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九十二章乾藍珠


    第四百九十二章 乾藍珠

    看到修羅之火如此厲害,韓立臉『色』變了數變,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過那灰白『色』火焰一將玄骨化盡後,就重新凝聚小巧的火花輕輕漂浮著。

    可就在這時,不知是否是因為玄骨身死造成的異變。所有正下落的灰白火花同時冒出一股黑綠之氣,接著一些細若發絲的黑『色』電弧閃過後,火花瞬間轉變成了藍『色』,恢複了乾藍冰焰的形態。

    頓時韓立隻覺四周一緊,整個空間全充滿了淡藍『色』的寒氣,一陣冰寒的感覺襲來,周身開始出現了透明的薄冰,大有整個光罩要徹底冰封起來的模樣。

    韓立不禁大驚失『色』!

    他連忙往靈犀配中狂注靈力,炙熱的白光一下將四周的寒氣推開,讓它們無法近身半尺。

    可是沒有了玄骨控製的乾藍冰焰,似乎此時才真正發揮了威能,就在這短短的片刻間,整個高台上凍徹成了一個巨大的冰山,隻有韓立用周身的白光苦苦抵擋著。

    可是法力的急速流失,卻讓韓立暗暗叫苦不迭。

    現在韓立才明白,受到玄骨控製的乾藍冰焰,不知是因為玄骨修為不夠還是未被真正煉化過的緣故,竟在剛才進攻他時隻發揮其真正威能的一小部分。

    若是一開始,這乾藍冰焰就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威力,玄骨根本不必融合什麼修羅聖火,就足以滅他數次有餘了。

    如此說來,那想必更加厲害的修羅聖火也不可能隻是那麼一點威力才是,肯定未曾『露』出其真正威力的十之一二啊!

    韓立駭然的將這些念在心中略一思量,就已將事情真相揣摩的七七八八了。

    不過,他可不會在好不容易滅了玄骨後,竟如此冤枉的被無主的乾藍冰焰滅掉。

    於是一咬牙後,韓立單手按在了腰間的一隻靈獸袋上。

    這靈獸袋中可裝有成千上萬的噬金蟲。

    此刻,他也隻有依靠此蟲的吞噬能力,看看能否冒險脫困了。

    但不管是否逃遁成功。這些尚未進化完全的噬金蟲肯定無法抵擋如此可怕的極寒。一不小心,就會全軍覆沒!

    可如今為了小命,韓立也顧不得這般許多了。

    韓立的手掌一動,就要放開靈獸袋的口子。

    但這時異變又起!

    那些漂浮在周圍的乾藍冰焰,同時急閃幾下後發出一陣清鳴之聲,如同接到什麼命令一樣,它們同時開始往高空『射』去,所有的冰焰都在某處凝結融合成了一體。

    片刻後,一團藍濛濛的光團浮現在了空中。而在此光團中,一顆拳頭大小的藍『色』冰珠出現在那。

    而原本充斥著高台的冰山寒氣,瞬間一掃而空,幻化全無,仿佛從未出現過一樣。

    已經把靈獸袋口打開一半的韓立愣住了,但隨後就麵『露』驚喜之『色』。

    他可不管乾藍冰焰為何出現這種詭異的變化,這可讓他逃過一劫了!

    現在,藍『色』冰珠從天空緩緩的掉落下來,正好從韓立的眼前墜過。

    韓立望著此冰珠,目中異『色』一閃,臉上『露』出了沉『吟』之『色』。

    突然他一抬手,體內殘餘的一道纖細電弧,從其單手飛『射』而出,一下纏在了此冰珠上,控製住了此珠下落的趨勢。

    冰珠絲毫異變沒有發生,老老實實的被電弧牽引著。

    見到此景,韓立神『色』鄭重,仍沒有一絲敢大意的樣子。

    他小心的手腕一抖,金『色』電弧束縛著冰珠向他慢慢飛去。

    望著身前尺許遠停下的圓珠,韓立麵現一絲躊躇之『色』。

    他凝重的一伸手,一層青『色』光華將整隻手掌包裹的嚴嚴實實,然後才謹慎向前抓去。

    雖然隔著厚厚的真元,韓立還是清楚的感到,有點陰涼,但絕談不上冰寒,仿佛那些乾藍冰焰凝聚成此珠後,就將那極寒收斂的一絲不漏了。

    如此一來,韓立才真正放心下來。

    他將真元撤去,用三根手指捏著此珠,放到了眼前仔細凝望一眼。

    這顆藍『色』珠子,外層淡藍堅硬,麵卻有光焰閃爍不定,似乎並不太安穩的樣子。

    韓立猶豫了一下,這乾藍冰焰可是世間難尋的好東西,甚至大有可能還是在那虛天鼎之上的秘寶。

    雖然他現在根本不知如何才能利用或者煉化此冰焰,但讓他拋棄不要,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韓立先後見過“青陽魔火”“天都屍火”等幾種魔道秘火的犀利後,心早就有那麼一絲奢望,想同樣擁有一種厲害的魔焰。

    這乾藍冰焰的威力,他可親眼所見。絕對遠在這兩種魔火之上。

    這樣送上門來、能成全心中夙願的好處,韓立怎麼也不會推卻不要的。就是冒一點奇險,韓立也心甘情願的認了了。

    想到這,韓立手中淡金『色』電弧再次爆發『射』出,然後一道接一道的纖細電絲將這冰珠包裹了起來,一層又一層。

    片刻後,一顆仿若金絲球的東西出現在了韓立手上。隻是此球,不時有些微小的電光在上麵跳動不止。

    見此情景,韓立才真正安心了下來。

    經過前番和此冰焰的較量後他也知道,辟邪神雷勉強能克製此火的。

    若是此冰球再次爆裂開來,這些辟邪神雷的電弧網也能暫時束縛一二,給他爭取些時間。不必害怕忽然遭此乾藍冰珠的反噬。

    不過如今的他,體內的辟邪神雷真的『蕩』然無存了,就是一絲電弧也彈『射』不出。

    但韓立根本不在乎此事,他臉帶興奮之『色』的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個正方形玉匣,將此球小心放進了其中,再妥善的收好。

    這時韓立才有時間往那祭壇上飛遁一圈,將已元氣大傷的血玉蜘蛛收入靈獸袋中。

    另一隻蜘蛛煉屍早已重新化為了屍體,動也不動了!

    但韓立飛過玄骨被滅之處時,身形不由得停滯了一下。他麵『露』詫異的伸手一招,地麵上一樣發著微弱白光的東西,飛『射』到了其手上。

    此物潔白如玉,隻有數寸長短。韓立稍一打量便已認出,這是一小截肋骨而已。

    隻是此肋骨竟沒有被修羅聖火煉化成灰,還能安然遺留,這讓韓立吃驚不小。

    他一下想起了當日在地洞時,玄骨老魔從一截肋骨中取出“虛天殘圖”的事情。

    “難道此肋骨同樣是儲存什麼東西的?”這個念頭在腦中一轉之後,韓立就不再遲疑的將其仍進了儲物袋中,現在可不是仔細研究此物的時候,還是及早遠遁逃離此地要緊。

    韓立正想向石階飛遁而去,卻一偏頭無意中瞅見那翠綠小箭就在數丈遠的地方一動不動,仿佛靈『性』全無的樣子。

    韓立皺了皺眉,一抬手,一片青光從手中『射』出,將此寶一下卷入了手中。

    隨意的望了幾眼後,韓立就要將此寶收進囊中時,腰間的某隻靈獸袋中卻突然傳出“嘶嘶”的怪異叫聲。

    韓立心中一動,不由得『露』出一絲古怪之『色』。

    他緊鎖眉宇的想了想後,猛然一拍那隻靈獸袋,一道黃光從袋中噴『射』而出,盤旋了一圈後顯出一隻小猴的身影,正是那隻能噬魂啖鬼的啼魂獸。

    而韓立又一張口,噴出了一顆灰黑『色』的珠子落入了另一隻手掌中,是那控製那啼魂獸的“鳴魂珠”。

    當初韓立覺得元瑤將此珠交予他的情形實在有些怪異,因此一直沒有真的開始煉化此珠。

    但是將對方在此珠上的神識抹去,直接用此珠短時間控製住啼魂獸,他還是能輕易的做到的。

    手中握住住鳴魂珠,雙目緊緊盯著翠綠『色』小箭,韓立忽然一張口,一團青『色』的丹火忽然包裹住了此箭,開始慢慢煉燒起來。

    可是片刻時間過去後,小箭仍然絲毫反應沒有,仿若死物一般。

    韓立目中寒芒一閃,『舔』了『舔』嘴唇後,一下將此箭扔到了空中,然後衝啼魂獸暗中吩咐了一下。

    啼魂獸頓時鼻子一哼,一片黃霞飛『射』而出,直向空中的小箭席卷而去。

    原本動也不動的小箭,一見黃霞襲來,竟驟然綠光猛閃幾下,忽發出尖嘯之聲的化為一道翠芒,直向石階處飛『射』而去。

    它仿佛對那黃霞恐懼之極的樣子!

    

Snap Time:2018-07-21 10:20:08  ExecTime: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