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七十五章意外


    第四百七十五章 意外

    不過,當韓立將那兩把有點變形的銅戈收起時,隱隱感到了極陰多瞅了此物兩眼,但隨後就掩飾很好的收回了目光。

    這個舉動雖然做得隱秘之極,韓立心中還是一凜。

    知道這兩把短戈恐怕是件好東西。隻是極陰祖師還要自己取寶,自然不會因小失大的現在向自己強要!

    但這樣一來,這極陰事後向他出手的理由恐怕又多了一個。

    想到這,韓立低下的麵孔上,『露』出一絲苦笑。但當其再抬起頭來時,神『色』就平常如初了。

    就這樣,在三位元嬰期修士一齊出手的情況下,這一層的傀儡和禁製雖然厲害些,眾人還是毫發未損的通過了此層。

    接著傳送到了三層。

    ……

    半日後,巨塔五層的某處,有三人低聲商量著什麼。正是萬天明一行正道修士。

    在他們身前的不遠處,則有個龐大的存在,一座雄偉之極的高大石台。

    此高台長寬百餘丈之廣,高約三十餘丈。正前方有一處數百層的石階直通台頂。

    整個高台由一種看似普通的灰『色』岩石砌成,外麵則被一個白『色』光罩連台階一齊包在了其中。

    但詭異的是,光罩中藍光盈盈,越靠近高台中心處光芒就越盛,瑩光流轉不停,甚至讓人雙目無法直視,看不清那倒底有何不妥。

    而石台邊緣處凝結著厚厚的冰霜,這些寒冰反光之下晶瑩透明,將高台映襯的美麗異常。

    “怎麼樣,法力回複的差不多了吧?要是可以的話,我們開始行動吧!雖說這次借用了天機門的‘造物儀’提前躲避了那些傀儡守衛,但是我們的時間也不會太多的。畢竟蠻胡子的托天魔功對付那些傀儡也是犀利無比。他們頂多在第四層時候要多花些功夫。其它的都不會拖延太長的。”萬天明在台前沉聲說道。

    “萬兄所言即是,我們取寶去吧”對麵的天悟子老道非常讚同的樣子,目中隱『露』出一些興奮之『色』。

    而那老農樣的黑瘦老者則默默的點天頭,沒有出聲說什麼。

    萬天明見此也不在意。他知道黑瘦老者雖然沉默寡言,但所修煉的“玉丹功”卻神通不小,真正實力甚至還在那天悟子之上。

    隻是此人雖然出身正道,但一向閉門苦練很少和人交流言談,這才養成一副如此冷漠的樣子。

    萬天明微然一笑後,就帶著二人向那光罩走去了。

    一道濃稠的紫氣一閃而逝,白『色』光罩“茲啦”一聲脆響,竟被萬天明隨手一袖劈開了一個丈許高的大口,幾人趁此機魚貫而入。

    不久,萬天明幾人就在高台之上消失在藍光之中。

    而光罩被破開的地方則回複成了原樣,台階處又變得清靜起來。

    又過了不知多長時間,進入光罩中的萬天明等人一直沒有出來過,但是在這高台下麵卻出現了蠻胡子、極陰的身影。

    韓立玄骨等人也老實的跟在他們身後。

    “總算到了這鬼地方了。四層那隻金『毛』傀儡還真厲害的出奇,若不是我們三人一齊使出了看家的本領,恐怕還要多糾纏一些時間。”儒衫老者望著眼前的高台,目中有些發亮的說道。

    “哼,那隻傀儡倒還罷了。倒是三層時遇見的那個禁製實在有些難破,讓我們多花了這麼長時間。否則還應該再早到一些。”極陰祖師臉『色』陰沉的說道,話語似乎有點鬱悶的樣子。

    “都到了這,還說這些廢話幹什麼?先看看萬天明他們是不是進去取寶了。”蠻胡子眉頭一皺,大咧咧的說道,臉上滿是不耐之『色』。

    聽了這話,極陰『露』一絲不愉之『色』,停下不語了。

    而儒衫老者卻神『色』如常的輕笑起來:

    “蠻兄放心。根據我和烏兄的秘法探測,萬天明他們的確在數個時辰前進去了。至今還沒有出來。我們就在這等著就好了。因為這個台階也是唯一可進出這寒驪台的地方。”

    “唯一!真的假的?正道家夥別從其它地方溜走了,我們還在這傻等呢!”蠻胡子斜撇了老者一眼,似乎有些不信的模樣。

    “嘿嘿!這點絕沒有問題的!這個白『色』光罩可不是普通護罩。而是在上古時候也大大有名的‘天罡罩’禁製。除了台階處這個特別開辟的出口外,其它地方絕沒辦法短時間通過的。我們先在這休整一下,然後再進去看看情況。”老者手撚胡須的從容道。

    “嗯!這就行。”蠻胡子聽了這話,淡淡的一點頭,就在附近的台階上盤膝坐下。

    極陰和儒衫老者則湊到了一齊低聲交談了起來。

    韓立將這一切看進了眼內,心冷笑了一聲,臉上卻絲毫異『色』沒有表現出來。

    這些魔道老怪固然想的不錯,但那萬天明一看也是心機頗深之人。他們現在不進去,說不定正好如了正道之人的心意。

    想到這,他抬首四處張望了一下。卻發現玄骨正獨自一人在不遠處的高台下,望著白濛濛的光罩,似乎在想些什麼的樣子。

    韓立神『色』一動,這倒是一個和其重新商量下的好機會。

    不過他轉念一想,這老魔現在和那蠻胡子扯上了關係,自己對他的價值降低了不少。多半此位現在和那極陰祖師一樣,同樣在打他血玉蜘蛛取寶的主意。

    否則,怎麼會將擊殺極陰的時機,選在了取寶之後。

    現在他主動找上門去,隻會讓對方看出了他的心虛。處境隻能更糟糕而已。

    看來,脫身之策還是要靠自己謀劃才行啊!

    這樣想罷,韓立望著玄骨的目光不禁一寒。而那玄骨竟有所察覺的回頭一望,正好看到了韓立。

    韓立心暗罵了一聲,馬上換上了平靜的神『色』,如無其事的向另一側走去。

    玄骨緊盯著韓立的背影,臉上閃過一絲疑『惑』之『色』。

    這時,韓立圍著巨大石台,在光罩外麵慢悠悠的轉了開來。

    極陰等人自付在這五層他一個結丹初期絕不可能獨自跑掉,因此倒也放心的很。任由韓立在附近自由活動。

    不大一會兒, 韓立就獨自一人溜到了高台的後麵。這和光罩相對應的,是一堵高大的青石牆壁。

    牆上雕刻一些上古時代的怪獸圖畫和一些符文,並沒有什麼異常。

    這樣的牆壁韓立在這內殿見的多了,知道上麵設有高深的禁製。

    想要破壁洞牆而出,就是極陰等元嬰期修士也無法做到。

    這樣一來,就算韓立明知道牆壁後麵很可能就是內殿之外,也無計可施的。

    韓立心大罵將這內殿做的跟烏龜殼一樣結實的上古修士,並心煩意『亂』的在這石壁上狠拍一掌,然後一轉身就想回去了。

    “砰”的一聲悶響,韓立已走出三四步的背影頓時凝滯了下來。

    緩緩轉過身子來的他,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若是一個普通修士聽了剛才的聲音,也許根本不會在意的早走掉了。畢竟這聲音聽起來很正常的樣子。

    但韓立可是江湖幫派中人出身,對機關密室之類的東西早年可研究過不少。

    剛才那聲音一入耳,他就分辨出了那塊青石並不是實心的東西。

    韓立有點不敢相信了。

    在這種到處遍布高深禁製的上古修士處所,竟然會有夾層種東西的存在。韓立實在懷疑自己的判斷。

    當然,韓立也不會真的一走了之。

    他隻是沉『吟』了一下,就馬上腳步靈巧的走回了牆壁前。

    伸出兩根手指,在剛才拍掌的幾塊青石附近挨個敲擊了一遍。

    結果,當手指在第三塊青石上敲響時,韓立心中一動,目光落在了此塊青石上。

    這正雕刻著一隻帶翅妖獸的血紅怪目。

    此獸圖案雖然談不上精雕細琢,但栩栩如生,將此獸的狂暴嗜血的瘋狂之意,表『露』的淋漓盡致。

    韓立隻是粗略了看了一下此獸的圖案,又重新輕敲了幾下青石。

    他終於驚喜的肯定,此青石的確是個空心的夾層,而且麵還藏有什麼東西的樣子。

    

Snap Time:2018-01-22 04:45:18  ExecTime: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