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二十四章盤問


    第五百二十四章 盤問

    一聽韓立這話,鳩麵老者等三人不禁麵麵相覷,一臉的愕然。

    這位蟲魔此問是何用意?難道在滅殺他們之前,還要戲耍一番不成?

    “道友想要取我們的『性』命,盡管下手就是了。何必說出這樣的話語?”凶惡漢子把心一橫,幹脆什麼都不顧的狠狠說道。。

    “這倒奇怪了。難道在下剛才的提問,有什麼不妥?”韓立臉『色』一沉,徒然寒了下來。

    “我等兄弟實在不知前輩在此捕殺妖獸。否則,絕不敢有擾蟲魔前輩的。

    在下幾人隻是無意闖到此處,絕沒有半分惡意。還望前輩手下留情。”閔姓修士卻似乎從韓立的舉動中看出了什麼生機,臉上回複一絲血『色』後,苦苦求起來。

    “蟲魔!你們說的是我?”韓立眉頭微微一皺,一絲疑『色』閃過麵上。

    “閣下不是蟲魔前輩?”原本認命的鳩麵老者聞言,不禁喃喃的一呆,臉上『露』出驚疑之『色』。

    “看來三位道友似乎誤會什麼了。”韓立輕笑了一聲,猶豫了一下後,還是手一揚,三道青『色』法決『射』到了三人脖上的頸圈上。

    頓時三『色』頸圈在一陣低鳴聲中,一下潰散了開來,重新化為無數的甲蟲,一窩蜂的飛回了韓立腰間的靈獸袋內。

    見到此景,死逃生的鳩麵老者三人,又驚又喜。

    雖然心中還是疑『惑』之極,但他們現在倒多半相信,可能真認錯了人。

    否則以那位蟲魔的名聲,怎也不會故弄這些玄虛的。

    不過在見識過韓立的驚人手段後,他們還是恭恭敬敬的,不敢有絲毫的妄動。

    “!看來,我等真誤會道友了。以那位蟲魔『性』情,絕不會像道友一樣輕易的放過我等。不知道友尊姓大名?”鳩麵老者臉上擠出了一絲笑容,連忙陪笑的問道。

    他心很明白,眼前的這位即使不是那位蟲魔,但手段並不比真的那位差到哪去,一樣取他們的小命易如反掌,他自然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韓立聽了這話,微微一笑,一張口正想說些什麼時,卻輕“咦”一聲的向空中望去。

    “三位還有什麼同伴吧!他們好像已經到了。”韓立望著天空,慢悠悠的說道。

    鳩麵老者一怔,但隨後想起了什麼似的抬首往同一方向望去,但入目之處空空如也,什麼人影都沒有,不由得又『露』出一絲困『惑』。

    “我等兄弟的確還帶了一些門人子侄,算算他們也應該到了!”心有些半信半疑,鳩麵老者還是老實的回道。

    可就在他剛說完此言,天外就現出了一小串光點傳來,正是落後的那一幹築基期修士。

    他們比鳩麵老者三人,速度實在慢的不是一點半點,至今才剛剛禦器飛至這。

    鳩麵老者看見此幕,神『色』微變。

    這說明,對方的神識遠在他之上,對韓立的畏懼,心中不覺又增添了三分。

    “韓某生『性』不喜熱鬧,三位道友安排下這些門人弟子,我在此島另一端另等諸位道友。韓某還有些問題想向三位請教,希望幾位不會不辭而別。”韓立眯起眼晴望了三人一眼,忽然大有深意的說道,然後才微然一笑,化為一道青虹飛向小島另一側。

    鳩麵老者三人,這才大鬆了一口氣。

    如今雖然不知青年是否真是蟲魔,但現在看來的樣子,對他們三人並沒有流『露』出什麼殺機,小命暫時是保住了。

    於是在鳩麵老者鄭重之『色』的幾聲低語下,閔姓修士微一點頭後,當即飛向了天空,迎向了那群築基期修士。

    一飛遁到那群門人弟子跟前,他冷冷的說了一句什麼。這些修士馬上隨其緩緩降落在了小島邊上,並沒有和鳩麵老者他們會聚一起。

    這時,閔姓修士才心事重重的重新飛回到了老者這邊。

    “秋兄,真要過去嗎?”凶惡大漢一等閔姓修士走過來,立刻悄悄傳聲的遲疑問道。

    “宣道友,不要想什麼『亂』七八糟的念頭。剛才對方的手段,你又不是沒見識過。你真以為,我們現在還能逃的了嗎?到時對方問什麼,老實回答就是。千萬別觸怒對方!把對方當作元嬰期老怪一樣對待就行,已此人的神通,應該不屑殺我們的。”鳩麵老者神『色』一變,慎重之極的警告道。

    “秋兄說的有道理。我看此人也不象窮凶極惡之輩。還是別輕舉妄動的好!”閔姓修士同樣連連點頭的讚同道。

    凶惡漢子雖然心不大讚同,但見二人都如此說了,也隻好將那點小心思收起。

    隨後,三人乖乖的向到珊瑚島另一端飛去。

    韓立正盤膝坐在一塊平坦的珊瑚礁上,悠然的等著三人。

    “幾位道友,我們盤膝坐談吧!給在下講解一下,最近奇淵島海域倒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韓某從深海返回的路上,可接連碰見了數波修士。我可記得,以前這片海域罕有修士來的。不是都在海淵捕殺妖獸嗎?當然,那個蟲魔的事情,在下也想詳細的了解一二。”韓立衝三人隨意的一招手,神『色』如常的說道。

    麵對韓立這般不動神『色』的表情,鳩麵老者三人卻越發的惴惴不安,恭敬的應了一聲後,才小心翼翼的坐在了附近。

    “道友有兩三年,沒去過奇淵島了吧。深淵海域早已是我們修士的禁區了。如今不要說去那捕殺妖獸,就是有人談起深淵來,都幾乎人人『色』變。”鳩麵老者苦笑了一聲,慢慢的說道。

    “哦?道友細講下吧。”韓立臉上沒有『露』出什麼異樣,輕聲的說道。

    “這件事,說來話長了。事情還要從兩年前的那次妖獸發狂說起……”鳩麵老者見韓立用心聽著的樣子,心略安,略一思量後,就如實敘述起當年的深淵驚變以及後來元嬰期修士都無勞而返的事情。

    韓立坐在那靜靜的聽著,等聽其全部講完了事情的經過,才眉宇不經意的一皺,悠悠的自語道:

    “照這麼說來,當年的深淵海妖獸狂暴之事,死傷了不少高階修士。甚至連元嬰期修士都無法立足了。難怪其它海域的修士,一下多了起來!”。

    表麵上看來,韓立根本不被鳩麵老者敘述所動,但是心其實震驚不小。

    深淵的妖獸竟然狂暴起來!甚至數名元嬰期修士闖入其中,還落荒而逃。

    他怎麼聽,都從中感到了一種不妙的跡象!

    難道外星海也要大『亂』不成?

    “下麵,講下那位‘蟲魔’的事情吧。三位一見之下,就認為在下是什麼蟲魔,難道韓某真和對方很象?”韓立略頓一下,又頗感興趣的再問道。

    這話,卻讓對麵三人互望了一眼,不禁交換了下眼『色』。

    “怎麼說呢!乍一看,道友的確和那傳聞中的蟲魔很象,同樣使用多把青『色』飛劍,相貌年輕,看起來隻有結丹期的修為,並且會驅使成千上萬的飛蟲……”還是閔姓修士幹咳了一聲,接口說道。

    但他每說一句,聲音就不覺低了一分。

    因為怎麼看,眼前青年和那傳聞中的蟲魔還是十分的吻合。

    閔姓修士不由得心虛起來!

    “咦!聽起來,還真像說的是在下,道友說的再詳細一點吧!那位蟲魔倒底做過什麼事情,好像名氣不小的樣子。”韓立麵上閃過一絲異『色』,非常平靜的問道。

    “和蟲魔相關的事情很多。但最出名的,就是蟲魔在四年前,以一人之力,驅使群蟲滅殺七八位結丹期修士之事。這也是此人的成名之戰。”閔姓修士小心的講道。

    韓立聽了這話,麵上絲毫異樣沒『露』,可心卻“咯”了一下。

    “原本此役後,這位蟲魔就消失匿跡了。但沒想到過了一年多時間,在奇淵島附近的海域,卻頻繁發生有修士被滅奪寶的事情。據生還之人指證,正是那位蟲魔。同樣驅使著漫天飛蟲,將對手輕易的吞噬幹淨。而這樣的事情,幾乎每隔一兩個月就發生一件。據傳聞,死在這位蟲魔手上的修士已經多達了百位。蟲魔的名聲,可算是凶名滔天了。”一口氣說完這些話,閔姓修士臉上帶了一絲緊張,『露』出點不安之『色』。

    

Snap Time:2018-07-17 23:36:16  ExecTime:0.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