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二十五章真假蟲魔


    第五百二十五章 真假蟲魔

    不光是閔姓修士,鳩麵老者和宣姓惡漢同樣將心提到了嗓子咽上,不知道剛才的話語會不會觸怒眼前的青年。

    對方說不定是那位蟲魔本人呢!

    “有意思。看來這位蟲魔的惡名真不小。不知諸位道友是否知道,這蟲魔長的什麼模樣,驅使的飛蟲和在下一樣嗎?”韓立非但沒有動怒的意思,反而輕笑了起來。

    “什麼模樣?這倒沒聽人細說過,好像相貌很普通吧。至於驅使的飛蟲,似乎是一種金銀兩『色』的飛蟲?咦,道友是三『色』的甲蟲,看來前輩真不是那魔頭了?”閔姓修士開始時還吞吞吐吐的樣子,這時才發現對方和那位蟲魔的不同之處,不禁驚喜的叫道。

    鳩麵老者和惡漢,也醒悟般的同時想起此事,也同樣精神一振。

    對方不是蟲魔的話,他們的小命可就更穩妥了點。

    “多謝三位道友如實相告。在下還有事情在身,就不留諸位了。不過,今日和在下相遇之事,還望三位少向人說起。韓某可不想真被誤認什麼蟲魔,而被人追殺。想必道友們能夠體諒吧!”

    韓立仰望著天空,仿佛思量了什麼。片刻後才低下頭來,說出了讓鳩麵老者三人心狂喜的話來。

    “這個自然。在下等人一定守口如瓶。絕不會給道友帶來麻煩的。那我等兄弟,就先走一步了。”鳩麵老者強壓住心中的興奮之情,有些期盼的試探問道。

    韓立淡然一笑的點點頭,對麵三人馬上暗喜的向韓立施了一禮後,就急忙站起,飛離而去。

    一會兒的工夫後,小島另一端,鳩麵老者三人帶著那隊門人子弟,迫不及待的飛出了小島,向遠處的天空疾馳而去。

    韓立不知何時也站了起來,動也不動的在原地看著,直到這些人的遁光消失不見了,臉上才驀然陰沉了下來。

    雖然剛才取下這群修士的『性』命,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韓立一點出手的意思都沒有。

    他可不是嗜殺成『性』之輩!

    況且是否泄『露』他在此處的行蹤,這根本是無所謂的事情。

    因為此處海域,離他的洞府根本南轅北轍。若是在霧海小島的海域碰見這三人,他絕不會放這群人生還一個的。

    而且他也早已打算好了,馬上就回府閉關去。起碼二三十年內,他不準備再出洞府了。

    就讓想找他麻煩的人,慢慢的在外星海耗下去吧!

    不過“蟲魔”,這還真給他起了個夠邪惡的法號。

    可除了被『逼』無奈下,他當初動用噬金蟲滅掉的那群碧雲門修士外,什麼時候幹過殺人奪寶的事情了?

    這分明有人嫁禍栽贓與他!

    這讓韓立雖然不至於七竅生煙,但也著實氣悶無比。

    想一想他在外星海的仇家,似乎也隻有那碧雲門了。

    當年鑒於高階妖獸的危險,韓立並未有過於深入外星海深海區域。也隻是在一些外圍的地方,用霓裳草不停的引妖取丹。

    結果一次他剛困住一隻七級妖獸,正好碰見了一夥足有七八位結丹期的高階修士隊伍。對方狂傲的自稱碧雲門修士,竟貪心大起的想要殺人奪寶。

    韓立隻好放出十餘萬隻噬金蟲群來滅敵。

    按照他的想法,既然動手了自然最好殺人滅口的好。

    但沒想到的是,雖然滅掉了大部分的修士,但其中的那位結丹後期修士卻擁有一件威力不小的古寶護身。結果趁他不備時,衝破噬金蟲群而僥幸逃得了『性』命。

    韓立當然知道這所謂的碧雲門,是奇淵島幾大勢力之一。

    無奈之下,他隻好冒險闖進了深海,來躲避這位新結下的大敵。

    說起來他也算是走運。在深海闖『蕩』的數年間,他並沒有碰見一隻八級以上妖獸。

    最危險的一次,隻不過是一此引來數隻七級妖獸的情況。

    雖然讓他手忙腳『亂』了好一陣,但噬金蟲、法寶齊出後,仍安然無恙的擺平了它們。

    經過這些年的深海捕殺,他終存夠了數百枚六七級妖丹,足夠煉製丹『藥』而綽綽有餘了。且各種妖搜的材料,同樣積攢了一大堆。

    如此一來,他這才毅然的原路返回了。

    但剛從深海回來,經過此地海域時,他無意中發現一隻琉璃獸。

    韓立自然沒有放過的意思,就布陣將之困住滅殺。

    結果沒想到,竟引來了鳩麵老者三人,還驚惶之極的稱呼他為蟲魔。

    這讓韓立自然鬱悶無比。

    顯然最大的可能,就是碧雲門遍尋他不到,而又知道他會驅蟲術和青竹蜂雲劍的模樣,這才到處煽風點火的捏造一位蟲魔出來。

    毫無疑問,對方既想迫壞他的名聲,讓他在外星海無容身之地。又想引誘『逼』迫他現身,甚至直接派人假扮他真的殺人奪寶,來一舉兩得!

    可惜的是,韓立這幾年全都在深海區域,他們自然白費工夫了。

    不過說到這。韓立倒有一點想不通了。

    找一位同樣精通驅蟲術的高階修士,不是什麼難事。甚至找一些類似噬金蟲的飛蟲,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但若真是碧雲門的人在搞鬼,為什麼假扮他的人使用的飛蟲是金銀『色』的,而不是模仿他滅殺碧雲門修士時的三『色』噬金蟲。那逃回去的結丹期修士,這一點總不會弄錯吧!

    而知道他噬金蟲進化前顏『色』的,這應該是來外星海之前的事情。

    難道是……是虛天殿的那些老怪物,追蹤到了此處?

    韓立細思量到這時,心中一凜,神『色』不由大變!

    若真是如此的話,情況可真的不妙了。

    在原地在靜靜沉『吟』了一會兒,韓立忽然一跺足,絲毫征兆沒有的騰空飛起。

    隨後,他化為一道青虹,向霧海小島方向破天而去。

    遁光中的韓立,神『色』平常,嘴角還隱含一絲冷嘲。

    他剛才想明白了。

    “蟲魔”之事,不管是碧雲門在搞鬼,還是那些老怪物想『逼』他現身,都不用多費什麼腦子去理會。

    因為外星海的情形,由於深淵妖獸的事情,變得有些詭異。 而他原本也打算一回洞府,就苦修一些年月不在外出的。

    如此一來,正好一箭雙雕的避過這段危險的風頭。

    而他隻要修為上去了,就算真當了這個凶名赫赫的蟲魔,別人又敢拿他怎麼樣?

    修仙界,原本就是強者才有說話的權利!

    抱著這種想法,韓立心再無任何疑慮的一路遁去。

    而與此同時,在奇淵島的黑石城的某一間密室內,正有兩人躲在暗處,神秘兮兮的交談著什麼。

    “齊兄,現在都過去兩三年了。你的方法倒底管不管用。在下可不能真在這耗費個七八年,專門等這小子上鉤!”一個清冷的聲音,滿是不耐的說道。

    “烏道友,這事急不得的。你不是也天天用神識掃視黑石城的各個角落嗎?那小子如果化妝進入此城,一定不會逃過烏兄的眼睛。”另一個有點沙啞的聲音,沉聲的說道。

    第一個聲音的主人,赫然是那多年沒見的極陰祖師!

    此時的他,仍然那副麵容蒼白的中年人模樣,隻是神『色』陰沉之極,眼中隱現一絲的不滿之意!

    “哼!烏某按照按照齊兄的方法,到處派幾名弟子冒充那小子四處殺人奪寶,可是哪有絲毫的效果。不是齊兄為了其它目的,而故意隱瞞什麼吧。烏某可不信,這麼大的一個碧雲門找一位結丹初期的修士,有這麼難。“極陰祖師一臉的不悅。

    “咳!烏兄這話可就冤枉在下了。齊某和烏道友相交也不是一兩年的事情了。在下怎會是這種人。況且,本門和那小子同樣有深仇大恨!一直就沒放鬆過追查此人。”沙啞聲音的主人,是一位身穿白鶴圖案道袍的中年道士,一臉的白『色』麻子,卻隱有一層溫玉瑩光罩麵,倒也顯得氣勢不凡!

    “不過,烏道友。齊某很好奇!那小子倒底何處觸怒了道友,竟然引得烏兄不惜冒險潛入天星城,然後傳送至此。道友一直以令孫死在此人手上為借口,來含糊不說。齊某可實在不大相信。”道士仿佛想起了什麼,忽然笑眯眯的說道。

    

Snap Time:2018-07-16 18:36:35  ExecTime: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