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九十三章畫軸之謎


    第四百九十三章 畫軸之謎

    小箭剛飛出丈許遠去,就被一旁虎視眈眈的韓立中指一彈,一道青『色』劍氣筆直『射』出,正好擊在了小箭之上。將其打的一個跌蹌,不由的頓了一下。

    而就這一點點的耽擱,啼魂獸噴出的霞光就一下將小箭卷入了其中。

    頓時此法寶閃爍個不停,並不停的在光霞中左衝右突,似乎想破路而逃的樣子。

    但那黃光仿佛有某種巨大的吸力,仍憑其如何的掙紮擺脫,在霞光中仍如無頭蒼蠅般的根本無法逃出。

    啼魂獸既然號稱一切鬼魂的克星,這鼻中噴出的吸魂神光自然不是光如此而已。

    那小箭的轉動隻是遲緩了半拍,就從霞光中飛『射』出上百的土黃『色』細絲,一下將小箭纏住迅速包裹的緊緊的。

    接著所用黃線同時往外一拉扯,竟硬生生的從小箭中拽出了一團綠光出來。

    此綠光在諸多黃線的糾纏之下,不停幻化出各種蟲魚鳥獸的模樣,甚至忽大忽小的漲縮個不停,妄圖脫身而出。

    但那些黃絲竟直接『插』進了綠光之中,任根本無法擺脫分毫,並一點點拖住綠光往啼魂獸大鼻中拉去。

    這下綠光團慌神了,一陣閃爍後幻化出了一張蒼老陰霾的老者臉孔,並在霞光中恐懼向韓立大聲求饒道:

    “韓小友,你放老夫一馬吧!隻要能繞了本人一命,在下情願以鬼奴之軀終生奉小友為主!老夫懂得的奇功秘術數不勝數,願意一一交予道友!而且韓道友不想知道全本的玄陰大法嗎?就是極陰那逆徒,我也從未將最後幾層教授它們?還有那‘玄魂煉妖大法’的奧妙,道友也不想知道一二?並且在下基業雖然被極陰所奪,但是還有幾座秘密洞府,麵藏有眾多的秘寶,老奴都願意奉獻主人……”

    鬼臉越說速度越快,臉上『露』出的表情也越發的驚慌起來,甚至主動自稱奴仆起來。因為此刻的它,離那啼魂獸的大鼻隻有尺許的距離了。

    若真被吸入進去,它的妖魂就算在凝固頑強,也絕沒有可能再逃出升天的道理。

    聽到鬼臉說出的這些誘『惑』,韓立即使心誌堅毅遠超常人,也不由得砰然心動,臉上『露』出幾分躊躇之『色』。

    也許看出了韓立的猶豫,鬼臉如同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般的又低吼道:

    “就算道友不想要這些東西,難道不想知道極陰的功法弱點,不想破除身上被下的追蹤暗記嗎?”

    聽到這話語,韓立目光閃動幾下,神『色』終於動容起來。

    果韓立輕歎了一口氣,單手一握手中的鳴魂珠,輕輕的一揮!

    原本狂卷的霞光頓時一緩,讓鬼臉總算暫停了往啼魂獸大鼻中滑落的趨勢。

    黃絲包裹的鬼臉大喜,精神為之一鬆

    “韓小友,你這樣做絕對是明智之舉!留下老夫完全可以……”鬼臉勉強『露』出笑容的想要奉承韓立幾句。

    但就在這時,啼魂獸大鼻卻再次用力的一吸,原本稍緩的霞光以比原先還要猛三分的吸力,一下將沒有堤防的鬼臉徹底的吸入了鼻中,絲毫反抗之力都沒有。

    韓立這時,臉上才『露』出一絲冷漠的譏笑!

    啼魂獸仿佛用力過猛的打了個飽嗝,有些笨拙的拍了拍肚子,臉龐上『露』出一分擬人的滿意之『色』。

    韓立微然一笑的將手中的鳴魂珠一晃,啼魂再次化為黃光的飛『射』入了靈獸袋中。

    “收你為奴?我怎敢與虎謀皮!活了上千年的老鬼,論心計兩個我也不一定鬥得過你。就是說的天花『亂』墜,我還是滅了你比較省心一點。否則不知什麼時候,反遭你暗算了。”韓立幾步走過去,一伸手將那綠『色』小箭收入手中,望著它喃喃的自語道。

    到現在為止,韓立仍沒有弄清楚這鬼臉到底是玄骨的主魂,還是玄骨另施秘法預先分離出的殘魄!

    鬼修之道有分離魂魄的神通,韓立可一點都不奇怪的。

    不過,韓立將不遠處掉落的五行環一並收起後,並沒有馬上就離開此處。

    那鬼臉說的話語倒是提醒了他,身上還有極陰祖師不知何時做下的手腳。

    若是此標記不除,恐怕他剛一出了護罩,就會被極陰祖師感應到了。

    不過,韓立早就用神識探查過數遍,絲毫異樣處都沒有發現。但是韓立心卻另有一個找出此暗記的妙法,否則也不會毫不留情的滅了那鬼臉了。

    隻見韓立將一隻靈獸袋一祭,數千隻金銀『色』甲蟲從中飛出,一下爬滿了韓立全身。

    片刻後,在韓立小腿處一些噬金蟲發出了異樣的尖鳴聲。

    韓立心大喜,神念一動之下發出了命令。接著那的噬金蟲一陣的『騷』動,然後所有飛蟲又一窩蜂的飛回了靈獸袋中。

    然後,韓立不再遲疑的直往石階處飛遁而去。

    他在這耽擱的時間太長了,實在讓他有些提心吊膽起來。

    數十丈的距離,轉眼間就到了。

    韓立一張嘴,一道青光脫口噴出,青竹蜂雲劍一下將罩壁劃開了一個丈許寬的大口。

    韓立化身為一道長虹從裂口中飛『射』而出。

    按照他的計算,最好是偷偷『摸』『摸』的潛回到一二層的某密室內,然後破除禁製從密室中傳送出虛天殿。

    至於其它幾層的密室對他來說,實在是太危險了。

    於是韓立按照記憶中的路徑,一言不發的按原路飛『射』而去。

    來的時候,所有的機關禁製都被破除的幹淨,韓立除了要小心別和那群老怪物迎麵撞到一起外,倒沒有其他的顧忌,盡可大膽的飛遁而行。

    因此在路上,韓立一方麵將神識放出,一方麵將那副破舊的卷軸拿了出來,終於有時間可以抽眼一看了。

    “咦!”

    韓立隻偷看了幾眼,就不禁驚訝的叫出聲來。原本向前飛馳的遁光也不禁放慢了下來。

    這張卷軸猛一看沒有任何出奇之處,不但展開之後沒有絲毫靈力散發出,並且畫卷中的內容也簡陋無比,勾勒出一張粗糙的輪廓圖。

    但韓立幾眼看過之後,就馬上認出了畫卷中的內容,竟是一張內殿五層的建築示意圖。

    別的不說,就是那高台和高台上聊聊幾筆勾勒出的雙耳三足的小鼎,那絕對是虛天鼎的標記沒錯。

    而高台前那些縱橫交錯的相同圖案,肯定就是這些通道密室了。

    不過讓韓立驚愕的是,此圖中其它圖案都是用黑『色』筆墨勾出,唯有一條縱穿數個通道的路線使用鮮紅的顏『色』畫出。

    此路線盡頭是內殿邊緣的一堵高牆,而在這高牆後麵竟畫有一座傳送陣模樣的圖案。

    韓立見此,才不由的放慢了前進。

    按照他原先的計劃,一直要從五層走到一二層,路上碰見幾位老魔的機會還是大的很。

    可若這圖案標記是真的,那他豈不是可以從這傳送陣傳送到其他處所了嘛!

    即使不是直接傳送到虛天殿外麵,但總比呆在這第五層的內殿強的多了。

    更讓韓立心動的是,如今他所處的位置,按照這圖上所化的標注,正好在下個十字路口一轉彎後,就可直接踏上了紅線標注的路線。

    唯一讓他擔心的,就是這條路線上會不會出現什麼他無法應付的禁製和機關傀儡。

    至於此圖的真假,韓立到不擔心。

    任誰也不會吃飽了沒事,將這樣一副地圖藏在那青石之中。

    況且此圖的年代如此的久遠,畫筆畫風充滿了原始的韻味,一看就是和虛天鼎是同期之物。不肯能有人開這種玩笑的。

    韓立猶豫不定時,人就已經到了下個路口。

    韓立也不禁左右看看,有些拿不定主意起來。

    也罷!真遇到了什麼危險,大不了按原路重新返回就是了。按照畫軸上的標注,此路線並沒有多長。這一點風險比按原路走回一層來說,可小得多了。

    況且他也不信,這怎麼看都像一條逃生之路的地圖,會標注一條過於危險的路徑給持圖人而走。

    想到這,韓立不再遲疑的兩手一揚。

    幾道白光『射』出後,幾隻巨猿傀儡出現在了前麵。

    它們在韓立神念的吩咐下,馬上一拐的踏上另一側的通道,韓立麵『色』慎重的緊隨它們而行。

    

Snap Time:2018-07-20 22:43:20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