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零八章要挾

  
  第五百零八章 要挾
  青衫人說話的對象,竟然是那瘦削漢子。這讓瘦削漢子滿是吃驚之『色』,目中還有一絲驚慌之『色』閃過,但馬上又換成了惱怒的神情。
  其餘之人也麵麵的相覷,不知青衫人此話是何用意。
  “道友放心!在下不是白白的讓兄台讓出名額的。在下這埵釣煻五級妖獸內丹,就權當讓出名額的報酬。想必道友不會嫌棄吧。”青衫人不緊不慢的說道,然後伸手往懷內一模,不知從何處掏出了兩顆藍盈盈的圓球出來。
  看它們散發的靈氣,正是貨真價實的五級妖丹。
  “哼,閣下以為僅憑兩枚妖丹,在下就會讓出名額嗎?”瘦削漢子望著兩顆妖丹,眼中雖然閃過貪婪之『色』,但隨後想起了什麼似的,還是冷哼一聲的拒絕了。
  青衫人聽了這話,並沒有動氣,反而詭異的笑了起來。
  隨後他嘴唇無聲的顫動了幾下,竟當著眾人的麵給瘦削漢子傳音起來,不知說了幾句什麼話語。
  瘦削漢子開始還是滿臉不在乎之『色』,但隻聽了數語後,臉『色』驟然煞白了起來。
  “我要說的就是這些了。想必道友不會拒絕在下的交易吧?“青衫人一副悠哉的模樣,這句話他沒有用傳音之術,直接就說出了口。
  瘦削漢子神『色』緊張,額上竟隨青衫人的話語,冒出了絲絲的冷汗。
  “好!既然道友都如此說了,名額就讓與閣下吧!”在狠狠瞪了對方一會兒後,陰晴不定的瘦削漢子,還是一咬牙的答應了。
  但這話,卻讓一起來的其他六人神『色』一變。
  “張道友,你在說什麼?我們不是說好了要共進退的嗎?你現在怎麼……”錦衣大漢麵『色』一沉,盯著瘦削漢子冷冷的說道。
  “實在抱歉,在下恐怕要和幾位暫時分開了。諸位先走一步吧。等以後,再有機會一齊合作吧。”瘦削漢子苦笑了一聲,無奈的說道。
  這下,錦衣大漢不再說什麼了。因為不光是他,即使其餘之人也都看出,這位張道友似乎被人家拿出了什麼把柄,不得不讓出傳送的名額。
  既然這樣的話,他們自然不好再說什麼了。
  好在雖然少了一人,但影響並不會太大。
  “哼!誰答應你們可以隨便換人了。”禿頂老者卻眉頭一皺,猛然一瞪眼的森然道。
  “顧前輩,我……”瘦削漢子嚇了一跳,喃喃的想解釋的樣子,卻一時不知說什麼是好。
  可是這時青衫人手掌一翻,多出了兩個玉匣出來。接著一抖手,玉匣分別『射』向了禿頂老者和那位儒雅的修士。
  這兩人一見玉匣飛來,下意識的伸手接住了玉匣,然後不動聲『色』的望向青衫人。
  “媊悇O晚輩無意中得到的兩件寶物,就送予兩位前輩吧。”青衫人神態安詳的說道。
  對麵二人互望了一眼,眼中『露』出好奇之『色』。因為他們瞬間就檢查過了玉匣,知道匣上並沒有做什麼手腳。
  但為了小心起見,他們還是先後隻打開了玉匣的一條縫隙,頓時有幾縷紅光『射』出。
  二人隨意的掃了一眼後,不約而同的現出驚喜之『色』。
  “這兩件寶物,曲道友真要送予我們?”儒雅麵容的修士,有些動容了。
  “前輩也清楚,這兩樣東西雖然珍貴,但以在下的修為目前還用不上,晚輩更希望能到外星海去,好好的繼續潛修。”青衫修士嘴角微微一翹,含著一絲笑意的說道。
  “!好,既然曲道友都送出這般重禮了。我二人也不是不講情麵之人。道友就和他們六人一並傳送過去吧。”顧姓老者看著匣中之物,喜不自勝的說道,竟興奮的沒有和同伴商量什麼,就搶先應承了下來。
  乾姓修士雖然有些不快,但似乎同樣被手中之物打動了心思,並沒有再出口反對什麼,也默認了此事。
  這一幕,讓其餘幾人心中犯疑,幾乎都起了想看看匣中裝得是何物的念頭。
  但兩隻玉匣很快被禿頂老者二人合上了蓋子,他們自然不敢大模大樣的用神識探測,也就一無所獲了。
  隻有錦衣大漢多瞅了兩隻玉匣一眼,眼中閃過一絲驚異之『色』。
  雖然他同樣看不到媊悛漯F西,但聽青衫人的一番話後,“法寶”這個字眼卻不由自主的出現在了其腦中。難道這人送予對方的真是法寶不成?這個猜測,讓其心中一陣的駭然。
  不過未等錦衣大漢細想此事,對麵的兩名結丹期修士,同時從身上『摸』出了一塊白『色』玉牌。然後對著身後的一座傳送陣,開始口中念念有詞起來。
  看到這一幕,錦衣大漢等人沒有什麼異樣,青衫人卻長舒了一口氣,心媟t叫“僥幸”。
  “這些傳送陣果然另被做了手腳。倘若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硬闖過去,恐怕還是難以如願。看來那兩件食之無味,丟之可惜的法寶,還真是用到了刀口上了。”
  心懷這樣的想法,青衫人自然是喬裝改扮,並用煉氣之術收斂修為的韓立。
  而那玉匣中則各放著一柄紅光閃閃飛刀法寶。
  這兩把飛刀,正是當日被玄骨所害的胡月之物。如今倒被他順手送了出去。
  雖然說這樣沒有什麼特殊神通的法寶,韓立還有多件。但對於一些結丹期修士來說,仍是珍貴異常的寶物。
  無需再花費時間培煉威力、直接就可以使用的法寶,即使無法做到心神相通,並且威力也頂多發揮七成,這也是許多普通結丹修士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畢竟這多年來遺留下的法寶雖然眾多,但是大部分都在修士的鬥法中毀壞遺失掉了,即使有少部分現存的,也都大多掌握在一些元嬰期老怪或者實力過人的結丹期修士手中。
  還有一些,則被一些不知名的修士、小勢力偷偷隱匿了下來。
  象星宮這般的龐大勢力,自然收集的法寶眾多。但是同樣因為勢力過大的緣故,星宮內的結丹修士也數以百計。
  這兩人都是結丹初期的修士,沒有立什麼大功的話,自然無法獲得多餘的法寶賞賜。
  這二人現在意外獲得這飛刀法寶,自然是欣喜若狂了。
  等煉化它們後,立刻會讓他們的實力大漲啊!
  至於,那瘦削漢子會乖乖的將那名額讓出來,韓立卻是真握住了對方的把柄。
  當日韓立見那瘦削漢子從星空殿返回的表情實在有些古怪,就當夜潛入了其房內,將對方用秘術『迷』昏。
  雖然沒有什麼法術能做到真正控製對方神識,但是讓其在半睡半醒之間,用『迷』魂之術和強大神識配合,讓其吐『露』部分深藏的心聲,還是能做到的。
  而韓立的運氣也算不錯,對方吐『露』的隻言片語中,果然透漏了他和兩名星宮修士故意抬高傳送費用,來壓榨其他幾人的信息。
  韓立如今稍微用此話一要挾,外加那兩枚妖丹的誘『惑』,瘦削漢子果然心驚膽顫的乖乖就範了,甚至絲毫不敢硬挺下去。或許他以為這一切,都是兩名星宮修士故意泄『露』的吧!
  隨著咒語之聲在殿內回『蕩』,那座傳送陣四周白光閃動,接著一陣清鳴聲傳來,法陣四周的白光驀然消失了。
  “好了,平常這座殿內主事的還另有一人。但是湊巧他這兩日有些事情要辦,被派出了星宮殿。否則,就是你們出太多的靈石,我二人也不會收的。現在你們把靈石交上來吧。”禿頂老者看了看被撤銷了禁製的那座傳送陣,就轉過頭來對錦衣大漢等人毫不客氣的說道。
  這幾人聞言,立刻早有準備的紛紛掏出了一個儲物袋,遞給了老者。
  韓立則又拿出了兩個妖獸的內丹,這讓禿頂老者略『露』出一絲詫異之『色』。
  一一檢查了一遍後,禿頂老者滿意的點點頭。這時儒雅麵容的中年修士,才伸手掏出了幾張符籙來,分別遞給了韓立幾人。
  “這些傳送符,你們帶在身上。現在可以走了。”他一指那傳送陣,冷冷的說道。
  其他人還有些遲疑,韓立卻二話不說的先走了過去。
  他倒不是藝高人膽大,而是早用神識飛快掃描過了這傳送陣,的確一切很正常的樣子。
  而這傳送陣前麵的石碑上,銘刻著“奇淵”二字。
  韓立腦中對這名字有什麼特殊的印象,看來所去的島嶼應該也沒什麼特別之處才是。
  

Snap Time:2018-10-23 03:20:52  ExecTime:0.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