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六十三章暗流洶湧


    第四百六十三章 暗流洶湧

    元瑤見此,目中秋波閃動,輕笑一聲的說道:

    “怎麼,韓兄不想要此物了。還是怕我給你的鳴魂珠有假?”

    她的話語,隱含一絲譏諷之意。

    韓立沒有馬上回複對方,而是盯著那珠子細看了一會兒,才說道:

    “是不是假的?僅憑上麵的陰魂氣息,韓某倒也辨識的出來。隻是在下對啼魂獸所知實在不多。不知煉化了此珠後,對自身有何害處嗎?”

    韓立說這番話時,直盯著元瑤的美目不放。

    “不妥?怎麼會呢!若是真有什麼問題,小女子又怎會親自煉化此珠。不過在煉化過程中會稍微有些不適,隻要忍耐過去也就無事了!”元瑤神『色』如常,用輕描淡寫的口氣講道。

    “不適?”

    韓立皺了皺眉,凝望了此女一會兒後,又看了看珠子,知道對方所言肯定有不實之處,但現在實在看不出有什麼異常。

    沉『吟』一下後,他還是決定先收下此珠,等以後再慢慢研究。

    若真有害處,頂多不煉化此珠就是。畢竟隻要有了此珠,同樣可以指揮那啼魂獸。

    想罷,他就把此珠小心的收入了儲物袋中。

    “走吧!在走出熔岩路的這一段時間內,我會盡量保全元姑娘的『性』命。但醜話說到前麵,若真碰上了連韓某自己都無暇顧及的危險,元道友還是自己逃生吧!”韓立收好鳴魂珠後,衝著元瑤冷靜的說道。

    然後用手指一點頭上漂浮的寒冰珠,頓時陰寒之氣大盛,一下將對方也罩在了其內。

    “這是自然的。若真碰到了這種事情,元瑤自己也認了。不過小女子相信,憑著韓兄的那些金銀『色』甲蟲。這種情形出現的可能『性』不大。”豔美女子鼻子皺了皺後,抿嘴笑了起來

    此刻的她笑容如花,『迷』人之極。

    這般美景當前,韓立也不客氣的欣賞了幾眼後,才一言不發的轉身而走。

    元瑤見此,微笑著蓮步輕移,走了幾步後和韓立並肩而行,一副很親密的樣子。

    因為離韓立身邊越近,那寒冰珠散發的陰寒涼氣就越充足一些,她自然要讓自己更舒服一些了。

    “說起來,這次的冰火道實在有些詭異!怎麼會出現黑『色』沙漠,還有這麼厲害的飛蟻群,竟不懼法寶的攻擊,還能口吐黑火變化組合。若不是我身上正好有一些青火雷,恐怕根本堅持不到和韓兄見麵了。可就這樣,還被它們毀掉了一件防禦的古寶。”元瑤一邊神『色』輕鬆的走著,一邊杏唇微動的抱怨著。

    顯然她並沒有認出鐵火蟻的來曆。

    “黑沙漠以前沒出現過?”一聽此女所言,韓立心一怔,不禁沉聲的問道。

    他也覺得在此就出現鐵火蟻這般厲害的靈蟲,似乎有些不對勁。

    除了那些有特殊神通和某些強力法寶的修士外,就是結丹後期的修士進入黑沙漠後,能否全身而退都是兩說的。

    “沒有!這黑沙漠是第一次在熔岩路上出現。以前過此關的修士隻是麵對高溫及各種危險的地形,頂多再遇見一些炎獸而已。從沒出現過這種古怪的飛蟻。若是知道有這種厲害蟻群的存在,相信願意闖熔岩路的修士肯定少之又少。或者大部分人在過鬼霧後,直接就會打道回府了。沒修士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元瑤看來知道的真不少,毫不遲疑的回道。但玉容上同樣流『露』出不解之『色』。

    “這麼說,冰火道有點不正常了!”韓立眼中閃過一絲沉思之『色』,喃喃的說道。

    ……

    “絕對不正常,肯定有人動了手腳。”在玄晶道的一片血紅『色』冰柱林內,青易居士倒背雙手,望著天空說著同樣的話語。

    在他四周,無數寸許長的青芒圍繞其身體上下盤旋飛舞著,外麵則是黑壓壓的足有數百隻銀『色』的小獸。

    這些小獸酷似老鼠,不但皮『毛』銀光閃閃,並且頭上還都生有一根短小精致的銀角,顯得小巧玲瓏。

    它們圍著老者,不停的化為一道道銀光,象箭矢一樣的用銀角不停撞擊老者,竟發出了打雷一樣的轟鳴聲,看起來聲勢驚人之極。

    可那些青芒在老者身前紋絲不動,任憑銀光『亂』『射』,絲毫不『亂』。

    “找死!”儒衫老者似乎被這些怪鼠的攻擊聲給惹煩了。

    重新低下頭後的他,臉上一寒的大袖往外一揮,頓時那些青芒爆裂了開來,耀眼的光華照亮了方圓數十丈的範圍,讓人無法睜眼注視。

    片刻後,青光黯淡了下來。地上躺滿了銀白『色』的小獸屍體,每一隻上麵都『插』著密密麻麻的青『色』細針,閃著幽藍的寒光。

    青易居士神『色』不變,顯然這種結果早再他預料之中了。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地麵,就伸出一隻枯瘦的右手,往虛空處輕輕一招,地上的飛針萬流歸宗般的重新化為了青『色』刺芒,飛進他的身體之中隱入不見了。

    “銀光鼠!在第二關怎麼會出現這種鬼東西。難道是……”老者臉『色』陰沉的思量了起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哼!既然玄晶道出現了銀光鼠,看來熔岩路同樣和以前不會一樣了。那姓韓的小子恐怕麻煩大了!”青易居士懊惱之極的冷哼一聲,有些焦慮的自語道。

    隨後,他唉聲歎氣的身形晃了幾晃,人就從原地消失了。

    在四周高聳的血『色』冰柱中,隻留下滿地銀『色』小獸屍體,顯得有幾分詭異。

    ……

    在大峽穀某處無光之地,有兩個聲音在黑暗中,不慌不忙的交談著。

    “這次動用了鐵火蟻和銀光鼠,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以前我們雖然也在曆次探寶中動了些手腳,但還算隱秘。可這次黑沙漠和血冰林的出現,有點太明目張膽了吧。除了少數沒有經過這兩處的人外,恐怕正魔兩道的大多數結丹期修士都要葬身於此了。到時侯麵對萬天明和蠻胡子等人,恐怕再也糊弄不過去了。”一個有點擔心的聲音說道。

    “糊弄!你真以為以前在虛天殿動的手腳,正魔雙方都不知道?他們早就心有數了。隻是以前我們星宮勢大,故作不知罷了。他們也知我們隻能『操』縱虛天殿的一些小禁製,構不成太大的威脅。隻是每次探寶之行時,讓正魔的結丹期修士多掛掉幾個而已。”另一個陰寒的聲音不急不躁的回道。

    “黑沙漠和血光林是我所能控製的最厲害的禁製。就這樣動用了,還是覺得有些可惜。畢竟是我們上代星宮之主,費了好大工夫才得以掌握的。”開始的聲音悠悠的惋惜道。

    “一點都不可惜!”

    “現在外麵謠言滿天飛,兩位聖主又到了閉關的關鍵時刻,根本聯係不到。弄的『亂』星海人心惶惶,就是我們星宮自的內宮弟子,都有些人心不穩了。宮中的事情,此時全仗我們幾個老家夥在硬撐著。可正魔兩道全蠢蠢欲動了起來,我們幾人很難壓得住局麵。單獨麵對正魔任何一方我等還不會懼怕。但就怕他們雙方忽然聯起手來,這就糟糕了。”

    “現在唯一的辦法,隻有先采用強硬態度強行削弱兩道的實力,讓他們心存疑慮並『摸』不清我們的真實情況。畢竟星宮統治『亂』星海這麼多年了。他們不可能不心存顧忌的。隻要再拖一些時間過去,兩位聖主就會閉關出來了。到時即便他們聯手了,我們也大可無憂了。畢竟萬法門的瘋婆子和聖魔島的六道,麵對我們聖主的元磁神光,也隻有退避三尺的份兒。”

    “鐵火蟻和銀光鼠禁製的動用,也是『逼』不得已的事情。除了這兩個禁製外,其它的都無法對結丹期修士造成這麼大的殺傷力。起不到應有的警告效果,也體現不出我們的強硬態度。至於顧慮對方會借此生事,你更是杞人憂天了。看他們的雙方的架勢,十有八九又是衝那虛天鼎而去的。死的又不是他們自己的門人弟子,他們根本不會多此一舉的!頂多在心大生悶氣罷了。”

    陰寒這聲音冷笑著說出了一大堆話出來。

    聽了這話,第一個聲音輕歎一聲默然不語了。似乎認可了對方的判斷!

    

Snap Time:2018-04-21 19:55:28  ExecTime:0.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