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二十二章偷窺


    第五百二十二章 偷窺

    七年後,外星海某一片海域上麵,一隊十幾名修為不一的修士在低空處緩緩飛行,並不時的左顧右盼,似乎在搜索著什麼。

    這些修士中,大半都是築基期的修為,結丹期的隻有為首三人而已。

    一名結丹中期、兩名結丹初期。

    “秋兄,那隻六級妖獸真在附近嗎?我們可已經在這海域尋找了數日了。搜索範圍也一再擴大,不會情報有誤吧?”一名麵『色』淡金的中年修士,臉現不耐之『色』說的問道。

    而他問話的對象,是身側一位神『色』陰厲的鳩麵老者。

    老者正是此行人中修為最高的結丹中期修士。

    “閔道友何必心急!我們得到的消息隻是大概的位置。就是有幾日誤差也是正常的。這總比我們在其它海域四處『亂』撞的強。我相信給我情報的那廝,還不敢欺騙老夫的”老者神『色』不變的淡然道。

    “那隻妖獸會不會已離開了此海域,或者此處根本不是它的巢『穴』所在。”另一位麵容凶惡的大漢,也忽然開口道。

    “不會的。這是隻稀罕的琉璃獸。我們用神識剛才掃視過了附近的海底,下麵全是此獸最愛食用的三『色』藻,它巢『穴』絕對不會離此太遠的。”鳩麵老者平靜的肯定道。

    似乎鳩麵老者在三人中威望頗高,其餘二人聽了這話,就不再說什麼了,繼續放開神識不停的尋覓著四周。

    至於後麵那些築基期修士,多半是他們的子侄和弟子自然沒人胡『亂』的上前『插』言。

    這隊修士在三人的帶領下,又在這片海域尋覓了大半日,可惜還是一無所獲。

    這下就連鳩麵老者,也眉頭微微皺起。

    “咳!原本在深淵待的好好的。即使不能說月月有收獲,但一年取到三四枚高階妖丹,還是有可能的。可如今倒好,自從離開了那,這兩年我們總共才捕殺了兩隻高階隻妖獸。連人手一隻妖丹都做不到了。”淡金麵容的閔姓修士又抱怨了起來,仿佛一肚子的悶氣。

    “好了。深淵現在什麼情況,閔兄又不是不知道。現在去深淵,根本不是捕殺妖獸,而是去自尋死路。”

    “說來也真邪門!原來的深淵雖然說不上安全,但隻要機靈一些,不往中心區遊『蕩』,倒也活的滋潤。可如今倒好,從兩年前那場妖獸暴動開始,整個深淵就徹底成了禁區。凡是穿進去的高階修士,幾乎都是有進無回。就是去年那次,幾名元嬰期老怪聯手,一口氣衝進中心區想探個究竟。結果不知道碰到了什麼級別的妖獸,最後竟又驚恐的逃了出來。甚至其中的四法上人,隻剩下了元嬰才得以活命。看來這奇淵島,真的待不長久了。”接口的凶惡漢子有些心有餘悸,麵『色』微白的說道。

    “宣道友說的有些道理。雖然深淵中的妖獸還算老實,至今沒有出過深淵一步,但誰知道這些妖獸哪天狂『性』大發,忽然一湧而出。這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我等的確不得不防!”鳩麵老者聞言後,沉默了片刻,臉皮抽蓄的說道。

    看來對深淵妖獸的事情,老者也是聞言『色』變。

    “可是現在,星宮和逆星盟仍在那邊打得不可開交。傳送陣至今還是能出不能進,我們就是想走,也走不了。”閔姓修士卻苦笑了一聲,一臉的無奈之『色』。

    “哼!這可不一定。”凶惡相貌的漢子『露』出一副不以為然的神『色』。

    “哦?莫非宣兄另有什麼路子?”閔姓修士先是『露』出訝『色』,但隨之精神一振。

    “嘿嘿!也談不上另有什麼路子,我隻是聽說奇淵島上有人在高價出售傳送符,雖然數量不多但的確已有人借此回到了內星海!”漢子的聲音一下放低了下來,有些神秘兮兮的說道。

    “有這樣的事?那我們……”閔姓修士臉上一喜,正想再仔細問下去時,但被鳩麵老者冷哼一聲,打斷了話語。

    “兩位道友別做夢了!就算弄到了傳送符,你們真敢回天星城不成?現在的內星海,比我們奇淵島更加的危險!回去肯定被兩方抓住當替死鬼了。而這的深淵妖獸雖然看來不太正常,但是深淵之外最起碼還一切無事。真有事情發生了,我們大不了隨便找個荒島躲藏一下就是。總比回去摻和什麼大戰強的多。”老者目中異光閃動,似乎對此事早已胸有成竹。

    另外二人聽了這話,麵麵相覷了一陣,覺得老者的方法雖然是個笨法子,但似乎還真的可行。

    就這兩人再想和老者細商此事時,忽然一聲粗粗的怪吼聲從某個方向遠遠傳來,接著同一方向,陣陣的爆裂轟鳴聲同時響起。

    “琉璃獸!”

    閔姓修士和凶惡漢子互望了一眼,幾乎同時的叫出口,臉上全是驚喜之『色』。

    “的確是琉璃獸的叫聲。似乎有人比我們先找到了。我們走。不要暴『露』了蹤跡,一切見機行事。”鳩麵老者臉上閃過一絲厲『色』,對二人冰寒的說道。

    其他二人心領神會的點點頭,三人當即化為長虹飛遁而去,但在半路上光華一閃後,消失不見了蹤影。

    至於那群築基期修士,也馬上神情緊張的起步急追而去。

    一會兒的工夫後,鳩麵老者等三名結丹期修士,無聲無息的飛到了一個數大小的珊瑚島附近。

    那震天的妖獸吼聲,就是從此處傳出。

    結果眼前的情形,也不出他們的預料。

    一隻通體淡白、晶瑩剔透的海獸,正被困在島上一處紅『色』光霞的禁製之中。

    此妖獸十餘丈大小的身軀,放『射』出無數的『乳』白『色』長絲,拚命切割著周身蜂擁而來的紅『色』霞光,顯得凶悍無比。

    但這一切還不是三人最關心的,他們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另一處。

    在小島的上空,一位身穿淡藍『色』衣袍的青年,站在半空一動不動,他到背著雙手,臉上悠然自得的樣子。

    “秋兄,這人隻是結丹初期的修為。我們動手吧?”一臉凶相的宣姓修士,有些興奮的傳音道,話充滿了驚喜之『色』。

    “別急,再看看附近有其他人隱匿旁邊嗎?別中了什麼圈套!”鳩麵老者聽了這話,猙獰之『色』在臉上一閃,但還是強壓住出手的欲望,慎重的講道。

    “閔道友!秋兄的話有道理。一位結丹初期修士,竟孤身一人敢誘捕琉璃獸,實在有些不對勁。別有什麼玄虛在麵。”閔姓修士看來同樣心細之極,提醒的警告道。

    凶惡漢子聽了這話,心中也是一凜,急忙將神識放開在附近搜素了起來,可根本沒有什麼發現。

    而這時,空中的藍衣青年,此時也出手了。

    隻見他單手一揚,七道青光從手中飛『射』而出,在空中一個盤旋後,合為了一柄長約十餘丈的青光巨劍,從空中沉聲落下。

    下麵的琉璃獸似乎也知道厲害,一張口,噴吐出了一顆白『色』晶球。

    晶球迎風見漲後,化為丈許大小,毫不客氣的迎向空中的巨劍。

    下落的巨劍的速度沒變,卻隱有驚人的雷鳴聲發出。

    轟的一聲巨響後,和那晶球撞到了一起。

    可就在這那間。巨劍似乎模糊了一下。

    “嗖”的一聲後,竟從青光中飛『射』出一把一般無二的巨劍,接著一閃即逝的從原地消失,下一刻驀然出現在了琉璃獸的頭上,無聲無息的一斬而下。

    妖獸聲嘶力竭的狂吼一聲,身上白絲猛然朝上齊『射』,竟想硬接此擊,而逃過一劫。

    結果‘撲哧“一聲響後,巨劍毫不阻礙的斬下了琉璃獸的巨大頭顱。

    碧綠的血『液』四濺飛『射』!

    見到青年這瞬間滅妖的一幕。鳩麵老者三人有些驚愕了。

    那真的是琉璃獸?

    此獸在六級妖獸中也是赫赫有名的難纏。

    可如今竟被這青年瞬滅般的一劍斬之。

    這太難以置信了吧!難道對方不是結丹初期的修士,而是結丹後期的修士?

    包括鳩麵老者的三人再次用神識反複的確認,可那正降落妖獸屍身旁的藍衣青年,的確是結丹初期的修為不假。

    可是六級的琉璃獸,即使他們三人聯手勝之不難,可要如此輕易的斬殺,卻根本不可能。

    難道青年修士扮豬吃老虎,有隱匿真實修為的秘術不成?

    鳩麵老者三人疑神疑鬼起來!

    

Snap Time:2018-01-24 09:18:20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