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百章盤查


    第五百章  盤查

    港口方向的大戰並沒有持續很久。

    在紅霞和各『色』光芒交織閃爍的時候,又一大批充滿了邪氣的灰白『色』光華也加入了攻擊之列。

    在密密麻麻的法器法術的聯手轟擊之下,下麵的大陣再也頂不住了。

    一陣轟鳴聲後,紅『色』光霞狂閃幾下,發出撕裂之聲的爆裂了開來。

    可是不知是陣法餘威如此,還是下麵的星宮修士故意所為,那那衝天的紅光殘片,猶如回光返照般的漫天飛『射』開來,竟一時竟將讓天上的逆星盟的修士隊列一陣的大『亂』。

    而趁此機會,下麵的星宮修士仿佛商量好的,一哄而散的四下飛遁開來了。

    其中有幾道光芒耀眼異常,遁速奇快的從低空處衝出了港口。

    看來是星宮留在此島的高階修士了。

    幾乎與此同時,空中也驀然飛『射』出十餘道同樣不弱的長虹,好不示弱的緊追而去。

    瞬間,這些遁光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來逆星盟的高層,是想將南明島所有星宮修士一網打盡,一個也不想放掉。

    這時,天上開始緩緩降下眾多的逆星盟修士。

    看他們的衣衫打扮明顯分屬兩派。

    一種身穿銀杉腰束金帶,另一種則是通體綠袍的詭異修士。

    看來正魔兩道是同時出動了!

    韓立對這場戰鬥結束的如此之快,既有些感到意外,也覺得在情理之中。

    畢竟雙方實力懸殊的實在太厲害了。就是星宮的修士想要拚命,恐怕都心有餘而力不足。

    不過,韓立卻不禁暗想,是否趁『亂』就此離開此島。

    這時,卻從那群綠袍修士中飛『射』而來一名綠袍老者。

    韓立神識略在其身上一掃,就看出其是結丹初期的修為。

    此人不慌不忙的飛遁到了韓立等人的上空,一雙精目望了一下四周後,竟沉聲說道:

    “諸位道友聽好,在下逆星盟護法蒼雲龍,奉王長老之名向大家通告一件事情。現在本盟剛剛擊潰星宮之人,為了不發生什麼誤會,還希望諸位道友暫不要急忙離島。等兩個時辰後將星宮殘餘追剿完畢,大家再自行離開。道友們盡請放心,本盟隻是針對星宮和其幫凶的。絕不會留難其他的同道。”老者的聲音不大,卻清晰異常,讓附近的所有觀戰修士都聽的一清二楚。

    潛伏在附近的修士們聽了這話後,不禁麵麵相覷起來。

    既沒有人出麵領頭說些什麼,也沒有誰自找麻煩的出言反對的。

    一時間鴉雀無聲!

    韓立聽了這話,心反而一鬆。

    看來逆星盟為了拉攏人心,不會怎麼為難的他們這些人的。

    晚點就晚點吧!反正他現在就是趕到天星城,還不知如何才能混進城內呢!

    韓立正這樣想之時,綠袍老者已一言不發的飛回了港口。

    韓立望著對方消失的背影,並沒有離開原地的意思。

    其他的修士不知是否因為肩負使命的緣故,同樣沒有離開港口附近,密切注視著逆星盟修士的舉動。

    這時銀衫金帶的修士,正井井有條的拆除原來的大陣,而開始安裝布置他們自己的陣法。

    而綠袍修士則分為兩股,一股往港口外飛去,四下警戒著。一股直接從韓立的頭頂飛過,直奔島內搜查而去。

    看到這些修士,默不做聲,悶頭做事的樣子。

    韓立有些吃驚了!

    看來正魔雙方早就開始打『亂』星海霸權的主意了。

    否則這樣訓練有素的弟子,可不是短短數十年可以訓練出來的。

    這座南明島,也將要成為進攻天星城的前哨了。

    不過,韓立也有些奇怪。星宮難道就這樣被動的靜等正魔兩道的進攻,真衰弱到沒有能力反擊了嗎?還是天星雙聖仍沒有正式出關。星宮想等拖延些時間,好後發製人。

    韓立心底有些疑『惑』不解。不過,他轉念一想又啞然失笑起來。

    不管星宮和正魔各有什麼奇招和底牌在手,這和他一個區區散修有什麼關係。他何必多花費什麼心思在這上麵!

    隻要小心一些,千萬別被卷入其中就可了。

    這樣想罷,韓立重新氣定神閑了。

    靜靜觀望了兩個多時辰後,那位綠袍老者帶著三名和他一樣的結丹期修士,去而複返的重新回來了。

    “想要離島的道友,隻要出示下可以證實你們身份的信物或者功法,就可以安然離去了。若是不想離開的,也可以繼續留在此島上。隻要不對我們逆星盟抱有敵意,一切規矩都和原先不變。”老者漂浮在半空中,衝著下方朗聲說道。

    聽了這話,下方修士一陣的『騷』動,但隨即又安靜了下來。

    雖然此人說的如此客氣,但誰也沒有心思先『露』麵過去。

    正道修士倒也罷了,這些一看就是魔道的修士,以前名聲實在不怎麼樣啊。

    萬一人家玩的是欲擒故縱的把戲,豈不是自投落網!雖然可能『性』看起來很小的樣子,但誰也不想以身範險,想先讓其他人試試再說。

    韓立同樣沒動一下。

    對方隻是結丹期的修士,隻要不主動現形,他們的神識是無法發現他的。

    他可不會做這個出頭鳥的!

    足足安靜了好長一段時間,讓綠袍老者臉『色』開始陰沉下來之時,終於一道白光從下麵飛『射』而出。

    遁光速度並不怎麼快,麵是一位看起來年紀很輕的青衣修士。

    “晚輩開天門弟子辛明,見過幾位前輩。這時晚輩的信物白水劍。”年輕人老實的飛遁到老者跟前,一施禮後恭敬的說道。隨後從身上取出一把白光閃閃的小劍,遞了過去。

    “哦,開天門!貴門主劉真人倒和老夫有過一麵之緣,這把劍器的確也是開天門弟子必備的法器,你可以走了。”老者接過小劍隻是略一打量,就臉『色』一緩的還給了年輕人。

    白衣修士頓時大喜,恭謹的告辭後飛向了港口。路上逆星盟的修士,果然沒有一人前來阻擋。

    一有人帶頭,並且看起來的確沒有事的樣子,其他修士也陸續現身,開始飛向了老者。

    老者似乎閱曆豐富之極,無論誰拿出什麼樣的信物或顯『露』什麼功法,他都能一眼認的出來。

    這讓下麵觀望的韓立不禁暗暗稱奇。

    不過,韓立見一位結丹修士同樣無阻的被放行了,他也沉不住氣了。

    忽然一現身,並化為一道青光飛向天上。

    “這位道友是?”老者一眼就看出了韓立的結丹期修為,口氣自然婉轉了幾分。

    “在下妙音門客卿長老,這是在下的腰牌。道友請看!”好在當日紫靈仙子所贈的長老腰牌,韓立隨身攜帶著。就毫不猶豫的取出,遞給了對方。

    “妙音門?在下聽說貴門好像有韓、曲兩位長老,經常閉關苦修,一向輕易不大顯身。不知道友是否是其中之一?”綠袍老者仔細端詳了一下腰牌,然後凝望著韓立兩眼緩緩的問道。

    韓立心中一凜,臉上卻神『色』如常的含笑道:

    “在下姓韓!沒想到,道友竟連我等這樣的無名野修竟也知道。真是佩服啊!”

    “!這沒什麼。貴門的名氣在『亂』星海可並不小。特別是貴門的紫靈仙子。我家少主對其可是久仰豔名啊。希望道友能將此話帶到。”綠袍老者嘿嘿一笑的說道,竟客氣異常。

    “少主?不知道友說的是……”韓立閃過一絲訝『色』,有點遲疑的問道。

    “我家少主是聖祖的唯一傳人,雖然以前一向鮮有人知,但是以後想必一定名震『亂』星海的。”老者尚未說話,站在他身後一直沒有說話的另一位壯漢,忽然『插』嘴冷冷的說道。

    “好的,在下若是見到了門主一定會將此話轉過的!”韓立心中有點詫異,但滿口的應允道。

    “好!此令牌沒有什麼問題,韓道友可以走了。”綠袍老者似乎對韓立的回話很滿意,把玩了一下腰牌片刻,就不再留難的還給了韓立。

    韓立一抱拳後,才不慌不忙的飛離開了。

    眼見韓立化為一道青虹,轉眼間就不見了蹤影。老者卻盯著韓立消失的方向,臉上『露』出了一絲古怪之『色』。

    

Snap Time:2018-01-23 21:38:48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