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零六章定計

  
  第五百零六章 定計
  這二人說到這堮氶A就臉『色』陰沉的停止了交談,並加快了禦器的速度,直往山下飛馳而去。
  韓立並沒有緊隨二人。如此一來,這也太著行跡了。
  但他將一絲神識偷偷的纏在那廋削漢子身上,然後神『色』冷然的目送二人飛出一段距離後,才不慌不忙的顯出了身形,遠遠的跟去。
  這二人的速度相比韓立來說,實在夠慢的。
  足足飛行了一個多時辰後,才飛到了聖山第四層,並肩走進了一座普通之極的宅院之中。
  片刻後,韓立的身影就出現在了院子的上空。
  這堛瑰藿珙搯_來還算幽靜,附近除了遠遠幾座同樣式樣的院落外,還有一小片碧綠的竹林,頗有幾分優雅之意。
  韓立望著此院子,目中一絲精光閃過。
  這座宅院別看不起眼,但院外還布置了一個小型的“流水陣”法陣,雖然對付真正想要闖入的入侵者不會有什麼作用,但總算還能起到一絲預警的。
  不過此陣法別說對付韓立,就是來一位稍懂些陣法知識的普通結丹修士,都起不到絲毫的作用。
  韓立完全有信心在不驚動外麵禁製的情況下,輕易的潛入進去。
  而下麵,韓立也正是如此做的。
  他兩手一掐法決,身形一陣模糊後,忽在在一片青光中驀然不見了蹤影。
  ……
  不久,隱匿著身形的韓立無聲的出現在了院落之內。
  此刻的他收斂住了全身的法力流動,不要說是築基期修士,就是結丹期的修仙者想要發現韓立,都幾乎不可能的。
  這也是韓立小心起見,生怕此處真有結丹期修士的緣故。否則使用普通的隱匿之術,就完全可以了。
  韓立就站在院子中間一動不動,但神識卻以他為中心緩緩的散開了,將整座院落都罩在了其內。
  隨後他臉上閃過一絲異『色』,一轉臉盯住了左側的一間廂房。
  他清楚的感應到,其他的屋內都空無一人,隻有這間不大的廂房內竟同時有七名修士待在媊恁C
  那瘦削漢子和黑臉中年人也在其中。
  七人中有兩名女子。一位是頗有幾分姿『色』的『婦』人,另一位則是相貌普通的年輕女子。
  但這些人中,修為最高的卻是一位眼『露』精光、有個鷹鉤鼻子的錦衣大漢。
  除了那個看起來讓人不舒服的鼻子外,此人相貌倒也算的上是五官端正,儀表堂堂。他大約有築基後期的修為,已進入了假丹境界,完全可以開始準備凝丹了。
  其餘之人則大多是築基初中期的水準。
  這也很正常,想要去外星海,這種修為是最起碼的了。
  不過,不知這些人剛剛討論過了什麼問題。人人神『色』陰沉默然無語,整個廂房內寂靜無聲,竟沒有一人開口說話。
  韓立並不急,就靜靜的站在原地等著。
  他相信這些人後麵的交談,一定會給他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然後他才能決定下一步。
  果然一盞茶的工夫後,中年『婦』人有些沉不住氣的開口了。
  “易兄,剛才黃道友已經帶話回來了。對方竟然要五千靈石一人,才肯放我等到外星海去。我們倒底是完成星宮的任務光明正大的傳走,,還是真的私下交付靈石,偷偷的傳送過去。易兄倒是拿個主意啊。畢竟大戰一起,到時就是人家想放我們走,恐怕也來不及了。”『婦』人的聲音有些煩躁的樣子。
  “劉夫人。聽你的口氣,似乎很願意掏這筆靈石。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道友你身家富裕也許並不在意這筆數目。但我夫『婦』二人就是傾盡所有,也拿出不這些靈石的。莫非道友打算獨自一人過去不成?”一位坐在年輕女子旁邊的白臉修士,臉『色』一沉,語氣有點不善。
  中年女子一聽這話,臉上『露』出了不快之『色』,同樣不滿的反詰道: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獨自過去了。我這不是在詢問易兄嗎?易道友閱曆豐富,又是我們中修為最高的人。想必他能給我們好好分析一下此中的利弊。”
  “好了,兩位道友不用說了。劉道友不會獨自傳送離去的,外星海可不是築基期修士就能單獨闖『蕩』的。隻有我們這些人一齊行動,才能在那埵n好活下來。運氣好的話,宰殺一些靈獸,還可以煉製一些靈丹可以讓大家修為大進。所以外星海一定要去的。不過,我們也不用去完成什麼任務或者殺什麼同階修士去。在大戰中,即使結丹期修士都不能保證自己的小命,更何況我們這些低階修士了。何況我也有些擔心,星宮高層到時會出爾反爾。”錦衣大漢終於冷冷的開口了。
  “不會吧!星宮以前好像沒有做過食言的事情。易道友,你是不是多慮了。”說話的是一個顯得壯實的青年,雖然年紀很輕,但卻給人一種很老成的感覺。
  “雖然可能『性』不大,但是並不是一定不會發生。現在可不是星宮一家獨大的時期,若是星宮真覺得此戰危險的話,自然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出爾反爾也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這些大勢力,哼!”錦衣大漢臉皮抽蓄了一下,不屑的哼了一聲,仿佛非常了解這些勢力的樣子。
  聽了這話,屋中又是一片安靜。人人陷入沉思之中。
  “所以最妥當的做法,我認為還是花些靈石保命好了。真參與了大戰中,我們就是全部被滅,也是很可能的。而且就算有人僥幸生還,到了外星海勢單力孤,也談不上什麼自保了。同樣會是死路一條。”大漢緩緩的又講道。
  “可是這麼多靈石……”
  “命都沒了,還想什麼靈石?況且在外星海隨便宰殺幾隻高階些的妖獸,就夠彌補我們的損失了。當今最重要的是先傳送過去。”
  黑臉中年人一臉心痛之『色』的還想說些什麼,卻被錦衣大漢神『色』一寒的打斷了。
  黑臉修士似乎非常畏懼大漢的樣子,被對方如此斥後,竟嘟囔了幾句的閉嘴了。
  “至於其他道友靈石不足的問題,就能拿出多少算多少吧。看看這些數目對方能否再通融一下。如果還不行的話,我們中誰還靈石富裕的,可以先暫借一些。到時等傳送到外星海後,再連本帶利的歸還就是了。”錦衣大漢看來在這些人中威望真的不是一般的高,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就獨自下了決定。
  其他六人互看了一眼後,雖然不是人人盡服,但也都勉強的接受了。
  老者見到眾人這幅表情,『露』出一分滿意之『色』,接著轉臉對那瘦削漢子森然的說道:
  “張道友,要麻煩你明日再跑一趟了。看看能否把靈石數量降下一些。若是不行的話,就答應對方的條件吧。但我們後天必須就走,決不能再多耽誤一天。一定要在大戰開始前離去。”
  廋削漢子連連應聲的答應了。
  下麵,屋內之人又七嘴八舌的開始商談一些具體的細節。
  站在屋外的韓立,將這一切自始至終的聽得真切。
  嘴角邊不禁『露』出一絲神秘的微笑,青光一閃後,人忽然從院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第二日,當那廋削漢子再次從這宅院內出發向那星空殿而去時,並不知道身後的高空中多了一個人出來。
  韓立麵無表情的跟著其再次來到了星宮殿附近,目睹其小心翼翼的從大殿的偏門偷偷的走了進去。
  韓立『摸』了『摸』鼻子,平靜的在殿外冷冷的等著。
  足足有半個多時辰的時間,廋削漢子又鬼鬼祟祟的從媊悒X來了,臉上隱隱帶有一絲興奮之『色』。
  然後,韓立再次尾隨其回到了那個宅院。
  不過,一幕讓韓立雙眉一挑的事情發生了。
  這位廋削漢子在進入那宅院前,臉上的興奮之『色』迅速消隱,左右看了下後竟變臉似的換成了一副愁眉苦臉的嘴臉,然後才敲門進入了院中。
  韓立見此情形,皺了皺眉,『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這件事媊捙纗D……”他手托下巴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Snap Time:2018-10-22 05:41:44  ExecTime: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