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六十六章寶光閣


    第四百六十六章 寶光閣

    既然到此的修士,顯然沒人願意白冒此風險而空手而歸。因此這位的話沒說多久,當即就有人一言不發的大步向其中一條青石通道而去。

    片刻後,此人的身影就無聲息的消失在了通道中。

    有人帶頭,其他人也紛紛動身了。

    在目睹了萬天明幾人各選一條的走進了通道後,極陰等魔道老怪卻冷眼相視的沒有急著走進去。

    並且極陰祖師冷瞅了一眼兩名還盤坐不動的白衣長老,躊躇了一下,忽然從身上拽下了一根晶瑩發亮的手鏈。

    鏈子上穿著四顆拇指大小的橢圓珠子,散發著淡淡的青光。

    “這是婆羅珠,具有定神安魂的奇效。有這四顆珠子在身,極妙幻境的危險就是突然大上數倍,也應能保你神智清醒。”說完此話,極陰祖師鄭重的將這條手鏈交予了韓立。

    韓立心中一喜,沒有推辭的接了過來,口中連聲稱謝。

    這婆羅珠的名聲他可早就聽人說起過。據說隻要帶了這麼一顆在身,在修煉時就可大大減少心魔的幹擾,是珍稀之極的寶物。

    極陰祖師竟奢侈的一下用四顆串成了手鏈而用,並為了確保他能夠通過最後一關,就這麼給了自己。

    這真是讓韓立太意外了!

    看極陰祖師不舍的肉痛模樣,估計過關後即使不好意思馬上要回,但在他取寶沒有利用價值後,肯定會被其收回去的。

    不過現在虛天殿中人人各懷鬼胎,即使極陰祖師這位元嬰期修士也有玄骨在偷偷算計著。

    這位名義上的師傅能否活著走出虛天殿,韓立懷疑之極。

    韓立將這鏈子當著極陰的麵,帶在了手腕之上,並重新細看了一下。

    這些婆羅珠似木非木,似金非金,還有一種檀香似的的香味從上麵悠悠傳來,讓人聞了頭腦一涼,精神大振。

    果然不同凡響!

    “按理說有這幾顆婆羅珠應該足已。但為了保險起見,韓小友將此物也帶在身上吧。這是我修煉的青冥針符寶。但論威力絕對並普通的法寶強上數倍,你帶在身上用來防身吧。”儒衫老者這時掏出了一張青『色』的符籙,麵帶笑意的遞給了韓立。

    “青冥針符寶?”一聽這話,韓立先是一怔,但隨即興奮了起來。

    這可是元嬰期修士的符寶啊,不是那些垃圾符寶可以相提並論的。

    青竹蜂雲劍的“辟邪神雷”雖然厲害,但畢竟不能肆無忌憚的使用。

    有了此物的話,他的安全自然就多了幾分保障。

    韓立沒有客氣的同樣收了起來,並恭敬的道了幾聲謝。

    這時,蠻胡子二話沒說直接扔過來了一件黝黑的內甲,上麵鑲滿了一些銀白『色』的麟片,顯得沉甸甸的。

    “還是蠻兄出手大方。竟將這件異寶‘皇鱗甲’給小徒保命,在下先代小徒多謝了!”極陰一見此衣有些動容,一絲貪婪之『色』一閃而過的急忙說道。

    “這件寶甲百餘年前還能對我有點作用。但是現在我的托天功早已大成,此物就暫借這小子保命用吧。希望到時不要讓我失望!否則,嘿嘿……”蠻胡子冷冷的望了韓立一眼,麵帶猙獰之『色』的說道。

    韓立聞言不禁神『色』微變。

    極陰一聽此甲隻是暫借的,臉上閃過一絲失望之『色』,但隨即消失的無影無蹤,並微笑著說道:

    “好!小徒有這幾樣寶物護身,想必遭遇什麼樣的意外都可以安然脫身。我等去取寶吧。這通道的開啟可是有時間限製的。”

    聽了這話蠻胡子和老者沒有什麼意見,但是卻沒有動身的意思,而是大有深意的先看了韓立一眼。

    韓立一怔,但隨後苦笑了一下。

    看來這幾人還是怕他臨陣退縮,非得目視他先走進去才行。

    於是韓立麵帶著淡淡的微笑,隨意找了一條通道走了進去。

    極陰和老者等人這才相視一笑的另選其它三條,步入了進去。

    “你不覺得魔道等人的舉動有些奇怪嗎?”當石殿之內隻剩下兩位白衣老者時,那位麵無表情閉目的冷臉老者,緩緩的說道。

    他的聲音有點陰寒!

    “雖然這些老怪使用了手段幹擾了我等的探聽,但從神情上看對那位結丹初期的小子的確很重視的樣子。並且還給了好幾件東西護身。”慈眉善目的白衣長老皺了下眉,讚同的說道。

    兩人一人一句後,又默然了下來。

    “你怎麼看?”冷臉長老有些凝重的又問道。

    “能讓魔道老怪都如此重視的樣子,自然隻有利益了。而此處能讓他們動心的也隻有內殿的虛天鼎了。那結丹小子可能對他們取寶大有幫助吧!”另一位有點遲疑的回道。

    韓立若是在此聽了這些話,隻能無語而已。

    這兩位真是老狐狸,隻是寥寥數語的分析竟就將事情的真相猜的七七八八了。

    到時他不佩服恐怕都不行!

    “取虛天鼎?他們這些人還真能白日做夢!除了那幾種應在『亂』星海早已滅絕的靈獸外,這根本就是妄想之事。否則上幾代的聖主早將此物收走了,還輪的到他們”一聲不屑的聲音響起。

    “這事可不好說!說不定這些人還真弄到了什麼蠻荒遺種!隻要有心人肯花大把的時間和心血也不是一點希望沒有。畢竟上次也發生過,有修士差點將虛天鼎取出的事情。雖然最後隻勉強將蓋子給打開了一點,取了一粒補天丹就被人暗算逃之夭夭了。這次萬天明的金絲蠶,我覺得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既然這樣,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偷偷跟去吧。沒有取出來最好。若是真的將此寶弄出來了。我們自然不能再讓補天丹落入他人手上。”

    “也隻有如此了!”

    ……

    韓立可不知道,他已引起了星宮的兩位執法長老的注意。

    此刻的他,正驚訝的沿著一條盤旋而升的青石台階,一步步的往高處走著,臉上滿是詫異之『色』。

    進入了隨意選擇的通道不久,他麵前就出現了一個個連綿不絕的青石樓梯,走了足足有一頓飯的工夫後,仍然沒有到盡頭的跡象。

    韓立好奇心大起。難道這閣樓竟修建在如此高的地方?

    抱著心中的疑『惑』,韓立倒靜下心來沿著台階,不慌不忙的一點點攀升著。

    再往上走了約百餘丈後,韓立終於看到了一抹亮光,頓時精神一振的加快了腳步。

    果然在轉過一個拐角後,一個普通的方形出口就在眼前。

    順著出口向外隱隱的望去,外間的情景讓韓立神『色』一動,急忙大步走了過去。

    暗黃『色』的天空,灰蒙蒙的霧氣,沒有藍天和紅日,一切都是陰晦不明的顏『色』。

    這竟是一個深不可測、圓柱形的巨大空間。

    猛一看,似乎非常狹窄。四周是濃濃的『迷』霧,無法透視分毫。

    方圓近千丈的不大麵積,讓韓立將此處一覽無遺。

    他竟然就站在霧壁上開出的一個窗口一樣地方。

    在前麵有一道長約數十丈的白玉長橋,就這樣憑空浮在高空中。

    此橋精致異常,雕龍畫鳳。一頭連接著方形出口,另一頭則通向一座空間正中處漂浮的四角樓閣。

    此樓閣高有三十餘丈,分為兩層,通體使用美玉雕砌而成,在虛空中閃閃發光,猶如瓊台仙宮一般。

    而在樓閣的入口上方,掛著一塊金『色』的丈許大牌匾,上麵書寫著三個不小的古文字——“寶光閣”。

    韓立沒有急著踏上長橋,而時仔細端詳了一下樓閣。

    此樓閣雖然不大,但其內散發的驚人靈氣波動深不可測,並有一層淡淡的白『色』熒光將樓閣罩在了其內。看來此處被布下了極厲害的禁製陣法。

    韓立終於動了。

    他緩緩的踏上了玉橋,一步步的向那寶光閣走去。

    走到了玉橋中心處時,韓立不禁歪了一下頭顱,向玉橋的下方瞥了那麼一眼。

    如同萬丈深淵,根本看不到底部,隻能隱隱的看到一些模糊的黑『色』。

    讓人望了心寒無比!

    

Snap Time:2018-07-21 02:35:59  ExecTime:0.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