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零九章再臨外海


    第五百零九章 再臨外海

    錦衣大漢幾人見韓立過去了,稍遲疑了一下,先後也走了過來。

    見韓立七人都老實的踏進了法陣中,乾姓修士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一掐法決,手指上浮現出了點點白光。

    “我二人私自放幾位道友去外星海,幾位不會在外麵『亂』講什麼吧?”他盯著手指上的白光,忽然大淡淡的問道。

    “當然不會。前輩能如此通融,我等感激還來不及呢,怎會做這種小人之事?況且我們說了,又能真把兩位前輩怎樣?”錦衣大漢倒也機靈的很,馬上一臉賭咒之『色』的說道。

    “很好,你們明白這點就好。我二人也是算是星宮小有地位之人,就是上麵知道了也頂多訓斥一下而已。不過,若有什麼流言從外麵傳出,我和顧道友也不是心慈手軟之輩。另外,聽說你們怕我們突然翻臉,身上都帶了感應珠,倒也考慮的周全啊。不過,有點多此一舉了。我二人還不至於為了點靈石,就壞了自己名聲。”他盯著錦衣大漢,臉上帶寒意的說道。同時目光往其餘幾人身上也掃了一下,但不知為何,竟跳過了韓立。

    “前輩真是明理之人,晚輩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錦衣大漢勉強的一笑,背後隱隱出了一身的冷汗。

    “哼!不用說廢話了。你們好自為之吧!”乾姓修士不想再說的樣子,手指一彈,那道隱現的白『色』法決,打在了傳送陣上。

    頓時,法陣四周的靈石同時白光大盛,接著法陣中的七人在光霞中不見了蹤影。

    “怎麼回事?不是說好了給他們假的傳送符嗎?你怎麼拿出的是真的。這和我們開始時商量的不太一樣?”禿頂大漢見韓立等人真的就這樣傳送走了,忽然神『色』一變,驚疑的問道。

    “若真能拿假符出來,你還以為我會手下留情不成!那個贈我們法寶的家夥,根本是個元嬰期的老怪物,假符一拿出來,我們馬上會被其惱羞成怒的反滅掉了。”乾姓修士冷哼了一聲,沒有什麼好臉『色』的講道,並『摸』出一塊絲帕,擦了擦額上此時才出現的冷汗。

    “元嬰期?乾兄,你不是說笑吧?那人明明隻是築基後期而已。”禿頂老者先是一愣,接著臉『色』大變的說道。

    那留下沒有走的瘦削漢子,聽了這話,更是一臉的茫然。

    “顧兄應該知道,我所養的靈獸‘厭瑙’。它別的本事沒有,但是在感應別人神識方麵,卻是靈敏的很。”乾姓修士一翻手掌,一隻酷似小貓的靈獸,出現在了手腕處。

    此靈獸兩耳如兔子般細長,一出現後就閃著碧綠的眼珠,四處打量個不停,看起來非常可愛的樣子。

    “對方氣息和神識,一開始的確收斂的非常隱秘。即使厭瑙也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但是在將傳送陣禁製解除後,對方用神識偷偷檢查了一下法陣,借此機會它才發覺有異的。我這隻厭瑙獸,即使結丹中期修士的神識都可以探測出大小,後期修士的也能有個大概的反應。可是這次它除了在我袖內不停的發抖外,根本沒有任何具體的回應。隻是告訴我對方的神識深不可測。這種情況,我隻有在帶它去見幾位長老之時,它才出現過的。”乾姓修士一邊說著,一邊輕撫著手中的厭瑙獸,有一絲後怕的說道。

    “這麼說來,對方真是元嬰期修士了。”禿頂老者也開始滿頭大汗了!

    “即使不是,也是結丹後期的修為。滅掉你我,同樣不會費多大力氣的。”乾姓修士十分肯定的說道。

    “這多虧乾兄機靈!若是拿出假符,我們還真是自尋死路。我說此人如此輕易的贈送我們一人一件法寶,卻一點痛惜之意沒有,原來是那些老怪物中的一位。不過將對方傳送到外星海,會不會惹下了什麼大麻煩?”老者想起了什麼似的,心驚肉跳的又問道。

    “能有什麼大麻煩?對方應是一位散修中的元嬰修士,估計不想卷入我們星宮和逆星盟的大戰,才借路去外星海的。不會有事的!當然,有元嬰期修士從我們手上傳送到外海的事情,還是決不能讓上麵知道的。否則,一定會被嚴懲的。”

    乾姓修士寬解了老者兩句,但說到後麵的話時,儒雅的麵容忽然陰沉了下來。然後,不懷好意的目光盯上了還在旁邊聽得目瞪口呆的瘦削漢子。

    被乾姓中年人森然眼神一望,瘦削漢子機靈打了個冷戰,一下意識到了什麼。

    他急忙後退了幾步,滿臉驚慌的說道:

    “兩位前輩剛才說的,我什麼都沒有聽道,更不會『亂』說的,我……”

    瘦削漢子的話還沒說完,一道黃光就無聲的從後麵飛來,圍著其詭異的一繞後,整個人瞬間被斬切成了數截。

    “這種事情,當然不能再多一人知道。本來看在你和我還有一點關係上,想放你一馬的!可惜你的運氣實在不怎麼樣!”衝黃光伸手一招,禿頂老者召回了法寶陰陰的說道。

    接著一團火球從又從其手中『射』出,屍體馬上在火光中化為了灰燼。

    那乾姓修士見此,才滿意的點點頭,『露』出了放心之『色』。

    ……

    傳送陣另一頭,韓立和其餘六人在一片白光中,出現在了一間破舊的石屋中。

    韓立目光略微一掃,就看到石屋角落,一位看起來有些瘦弱的星宮修士,正在和一位滿臉疤痕的灰袍修士說些什麼話語。

    一見韓立七人出現,這位星宮修士不禁眉頭一皺的打量他們幾眼,但隨後就絲毫興趣沒有的回頭和灰袍人繼續說話。

    “我說過了,上麵有規定,現在傳送陣隻能單向傳送,能出不能進。我身上的傳送符也被上麵派人收走了,就連自己也無法回去的。道友『逼』迫我是沒有用的。”這位看護傳送陣的修士衝疤臉修士,沒有好氣的說道。

    “胡說,前幾日不還有人剛剛回去,我一來怎麼就變成單向傳送了。”疤臉人同樣惱怒異常的嚷道。

    “哼!反正解釋過了,你愛聽不聽。在下沒有義務多說什麼。”星宮修士瞪了對方一眼,就不再理會的盤膝坐下,直接閉目養神。

    “你……”灰袍人見對方不再理會自己,臉『色』血紅,卻毫無辦法。

    向對方動手,他自然沒有這個膽子,一時如熱鍋上的螞蟻,在原地團團『亂』轉。

    不過馬上他的目光,落到了正從法陣中走出的韓立等人身上,忽然麵『色』一喜。

    “不知幾位道友是否剛從星城而來?”他幾步走上前去,衝著明顯是首領模樣的錦衣大漢一抱拳,客氣的問道。

    “不錯,我等剛過來的。道友有事嗎?”錦衣大漢看著眼前同樣築基後期的疤臉漢子,不敢過分怠慢,但心隱隱猜到了對方想說些什麼。

    “在下許雲,來外星海已經數年了。能問下,現在的內海真出了個逆星盟,並且即將開戰嗎?”他滿懷希望的問道。

    錦衣大漢看到對方這幅表情,哪還不知對方最想聽到什麼消息。但是實際情況,隻能讓對方隻是更失望而已!

    於是,他也沒有絲毫隱瞞的講道:

    “的確正魔兩道組建了逆星盟。而且那邊的大戰,馬上就要開始了。我等幾人就是不想卷入其中,才傳送過來的。恐怕許道友暫時無法回去了。”

    “怎會這樣!我好不容易攢夠了材料,正想回去給犬子煉丹服用。這下豈不耽誤了。”灰袍人一聽這話,怔在了原地,隨後疤痕的臉上全是沮喪之『色』。

    這些人聽了這話,一陣的無語。

    他們是絞盡腦汁的想要到外海,如今這人倒是費盡心機的想要回去,真是無奈啊!

    “在下易敬,這幾位都是在下的摯友。許道友既然在此生活了數年,能否等介紹一下奇淵島的情況。我等不會讓道友白忙乎的,願意付些靈石作為報酬。”片刻後,錦衣大漢眼珠微轉,忽然熱情之極衝灰袍人說道。

    “報酬就算了。剛才閣下回答了在下的問題,如今隻當回報就是了。道友有什麼疑問盡管問吧。許某知無不言。”疤臉漢子雖然還是垂頭喪氣的神情,但卻強打精神的說道。

    頓時錦衣大漢及身後諸人,全都『露』出喜『色』。

    到了這般陌生的地方,能有人講解一下此地的情況,自然對他們大大的有利。

    韓立看到這一幕,微微的一笑,雙手抱肩的站在其他人身後,同樣想聽聽對方如何說的。

    

Snap Time:2018-07-19 19:47:20  ExecTime: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