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七十章幻境黑殿


    第四百七十章 幻境黑殿

    韓立隻是微斜瞥了一眼,就不再理會的走自己的路。

    可是隨著韓立在走廊上漸漸遠去,天外仙音越發的響亮起來,原本起舞的白鶴也飛到了走廊兩側,跟著展翅長鳴。

    片刻後,一陣仙樂聲中所有的仙鶴忽然在一陣扭動中,化為了身穿各『色』宮裝的少女。

    這些女子每一個都隻有十六七歲的模樣,但個個美貌異常,充滿了青春的活力,扭動著那柔若無骨的纖細腰肢,衝著韓立輕笑著、

    她們的明眸中全是含情脈脈的神『色』,仿佛韓立就是她們愛慕之極的情郎。

    而這時樂聲為之一變,開始纏綿柔和起來,充滿了花前月下的歡戀之感,讓人深埋心底的情不知不覺的湧上了心頭。

    韓立聽了也神『色』一動,但隨即心如鐵石的不理會兩側少女們的柔聲細語,麵無表情。

    走出了數十丈後,韓立耳邊的聲音驀然再變,響起了哀思悲怨的聲調。

    少女們的眼神隨之變幻,停止了腰肢的舞動,一個個麵現悲『色』的化為了無盡的幽怨,傷心之極的注視著韓立,仿佛韓立在這一瞬間又成了那讓人心碎的負心之人。讓人望了不覺大生心痛憐愛之心。

    “有點意思!”韓立笑了起來,竟大感興趣的邊走邊欣賞起來少女們的哀怨表情,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韓立很清楚,既然極妙幻境被排列在了鬼霧和冰火道之後,當然不可能就隻有這些小伎倆而已,肯定還有其它的手段。

    果然,一見這樣都沒有讓韓立停留片刻。仙音開始傳出一些讓人心跳的婉轉『淫』靡之聲,同時外麵的少女也霞光一閃,瞬間長大了七八歲,變成了一個個豔美豐滿的絕美少『婦』。

    這些絕代佳人個個滿麵帶紅暈,雙目似火,不停的作出一些挑逗的動作,並一步步的褪去了身上的輕紗宮裝,『露』出赤『裸』白皙的妙體,一具具豐『乳』肥『臀』,充滿了讓男人發狂的誘『惑』。而她們通紅小嘴發出的嬌喘呻『吟』之聲,比那天外魔音更讓人難以抵擋,不時挑起男人心底的暗藏情欲。

    韓立怔了怔,但大衍決在腦中微一流過後,馬上神『色』如常了。

    就是真人專門施展狐媚之術衝他而來,他尚不在意,這等粗劣的幻境自然更不被其放進眼內了。

    走廊兩側的豔美少『婦』的動作開始更加放肆了,有的手按豐胸的衝韓立飛拋媚眼,有的則柳腰扭動的撫『摸』全身,還有的竟兩兩的摟抱在一起,當眾開始假鳳虛凰起來……

    韓立看的眼花繚『亂』,有些嘖嘖稱奇,但因為有大衍決護住了心神,倒也隻當作一番難得的豔遇好好欣賞了一番。

    接下來少『婦』們容顏再變,開始變幻為各種類型的美女,有端莊大方的貴『婦』,熱情似火的『蕩』『婦』,清純可人的少女,冷豔傲霜的貞『婦』,個個風情各異,氣質多端。宛若世俗內的所有絕代佳人都被一一在外麵給展示了一番。

    韓立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但眼神所到之處冰涼無比,沒有絲毫動心之意。

    經過一個時辰的漫步,韓立終於在大飽了一番眼福後,走到了走廊的盡頭。

    前麵出現了一座平頂的黑『色』殿堂,從大門到殿牆全都由一塊塊黑『色』磚牆砌成。

    從那高達十餘丈的大敞之門望去,麵黑乎乎的,一點光亮都沒有,給人一種詭異之極的感覺。

    就在韓立看到那黑『色』大殿的同時,走廊外麵的『淫』靡之音和那些風情萬種的豔女驀然消失了,外麵仍是那廣大無垠的白雲朵朵,一切都恢複到了剛進入走廊初的模樣。

    韓立沒有什麼意外之『色』,反而望著那黑『色』大殿,『露』出一絲凝重,腳步不覺得放緩了下來。

    尚未靠近黑殿,一股濃濃的血腥氣息迎麵撲來。

    韓立皺了下眉,重新凝望了兩眼。

    這才發現此宮殿並非完全烏黑之『色』,而是一種黑中慘紅的詭異顏『色』,仿佛整座大殿都是由熱血澆蓋而凝固成黑『色』一樣,充滿了邪惡的氣息。

    韓立雙手抱肩的站在大殿的門前,低頭沉『吟』了起來。

    雖然他未曾找人了解過極妙幻境內的詳細情況,但隻看此殿的樣子,也可知道麵肯定是考驗人的恐懼害怕之類的負麵情緒。這一點對他來說,可是無法象剛才那般從容了。

    畢竟心境上有何弱點,韓立自己也很清楚。

    他不是什麼大無畏的硬漢,也並非大智若愚的智者,充其量是有點小聰明和心機的凡人而已。若真看到了什麼無法忍受的景象,一時衝動後神智同樣會被蒙蔽住的,這樣一來可就要糟糕了。

    看來,他這次要借助那婆羅珠的幫助才可過關了。

    想到這,韓立『摸』了『摸』手腕上的圓珠,心略定一下後走進了大殿。

    黑,非常的黑!

    韓立剛一走進大殿內,就有了這樣一個極不舒服的感覺。

    不知此處設了什麼樣的禁製,韓立即使睜大了雙目,能看到的地方也隻是方圓三四丈的距離而已。神識也無法離體探索。

    但光是這樣也就算了,可是四周靜悄悄的絲毫聲響都沒有,寂靜的讓人有些害怕。

    韓立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一抬手想要放出一顆火球出來。

    可是火光剛一亮起,撲哧一聲,火球就自行熄滅了。

    韓立一怔,有些不甘心的再一伸手,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塊月光石來。

    可是此石剛一拿出,白光一閃後迅速黯淡了下來,變得毫無光彩,仿佛成了普通的石頭一樣。

    他這次才明白,此殿禁製竟具有吸收各種亮光的古怪功效。

    隨即就死了此心,慢悠悠的向前方走去。

    可還未等他走出幾步,一陣若有若無的苦泣聲忽然在耳邊響起,從遠處斷斷續續的傳來,聽聲音仿佛是位年輕的女子。

    韓立冷笑一聲,沒有理會此聲音,仍沿著固定的方向而走。

    可那哭泣聲忽遠忽近的在他身邊飄忽不定,哭的越發的傷心悲痛,一副跟定他的樣子。

    “呸!”韓立被此聲鬧得有些心煩意『亂』,不禁口中一聲大喝出口,震得附近的地麵都微微一顫。

    哭聲頓時消失了。

    韓立心大為滿意,腳步又加快了三分,想要快些通過此殿。

    可未等他剛走出數丈,那哭聲竟然再次響起,並且隨著此聲出現在韓立身前不遠處浮現一個白『色』人影。其半跪在地上,仿佛是位披麻戴孝的少『婦』!

    那悲悲切切的聲音,就是從其口中發出。

    令人奇怪的是,此女子明明跪的頗遠,但是韓立還是一眼

    韓立臉『色』一寒,冷冷的望了望這白衣少『婦』,腳步絲毫未停的直向其走去。

    他很清楚,在此種環境下越是膽小怯懦,越容易被殿內的幻境所『惑』。躲避退縮不是辦法,還是不動聲『色』的麵對,是最佳的應對之策。

    想到這時,韓立離白衣少『婦』隻有七八丈的距離了。

    他正想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再次大吼一聲,將此女喝退之時,忽然間覺得這女子的哭泣聲似乎有些熟悉,仿佛很久以前在哪聽到過一樣。

    韓立心一凜,急忙暗自警覺這是幻覺而已,自己可不能中了其魅『惑』了。

    可是凝望之下,那白衣女子的身形越發的熟悉起來,並且一個人名在腦中躍躍欲試的就要蹦出來,但一時卻怎麼想不真切此女像誰。

    韓立的腳步不覺得停了下來,眉頭微皺的望著身前的女子,冷眼不語著。

    “四哥!”一個怯怯的柔弱聲音從那少『婦』處傳來。

    韓立聞言,腦子“轟”的一下,血『液』不覺得的一下湧上了頭頂,不由得一張口問道:

    “你是誰,難道是……”

    “四哥,你不認識我了。我是小妹啊!”白衣少『婦』原本低著的頭顱,輕輕的抬了起來,『露』出一張清秀之極的悲切臉龐。那熟悉的麵孔,小巧的鼻子,以及那雙會說話的明眸,都和韓立在離家時偷望一眼時的小妹一模一樣,隻是少『婦』打扮的她似乎多出一分成熟的韻味。

    

Snap Time:2018-04-26 19:00:54  ExecTime: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