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五十八章生死路


    第四百五十八章 生死路

    當卜緒進入虛天殿,先後見到有這麼多元嬰期老怪到來後,一下冷水澆頭,心冰涼無比。

    元嬰期修士來此處,當然是衝內殿的寶物而去,虛天鼎肯定是重中之中。

    以前虛天殿雖然也有元嬰期修士光臨,但那隻是三四個而已。可這次竟然一下吸引了八位元嬰期的修士,這自然讓他大感希望渺茫了。

    不過,既然來到了此處,他也不願就這樣灰溜溜的回去。

    還是抱著萬一的希望順利通過了鬼霧,並進入到了熔岩路來。

    說實話,如果說是鬼霧和後一關的“極妙幻境”他還有幾分畏懼的話,但對於冰火道則根本沒放在心上,也從來沒懷疑過自己會無法通過此關。

    因為他修煉的功法正是『亂』星海名氣不小的“泰陽決”。

    此功法可是『亂』星海火係功法中可擠進前十之列的頂階心法。他用此功法中的泰陽真火,不知把多少敵人化為了灰燼,送進了無盡的深淵。因此對辟火之道,他自然是信心十足,覺得小菜一碟。

    當然麼多年的修煉生涯,他也不會自大的赤手空拳就想過此熔岩路,還是準備了兩件防火的法器。倒不是他不想再多準備幾件,而是為了購買那火龍蟲,已讓他幾乎傾家『蕩』產了。

    身懷“泰陽決”的他,也覺得有這兩件法器輔助,過這熔岩路完全不成問題的。

    可現在的卜緒,已經後悔的腸子都要斷了。

    因為一進入此地不久,他就發現泰陽決雖對辟火然的確有著奇效,但同樣,他若不想在一時半刻內被四周高溫烤成了人幹的話,就必須不停的讓泰陽決處於全力運行之中。

    和他一開始想象的隻要一點點法力消耗,就可以無視惡劣環境的想法,大不一樣。

    在外麵時,他隻要運行一成的泰陽決功法,就可讓完全回避普通火焰直接炙烤了。

    顯然熔岩路散發的高溫和外麵的凡火大不一樣。肯定因為禁製的原因,對火係功法有什麼克製在麵。

    而他那兩件辟火法器,在這種詭異的環境下所起的效果實在有限的很。

    這讓已經走了數個時辰的卜緒心慌意『亂』了起來。

    因為照法力消耗的速度來看,雖然手上各抓一塊靈石不停的補充靈氣,但頂多隻能再維持大半天左右的時間,他就會因法力枯竭而化為了灰燼。

    卜緒自然不想就此兵解而亡。他一邊緊張的狂奔而走,一邊四處不停張望著。

    可是四周靜悄悄的,一個人影沒有。這讓他想擊殺其他修士,搶奪辟火寶物的想法,也胎死在了腹中。

    越是這樣向前奔馳,卜緒的絕望之感就越發強烈了。

    一連狂奔了一刻鍾後,卜緒終於停下了腳步,目中滿是焦慮之『色』。

    雖然有輕靈術等法力加持著,但照這樣的速度根本沒希望衝到峽穀的盡頭。況且他再奔下去的話,即使碰見了其他的修士,身上的法力也會嚴重的不足。

    到時別說要擊殺別人,別人一見他如此的虛弱,恐怕反而會向他出手吧。

    卜緒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在原地來回走動著。隨著時間的流逝,心各種念頭想法紛紛湧上了心頭。試圖找出一條活路出去。

    驀然,他抬首望了望深紅『色』的天空,臉『色』陰晴不定了起來。

    一絲決然之『色』在麵上閃過後,他身上黃光一閃,身形竟徐徐的漂浮了起來。

    在此過程中,他雙目眨也不眨,一臉的小心之『色』。

    當離地兩三丈高的距離時,仍然沒有什麼事情,這讓他麵『露』狂喜的神情。

    因為這個高度,完全可以讓他施法飛行了。而他隻要施展飛遁之術,到峽穀的盡頭,豈不是片刻之間的工夫。

    強按住心中絕處逢生的狂喜,卜緒一掐法決,身形化為一團黃光就一閃即逝的從原地消失了。

    “轟”的一聲巨響。

    剛剛飛出十餘丈的卜緒,竟然被深紅天空中的一道銀『色』閃電直接劈中,當即慘叫一聲,身子馬上化為了飛灰消失的無影無蹤。並從半空中掉下了兩件東西,落在了一旁的草叢之中,聲響全無。

    ……

    在熔岩路的某處,一位三十餘歲的豔女身披一件藍光燦燦的輕紗,正躊躇的望著眼前的熔岩之河。除了一根寬有尺許的四方石柱外,約四十餘丈寬的赤紅河道橫在了女修前進的路上。

    望著河道中炙熱熏天的熔岩流,豔女雙眉緊皺,但是躊躇了一會兒後,還是小心翼翼的踏上了通紅的石柱。

    豔女的纖足一踏上此柱,當即玉容『露』出一絲痛苦之『色』。顯然石柱的熱度非比尋常,即使她身上有那輕紗保護,吃的苦頭還是不輕。

    不過,這女修顯然也是心誌堅毅之輩,銀牙一咬後,仍慢慢的沿著石柱一點點向前挪移走去,一臉的謹慎神『色』。

    一開始非常的順利,讓她安然無恙的走過了小半截,但她快靠近石柱橋的中心時,忽然一股轟隆隆的低鳴聲從遠處傳來。

    豔女一呆,不禁抬首向河道的上流望去。結果臉『色』煞白無比,驟然驚惶了起來!

    一股強烈之極的颶風沿著河道正從上至下的狂湧而來,化為了一頭灰蒙蒙的巨龍,張牙舞爪的轉眼間到了石柱的跟前,將剛騰空飛起的女修一下裹在了其內。

    一聲尖利的絕望聲傳來,女修的身影消失的無影無蹤。

    片刻後,在石柱下方的熔岩上,某件東西藍光一閃,接著就沉了底部。

    ……

    玄晶道的某處冰山的附近,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老者正背靠背的和十幾隻通體晶瑩的怪獸爭鬥著,紅白兩『色』的光華到處四『射』,但不久後爭鬥聲停了下來。怪獸隻在原地待了片刻後,就一哄而散,地上隻留下了兩具殘缺不全的屍體。

    ……

    而在玄晶道的另一處,極陰老祖正悠哉的在一片冰地上漫步而行。身上黑光閃閃,一絲寒意都沒有。

    偶爾有那晶瑩的怪獸從冰下鑽了出來,想要偷襲極陰。

    都被他輕描淡寫的一道黑芒一閃而過,輕易的將這這些怪獸切成了兩截。

    接著,他又若無其事的繼續趕路。

    ……

    兩日後,熔岩路某一赤紅的小山上,韓立怔怔的望著前方,神『色』有些猶豫。

    他當日施展羅煙步迅速通過了大草地後,就恢複了正常的行進速度。畢竟羅煙步對身體的負擔,還是有些太大了。即使以他結丹後的強韌身體,也無法持續太長的時間。當然,這要和當日築基時的時間相比,自然是天壤之別了。

    後來,他又穿過一段極度危險的熔岩沼澤。那些看似實地,實際上全是熔岩的暗坑,即使是韓立這樣神經堅韌之人,通過之後也出了一身的冷汗。

    要不是,他將那蠻胡子的寒冰珠及早的祭出。一掉進坑內,立刻用此珠護住全身無礙。恐怕他即使不死,也早已燙的皮開肉爛了。

    至於後麵通過一片怪樹林時又被兩三隻炎靈獸盯住了,同樣讓韓立頗費了一番手腳,才得以安全的通過。

    可這些地方,都沒有眼前的景象,讓韓立如此的震驚。

    因為在他的麵前,出現了一望無際的黑『色』沙漠。

    不錯!黑顏『色』的沙粒,黑顏『色』的沙丘。

    這種詭異的景象,自然讓韓立有些不安,不敢冒然的走進去。

    繞路當然也不可能了。

    這黑沙漠的麵積實在太大。如果繞路而行的話,最起碼要多耽誤兩天的時間。

    按照以前的過關修士經驗,通過此關必須在五日之內才行。否則傳送陣就會徹底關閉,困在麵的人自然有死無生。

    而韓立估算,他隻走到了峽穀的中段了。多耽誤了兩天的話,時間還可能真的會不足。他還不想冒此風險。

    畢竟,誰知道黑沙漠後麵還會有什麼鬼東西在等著,說不定耽擱的時間更加的長久。

    韓立眉頭緊鎖,望著眼前的景象,心猜測此處倒底暗藏著什麼詭異的危險。

    可就在這時,韓立神『色』一動,頭也沒回的身形一晃。人就從原地消失了,不見了蹤影。

    這時,後方才隱隱有什麼聲音傳來。

    

Snap Time:2018-01-21 12:49:45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