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九十七章狼形器靈


    第四百九十七章 狼形器靈

    一遠離那元瑤後,韓立就心癢難耐的將虛天鼎取出,邊飛遁著,邊迫不及待的想看看鼎中的寶物。

    可是沒多久,韓立卻有了想吐血的感覺。

    任憑他用盡各種辦法,鼎蓋卻如同和鼎身連為一體的生鑄上麵。根本無法打開一絲縫隙。

    不管狂注入靈力到鼎上,還是惱羞成怒的用各種法寶去直接轟擊此鼎壁。

    它等頂多閃動幾下藍華,仍一副紋絲不動的樣子。

    韓立的心一下涼了起來。

    現在他除了可以將虛天鼎放大或縮小外,完全拿此物沒有半分辦法。

    發現這個事實的韓立,鬱悶之極的在無人海麵上破口大罵了小半日之久,對象自然是那莫須有的虛天殿之主了。

    很明顯,這個虛天鼎有什麼古怪在其中。不是元嬰期修士才能驅動它,就是另有什麼訣竅才能開鼎,並非隻是注入靈力如此簡單的事情。

    難道和原先包圍此鼎的乾藍冰焰有什麼關係?

    一頭霧水的韓立,隻能胡『亂』的猜測了一通。

    不過略一想想,這也很正常。

    虛天鼎號稱『亂』星海第一秘寶,有些鬼名堂在上麵似乎也是預料中的事情,沒什麼大驚小怪的。

    可是空守寶物,現在卻無法使用。這讓韓立懊惱之極。

    一氣之下,他又將此鼎拋進了儲物袋中,等以後有時間了再來好好研究一番。

    接著韓立將狼首玉如意拿出來,『摸』索其用途起來。

    別說,短短時間內這件古寶還真讓他研究出來兩樣神通出來。

    最簡單的就是將靈力直接注入如意中,會在身上出現了一個黃紅兩『色』的護罩。

    此護罩的防禦能力,韓立曾經親眼在虛天殿中見過。竟可擋那青易居士所化大手一擊而安然無恙,自然非比尋常。

    另一個神通,就需要韓立默念刻在如意一側的幾句上古咒文,並將神識探進兩端的狼首中後,可以視情況分別喚出紅黃兩隻小狼出來,或者幹脆一次喚出一條銀『色』巨狼。

    那紅『色』小狼似乎是純淨之極的火屬『性』靈氣幻化成,先天就會幾種不弱的火靈法術。

    另一隻黃『色』小狼則是土屬『性』的,擅長土靈法術。其中竟包括韓立一直想學,但總也無法領悟的土遁之術。

    這倒給韓立一個意外的驚喜。

    至於那銀『色』巨狼,韓立則有些頭痛了。他竟無法控製此獸。

    雖然他下什麼命令,銀狼也會作出反應,但行動總是一副懶洋洋的應付模樣。

    當他想看看此狼會什麼法術之時,銀狼就會裝瘋賣傻的不予理會。

    當韓立從銀狼眼中看出那人化之極的敷衍神『色』時,徹底無語了。

    他也看出,不管是黃狼還是紅狼都是這銀狼的化身而已,顯然銀狼才是這玉如意的真正器靈。

    至於銀狼如此的桀驁不馴,那可能是未被徹底煉化的緣故。韓立也隻有這般猜想了。

    不過韓立可記得很清楚,當初那玄骨老魔見到銀狼時『露』出的詫異表情,甚至不惜將那金雷竹小箭都放了出去。

    這銀狼器靈應該是有點名堂的,這點是絕對無疑的。

    於是韓立也不氣惱,仍將玉如意暫且收起。下麵整理起從虛天殿得到的其它寶物了。

    幾個老魔給的指環,靈犀配、寒冰珠等寶物,韓立重新檢查了一遍,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妥,但也不敢繼續帶在身上,統統收進了儲物袋中。

    唯有那蠻胡子的“皇鱗甲”,韓立實在舍不得其超常的防禦力,想了想後仍繼續貼身穿戴著。

    至於那到手的“傀儡零件殘片”、小半瓶的“萬年靈『乳』”及那隻有半截手指長的一小段“養魂木”根須,韓立同樣妥善處理了一下。

    在這期間,韓立無意中翻到了一些五『色』的小圓珠。這讓他微微一怔,隨即想起了這些東西的來曆。

    竟是當日在天南傳送陣邊時,燒化那五『色』骸骨時所遺留的奇怪東西。

    現在看來那具骸骨附近既然有那血玉蜘蛛,十有八九應是那玄骨的另一位逆徒“極炫”了。

    其隻是骨骼為何會是五『色』的,和越皇倒底有什麼關係,這還讓韓立難以解『惑』。

    不過看著這些圓珠,韓立不知為何竟聯想起了那飛出虛天鼎的補天丹。

    同樣的顏『色』,隻不過補天丹比這些圓珠大的多,並且通體發光顯得更加耀眼一些。

    韓立望著手掌中的圓珠,沉『吟』了好久後,才神『色』鄭重的將它們重新收好了。

    此後韓立認準了方向後,就將血『色』披風取出,速度全快。

    整個人在一團血光中,流星般的向天星城方向破空而去。

    雖然這樣做要消耗大量的靈力,但是速度絕對是普通結丹期修士的數倍之快。

    現在的他,要趕到其他修士從虛天殿出來之前,回到天星城洞府去。

    那其它東西可以不要,但精心留下的噬金蟲絕不能留下一隻。

    他可不願讓這些蟲子,落到以後找上門來的老怪手上。說不定,這些老怪還有什麼秘術同樣能催生出這奇蟲呢!

    況且他早計劃好了,一回到天星城就馬上放棄洞府,並通過星城傳送陣傳送到外星海去。

    他要一邊擊殺妖獸重新收集妖丹,一邊暫避下這次奪寶的風頭, 讓自己修為盡快突破結丹初期。

    這樣飛行了一段時間後,韓立覺得身上法力消耗大半了,就立刻轉換回了普通的遁光,手中則握著中階靈石慢慢回複法力起來。

    等到法力回複差不多的時候,再用血『色』披風古寶繼續趕路飛行。

    如此一來,韓立速度果然驚人,短短的幾日後就飛行了以往半個月才能走完的路程。

    在路上,韓立並非沒碰到其他的修士,但都是築基期甚至煉氣期的低階修士。韓立懶得理會他們,直接擦身而過。

    這些修士一見韓立的遁光速度,自然知道碰到了結丹期的高人了,更不敢上前『騷』擾韓立!

    不過,隨著越來越接近天星城,路上碰見的修士逐漸多了起來。

    其中出現了幾名,甚至十幾名結隊而行的大隊修士。

    終於一個月後,韓立看見一路上遇見的第一個結丹期修士。

    但這修士一見韓立,馬上警惕異常的遠遠遁開,根本沒有上前交談的意思。

    一個如此,還好理解!但後麵幾天一連碰見兩名同樣表情和舉動的結丹修士後,韓立感到不對勁了。

    難道在他身處虛天殿取寶的這些日子,『亂』星海發生了什麼大事不成。

    這個念頭一浮現後,韓立自然無法光悶頭趕路了。

    於是這一日,當韓立正手握靈石在海麵上緩緩飛行之時,正好斜著從另一個方向也飛來一隊修士。

    足有七八人之多,個個都是築基期的修為,一看就是隸屬於某一勢力的修仙者。

    韓立二話不說的化為一道青虹,迎頭飛『射』而去。

    韓立並沒有掩飾遁光的意思,所以這些修士一見韓立飛遁而來,立刻一陣的『騷』動。但總算在為首一名老者的斥下,全都安靜的束手而立了。

    “這位前輩有什麼事情,要晚輩等人效勞嗎?”為首的這位老者,雖然頭發灰白但是十分精神,未等韓立飛至跟前就搶先施禮的說道,其恭敬態度還真讓人挑不出一絲『毛』病出來。

    青光一斂,韓立的身形就在這隊修士跟前顯『露』出來。他淡淡的掃了幾人一眼後,就平靜的問道:

    “你們是哪兒的修士,要去什麼地方?”

    “晚輩等人是三仙宗的修士,奉宗主之命前往天星城的!”老者恭謹的回道。

    “到天星城?我這一路上,怎麼發現去天星城方向的修士忽然多了起來,而且看起來氣氛有些緊張的樣子。”韓立皺了皺眉,沉默了一會兒後,才緩緩的問道。

    “!看來前輩前段時間一定身處無人之地,還不知道此事。前不久天星城出了大事,幾乎所有宗門和勢力最近都會派人去天星城的!”老者一怔之下卻暗自送了一口氣,忙陪著笑臉的說道。

    

Snap Time:2018-07-21 04:08:05  ExecTime: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