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零五章柳暗花明


    第五百零五章 柳暗花明

    韓立接過指環,沒有遲疑的套在了一根手指上。

    老者見此微微一笑。

    “好了,你可以進城了。每日的白天可以有小半日的自由活動時間,其餘的時候全城都是處於戒嚴狀態。大戰開始時,指環自然會傳送信息招你去的的!你在洞府等著即可。”說完此話,老者就緩緩閉上雙目,不再說什麼了。

    韓立深深的望了老者兩眼,就徑直往城中走去。

    進了城門,此刻的天星城內街道上罕有人影。隻能偶爾看見一兩名修士,在天上飛來飛過。凡人則大都躲在了家中,一片蕭條之『色』。

    韓立麵『色』如常,心卻暗自慶幸一聲。

    看這情形,城內的坊市十有八九肯定處於關閉狀態。若他沒有在南明島提前準備好了所需物品。恐怕此刻真的要頭痛無比了。

    韓立低低的輕笑一聲,人就化為一道青虹飛向空中,然後直奔聖山的洞府遁去。

    在經過聖山腳下的坊市時,韓立不由的低頭瞅了一眼。

    果然所有的店鋪都處於關門的狀態,一個鬼影也沒有。韓立輕搖了搖頭,沒有多停留,飛向了聖山三十九層。

    一進入聖山的區域,韓立就敏銳的感到,戒備比起外城更加的森嚴。光是暗中打量注意他的神識,就有十幾波之多。但好在這些神識一掃到他手上的黃『色』指環後,就自動的離開了,沒有什麼人現身出來盤問韓立。

    讓韓立眉頭一皺的是,其中竟然還有結丹後期修士的神識。

    韓立裝作不知的一口氣飛到了自己的洞府前。

    洞府外麵的禁製和他出發時一樣,沒有絲毫改變。

    可韓立站在禁製外呆呆的看了一會兒後,卻長歎息了一聲。

    這次的外出的時間不算多長,可數次陷入生死一線之間,甚至弄到不得不拋棄這座呆了近百年的洞府。

    這真讓韓立有一點點傷感了。

    他用禁製令牌,默然的放開了禁製,人慢慢的走了進去。

    府內的一切自然保持著原樣。

    韓立則先去最關心的蟲室看了一眼,見到那些噬金蟲全都安然無恙,才真正放下心來。

    不過,他馬上用一隻早準備好的靈獸袋將所有噬金蟲都裝入了其中,然後又去『藥』園一趟,將靈『藥』都采摘了下來統統收進了儲物袋內。

    做完這一切後,韓立暫鬆了一口氣,緩緩走到了臥室,躺在床上開始好好思量今後的計劃。

    必須殺掉一名逆星盟同階修士,才可以使用傳送陣到外星海。這個條件對他來說倒不算怎麼難。

    但韓立擔心的是,恐怕大戰還未開始,星宮的人就得知了虛天鼎可能在自己身上的消息。畢竟他無法估計那些老怪何時會遁出虛天殿來。

    萬一這些老怪到時泄『露』出了此消息,他絕對是死路一條。

    除此之外,他還另有一點顧慮。

    雖然不大可能,他也害怕即使達成了條件,星宮高層到時會另玩什麼花招,他還是幹瞪眼的無法使用傳送陣。

    畢竟高層即使反悔了,他們這些修士還能拿對方怎麼樣嗎?

    因此,雖然在城門時他不動聲『色』的答應了星宮的條件。但一開始,他就沒打算會老實的幹等星宮的召喚。

    他準備探測下傳送陣附近的戒備情況,看看能否偷偷傳送出去。若戒備真的鬆懈,他自然會趁機開溜的。

    至於是否會因此徹底得罪星宮這個龐然大物,反正遲早會被那群元嬰期老怪物盯上,他似乎也用在乎此事了。

    這樣自我安慰的想著,韓立就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去。

    幾經波折後,他身心的確有些疲憊不堪了。

    第二日,韓立精神抖擻的醒來。

    天『色』大亮,他緩緩走出了洞府,飛遁到了空中向四下望去。

    雖然修士仍然遠不及平時之多,但數量可比昨天進城時天壤之別。

    看來這個時間段,可以自由的活動。

    韓立沒有怎麼遲疑,駕起遁光先在附近飛遁一圈。見沒有什麼人監視和注意自己後,就直奔第五十層而去。

    路上的戒備外鬆內緊,沒多久韓立就飛到了設有傳送陣的星空殿上空。

    他沒有停留片刻,裝作路過的從大殿上空一掠而過。

    但是就這短短的瞬間,韓立的神識就悄然的探入了殿內。

    開始還很順利,幾乎沒有任何阻礙的侵入了外殿的大部分區域。但是神識一接近內殿部分後,卻驀然出現了一層青黃兩『色』的禁製。

    幸虧韓立見機的快,並沒有真正觸動此禁製就急忙撤回了神識。

    與此同時,他臉上的神『色』一沉。

    雖然按照估計,這點禁製應該擋不住他神識的強行入侵。但如此一來,就會驚動殿內修士的注意,韓立還不會做這般愚蠢的事情。

    在空中,他雙眉不禁緊鎖。

    因為禁製關係,他並沒有探測到殿內留守修士的數量和修為。但是元嬰期修士,應該不會出現在此處的。殿內頂多有結丹中期或後期的修士,就了不得了!

    畢竟相比其他重要之所,這星空殿不會太受星宮高層注意的。

    韓立飛出去足夠遠的距離後,才兜了個大圈子,稍微偏離一些原來的路線,再次飛遁而回。

    這一次經過星空殿一側時,韓立有些不甘心的再次將神識放出,看看能否找到此殿禁製的什麼破綻。

    可是沒有探測到禁製有什麼紕漏,卻有一句粗啞的聲音,突然傳進了耳中。

    “張道友,情況怎樣?那位把守傳送陣的家夥怎麼說,三千靈石一人還不行嗎?這可是我們能出的最大數目了。”

    韓立聞聽此話,先是一驚,隨後心又是一動。

    目光飛快的往遠處低空飛行的兩名修士瞅了一眼,遁光速度頓時放緩了下來。

    這兩名修士,一位是黑臉灰衫的中年人,另一位則是個麵黃肌瘦的廋削漢子,兩人都是築基期中期的修為。

    剛才哪句話,就是黑臉中年人衝瘦削漢子有些焦急的問出。

    二人一副小心謹慎,並且單獨在一片無人處竊竊私語著,但在韓立強大神識的籠罩下,還是一字不拉的清晰聽到。

    “噓!小心一點。還是傳音淡這事情。”廋削漢子有些緊張的四下望了一眼,而韓立卻機警之極的瞬間隱匿了身形,並馬上進入了斂息的狀態。他自然沒有什麼發現。

    與此同時,韓立將神識從其它地方馬上收回,全都集中到了這二人身上,準備強行偷聽兩人的傳音。

    這也是韓立神識實在遠超二人,才可以神不知故不覺的做到。否則其他的結丹期修士,也隻有配合幾種罕見的頂階秘術,才有可能偷聽二人的傳音。

    “雖然對方和在下有一點遠親,但是私自放人到外星海去,還是要擔當不小的風險。他說了,除非五千靈石一人,否則想也別想。這還是看在我們都是築基期修士,對星宮來說可有可無的份上。若是結丹期的修士,就是給他再多的靈石,他絕不會放走半個的。”廋削漢子苦笑了一聲,有些無奈的傳聲道。

    “五千,他真把我們幾個當肥羊了。我們隻是築基期的散修,上哪兒湊這麼多靈石的。”黑臉中年人臉『色』難看的低吼道,但總算還知道用傳音之術說出的。

    “可繼續留在內海太危險了。我們散修隨時都可能卷入此大劫。到時小命都沒有了,還要靈石有何用處。畢竟我們也推算過了,星宮和逆星盟的實力相差不多,很可能大戰會延續數年,甚至數十年。我可不想整天提心吊膽的東藏西躲。至於靈石,我們大家身上應該還有不少壓底的珍稀材料吧。勉強湊湊也可以充當靈石抵給對方的。這點,那人還會賣我這個麵子的。”廋削漢子歎息了一聲,勸解的說道。

    “這不行!難道為了傳送到外星海,就要讓我們都傾家『蕩』產?我說什麼不願意的。”黑臉中年人仿佛守財奴般的直搖頭不已。

    “算了。這件事我二人還是看看其他人怎麼決定的。”瘦削漢子似乎同樣的苦惱,有些不甘的說道。

    

Snap Time:2018-04-22 20:20:35  ExecTime:0.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