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七十七章金絲蠶與天青花


    第四百七十七章 金絲蠶與天青花

    但是未等老者和極陰將靈獸和妖屍放出來,祭台上異變突起。

    一隻光團中的碧綠巨蠶忽然顫抖了起來,接著周身的金光迅速黯淡下來。

    幾乎與此同時,它口中的那根金絲,在一顫之下“崩”的一聲斷裂了開來。

    “不好!”

    一旁全神關注取寶事宜的萬天明正道等人,臉『色』大變的驚呼出口。

    但是未等他們采取什麼舉動時,其它幾隻金蠶也出現了相同的狀況。

    一樣的金光大減後,其它兩隻巨蠶的金絲也當場斷了開來。

    這一下,萬天明的心沉入了穀底。本已向上前的身形頓時怔在了原地。

    但這還不算完!

    剩下三隻巨蠶的金絲雖然仍在,但在少了一半同伴的支持後,它們“呼哧”一聲如同被巨力狂拉了一把,飛似的被扯進了大洞之中。

    隨後一聲重物落地的巨響傳來,整個石台都一陣的晃動不已。

    而洞口處的藍光馬上黯淡了下來,寒意大減起來。

    看到這一幕,正道之人的臉『色』全都很難看。

    而原本正要出手的極陰等幾個老魔則麵『色』怪異的大眼瞪小眼起來,臉上的表情同樣精彩之極。

    “哈哈!哈哈……”

    蠻胡子捧腹大笑了起來。直笑的下巴的黃須顫抖不已,一副痛快之極的樣子。

    而這時的極陰和儒衫老者也反應了過來,也『露』出了幸災樂禍的麵容,全都笑嘻嘻的瞅向正道三人。

    如此一來,萬天明的臉上更是鐵青了。

    為了此次取寶,他費了如此大的心機,花了這般大的代價,竟隻落個被魔道中人嘲笑的結果。

    這讓萬天明的心火,騰的一下再也壓不住了。

    猛然他一轉身,目『露』陰寒之『色』的瞪向了極陰等三人。

    極陰祖師和老者的笑容一下凝滯住了。

    對方可是一位元嬰中期的修士。即使他們分屬正魔兩道,他二人也不願輕易的和萬天明結下深仇。

    但是蠻胡子卻在這一瞪之下雖停下了狂笑,但卻不客氣的回瞪了過去。

    “怎麼,萬門主想和蠻某在此較量一二嗎?在下正想領教一下儒家三大神功中的天羅真功。”蠻胡子臉『色』一繃的挑釁說道。

    萬天明冷冷瞪著蠻胡子一會兒後,臉上的終於回複了理智之『色』。

    “走!”

    他一甩衣袖的帶頭離開祭台,連上麵殘餘的幾隻金絲蠶都不再管了。隻是喚回了正和魔道對峙的那隻白蛟。

    天悟子的神『色』同樣不好看。他收起了那巨龜後,沉著臉的緊跟在萬天明身後。

    倒是那黑瘦老農除了雙目有些冰冷外,表現的還較從容些。

    當正魔來雙方擦肩而過之時,雙方都警惕之極的互相小心著。

    但好在蠻胡子雖然狂傲之極,此時倒沒說什麼刺激對方的話語,隻是麵帶冷笑的注視萬天明等人漸漸遠去,並最終消失出了光罩。

    “我讓青棘鳥在入口處潛伏著,若是正道的家夥去而複返,我等也能知道。”儒衫老者望著身後的方向,忽然說了這麼一句話出來。

    “這樣的話,我也派兩隻天都屍一同埋伏在入口處,若是他們忽然偷襲我們。它們也可以稍做下抵擋。”極陰祖師眼珠微轉後,同樣陰陰一笑的說道。

    聽了這話青易居士先是一怔,但隨即神『色』自若的沒有說什麼。

    接著就見他儒袖一抖,一隻拳大小的青光飛『射』而出,衝天而去。

    而那極陰祖師則一伸手往地上一拋,似乎扔出了什麼東西。

    兩道黑煙一下冒了出來,接著腥臭之氣傳出,兩個高大的妖屍出現在了眾人麵前。

    “去”極陰祖師衝著入口處肅然的一指,

    頓時兩個妖屍身體一陣扭曲模糊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景象讓韓立回想起了當日妖屍驀然出現的詭異情形,心中一凜後,不禁對這些妖屍又多了幾分忌憚之心。

    不過,當韓立目光落在了那幾隻躺在祭壇上還哆嗦不停的金蠶時,不禁好奇的走了過去。

    但未等他到跟前時,另有一人動作飛快的走了過去。韓立側目一看,竟是那一直沉默的玄骨。

    他心有點詫異了!

    “怎麼回事?這金絲蠶也算難得的奇蟲。看它們剛才的金光應該道行不淺了。萬天明一點不心疼的就拋棄了,這可有點古怪啊!”蠻胡子走了過去,隨口的問道。

    “它們服用過天青花了。硬是借用此物將道行強行提高了許多,才能將那虛天鼎提起一些的。但現在『藥』『性』一過,這些金蠶算是徹底廢了。”玄骨隻是略微在那巨蠶上檢查了一會兒,就神『色』淡然的回複道。

    “我說憑金絲蠶怎能提起虛天鼎呢!原來借用的這東西。嘿嘿!萬天明此次,可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啊。”蠻胡子聽了玄骨此言,不禁哈哈一笑的說道。

    “天青花!想不到萬天明竟找到了此物。我也曾經想過用此方法。但可惜的是,這麼多年來一朵天青花也沒有找到。倒是蠻兄的這位晚輩竟知道此花,看來也不是無名之輩啊!不知烏某可曾聽說過這位的名諱。””極陰祖師倒背雙手的走了過來,不過他話鋒一轉,忽盯著玄骨臉孔緩緩的問道。

    “在下隻是多讀了些死書罷了。哪有什麼大名,烏前輩說笑了。”玄骨展顏一笑的輕聲道。

    “是嗎?”極陰神『色』淡淡的說道,不知是疑心盡去還是忌憚一旁的蠻胡子,並沒有接著追問下去。而是一轉身走到那大洞旁,低頭朝下看去。

    洞中的藍光將他麵孔映成了藍『色』,看起來詭異之極。

    韓立站在一側冷眼注視著,心有些佩服玄骨的隱忍功夫了。

    他竟能麵對極陰,還神『色』如常的稱呼對方為前輩,看來玄骨老魔的心『性』真的夠可怕啊!

    不過話說回來了。這的人除了那烏醜外,哪有一個是好糊弄之人。個個都是活了數百年以上的老狐狸,每一個都『奸』詐異常。

    韓立正鬱悶的想著,卻聽到儒衫老者說道:

    “既然這些金絲蠶沒用了,那滅掉算了,省的在這礙眼。”說完此話老者手掌一翻,一團刺芒狀的青『色』圓球浮現在了手上,就要『射』向那些半死不活的巨蠶。

    “且慢!這些金絲蠶晚輩挺感興趣的,就交由晚輩處理吧!”韓立眯著眼睛掃了三隻巨蠶後,心中忽然一動的衝老者說道。

    “你要這些東西!它們不但道行全廢,並且也活不了多久。”儒衫老者『露』出一絲意外和疑『惑』之『色』。

    “在下一向對這些奇蟲都有些興趣的,既然還沒有死去,在下想先留著研究一段時間再說吧,還望前輩能成全。”韓立麵帶笑容的拱手道。

    聽了韓立這話,儒衫老者沒有馬上回複韓立,卻上下重新打量了一遍他,隨後臉上『露』出了一絲若有所思的神『色』。

    這讓韓立心『毛』『毛』的,不知對方是何用意。

    “咳!老夫當年也是散修出身的,自然知道結丹期散修不比那些大門大派的同階修士,的確平常窘迫了點。這些廢物既然韓小友想要,那就收起來吧!”儒衫老者搖搖頭後,有些感歎的說道。顯然他想理會錯了什麼事情!

    韓立聽了這話,心直翻白眼。

    但臉上還隻能順勢而為的『露』出尷尬之『色』,並連聲道謝。

    然後他『摸』出一隻空無一物的靈獸袋,將這三隻金絲蠶收了起來。

    看它們的樣子,在被拋棄的同時已被萬天明抹去了原來的認主神識。因此絲毫力掙紮沒有的就被韓立收入了袋中。

    “韓立,別再忙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快些將那血玉蜘蛛放出來,我再看看它倒底是幾級靈獸了。到時再讓我的火蟒給予一定的配合。務必一次就要成功!”極陰在洞口看了一會兒後,頭也不回的衝韓立呼喚道,目中隱隱『露』出了狂熱之『色』。

    聽了這話,韓立暗一皺眉的走了過去。

    而青易居士和蠻胡子兩人聞聽此言,不約而同的瞅向了韓立。

    “放心,隻要你能取出虛天鼎。為師絕對不回虧待你的。”極陰回過身來,一臉慈祥之『色』的對韓立說道,生怕他不肯盡力的樣子。

    可韓立在這番話入耳後,卻感到一陣惡寒從背後升起。

    

Snap Time:2018-07-21 10:19:08  ExecTime: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