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五十七章步步維艱


    第四百五十七章 步步維艱

    “小徒修為尚淺。本人作為他師傅,自然要多加照顧了。這件白犀佩雖然也算珍貴,但我要走那玄晶道,此物留著無大用。倒是我記得蠻兄好像也有一件寒冰珠,不如一齊暫借小徒吧。想必道友不想讓小徒在未進內殿前,出什麼意外吧!”極陰祖師沒有動怒,反而眼珠一動後含笑著說道。

    “哼!在未取出虛天鼎之前,本人自不會讓他輕易的死去。這件寒冰珠是我早年擊殺一隻寒鯉所得。小子,就先便宜你了。”說完此話,蠻胡子從身上『摸』出了一顆白濛濛的溫潤圓珠,拇指般大小,拋給了韓立。

    韓立心一喜,接過此物後,稱謝幾聲。雖然知道這二位給自己這般寶物,完全是因為血玉蜘蛛的緣故。但可以讓他在過熔岩路時,安然無恙。自然求之不得了。

    寒冰珠和蠻胡子的白犀佩雖然同樣閃著白光,但是此珠一拿到手後,就有一股凍徹肌膚的寒意讓韓立激靈的打了個冷戰,急忙將其先收進了儲物袋中。這可和白犀佩的溫涼感觸完全不同,看來是更勝玉佩一籌了。

    你儒衫老者見了此幕,嘿嘿一笑,身形一閃的先進入了玄晶道中,其他的修士見此,也紛紛按照早已選好的通道進入了峽穀。

    隻是片刻的工夫,通道前的眾修士就少了多半。

    “韓立,你先進穀吧。數日後我們在峽穀盡頭的傳送陣見麵。”極陰祖師望了一眼韓立,和顏悅『色』的說道。

    韓立自然沒有什麼不同意見,應了一聲後,人就向豎著“熔岩路”石碑的通道走去。

    不過,在走進去之前,韓立還是神『色』如常的向四處掃視了一遍。

    結果心有些惴惴不安!

    那玄骨老魔竟至今還沒有『露』麵。難道突然改變了主意,獨自溜走了不成。

    韓立不由得往一些不好的方麵想去。

    畢竟人心難測,難保玄骨一見極陰勢大,又改變了主意。

    不過要是真的出現此事,韓立也絕對不客氣的將老魔的底細,在不妙時機拿出來當做一個籌碼,用來保命。韓立目中凶光一閃的想道。

    也許這個動作,刺激了某人。韓立正有些恨恨之時,玄骨從容的聲音忽然在他耳邊響起。

    “不要東張西望了。我現在就隱匿在附近,隻是沒有現身而已。你好自為之吧!過了冰火道,我自會和你聯係的。”說完此話,玄骨的聲音再次不見了。

    但韓立心驚喜之外,總算放下了心來,大步的走進了通道內。

    “一股股熱風順著通道迎麵吹來,讓剛剛踏進的韓立馬上有了身處熱爐邊的炙烤之感。

    韓立皺了下眉頭,凝神向前方望去。

    通道隻有兩丈來高的樣子,並不算如何高大,但前麵隱隱溢出的刺目紅光,讓人有些觸目心驚。

    韓立『舔』了『舔』有點發幹的嘴唇,森然的目中一閃後,當即一步步走去。

    每一步的邁出,都感到周圍空氣的溫度似乎就高了一分。

    二三十步走過後,韓立再也無法向前了。因為周圍的高溫,外加時不時吹來的一兩股熱風,讓他臉上的肌膚隱隱有些生疼。

    韓立猶豫了一下,先在身上釋放一層“水屬『性』”護罩。

    藍盈盈的光華將韓立罩在了其中,烘烤的炙熱感馬上大減。

    隨後他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拍,一道青光飛出,落入了他的手上。正是那件“辟火寶衣”。

    韓立不假思索的將此物,穿在了衣衫麵。

    頓時一股涼意從寶衣上傳出,韓立精神一振,繼續邁步向前。

    十幾步後,眼前驀然一亮,一道紅濛濛的光壁擋住了去路。

    韓立這次隻望了光壁數眼後,就一頭紮了進去。

    因為他聽到身後有腳步聲傳來,看來有其他的修士也走了進來。他可沒什麼興趣和其他修士打什麼照麵。

    在炫目紅光中的一陣頭重腳輕後,原本消失的高溫就如同逆襲的怪獸一樣氣勢洶洶的狂湧而來,讓那水屬『性』護罩藍光閃了幾閃,馬上搖搖欲墜了起來。

    還未從頭暈中恢複常態的韓立嚇了一大跳,急忙身上的靈力狂湧而出,才重新穩定了護罩的狀況,定神向四周看了下。

    赤紅的山石,黃紅的土地,散發著紅光的草木,深紅而模糊的天空,一切都是火一樣的顏『色』。

    站在護罩內,身上穿著辟火寶衣,那種幾乎空氣都在燃燒的感覺,韓立仍能清晰的感應到。

    韓立深吸了一口氣,神『色』陰沉了下來。

    若是在這樣的高溫下,隻待個三五個小時,他就是不使用任何寶物,想必通過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但是根據紫靈仙子所言,在這第二關的冰火道上所有修士都無法騰空飛行的,隻能依靠雙腳一步步的慢慢前進。

    如此一來,傳送稍遠一些的人,隻有不眠不休的走上數天數夜,才可能走到峽穀的盡頭。

    這可不是單靠修士的修為,就能辦到的事情。還要看他們擁有的禦寒防火的寶物效果了。

    而且這路上,惡劣的環境並不是眾修士麵臨的唯一問題,峽穀內聚集的冰炎屬『性』的天生妖靈,才是他們安然通過此關的最大阻礙。

    想闖此關的修士,每次都有一小半死在這些妖靈手上。

    除此之外,在半路上被心懷不軌的人偷襲暗算,搶奪寶物。這也是曆次冰火路上必演的一幕。

    畢竟越靠近峽穀的傳送陣盡頭,越有可能碰上其他的修士。

    而搶了他人的禦寒防火寶物,就可讓自己生存的機會大長。想必一些快挨不過去的修士,肯定會毫不客氣的出手的。

    韓立在原地直直站立著,並沒有馬上行動。而是眯著眼睛一邊打量著四周,一邊分析下所知的信息,在想著什麼。

    足足一盞茶的時間後,韓立神『色』動了一下,從懷內掏出了白犀佩,將其掛在了腰間,然後將藍『色』的護罩一收。

    玉佩的白光代替了藍光,罩住了韓立四周。

    法力是一點不能浪費的。在這打坐休息,純粹是『自殺』的行為。

    抬首望了望天空,勉強辨認出模糊的紅日並認準了方向後,韓立就不遲疑的上路了。

    前方除了一堆堆的『亂』石和半人高的筆直怪樹外,根本沒有什麼道路可走。隻能蹣跚的慢慢而行。

    僅在火熱的空氣中走了一小段後,韓立被泛著妖異紅光的野草叢攔住了去路。

    他望了望這些詭異的草木,韓立雙眉不禁皺了起來。

    驀然一顆藍『色』水球從手中飛『射』而出,擊在了草地之上。

    結果藍光在碰觸草木的瞬間,“啦”一聲響後,化為了一道白『色』的水氣。

    韓立神『色』微微一變。

    向草地的兩側望了一眼,結果入目之處全是這種怪異的野草。根本沒有其他的道路可走。

    韓立躊躇了一下,一咬牙,試探『性』的踩了上去,並走了幾步。

    當雙腳一踏進野草堆時,韓立總算知道了熔岩路的可怕。

    這哪還是什麼野草,分明是一根根炙熱通紅的利劍,不但鋒利無比,其附著的那股火焰能量,更是讓他吃了不小的苦頭。

    雖然有白犀佩及辟火寶衣的保護沒有什麼大礙,但是自大腿以下的陣陣刺痛,讓韓立大有舉步維艱之感。

    韓立隻走出了數丈,就不得不再次將水屬『性』護罩打開,徹底將全身護住。

    雖然這樣一來法力消耗飛快,但總算讓韓立飛也似的在草叢中疾奔了起來。

    他不得已的施展開了羅煙步,隻見一個藍盈盈的鬼影,在刺目的紅光中東一閃,西一晃後,人就化為一個小黑點,漸漸遠去了。

    ……

    卜緒是一名結丹中期的土火靈根的修士。隻有三百年不到的修煉生涯就有了如今的修為,讓他以傲視數片海域而在當地聲名赫赫。

    甚至附近的許多人都認為,他是『亂』星海近百餘年來,最有希望晉升元嬰期的修士之一。

    卜緒非常享受這種別人敬畏,羨慕的眼神和盛讚。

    可自家的情況,卜緒自己很清楚。

    若不是他當年在一次外出遊曆時,碰巧在一個四級妖獸的肚子內發現了一顆上古時期的“分元丹”,讓他省去了百餘年的苦修。恐怕他現在還在築基期那徘徊不進呢。

    可也就是此靈丹,讓他的嚐到了上古靈『藥』的甜頭。因此,早就瞄準了這次的“虛天殿”之行。

    並提前趁其他人不注意之時,高價收買了一隻火龍蟲。

    他要冒險闖下內殿,用此蟲來收取那名震『亂』星海的頂級秘寶虛天鼎。隻要有了虛天鼎內的諸多寶物和那傳聞中的補天丹,想必他突破元嬰期幾乎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Snap Time:2018-01-22 12:26:21  ExecTime: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