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零七章混入


    第五百零七章 混入

    到了第三日早上,天還蒙蒙大亮,錦衣大漢、廋削漢子一夥人就非常低調的從宅院內偷溜了出來,往星空殿出發。

    此刻剛剛戒嚴結束,正好是允許眾修士出來活動的時間,但是因為天『色』尚早,城內其實並沒有多少人出現的樣子。

    如此一來,這七人更加的小心謹慎,人人緊張的隻是悶頭趕路。

    隻有為首的錦衣大漢,一邊飛行,一邊四下打量個不停。

    路上非常順利的樣子。幾人一路無事的驅器飛到了聖山四十九層。隻要再過片刻時間,就可以到星空殿了。

    他們這才臉上一鬆,心都安心了不少。

    可就在這時,在前麵開路的錦衣大漢,神『色』一變,停下了遁光。接著神情鄭重的一抬手做了個奇怪的手勢。

    後麵之人見此,麵『色』驟變的同樣止住了身形,一個個作出小心警戒之勢。

    “道友是何意,為何隱形擋住在下等人的去路。”錦衣大漢盯著前方無人之處,口氣森然的說道。

    與此同時,他的一隻手掌卻悄然無聲的按在了腰間儲物袋上。

    “,諸位道友不用緊張。在下雖然專門在此等候諸位,但是並無惡意,隻是有事相求而已。”

    一聲有些嘶啞的話語,從前方慢悠悠的傳來,接著無人之處忽然青光一閃,一個青衫修士雙手倒背的出現在了那。

    這人年約中旬,臉『色』蒼白,仿佛有病在身的樣子。

    但錦衣大漢等人一看清楚此人的修為,都不由得心中一驚,大升警惕之心。

    對方是和錦衣大漢一樣的築基後期修為,同樣處於假丹的境界了。

    “道友貴姓,我等能有什麼可以幫助道友的。”錦衣大漢目中閃過一絲寒『色』,口中卻冷靜的問道。

    “在下姓曲,一介散修而已。幾位不是要去星空殿嗎?能否將在下一稟帶去,在下同樣想去外星海一趟。”青衫人很隨意的說出了讓對麵幾人臉『色』發青的話來。

    錦衣大漢聞言,神『色』更是陰晴不定起來。

    他沉默一會兒,才強笑的否認道:

    “原來是曲道友,不過道友說什麼星空殿、外星海,這是何意。我等幾人隻是辦一些私事,路過這而已。可和星空殿沒什麼關係。道友是不是找錯人了。”

    錦衣大漢心打定了主意,雖然不知對方是何來頭,如何知道他們如此此行之事,但決不能輕易的承認。

    其他幾人並沒有胡『亂』的『插』言,似乎將一切都交予了大漢來應付了。

    “易道友何必如此的小心。在下既然此時出現在此處,道友以為憑這些話就能糊弄過去嗎?”青衫人輕笑一聲,輕描淡寫的說道。

    “哼!你倒也知道的很清楚,連易某人都認識。”錦衣大漢心一凜,冷哼一聲後,按在儲物袋上的手掌不覺得青筋暴起。

    後麵幾人不知從何處得到了暗示,默契之極的忽然四散了開來,一下將青衫人半圍在了中間。

    “幾位不會想要殺人滅口吧。不是曲謀自誇,以在下的修為,就是諸位一齊動手也不可能秒殺在下的。到時曲某大喊一聲,將星宮之人招來。不知幾位會有什麼下場啊?”青衫修士對幾人的舉動視若不見,反而悠然之極的說道。

    聽了這話,黑臉修士等人麵麵相覷起來,然後目光不由得落在了錦衣大漢身上。

    大漢此刻麵『色』難看之極。

    他雖然尚未結丹,但一向自詡心計過人,什麼時候被一名築基期修士如此威脅過。

    但他也很清楚對方的威脅是真真切切的,可不是說笑的事情。

    於是他心中掂量了一下利弊後,隻能強壓下怒氣的冷冷問道:

    “道友想要我等如何幫忙。我們可是和對方說好了是七個人,並且那傳送陣也最多一次傳送七名修士。多出了道友,對方肯定不會答應的。”

    對了青衫人聽了這話,卻微微的一笑。

    “放心!我不會讓諸位道友為難的。我隻要能進入殿中,自有辦法說服對方的。若是對方不同意,在下也不會勉強的,更不會壞了幾位道友的好事。”

    “隻是這樣!”錦衣大漢皺了皺眉,麵上『露』出一絲懷疑。

    “就這樣而已!”青衫人十分肯定的說道。

    “好。若隻是幫你引薦一下,這倒並非不可的。我等答應了。”錦衣大漢沉『吟』了一下,終於咬牙的答應了下來。

    “那曲某就多謝道友了!”青山人神『色』如常,似乎早料到了錦衣大漢的屈服,雙手微微一抱拳的說道。

    “既然道友也要去星空殿,那我們快走吧。時間已經耽誤了不少。對方恐怕等的有些不耐了。”瘦削漢子抬首看了看天『色』後,有些焦急的催促道。

    聽了這話,青衫人望了廋削漢子一眼,並沒有說什麼。但錦衣大漢卻二話不說的一揮手,帶著眾人再次上路。

    他們飛遁的隊列,有意無意的正好將青衫修士圍在了中間。看來幾人的防範之心,還是絲毫沒有放下。

    青衫修士卻麵『色』絲毫不改一下,不緊不慢的隨著眾人前進。

    剩下的路程並不多,一會兒功夫後,幾人就來到了星空殿前。

    這時廋削漢子突然加速,飛『射』到了前麵,首先降落了下來。

    錦衣大漢幾人並沒有『露』出奇怪之『色』。

    畢竟先前和星空殿聯係之人,就一直是此人。現在到了此處,自然也應走到前麵,免得有什麼誤會發生。

    進入了星宮殿後,他們幾人盡量想保持從容之『色』,但還是不免『露』出忐忑之意。

    一進入了此殿,小命可就完全掌握在對方手中了。

    但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原本應該出現的禁製並沒有出現。看來應該被麵主事之人,提前關掉了。

    青衫人見此,臉上閃過一絲異『色』。

    但其他人卻寬心了許多,終於進入到設有傳送陣的大廳內,那有兩名身穿白衣的星宮修士正等著眾人的到來。

    “顧前輩,乾前輩!我等已經來了。你老人家這邊是不是也準備好了?”廋削漢子一見二人,立刻滿臉陪笑的上前幾步,恭敬異常的說道。

    這兩名修士神『色』冷漠,見廋削漢子如此一問,隻有其中一個禿頂老者倨傲的點點頭。

    “我們這邊有什麼好準備的。把靈石交上來,一人給一張傳送符,你們馬上就可以走了。但靈石的數目,不會少吧?”老者慢吞吞的說道。

    “前輩盡管放心,我們完全按照約定帶來的靈石。”錦衣大漢上前一步,同樣恭敬的說道。

    “你是易道友吧。果然修為不凡!”禿頂老者在大漢身上淡淡打量了幾眼,說話的口氣客氣了一些。

    不過當其目光在其餘之人身上都轉過一遍,落在了韓立身上時,臉『色』又驀然一沉。

    “不是說是七個人?怎麼又多出了一個出來。這位道友似乎也到了假丹的境界,不知是何人啊?”禿頂老者臉『色』陰寒的問道,話充滿了質問之意。

    “他是……”錦衣大漢苦笑一聲,想要解釋幾句的樣子。

    “在下一介散修,同樣想傳送到外星海,聽說易道友等人有門路,就特意找上門來了,希望兩位前輩不要見怪。而若是前輩肯通融的話,在下願意出雙倍的傳送費用。”韓立含笑的開口道,打斷了錦衣大漢的話語。

    “雙倍費用?”禿頂老者不禁一怔,但隨後偏頭看了一眼身側另一位麵容儒雅的中年修士。

    “就算你出雙倍費用也沒用。傳送陣一次最多傳送七人,而我們隻會開啟一座傳送陣,絕不會單為為你多傳送一次的。否則上麵查了下來。很難瞞過去的。”這位中年修士,眉頭輕輕一皺,開口緩緩說道。

    “這點,晚輩自然也考慮過了。不會讓前輩為難的。所以,這位道友能否將你的傳送名額,暫讓在下一用。”韓立微然一笑,忽然轉臉衝身旁一人毫不客氣的說道。

    “你說什麼?”那人一聽這話,先是一呆,接著一臉的愕然之『色』。

    

Snap Time:2018-07-21 05:38:38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