吐出一個“好”字。

    接著好像見對方抬了抬右手,一片白光乍起,眼前一花,一道白『色』精芒就到了眼前。

    雲天嘯心大驚,護體功法自動運轉,無數灰『色』火焰浮現在了身上,憑空將其護在了其內。

    可就在這時,白芒毫不客氣的擊到了灰焰之上,並且一陣模糊後,突然顯出十二柄寸許長小劍出來,同時狠狠紮下。

    “啊!”雲天嘯嚇得魂飛魄散,急忙張口就要噴出法寶出來。

    可是在十二柄飛劍狂擊之下,護體灰焰根本未能阻擋片刻,瞬間火焰消潰,身上被洞穿出十幾個血洞出來。

    此刻雲天嘯才剛噴出一柄灰『色』小叉, 人卻已經慘叫一聲的載倒在地了。

    其餘的修士看的目瞪口呆,張大了嘴巴,半天無法合到一起。

    

Snap Time:2018-07-19 08:26:02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