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三十一章贈寶


    第五百三十一章 贈寶

    前麵的玉簡分別是介紹妖獸和某種丹『藥』的配方,少女很快忽視了過去。

    但當用神識看到最後一枚玉簡的內容時,人卻不由得怔住了。

    麵竟是一篇叫做“金真功”的修煉功法,她好奇的稍深入看了一會兒後,立刻被麵的內容吸引住,手捧著此玉簡足足看了近半個時辰後,才怔怔的將神識退出,一臉的震驚之『色』。

    這個“金真功”,竟是一門珍稀的頂階功法。可這樣的功法口訣,怎會這樣隨意的擺在石桌上沒有任何的禁製保護?

    少女雖然知道此功法的價值,但躊躇了一會兒後,還是戀戀不舍的將玉簡放回了原處,隻是頗感興趣的又一一查看下去。

    大半日後,少女將石桌上的玉簡都看了一個遍,麵大多都是涉及丹『藥』、陣法等修仙雜學的典籍。隻有少數則是一些修煉法訣,但無一不是頂階的存在。

    其中有一門叫做“纏玉決”的功法,最讓此女心動不已。

    青靈門在『亂』星海隻是一個很小的門派,門中的主修功法“青靈功”,也是一種較穩進的功法而已,威力根本不能和這“纏玉決”相媲美。

    少女看完了這些玉簡,在這屋內又發呆了一小會兒,才想起還有其它的地方沒有看過。

    於是思量了一會兒後,她就離開了此石屋,重新回到了大廳之中。

    另外三個拱門還有兩個照例被守在一旁的巨猿擋住,倒有一個仍能讓她進去。

    結果少女同樣通過拱門,走到了另一間頗大的石廳跟前。

    這次少女一進入廳門,就直接驚呆了,人在原地半天沒有動一下。

    在她麵前,是一間足有二十餘丈的大廳堂。廳堂中間則有一個直徑十來丈的巨大法陣,從法陣中噴出一層淡紅的晶瑩光罩,正閃爍變幻個不停,顯得絢麗之極。

    在這光罩之中,有十幾件式樣各異的小劍、短戈之類東西在麵閃爍不定,有的發出微微的清鳴聲,有的互相撞擊追逐著,個個通靈之極。

    光罩之外,靠近四周牆壁的地方放著數個簡陋的雙層木架,每一層都擺放著顏『色』不一的許多法器。

    這些法器雖然沒有光罩內的東西如此靈『性』十足,但也個個瑩光微閃,靈氣撲麵。

    少女以前沒有見過,但也知道光罩中擁有如此靈『性』的東西,也隻有傳說中的法寶了。

    可憐少女雖然對法寶向往之久,但眼前一下出現了如此之多,反而讓她實在有些難以相信,一雙烏黑的大眼滿是驚愕之『色』。

    半晌之後,此女才回複了常態,用古怪的目光往光罩中再看了幾眼,就遲疑的向某個木架走去。

    隨意從木架上拿起一塊黑乎乎的鐵尺狀法器略微查看了幾眼,就的發現如此不起眼的東西也是件上品法器。

    可是也許前麵的驚駭太多了,少女此時竟沒有『露』出什麼太驚訝的表情。

    接著將其它的一一查看一遍。木架上的除了上品法器,就是頂階法器,根本沒有再次的法器存在。

    少女若是以前得到這的任何一件法器,必定雀躍不已。

    可如今望著屋內的諸多法寶和近百法器,少女一想起自己身為爐鼎之事,還是神『色』一黯的空手出了屋子。

    ……

    兩日後,少女在存放有玉簡的石室內,坐在圓墩上手握一枚玉簡,正在用神識看著什麼,滿臉的貫注之『色』,似乎徹底被玉簡內的東西吸引住了。

    “這‘纏玉決’的確適合女子修煉,雖然我是從一名男修身上得到的。”一個溫和男子的聲音,忽然從門口處傳來。

    少女聞言,身子輕微的一抖,接著將神識抽出,並慌忙起身向後望去。

    隻見一位身穿藍袍、相貌普通的青年,正站在門外,笑『吟』『吟』的著看著他。

    “你,你是前輩?”

    公孫杏遲疑起來。

    雖然聲音有些相似,可是眼前神『色』平和的青年男子實在太年輕了。和她想象中的一點吻合之處都沒有。

    在經曆先前的震驚的事情後,少女自然將這位前輩想象為,一位神通廣大,道法通玄的老者模樣。

    甚至還忐忑不安的猜測,對方可能喜怒無常,脾『性』怪異!

    “怎麼,我不像嗎?”這位青年男子自然就是剛出關的韓立。他輕笑著走進了石室。

    “前輩,這些功法我……”不知為何,少女一聽韓立真是那位傳聲的高人,心竟略送了一口氣,但還是結結巴巴的想解釋眼前的事情。

    “沒關係。既然沒有禁止你進入這,我就允許你隨便挑選功法的。”韓立溫和的說道。

    “那多謝前輩!”少女一聽這話,沒有掩飾心中的高興,『露』出歡喜的嬌容。

    看著少女雀躍的樣子,韓立目中閃過一絲不經意的柔『色』。

    “我好長時間沒有到外麵走動了,不知公孫姑娘是否知道在這一片海域,還有可以交換買賣東西的地方嗎?”韓立微微一笑後,很隨意的問道。

    “買賣東西的話,向南半個月的路程有個小荒島,在那有一個坊市。附近的修士都是到那交換東西的。聽說是數位結丹期前輩聯手建立的,還算比較安全的。前輩需要那的海圖嗎?”少女想起了什麼似的,又收斂起了笑容,飛快的偷看了韓立一眼後,低下頭小聲的說道。

    “我的確要去那一趟。有海圖的話自然更好了。”韓立沒有客氣,大大方方的說道。

    少女一聽這話,一陣的手忙腳『亂』,終於從儲物袋中『摸』出一塊玉簡,臉上微紅的遞給了韓立。

    韓立輕笑了一下。接過玉簡的同時,望著少女的耳根紅透的稚嫩臉龐,麵上閃過一絲異樣之『色』。

    驀然伸出一隻手掌,『摸』了『摸』下少女柔軟的秀發。

    公孫杏身子微微一顫,心有些害怕,但並沒有躲閃。

    隻是下意識的縮了縮潔白的脖頸!

    這時,耳邊卻傳來了韓立溫柔的聲音。

    “不要害怕!晚上到我臥室來,可別忘了。”

    韓立說完此話,就不再遲疑的離開了石室。

    而公孫杏一聽這曖昧的言語,則早已心跳不已、臉上緋紅一片,『露』出不知所措的可愛模樣。

    ……

    到了晚上,少女心情複雜的來到了韓立居室外,輕咬紅唇推開了石門。

    麵的情形卻讓其大感意外。

    臥室內空空如也,一個人影都沒有。隻有石桌上放著的一張敞開的絹巾!

    公孫杏遲疑了一下,疑『惑』的走上前去,低頭細看。

    “孝行可嘉,洞府餘寶相贈。不要輕易示人,以免招來殺身大禍,好自為之!”

    短短一行沒頭沒尾的話,讓少女徹底怔住了。心中留下的隻是有陣陣的茫然和說不出的異樣!

    ……

    這時,韓立早已遠離小島千,正化為一道青虹,飛遁在高空之上。

    “想必這丫頭正一頭霧水吧。任誰無緣無故有此經曆,恐怕都要愕然了半天。”韓立在遁光中,麵帶笑意的悠悠想道。

    他在離開霧海時,洞府內除了留下了那纏玉決的玉簡和眾多用不上的法器外,還特意留下了數瓶丹『藥』和兩件以前所奪的法寶給此女。

    想必這些東西,可以讓這少女以後在修行路上少走一些彎路吧!

    能夠讓韓立如此難得的大方一回,倒不是韓立忽然憐香惜玉起來,而是這叫杏兒的少女能夠舍身救父,實在讓韓立有幾分敬重。

    韓立若說在踏上修仙路前還有什麼遺憾,就是在成年後未能多侍奉在家中二老跟前盡孝。

    雖然在離開家鄉前,他已暗中安排好了家中的一切。可這仍不能抵消他心中隱存的那一份極度失落!

    況且少女稚嫩的身影,更讓韓立仿佛看到了小妹出嫁前的影子。

    他這才故意以爐鼎戲言留下此女,想給其一些好處的。

    當然留給此女的法器和法寶,對韓本身來說,也是丟之可惜,食之無味的雞肋般存在。

    與其帶在身上留之無用,還不如趁機送予此女,助其在修行路上走的更遠一些。

    此女的靈根同樣不算甚好。

    至於這座小島洞府,韓立更是在這些人沒有到來之前就早已決定,閉關出來後就馬上棄之了。

    否則,韓立可不會讓中年修士等人輕易的離去。

    

Snap Time:2018-04-27 01:15:18  ExecTime: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