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零四章傳送與條件


    第五百零四章 傳送與條件

    “雖然道友對淩師弟有過援手之恩,但是一些必要的事情還是要問的。現在是非常時期,道友應該能夠體諒吧!”黃臉直直的望著淩玉靈飛遁消失的方向半天後,終於回過神來,打量了韓立一眼,不冷不淡的說道。

    “道友有什麼盡管問就是了。”韓立神『色』如常,毫不遲疑的回道。

    “這就好。先說說道友的身份吧。我要確認身份是否屬實。”黃臉修士唯一頷首,淡然的說道。

    韓立見此情形,卻微然一笑。

    “在下妙音門長老,這是在下的腰牌。而這塊是城中洞府的禁製令牌。想必道友應該識得真假。”韓立伸手往儲物袋中一『摸』,兩塊不同的令牌出現在了手中,不慌不忙的遞給了對方。

    “妙音門?查查看,妙音門長老是否有此人。”黃臉修士不客氣的接過令牌,頭也不回的命令道。

    站在身後的那位相貌還算清秀的女修士聞言稍微一愣,但馬上應了一聲。

    隨後她就在自己儲物袋中一陣『亂』翻,終於掏出了塊玉簡用神識探查了一遍,然後又盯著韓立多瞅了幾眼,才恭敬的說道:

    “趙護法,妙音門的確有一位姓韓的長老,而且從畫像上看,人也一般無二。”

    “哦!這兩塊令牌也是真的。這樣看來,身份倒不假了!”黃臉修士聞言,沒有什麼表情的點點頭。

    “好了,你們幾個繼續在附近巡視。我先帶這位道友辦下進城的手續。”黃臉修士將令牌拋還給了韓立,吩咐道。

    “是!”後麵四人開口應道。

    然後黃臉修士不再說什麼,衝韓立一招手,人就率先向星城方向飛『射』而去。

    韓立化為一道青虹,同樣緊隨其後的飛遁而出。

    沒有多久,黃臉修士就帶著韓立飛到了天星城的高牆附近,並飛到了一處城門上空。

    這一路上雖然並沒有其他人上前盤問,但韓立放出神識略一查看,卻發現最起碼路上有四五波隱匿沒有現身的修士,其中雖然以築基期修士為主,但也有兩名結丹期暗藏其中沒有現身。

    韓立盡管臉『色』不變,心中卻不禁一凜。看來南明島被襲後,果然警戒森嚴起來。

    若不是有人引薦帶路,他想要混進天星城恐怕還真不是一件輕鬆之事。

    這個城門處顯得有些冷清。除了十餘名白衣修士外,並沒有什麼人進出此城。

    而且離近之後韓立才發現,高大圍牆和城門此刻閃爍著淡白『色』的霞光,似乎已開放了什麼禁製的樣子。

    黃臉修士一落下後,就毫不遲疑的向白衣修士中唯一坐著的一位老者而去。

    此老者留著不長的山羊胡子,滿臉的皺紋,正躺在一把竹椅上閉目養神。

    “於護法!這位是妙音門的韓長老。我已經檢查過身份和令牌,沒有什麼問題。現在就麻煩於護法講解下進城後的事宜。我還要繼續巡視外圍,就無法多待了。”他衝那老者一抱拳的說道,似乎對其頗尊敬似的。

    韓立的目光在這老者身上一轉之後,心也多出了三分警惕。

    這人竟是一位結丹中期的修士,怪不得黃臉修士對其不敢得罪的模樣。

    “妙音門?”

    老者眼皮一動,慢慢睜開了眼皮,似乎還有些未清醒似的

    “是的。而且這位道友曾在路上出手義助過淩師弟。”猶豫了一下後,黃臉修士有些勉強的又多說了一句。

    “哦,這倒稀奇了。我知道了,趙道友回去吧。”老者目中寒光一閃,隱有精光從中『射』出,但馬上又消失的無影無蹤,聲音仍顯得有氣無力,十分的懶散。

    黃臉修士倒對老者這幅模樣沒有為意,一抱拳後,就沒有理睬韓立的飛遁離開了。

    韓立則平靜的站在原地,不急不躁的看著老者不語。

    “妙音門的紫靈丫頭,我倒見過幾麵。的確是個七竅玲瓏之人,倒是你這位妙音門的長老,我偶爾聽其說起過兩次,可惜一直無緣一見。不過,看道友如此年輕的模樣,難道也和淩道友一樣,修煉了什麼永駐容顏的功法?據我所知凡是這類功法都是陰『性』之極的。男子修煉了後可沒有什麼好處。”老者眼睛一眯,盯著韓立緩緩的說道。

    “這麼說,淩道友是男子之身?在下並沒有修煉什麼駐顏功法,隻是曾經吞食過一粒定顏丹而已。”韓立沉靜之極,不動聲『色』的問道。

    “淩道友是男是女,即使我們星宮恐怕也沒幾人真正知道。老夫就更不知曉了。不過他修煉了駐顏的功法,倒肯定是真的。,倒是韓道友運氣不錯,連定顏丹這般稀罕的丹『藥』都有機緣服食。”老者一陣低沉的輕笑,慢吞吞的悠悠道。

    韓立聽了這話,微微一怔。可這時,老者又接著說道:

    “好了,不說這些了。既然有人驗過你的身份。老夫也不想多此一舉了。不過,如今因為和平常不太一樣。所以規矩也肯定不同。道友用心聽好了。老夫隻講一遍的。”

    韓立雙眉一挑,嘴唇緊閉,並沒有說什麼。

    “現在道友有兩個選擇,一是臨時加入我們星宮一方,願意協助我們抗敵,這樣的話,你在城內仍可以活動自如,不受什麼限製。並且每次任務後,我們星宮都會贈與豐厚之極的報酬,絕對不會讓諸位道友白出力的。二是不願意參加大戰,隻想老老實實在城中呆著,這樣也可以。我們星宮不會勉強諸位道友的。但是除非規定的一些時間段,現在其他時候全城戒嚴,不準隨意的離開住處。否則我們星宮在城內的執法隊伍可是格殺勿論的。現在韓道友可以告訴我你的打算了。”老者神『色』忽然一陰,冰寒凡人說道。

    韓立目中異『色』閃動,一時默然了下來,似乎陷入了思量之中。

    老者見此,也沒有催促韓立的意思。隻是他原本張開些的雙目又眯縫了起來,麵孔上隱隱『露』出一絲『奸』詐之『色』。

    “不知進城之後,在下可否使用傳送陣到外星海去。”沉『吟』了片刻後,韓立終於沉聲的問道。

    “原先隻要繳納靈石當然就可以了。但是如今卻不行了。想要去外星海,就必須為我們星宮做一件事情才行。”老者沒有『露』出任何意外神『色』,仿佛韓立此問早是其預料中的一部分一樣。

    “什麼事情!”韓立心底隱隱猜到了幾分,但還是眉頭微皺的問出了口。

    “很簡單!在馬上開始的大戰中,替我們星宮完成一項任務,或者擊殺一名和自己同階的逆星盟修士即可。”老者微微一笑,輕描淡寫的說道,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譏諷之『色』。

    聽了這個條件,韓立心一陣苦笑。

    看來星宮高層,是打算『逼』迫他們這些想離開的修士,即使不能為星宮所用也必須沾染逆星盟修士的鮮血才行。一方麵可以削弱逆星盟的實力,另一方麵這些修士以後也無法靠向逆星盟了。

    “我在和淩道友在返回的路上,已經擊殺過同階修士,不知這是否算數。”韓立輕吐了一口氣,神『色』一正的問道。

    “擊殺過一名?你和淩玉靈?”老者有些動容了。

    “不錯。”韓立沒有遲疑的點頭道。

    “可惜,這個不算。你必須在提出申請後,在大戰中當眾擊殺的才可。先前就是滅殺的再多,也沒有什麼用的。”老者終於『露』出幾分感興趣之『色』的慢慢說道。

    “道友估計,大戰會何時爆發?”韓立『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問道。

    “應該很快吧。估計就是這幾天的事情。因為這些逆星盟之人竟然沒有攻陷內島。就突襲般的要強攻我們天星城。估計他們打得也是速戰速決的注意吧!”老者聽了這話有點一愣,重新掃視了韓立兩眼,還是馬上恢複正常的說道。

    “我報名。幾殺完一名和我同階的修士後,在下就要傳送去外星海去。”韓立沒有怎麼多考慮,冷靜的說道。

    “好!你將這新指環戴好。有此指環為憑證,暫時你也算我們星宮的一員。大戰開始時,就憑此指環執行任務或者報名參戰。”老者在身上一陣『摸』索後,掏出了一個黃光閃閃的指環,不動聲『色』的遞了過來。

    

Snap Time:2018-04-21 19:55:30  ExecTime:0.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