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二十三章凶名滔天


    第五百二十三章 凶名滔天

    “秋兄,要出手嗎?好像此處就是對方一人。”凶惡漢子的聲音,有點緊張起來。

    鳩麵老者盯著下方,臉上顯出一絲疑『色』,並沒有馬上回話什麼。

    但等看見藍衣青年取出一個黑缽來,開始抽取琉璃獸的魂魄來,這才神『色』大變,目中閃過一絲懼『色』。

    “這人有點古怪,要不算了。沒有必要招惹不知底細的人。”閔姓修士見老者這幅表情,不禁一怔,但隨即眉頭輕皺,有些試探的問道。

    他們三人既然能在外星海這種地方逍遙至今,自然個個都是異常小心之人。

    眼前的情形,實在有種說不出的詭異。讓閔姓修士有了退意!

    “算了?現在可不是要不要動手的問題。而是我們還能否活著離開的事情了。”

    鳩麵老者目光閃爍不定了好一陣,才苦笑了一聲,說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來。

    這話讓凶惡漢子和閔姓修士怔住了。

    他們二人深知老者的秉『性』,知道對方絕不會無端說這話來,麵上隨後顯出了一絲訝『色』。

    “你二人難道沒有發現,這人最近流傳的某個魔頭很相似嗎?”鳩麵老者抿了抿嘴唇,有些苦澀的低聲道。

    “魔頭?難道指的是……”

    “什麼,是那人!”

    一旁的兩人先是一怔,但隨後就馬上發出了一聲驚呼!

    他們臉上已滿是駭然之『色』。

    “應該沒錯的。你看這人年紀青青,能釋放多柄飛劍,並且劍光也是青『色』的。都和傳聞中非常的吻合!”鳩麵老者慎重的喃喃說道,好似也在分析給自己聽一樣。

    “可那人不是以驅使眾多飛蟲而聞名嗎?這的此人卻從始至終都沒有施展過驅蟲術。不會是巧合吧!”凶惡大漢麵『色』發白了,聲音微微顫抖了起來,仿佛鳩麵老者所提及的那人,是一個可怕之極的存在。

    “秋兄說的應該沒錯。那魔頭平常現『露』出來的也是結丹初期的修為,並且同樣愛抽取妖獸的精魂。至於剛才沒有放出飛蟲,應該覺得沒有必要吧!”閔姓修士淡金的麵容有點發青的趨勢,傳聲的話語也自動小了幾分。

    “這麼說,眼前的家夥真可能是傳聞中的那個‘蟲魔’?那我們還不趕緊離開?被這魔頭撞見了,我們可都別想活命。”大漢『露』出了驚惶神『色』。

    “別慌。若真是此魔頭,剛才來的時候,對方正將注意力放在琉璃獸身上。所以才沒有發現我們。現在他已經滅了妖獸,若是妄自行動的話,反而可能暴『露』了行跡。”鳩麵老者還能保持著幾分鎮定,冷靜的說道。

    聽了這話,其他二人互望了一眼,覺得有道理,當即不敢輕舉妄動了。

    但姓宣的大漢盯著遠處做法抽魂的青年片刻後,卻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麵『露』疑『色』的低聲道:

    “聽說這位蟲魔,在四年前因為一隻七級妖獸和一夥修士發生了衝突。以一己之力滅掉了七八名結丹期修士,隻有一名結丹後期修士才得以幸免。這些傳言難道全是真的?”

    “應該不假!那位逃得『性』命的修士,是碧雲門的高手。一齊被滅的都是他的同門。就這一戰,讓號稱奇淵島五大勢力的碧雲門,一下損失了近三分之一的人手,實力頓時大降。碧雲門的太上長老‘妙鶴真人’,因此氣得七竅生煙!數度孤身出海搜尋這位蟲魔,但結果全都無勞而返。其實許多人都猜測,即使這位妙鶴真人真找到了這位蟲魔,也不見得能將對方怎樣。畢竟對方既然有此能力,很可能是新冒出來的元嬰期高手。聽說奇淵島的其他勢力也在留意這位蟲魔,一副想要拉攏起的樣子。”閔姓修士幹咽了幾下口水後,低聲的解釋道。

    “元嬰期?這可不一定。我聽過另一種說法,據說這位蟲魔本身修為根本不算什麼。能夠這麼厲害,完全是因為他擁有的那批怪蟲。據說當日一戰,他根本沒有動用其它法寶,隻是放出了無數的飛蟲,就將眾多結丹期修士活活吞噬個幹淨,根本沒動一根小手指。這才被人冠以蟲魔之名。”鳩麵老者默然一會兒,卻搖搖頭不讚同的說道。

    “可是剛才秋兄也見到了。眼前的這人根本沒有動用飛蟲,一劍就劈死了那隻琉璃獸。即使結丹後期修士,也不見得能做到這點。對方分明是元嬰期老怪假扮的。”閔姓修士還堅持著自己的意見。

    鳩麵老者『露』出不以為然之『色』,還想說些什麼時。一旁的凶惡漢子卻無奈的打斷道。

    “兩位道友,這蟲魔是不是元嬰期修士,對我等根本沒有什麼區別。對方滅掉我們不費吹灰之力,這可是真的。我倒是擔心對方的惡名。聽說凡是和這位蟲魔遭遇的修士,幾乎都被其喂了蟲子。前前後後遭其毒手的修士都不下了百人了。最近這兩年,這位魔頭已經人人談之『色』變了。”

    閔姓修士一聽惡漢這話,神『色』越發的難看。他望著下方的藍衣青年,長吐了一口氣道:

    “蟲魔心狠手辣,嗜殺成『性』。這倒應該是真的。近幾年發生的不少修士被殺奪寶的事情,可都有人指證,是這位魔頭幹的!我們倒好,竟自動給這位送上門來了。”此位的話語,已經滿是悔意!

    鳩麵老者聞之,臉『色』同樣不好看,抿了抿嘴沒說什麼了。

    對這位蟲魔的凶名,他同樣的忌憚之極。

    下麵,鳩麵老者等三人再也無心傳聲說話。全都死死盯著青年的一舉一動。隻希望對方收拾完妖獸,趕緊自動離去。

    而這時,藍衣青年已將那琉璃獸的精魂抽出,收進了那黑缽之中。並從妖獸屍身上翻出了一顆白『色』的內丹,收進腰間的儲物袋內。

    現在,這青年忽然抬首起來,往四處打量了一下。

    附近的三人見此,不約而同的屏住了呼吸,隱匿的身形不敢妄動一下。

    但事與願違!

    青年的目光在掃到三人隱匿的空中時,卻驀然停下了,嘴角升起一絲譏笑後,冷冷的說了一句。

    “三位道友看了這麼長時間,是不是看夠了。可否現身一敘!”

    聽了這話,鳩麵老者三人幾乎同時遍體生寒!

    “跑!”不知三人中誰喊了這麼一嗓子。

    三人馬上化為了三道長虹,二話不說的分別朝三個方向的落荒而逃。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為何走的這麼急。難道害怕我吃了你們不成?”藍衣青年微一皺眉,喃喃的自語道,同時臉上一絲疑『色』閃過。

    但隨後青年臉『色』一沉,雙手一揮,三隻靈獸袋接二連三被其祭到了空中,漫天的三『色』甲蟲鋪天蓋地的狂湧而出。

    這藍衣青年正是剛從深海處返回的韓立!

    偷偷回頭瞅了一眼的鳩麵老者三人,一見此幕,臉『色』驟然大變,遁光不覺又快了三分。

    可就在這時,一陣輕『吟』聲從青年口中悠悠傳出。

    漫天的三『色』甲蟲在此聲中,往空中一聚,瞬間凝結成了三隻長約丈許的巨矛,

    尖嘯之聲大起,巨矛化為三『色』的光虹,一閃即逝的分頭激『射』而去,遁光竟然奇快無比。

    破空之聲“嗤嗤”傳出,轉眼間,巨矛追尋著鳩麵老者三人不見了蹤影。

    韓立卻站在原地沒有一齊去追的意思,反而悠然的將那琉璃獸的晶瑩獸皮,用一道青光輕而易舉的切削下來。

    這琉璃獸之皮煉製護甲的上好材料。韓立自然不肯放棄的。

    再將琉璃獸的殘身化為了灰燼後,韓立轉身將附近的布陣器具及珊瑚島上的霓裳草收了起來。

    才剛剛做完這一切。遠處的天空中,三個方向上先後又有光華閃動起來。

    等稍微近了一些,才看的清楚,竟是鳩麵老者三人馭著遁光飛『射』而回。看他們的方向,正是韓立站立之處。

    而這三人全都麵『色』灰白,脖頸上多出了一個三『色』的頸圈,一副垂頭喪氣的認命樣子。

    見到這一幕,韓立『摸』了『摸』下巴,心中冷冷一笑『色』。

    眼看三人老老實實降落在了自己身前,韓立展顏一笑,竟和氣異常的問了一句。

    “三位道友能否告訴在下一聲,為何一見韓某竟如此驚慌的跑掉,難道三位認識在下不成?”

    

Snap Time:2018-01-21 18:38:04  ExecTime:0.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