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七十九章去而複返


    第四百七十九章 去而複返

    “呸!”蠻胡子大喝一聲,口中血紅化為一道光柱噴『射』而出,擊到了血玉蜘蛛的身上。

    “噗”的一聲,光柱一碰觸血玉蜘蛛的身子頓時爆裂了開來。

    大片紅『色』的血霧驀然出現在了四周,瞬間將此靈獸包裹在了其內。

    血玉蜘蛛發出了“嘶嘶”之聲,顯得有些焦躁不安,仿佛被刺激到了一樣。

    韓立見到此景,暗自惱怒不已。

    “狂暴之術”一聽這個法術的名稱,就知肯定是帶有一些後患的魔道秘術。

    這幾個老魔根本沒和他說過此事,就毫不猶豫的施加了上去,一點沒有考慮此術對血玉蜘蛛造成的後果。

    看來他們原本沒拿他這個結丹修士當一回事!

    雖然心早有所預料此情景,但真被人如此對待了,韓立麵『色』還是變得有些難看。

    此時,血霧已經被血玉蜘蛛吸收殆盡。

    靈獸原本晶瑩透明的身子徹底變成了血紅之『色』,仿佛一顆巨大的猩紅寶石。

    “這是……”韓立一看血玉蜘蛛的此番變化,馬上想起了在天南地下洞窟時那隻血玉蜘蛛發飆時的情形。

    同樣的渾身赤紅,顏『色』鮮豔,這應是血玉蜘蛛陷入暴怒中的模樣。

    韓立有些擔心的傳過去一絲神念,感受到的是瘋狂暴躁之意,似乎有些要喪失理智的樣子。

    韓立心中一驚,正想要強行安撫一下血玉蜘蛛時,身邊的蠻胡子卻猛然大喝一聲。

    “還愣著幹什麼?快叫你的血玉蜘蛛往外拉扯,這狂暴之術是有時間限製的。”,蠻胡子一瞪眼的吼道。

    韓立聽了此言不禁暗惱。但也隻能先讓血玉蜘蛛繼續發力。

    好在血玉蜘蛛雖然進入了狂暴之中,但總算對他這個主人的命令照聽不誤的。當即綠目中一陣血紅之光閃動後,幾隻尖足同時『亂』抓了幾下,竟真的拉扯繃緊的蛛絲一點點往後挪動了起來。

    一陣比先前更強烈三分的震動出現了,伴隨而來的則是幾聲低沉的雷鳴聲從洞中傳來。

    見到此景,蠻胡子等人幾乎同時麵上一喜!

    接著一股刺目的藍光猛然從洞中爆『射』了出來,直衝出祭壇之上十餘丈之高。

    韓立瞬間覺得身上一寒,接著又是一暖。

    一道青光燦燦的光罩將他護在了其中。

    韓立一愣之下,才發現是那儒衫老者將身上的寶光一下放大了數倍,將他也遮蔽在了保護之下。

    ”小心點!在虛天鼎被提起的瞬間,會爆發出比先前還厲害數倍的寒流。當初這種意外發生時,不知讓多少沒有堤防的取寶修士都吃了大虧。”老者神『色』鄭重的喃喃道。

    聽話語的內容應該是衝韓立所說,但此位的目光根本沒往韓立這邊瞅上一眼,而是死死盯著洞口不放。

    此刻的青易居士,似乎緊張異常!

    韓立聽了此言,心卻一怔。

    難道以前曾有許多人提動過此鼎不成?既然如此的話,怎還會都失敗了?

    雖然心抱著此種疑問,但韓立也知現在不是問話之時。他隻能回過臉去,重新注視著祭台中間的情形。

    顯然虛天鼎沉重之極,幾隻靈獸施盡了全力仍隻是一絲絲的移動和收縮著,洞口處的藍光越發顯得耀眼起來。

    此刻不要說極陰等人,就連祭壇下麵的烏醜和玄骨兩人也眼都不眨一下的注視著這一切。

    隻是烏醜兩手緊握,麵上全是興奮和貪婪之『色』。

    而玄骨則目中『露』出了複雜的眼神,既有些期待,也有些躊躇的模樣。

    眼見虛天鼎一點點的被拉扯了上來,除了祭台上的拉扯之聲外,其他人都屏住呼吸的凝神細望著洞口。

    韓立卻沒有看向此處,而是有些擔心的注意著自己的血玉蜘蛛。

    畢竟那虛天鼎再好,也不可能落入他手。這血玉蜘蛛可是他辛勤培育出來的。

    他這番注意之下卻有些意外的發現,原本『乳』白『色』的蛛絲不知何時反『射』出了一層淡淡的藍芒。雖然十分的微弱,若不信看根本無法察覺,但的確不是蛛絲的顏『色』。

    韓立心生疑『惑』的正想要細琢磨一下時, 卻“呲啦”的一聲輕響,從眾人身後傳來。

    此聲雖然不大,但是此刻高台上眾人都寂靜無聲,自然讓聲音格外的顯目。

    韓立先是一驚,接著暗自一喜的急忙回首望去。

    聽聲音正是護罩被人粗暴撕開之音,而且傳來的方向也是高台的石階之處。

    極陰蠻胡子等人當然也聽到了此聲。

    蠻胡子當即臉『色』一變的大罵一聲,隨後一拍腰間的靈獸袋,一道黃光飛『射』而出。

    光華一斂後,一隻渾身黃斑點的豹子模樣的靈獸出現在了身前。

    此豹不僅身體是普通豹類的數倍之大,並且在豹首之上生有第三隻獸目,隱有黃芒在目中閃動。

    而儒衫老者則轉過身來,目中寒光一閃後,冷聲的說道:

    “來的是萬天明他們,我的青棘鳥和烏道友的兩隻妖屍都已經被滅了。他們果然不放心我們取寶,又殺了回來。”

    “盡量多拖延些時間,這虛天鼎雖已提出了一大半,但越到後麵洞中的吸力也就越大了。不是短時間可以拖出洞口的。”極陰祖師麵罩寒意,卻沒有『露』出驚慌神『色』。正道中人的去而複返,似乎早已在他的預料之中。

    “就依烏兄所言!”老者知道大戰將來,回答的倒也幹淨利索,雙袖一陣飛舞,大群的青『色』光團狂湧而出,竟是百餘隻麻雀大小的青棘鳥。

    這些隻有拳頭大小、但尖嘴鋼羽的靈鳥,一個個無聲息的漂浮在老者頭上,看起來聲勢甚是不小。

    另一邊的極陰祖師也兩手掐訣,身上彌漫出漆黑如墨的黑氣,等這魔氣再次飄散之後,四周則出現了十四五隻渾身鐵甲的碧綠妖屍。

    蠻胡子卻冷眼看了這二人一眼,什麼也沒有說。

    下麵的烏醜也急忙向祭壇上靠近幾步,有些不安的神『色』『露』出。

    玄骨則眼珠轉動幾下,站在原地沒有動彈,不知在思量著什麼。

    韓立看到玄骨說完舉動,皺了一下眉,但馬上就神『色』如常的舒展開來。

    因為幾道長虹已從遠處飛『射』二來,速度奇快無比,轉眼間就到了祭壇的前麵。

    霞光一收後,萬天明等正道修士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好,很好!”萬天明掃了一下祭壇上正拖拉虛天鼎的血玉蜘蛛,和藍光『亂』顫的洞口,竟神『色』平靜的吐出了這幾個字來。

    魔道之人聽了麵麵相覷,一時不知對方這話是何用意。

    “好?我當然很好。但是閣下不來的話,本人的感覺就更好了。”蠻胡子怪眼一瞪,不客氣的反說道。

    “萬某也不想來這一趟的,但是誰讓我等剛走出去沒多久,竟發現這位小友擁有早已滅跡多年的血玉蜘蛛。如此一來,萬某怎舍的就這樣一走了之呢!”萬天明淡淡的說道。

    但是剛說完此話,他就然嘴唇一動,發出了一聲古怪的低鳴。

    蠻胡子等人一怔,尚不知對方搞什麼鬼把戲時,

    萬天明站立之處的石頭地上,忽然白光一閃,接著竄出一隻老鼠般大小的藍『色』小獸,其閃電般的一下躥到了萬天明的手臂之上。

    這時,這位萬法門的門主才臉帶譏笑之『色』的望向蠻胡子等人不語了。

    “化石獸!”青易居士一見此獸,不禁失聲的叫出了小獸的名字。

    “嘿嘿!若不是在下事先將此獸留下監視幾位,萬某又怎會來的這般及時。而這化石獸別的本事沒有,但是它隻要鑽入石中隱匿起來,就算幾位道友法力通玄,也不可能馬上發現此它的。而現在看來,萬某這一後手還真的留對了。”

    “現在萬某給幾位兩個選擇,一是讓我等擊殺那隻血玉蜘蛛,讓這虛天鼎繼續在洞中沉睡,二是你我雙方平分此寶,本門主不可能讓你們魔道獨享鼎中寶物的。”萬天明單手撫『摸』了一下手臂上的化石獸,目光又在那血虛蜘蛛上轉了兩圈後,才慢悠悠的說道。

    此刻的萬天明似乎胸有成竹,一副不怕蠻胡子等人不屈服的樣子。

    

Snap Time:2018-01-22 08:43:18  ExecTime: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