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一十四章伴妖草


    第五百一十四章 伴妖草

    “不知千葉『露』此物,古道友是否知道。”韓立沒有故能玄虛,開門見山的直接問道。

    “千葉『露』?”古玉神『色』一呆,但沉『吟』一下就很快的回道:

    “此物晚輩有點印象。說來也巧,若是早幾年問起此物,晚輩還真的一無所知。但前兩年晚輩得到一本上古典籍,在上麵提到過千葉『露』。此典籍已被晚輩複製到了玉簡內,前輩是否要親自一觀?”說完這些話,古玉『露』出了一絲小心之『色』。

    而韓立則心大喜,眼中不禁閃過興奮神『色』。

    “有典籍的話。更好了。若真是我所找的那物,曲某一定會重謝道友的。”韓立強忍住心中的激動,含笑的說道。

    古玉一聽此話,同樣大喜。能得到結丹期修士的此承諾,那他此次的造化可真不小了!

    他馬上不再猶豫的在身上一陣『摸』索,掏出了一塊淡黃的玉簡,雙手遞給了韓立。

    “就是此玉簡,前輩請細看!”古玉恭聲的說道。

    韓立沒有多說什麼了,直接接過玉簡,飛快的用神識掃描起來。

    僅僅片刻的時間,韓立的表情,先是興奮,接著疑『惑』,最後陷入了沉思中。

    離尋在一旁仔細觀察著韓立一舉一動,見韓立表情這般多變,也不禁眼中閃過不知名的異『色』。

    而古玉更是忐忑不安起來。生怕自己玉簡中的千葉『露』不是這位曲前輩所找之物。

    “不錯,就是此物了。”韓立終於將神識從玉簡中抽出來,緩緩的說道。但眼中的興奮之『色』,卻少了許多。

    “怎麼,這千葉『露』還有什麼麻煩之處?”老者眼珠微轉後,有些試探的問了一句。

    “曲某也沒想到,這東西如此的棘手。竟會和八級妖獸扯上關係。”韓立嘴角『露』出了苦笑。

    “八級妖獸?”離尋嚇了一大跳,用難以置信的目光望著韓立。

    “不錯。所謂的千葉『露』,其實就是‘伴妖草的汁『液』’,隻是這伴妖草必須是生長在八級妖獸身畔的才有效。”韓立輕歎一聲,有點無奈的講道。

    離尋聽清楚後,也無語了。

    “伴妖草”,他自然知道的是什麼。不就是在一些妖獸巢『穴』附近,因為長年受到妖氣影響而生長的一種靈草嘛。

    按理說,這種伴妖草的確是到處可見。但若是八級妖獸身畔的伴妖草,那可就截然不同了。

    雖然外星海號稱連九級、甚至十級妖獸都有人見過,但這畢竟都是傳聞而已。

    最起碼七級妖獸,就是他在黑石城見過的最高級別的妖獸,更別說八級妖獸了。

    離尋看向韓立的目光,帶上了一絲驚愕了。

    不知此位想要煉製什麼貴重丹『藥』,竟然需要這種逆天的東西。

    “這玉簡中記載的東西,有一些我以後可能還要仔細研究一二。不知古道友能否將玉簡割送給曲某。”韓立把玩一下手中的玉簡,略一遲疑後,忽然出人意料的對古玉說道。

    “若對前輩有用的話,前輩盡管拿去就是!”古玉一呆,但隨後毫不猶豫的說道。

    見對方如此乖巧,韓立微微點點頭。一翻手掌,手中多出了一個小瓶和一張畫著黃『色』小劍的符籙。

    “我身為前輩,自然不會白要你的東西。這有一瓶可提升些許修為的丹『藥』和一張符寶,你拿去用吧。”韓立將這兩樣東西輕輕一拋,扔了過去。

    “多謝前輩贈寶!”古玉接過二物,喜不自勝的連連大禮相謝。

    這些東西,對他一位煉氣期修士來說,實在是貴重之極。

    “既然曲道友已經賜過寶物了。古玉,你暫且下去吧。”離尋對韓立的出手大方,感到些許驚訝。但不動聲『色』的讓古玉退出了屋子。

    屋內,轉眼間又隻剩下二人了。

    “不知道友除了此事,還有什麼需要離某相助的嗎?若是有的話,道友盡管提就是了。”離尋豪爽異常的說道。

    “既然離道友這樣說了。在下還真有一事想再勞煩道友一二。不知這寸金閣,可有瑪瑙獸的獨角出售?”韓立稍躊躇一下,斟酌的問道。

    “!道友還真來對了地方!這瑪瑙角雖然稀罕之極,但是上個月本店剛好收購了兩支,道友需要的話,離某這就叫人送來一支。”老者鼓掌輕笑起來,沒有片刻遲疑的吩咐了下去。

    韓立自然臉現驚喜的,連聲道謝!

    沒多久,一個小廝手捧一個銀盤走進了屋子。

    銀盤之上,放著一個精致的木盒。

    “道友看下,不知這角瑪瑙是否如意。”

    韓立神『色』鄭重的點點頭,伸手抓起木盒,將蓋子打開了。

    藍光一放,一根半尺來長的尖角出現在了盒內。

    此物晶瑩透徹,呈尖錐螺旋狀,有藍光浮現表麵。

    “不錯!這根就很合用。不知此物需要靈石多少?”韓立『露』出滿意之『色』,又蓋上了木盒。

    “此角本店是以五千靈石的價格收購的。既然道友真的需要,隻要給個進價即可了。”離尋非常會做人的笑嘻嘻說道。

    韓立自然不會再討價還價了。當即稱謝後,就從身上點出了足夠的中階靈石,推給了對方。

    老者寬大的袍袖一甩,就將這些靈石收起,然後才滿臉是笑的問道:

    “曲道友到了此地,可有什麼詳細的打算?道友雖然法力高強,但這的高階妖獸實在不好對付,有不少結丹的同道,因為落單反被妖獸重傷了。不如離某介紹一些修為差不多的同道給道友認識。這樣大家一齊出海的話,安全就大有保證了。”

    韓立聽了微微一笑,對方從始至終如此的示好,終於還是說出了拉攏的話語。

    “多謝離道友的美意。不過近期,曲某準備煉製一些丹『藥』,服下後恐怕要先閉關一段時間。出海捕殺妖獸,在下倒不急於一時的。”韓立不好一口回絕對方,但也不會和一些陌生的修士共同出海的,因此婉轉的拒絕了。

    “這樣也對。還是先增進些修為,稍熟悉下此地的情況,更妥當一些。不過,曲道友以後真要找人的話,一定不要忘了找離某啊!”老者臉上雖然閃過一絲失望之『色』,但馬上就若無其事的繼續說道。

    韓立自然滿口的答應。然後再和對方閑聊了一會兒,他就告辭離去了。

    老者一直將韓立送出了門口,才重新返回了屋內。

    “怎麼樣?這人是不是可以為我們所用。”老者剛坐回位子,一個淡淡的聲音,驀然在屋內響起。

    隨後一個模糊的人影,從屋內的一副山水畫中詭異的飄出。此屋內,竟一直還有另一人存在。

    這人白衣飄飄,青光罩麵,顯得神秘之極。

    “不用擔心。雖然和對方交談不多,並且麵目看起來很陌生,但這曲姓修士應該是獨往獨來的散修無疑。隻要他獨自出海遇上幾次危險後,自然會知道我剛才建議的好處,早晚會再找來的。”老者很自信的說道。

    “哼!這可不一定。“白衣人潑冷水的冷冷說道

    “怎麼?一位結丹初期的修士,還真能在海淵獨自捕殺妖獸不成?”離尋搖了搖頭,不以為然的樣子

    “對方應該不是普通的結丹修士,剛才你們在屋內交談的時候。他雖然始終沒有看向我隱匿之處,但是不知為何,我卻有一種被此人監視的感覺。我懷疑對方早就發現我的存在。隻是沒有揭穿罷了。”白衣人沉默了一會兒,忽然鄭重的說道。

    “有沒有弄錯。你的藏匿之術,就是修為高一階的修士都不可能發現的。不要告訴我,這姓曲的家夥其實是結丹後期的修士。”老者一怔之後,有點驚疑了。

    “不好說!也有可能對方修煉的功法比較特殊,或者有什麼寶物在身。”白衣人有些不自信的講道。

    “算了。不管這人是普通還是特殊,我們都已盡力交好對方了。這總沒有做錯的!”離尋在屋內轉了幾圈後,才皺下眉頭的說道。

    白衣人聽了這話,讚同的點點頭,不再說什麼。

    

Snap Time:2018-04-21 19:55:24  ExecTime: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