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五十七章托天魔功


    第四百五十七章 托天魔功

    韓立這邊剛坐下,遠處的天空傳來了破空之聲,萬天明等三位元嬰期修士從天而落。

    他們望了了一眼玄骨和青易居士後,就冷笑著另找一處地方聚在了一起,並低語了起來。不知在商量什麼隱秘的事情。

    極陰祖師見此情景了,不禁鼻中輕哼了一聲,隨即就閉目養神起來。

    韓立可做不到極陰這樣心平氣和的模樣,而是雙目凝望著某一方向,似乎在觀察著什麼。但若是有心人仔細注意韓立眼神的話,就會發現他目光微散,完全一副心不在焉,心中有事的神『色』。

    一頓飯的時間後,陸陸續續有五六位修士,飛遁而來了。

    其中星宮的兩名白衣長老,也若無其事的趕到了此地。現在唯一沒到的元嬰期修士,也就隻有那位蠻胡子了。

    再等了半個時辰後,蠻胡子的蹤影仍然不見。

    這下萬天明等人朝極陰這邊投過來了異樣的目光,而極陰和儒衫老者仍一副神『色』自如的樣子。

    韓立離他二人較近,卻隱秘的發現,在他們從容的麵孔下一絲焦慮之『色』隱隱從他們目光中流出。

    顯然缺了蠻胡子後,這兩位魔道老怪自知不是正道修士的對手,有些擔心了起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

    極陰祖師兩人終於連表麵上的從容也顧不得了,神『色』陰厲了下來,開始頻頻的向高空處望去。

    雖然這個空間似乎沒有晝夜之分,始終陽光明媚的樣子。但韓立心估算了一下後,此刻距離一天的時間應該差不多到了。

    難道蠻胡子,這位魔道在虛天殿的第一高手真出什麼意外?韓立也有些猜疑了。

    若真出現這種事情,真不知對他來說是禍是福?

    就在韓立和極陰等人都無法安心,而正道修士目光越發不善之時,天外傳來了一聲洞穿金石的厲嘯之聲,這嘯聲如巨浪滔天,一波比一波高昂,一波比一波凶猛,直震的盤坐的所有修士麵『露』出了駭然之『色』。

    極陰祖師和儒衫老者一聽此聲,臉上卻同時顯出了輕鬆的神『色』,並相視一笑的互望了一眼。

    甚至青衫老者輕笑後,低聲的說道:

    “看來蠻胡子的心情不錯,應該有什麼意外的收獲。”

    “哼!在這能有什麼意外驚喜。頂多是壽元果采摘的較順利吧!”極陰祖師搖下頭,不以為意的說道。

    儒衫老者聽了,微微一笑,正要在說些什麼時。遠處的天邊閃出了一團金黃『色』光球,此光球如同天外流星一樣的狂嘯而來,眨眼間就到了眾修士的上空。

    老者馬上閉口不言了起來。

    韓立眼中異光一閃,望著光團中的人暗暗心驚。

    其實又何止是他,其他第一次見“托天魔功”聲威的修士,同樣『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因為在金『色』光團簇擁下的蠻胡子,形象實在太詭異了,仿佛妖神一樣的讓人望而生畏。

    此時的他不但渾身散發著金『色』的刺芒,『裸』『露』出衣衫的手足及臉麵上竟生出密密麻麻的銅錢大小的金『色』鱗片。

    這些鱗片猶如赤金打造的一樣亮麗,並且流轉著森然的寒光,讓人一看就知堅固無比,仿佛永不可毀。

    “這就是托天魔功?好像真的很厲害!”在極陰老祖另一側的烏醜,倒吸了一口涼氣,有些怔怔的說道。似乎被蠻胡子的形象,給震駭的不輕。

    “哼,隻不過是個烏龜殼而已!玄陰大法練到了至高境界,並不弱於托天魔功的。”極陰祖師聽了烏醜的話,冷望了他一眼,有些不悅的說道。

    這一下讓烏醜驀然想起,自己的祖父可和這位蠻胡子不對頭的。如此稱讚對方,不是存心讓極陰祖師生不痛快嗎?

    頓時他麵帶尷尬的連聲稱是,再也不敢開口說什麼了。

    這時天上的蠻胡子,用俯視的目光略一巡視,立刻就望見了極陰等人, 當即毫不客氣的直墜而下。

    “轟”的一聲巨響,震得附近的地麵都輕微的晃動。

    蠻胡子的人就落在了極陰等人的身旁。然後身上的鱗片迅速退去,金光也黯淡了下來,漸漸消失了。

    “看來蠻兄此次收獲肯定不少了!否則也不會興致如此之高。”未等蠻胡子開口說話,儒衫老者就含笑的一抱拳說道。

    “哈哈!是有些收獲。我在那壽元果樹附近擊殺一隻冰雪蟾,此妖獸的內丹對我的托天魔功可是有大有益處。”蠻胡子似乎還未曾興奮中恢複常態,一見老者詢問,竟毫不猶豫的說了出來。這倒大出乎極陰祖師等人的意料,竟一時不知對方所說是真是假,麵麵相覷了起來。

    “那真要恭喜蠻道友了。若是托天魔功還能有所精進的話,想必蠻兄和雙聖及六道都有一戰之力了吧。”青易居士一怔之後,最先恢複笑容的說道。

    隨後極陰祖師也臉『色』如常說了兩句恭喜的話。

    蠻胡子聽了嘿嘿一笑,想再說什麼時,卻雙目一瞪的盯在了韓立身上。

    接著『露』出一絲奇怪之『色』,目中異光一閃後一股驚人的氣勢一下爆發了出來。

    首當其衝的韓立,瞬間覺得身上一緊,接著四肢如墜千斤無一樣的竟法動彈分毫了。最驚駭的是,在對方目光注視下,他竟有了一種身心皆備看穿的冰寒感覺。

    韓立臉『色』煞白,不加思索的大衍決自動流轉了起來,一下將心神牢牢的護住。這時臉上恢複了一絲血『色』,覺得身體恢複了正常。

    “咦!”讓蠻胡子不禁詫異了一下。

    但隨即臉上『露』出一絲驚喜之『色』,正想再有什麼動作時,極陰祖師卻身形一閃的當在了韓立的前麵。

    “蠻兄,你這是何意?為何以大欺小的對小徒出手啊?”極陰抵消掉蠻胡子的氣勢後,不動神『色』的問道。

    “小徒?”蠻胡子聽了先是一愣,但馬上臉『色』陰沉了下來。

    “極陰,你存心戲弄我不成?除了烏醜小子外,在虛天殿中什麼時候又多出了一位徒弟來。”他在烏醜身上輕蔑的一掃後,毫不客氣的說道,一副一言不對就要動手的樣子。

    “,蠻兄你誤會了。這位韓立小友,今日才剛剛拜在了烏道友門下。道友不知此事,這是很正常的。”青易居士急忙在一旁打了個哈哈的解釋道。

    現在的韓立對他們可是重要無比,自然不能有什麼差錯。

    “極陰,你在這收徒?我沒有聽錯吧!”雖然聽了老者的解釋,蠻胡子還是驚訝的說道,隨後又打量了韓立兩遍。

    “雖然隻是記名弟子,還未正式舉行拜師儀式。但這位韓小友現在的確是極陰島的人了。還望蠻兄手下留情!”極陰祖師望著蠻胡子,微微一笑的說道。

    蠻胡子眨了眨眼睛,凝望著看著極陰祖師和儒衫老者一會兒後,再看了下韓立,忽然大笑了起來。

    “好,很好。你這個徒弟收的的確不錯,別的不說,最起碼神識就比你那孫子強上數倍。若是精心培養的話,大有可為。哈哈,大有可為啊!”蠻胡子竟展顏一笑的說出這樣一番話來,最後一句更是有什麼深意在麵似的。

    極陰祖師和儒衫老者聽了此話,莫名其妙的互望了一眼,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蠻兄此話是什麼意思?”極陰祖師皺了眉頭,緩緩的問道。

    “沒什麼意思。你這位記名弟子不錯,有沒有興趣讓於我。我覺得這小子可能更適合修煉我的托天魔功。”蠻胡子不在乎的說道。

    “蠻兄說笑了。韓小友才剛拜入極陰門下,怎可隨意的轉讓。道友一定是玩笑之言!”

    蠻胡子此話一出,極陰祖師和老者都嚇了一跳。青易居士急忙開口,把話頭接了過去。

    “嘿嘿!不願意讓就算了。真叫我收徒弟,我還嫌太麻煩!不過,青道友!我是打極陰徒弟的主意,你這麼著急上火幹什麼。莫非這小子身上,還真有什麼說不得的事情!”蠻胡子冷笑了一聲,『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忽然一寒的說道。

    這話一出口,老者神『色』微變,但馬上神『色』如常的望了極陰祖師一眼。

    

Snap Time:2018-04-27 01:07:00  ExecTime:0.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