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二十九章冷漠與苦求


    第五百二十九章 冷漠與苦求

    “前輩不知道獸『潮』?看來前輩在此潛修了許多年月,根本並不知道外麵的情形吧?”中年修士長吐了一口氣後,有些喃喃的說道。

    “聽你的口氣,外麵很糟糕啊!”男子彷佛起了些興趣,雖然聲音還是很冷淡,但話語還是帶了一絲好奇之意。

    中年修士卻有點無言了。

    外麵的情況,豈止是用糟糕能形容的!

    看來對方真是一個不知閉關了多少年的老怪物。否則怎會連發生在二十多年前的大事,都至今不知的樣子。

    不過這樣一來,他也更放心了。

    以對方的修為身份,對他們這些小輩,一般情況是不屑出手加害的。

    他們身上,能有什麼被對方看上的東西。

    想到這,中年修士神『色』更恭敬幾分的回道:

    “前輩!獸『潮』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當時晚輩還是煉氣期修士。雖然未親眼所見,但是卻聽門中長輩說過一二的。據說,當時深淵海域中的上萬妖獸,在某一日沒有絲毫征兆的狂湧出來。然後一口氣衝到了奇淵島上,將黑石城團團圍住,狂攻個不停。雖然島上有數座大陣防護,還有數千修士和一幹元嬰期前輩守護。但是數日後還是被妖獸們攻破。除了極少一部分修士得以趁『亂』逃脫外,其餘的人類修士全部戰死當場。”

    中年修士說著說著,臉上一陣的黯然。

    “有這樣的事情!後來怎樣了。妖獸退回深淵沒有?”男子的聲音顯出一絲震驚,但隨後就回複了淡然的語氣。

    “要是退回深淵的話,事情就好辦了。深淵妖獸將黑石城化為一片廢墟之後,竟開始分成了數股,在一些高階妖獸的帶領下,開始掃『蕩』其他人類村鎮。雖然事先已經大多得到了消息,這些村鎮中的人及早放棄了住所,四處躲藏了起來。但是還是有不少修士和凡人遭了毒手。結果不出半年,奇淵島附近的所有海域,再也沒有任何一個人類聚集的村鎮存在,全都被毀滅的幹淨。光是如此還不算完,這群妖獸雖然大多返回了深淵,但還是有一些靈智頗高的高階妖獸,卻開始四處搜尋躲藏的人類,並一一捕殺吞吃。據說沒多久,外海的凡人就死傷殆盡,人類修士更是折損了大多半。幸存的隻能遠遠離開奇淵島附近的海域,另找一些偏僻的島嶼安身立命,東躲西藏。如今奇淵島已成了高階妖獸的聚集之地,隻要一有我們人類修士的消息,它們就會再次出動,清剿我等修士。”中年修士的神『色』,開始變得悲痛起來。

    而這時,那神秘男子的聲音也好一會兒的沒有傳來,似乎也被此消息震驚的不輕,一副在努力消化此消息的模樣。

    “嘿嘿!真好笑,這麼說來,在外星海我們修士反而像當初的妖獸一樣,成了人人喊殺的角『色』了。”男子冷笑一聲,終於再開口了。隻是話語的譏諷之意,讓這些修士一陣的意外。

    不過男子似乎不願多說什麼,接著又問出了好幾個問題:

    “奇淵島有好幾個元嬰期老怪坐鎮,他們不可能在獸『潮』中都掛掉吧。為何現在不出來主持大局?還有奇淵島既然出了這等巨變,內星海難道沒有反應,沒派過援兵來嗎?還是此地已徹底被內星海的那群家夥放棄了?”

    這些問題一個比一個尖銳,一個比一個一針見血。中年修士也是有的知道,有的卻也無法回答。

    於是略一思量後,他才小心的回道:

    “當年獸『潮』中,聽說有兩位元嬰期前輩隕落了,但大部分的老前輩還是逃了出來。雖然從那以後就沒有這些前輩的消息,但據一些傳言說,這些前輩正在策劃什麼大的舉動,好能一舉殺回奇淵島去。隻是具體的內容,晚輩就不知道了。而內星海方麵,自從獸『潮』發生之日起就徹底斷絕了消息,誰也不知道那邊是否知道這的詳情。至於援兵,自然更沒有見過了。也許真像前輩說的,這已經被內星海那邊給放棄了。”說到最後一句時,中年修士臉上『露』出了一分陰沉之『色』。

    看來經曆過獸『潮』而幸存下來的修士,對內星海那邊的不管不問,都不知不覺中有了怨恨之意。

    而男子的聲音又是一陣的沉默,片刻後才悠悠的問道:

    “既然如此的危險,你們這些小輩不在住處好好待著,這麼冒然的跑出來,想『自殺』不成?“

    聽男子這話,中年修士『露』出了愁眉苦臉的神情,但尚未等他開口解釋。

    原本一直老實站在其身後的黃衫少女,在一陣的神『色』不定中,忽然一個箭步衝了出來。

    “前輩,家父因為修煉功法不當,導致了真元逆轉經脈錯『亂』,如今癱瘓不起。前輩神通廣大,一定有辦法救過家父吧!若是前輩能救下家父,晚輩情願給前輩做牛做馬,來報答前輩大恩!”少女的俏臉上滿是苦苦哀求之『色』,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已含著水盈盈的淚珠,泫然欲滴的樣子。

    其他幾名男女聽了此話,都是大吃一驚,不禁麵麵相覷。隻有那中年修士聽了,反而心中一動,但嘴上卻不由分說的訓斥道:

    “杏兒,你在說什麼胡話?師兄早已臥床多年,根本非人力可治。這次出來尋找一些靈『藥』回去,也隻是稍減師兄身上的痛苦而已。前輩就是法力通玄,也無法可治的。”中年修士雖然說的毫不留情,但臉上卻隱隱帶了一絲異樣的神『色』。

    “真元逆轉,經脈錯『亂』。看來又是一個妄想拔苗助長的家夥。肯定修為沒到,卻想強行潛修更高一層功法,才有此症狀的。”男子一聲冷笑後,懶洋洋的說道。

    這位高人未親眼目睹,就準確判斷出了症狀的原委。這讓中年修士更是臉上一絲喜『色』閃過!

    “前輩真是目光如炬,敝師兄的確是因為修煉心切,才導致此劫。不知前輩是否知道,還有什麼秘法可救?”中年修士先恭維了對方一句,然後才關心之極的問道。看來,他和這位師兄似乎關係不錯的樣子。

    “這點症狀自然不算什麼,但我為何要告訴你們!難道你們以為,我會無緣無故的出手相救不成?”男子似乎看出了對方的心思,毫不客氣的譏諷道。

    一聽這話中年修士先是一怔,接著臉上一陣的紅白起來,嘴唇動了幾下後,卻什麼話語都沒說出口。

    黃衫少女卻從中聽出了一絲希望。

    她臉頰上升起一絲紅暈,一咬牙後,“噗通”一聲,竟一下跪倒在了光幕前。

    隨後這這嬌柔的少女,滿臉毅然的說道:

    “晚輩公孫杏在這發誓,隻要前輩能夠治好家父,小女子願意終身給前輩為奴為婢,絕無任何二心。若前輩還不放心,晚輩可以任由前輩先施下禁製之術,然後再去救治家父。”一說完這些話,少女俯身衝著光幕方向,連磕了三個響頭,然後直直跪在那動也不動,麵上全是決然的神『色』。

    黃衫少女別看年幼,竟一副剛烈之極的『性』子。

    “傻丫頭,你在做什麼蠢事。前輩是何等身份之人,怎會看上你一個醜丫頭?”中年修士見此情景,不禁驚怒交加的說道。

    其他的男女也醒悟過來的紛紛出言勸阻。

    但是黃衫少女隻是不理的跪在原地,一副對方不答應,就決不起來的樣子。

    “師叔你們不要說了。我天生就是不詳之人,娘親為了我難產而去。家父又因為想給我易經洗髓,而強行修煉青靈玄功第六層,才落得終日臥床的下場。如今正是我進孝道的時候,隻要能治愈家父,我願意終身伺候這位前輩,絕無任何怨言。”少女臉『色』蒼白的搖搖頭,聲音平靜的說道。

    “丫頭!你難道是在要挾本人?我若不出手的話,你就永跪不起嗎?”男子冷笑一聲,聲音徒然一寒。

    “不敢,晚輩絕沒有任何要挾之意。前輩剛才出手救下我等『性』命,公孫杏就已感激不盡!但家父自從臥床不起後,找過眾多同道前輩前來救治,但是無一人有回春之術。如今杏兒聽前輩的口氣,似乎救治此症對前輩隻是舉手之勞,所以晚輩才如此的苦苦相求。晚輩別無他意,隻希望前輩能夠成全晚輩的一番孝心!”說完這些話的少女,已經半哭泣起來,哽咽著又伏下身來磕了一個響頭。

    光幕方向一陣的寂靜無聲!

    

Snap Time:2018-04-27 12:55:50  ExecTime: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