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五十五章意外頻生


    第四百五十五章 意外頻生

    “哼!你以為現在去不去,是由你說的算嗎?不去的話,本少主現在就滅了你。還真以為有星宮兩個老家夥的先前之話,我們極陰島就不敢動手了嗎?”烏醜兩隻小眼放出凶光的說道。

    不知為何,烏醜雖然因為極陰祖師先前的叮囑,才在一旁扮惡人來給韓立施壓。但是內心卻真的看韓立不順眼。

    這種惡感幾乎是天生的,毫不理由的。

    韓立自然對烏醜同樣沒什麼好印象。現在在聽其這麼一說,隻是冷望了他一眼後,就不理睬的對極陰祖師說道:

    “雖然不知道,前輩需要晚輩的靈獸有何大用。但是靈獸主人死去的話,認主的靈獸他人是無法收服的,這一點晚輩是很清楚的。並且在下大可以在危急關頭命令血玉蜘蛛自爆,想必前輩不希望看到這一幕吧!”

    他的話用了一點點的威脅口吻,讓對麵的中年人臉『色』微變,『露』出了一些意外之『色』。

    韓立很清楚,烏醜隻是狐假虎威而已!這真正能做主的還是極陰祖師了。因此根本不願和烏醜多糾纏什麼。

    不過韓立這個舉動卻讓烏醜惱羞成怒起來,臉上的陰厲之『色』一閃之後,就一張口要對韓立說些什麼難聽之言,但卻被身側的極陰祖師一擺手,攔了下來。

    “好,我很喜歡有膽識的後輩。本祖師既然要借用你的血玉蜘蛛,自然不會讓你白跑這一趟了。到時到內殿後,我就……”

    極陰祖師剛說到這,想許諾什麼條件時,忽然臉『色』一沉,話音頓停。

    他緩緩轉過頭去,猛盯望著一側的某個方向,目『露』凶狠之『色』。

    “誰在哪偷聽,給本祖師滾出來!”極陰祖師的聲音有些尖厲,充斥著殺意,看來惱怒異常。

    韓立則心一驚!下意識的認為是玄骨被發現了。不由得腦筋急轉,想一想出現這種場麵時自己該如何應付才好。

    可是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後,韓立就詫異了。

    “烏老弟何必如此動怒,青某隻是無意中遇見而已,不會真的想動手吧?”一片青『色』霞光閃爍,在數十丈外的虛空處一個一身儒衫的老者,無端的出現在了那,並笑眯眯的瞅著極陰祖師等人。

    竟是和極陰祖師有些相熟的那位“青易居士”!

    “青道友,你跟蹤烏某!”極陰祖師見是此人,臉上的殺機一滯,隨後神情極為難看的問了一句。

    “這哪是什麼跟蹤?青某隻是到處閑逛轉轉,遠遠看見烏道友和這位小兄弟在談些什麼,就飛過來想打個招呼而已。沒想到惹得道友如此的不高興。咳!早知道如此,青某絕不會如此的冒失了。”儒衫老者幹笑了幾聲,就滿不在乎的解釋道。

    隨後他不管聽了解釋之言,臉『色』有些發白的極陰祖師,就瞅向下方的血玉蜘蛛,嘴中『露』出了“嘖嘖”的稱奇聲。

    “這就血玉蜘蛛,真是難得的靈獸啊。聽以前的先輩修士分析,此靈獸好像是取那虛天鼎的最佳靈獸之一,成功幾率遠在你的火蟒和萬天明的金絲蠶之上。”青易居士搖頭晃腦的說道。

    閑逛、轉轉?那為何要隱身?一聽老者如此厚著臉皮的理由,極陰祖師惱怒之極。再看其望向下方的血玉蜘蛛說出了一直想掩蓋的秘密,神情更加的陰沉起來。

    “這位就是烏老弟一直掛念的那位後輩吧,老朽同樣喜歡提攜有膽識的年輕人。怎麼樣,有興趣拜入本人門下嗎?青某可還從未收過弟子呢?”儒衫老者的目光從血玉蜘蛛身上收回後,就在韓立身上轉了幾圈,眼珠一動的說一句讓極陰臉『色』鐵青,韓立愕然的話來。

    “收晚輩為徒?”韓立眨了眨眼睛,不知心是該高興,還是該苦笑。

    “青道友,這是什麼意思?”極陰滿臉的寒氣,身上有絲絲的黑氣湧出了,盯著老者一字字的問道。

    “!開個玩笑而已,極陰老弟何必如此緊張。我若真收下了這位小兄弟,恐怕道友要和在下拚命了。不過,若是蠻胡子知道這有一隻血玉蜘蛛的話,不知會不會有同樣的想法啊?”老者輕笑一聲,接著眼中詭異之『色』一閃,輕描淡寫的說道。

    青易居士這話,讓極陰祖師神『色』稍緩。但一聽對方提及到蠻胡子,又大感頭痛。

    按照極陰祖師原先的打算,他是想將這血玉蜘蛛隱瞞起來,然後攛掇其他人先把正道修士趕出內殿或者幹脆讓雙方都兩敗俱傷。再用火蟒裝作無法取寶成功的樣子給其他人看。暗地,則偷帶著韓立用血玉蜘蛛將寶物取出。如此一來,他就一人獨得虛天鼎了。

    至於原先說的分給他人一份的承諾,自然被他仍置了腦後,沒有一點想要履行之意。

    可萬沒想到的是,他的精心打算,竟然被眼前的這位老狐狸給攪『亂』了。

    殺對方滅口,他可沒什麼把握。況且即使有把握,他也不會輕易的出手。

    畢竟還有萬天明等正道的修士要對付,自不能讓己方的實力太弱了。

    而現在老者一提到蠻胡子,更讓極陰祖師臉上的肌肉抽蓄了一下。

    對於蠻胡子托天魔功的厲害,他當年可是深有體會的。

    即使如今的“天都屍火”小成了,也沒有幾分自信和此人抗衡。萬一對方真用了同樣的借口將眼前小子收入門下,然後在取寶時硬要占了大頭,他還真的一點辦法沒有。除非是……

    極陰祖師倒也現實的很,一見不可能保住血玉蜘蛛的秘密,馬上開始想如何不在取寶中吃了大虧。

    此時他心中一動,臉帶異『色』的望向了老者。隱隱猜到了對方說此話的用意。

    儒衫老者見極陰祖師『露』出這種神『色』,微微一笑,接著嘴唇微動的傳聲了過去。

    極陰祖師的神情陰晴不定起來。

    “怎麼樣,這個建議如何?”老者傳音的時間很短,很快就恢複了正常言語的問道。

    “行,我答應了。”極陰祖師幾乎沒有思索,陰著臉的張口就同意了下來。

    “好,這就對了。下麵你看我二人,誰收此人入門下較合適?“老者『露』出了滿意之『色』,接著望了韓立一眼後,慢悠悠的說道。

    “他願意拜誰為師,就讓其自己選吧!這樣也比較公平一些。”極陰祖師沉『吟』了一下後,就這般說道。

    老者聽了這話一怔,『露』出一絲奇怪之『色』,但稍加思量之下,就點頭應允道了。

    極陰祖師見此,臉上難得的有點笑意了。隨後一轉臉,低頭衝地上的韓立淡淡的說道:

    “你想必也已經聽到了我二人的淡話了!你的血玉蜘蛛,是我們此次取寶的重要之物。無論如何也不會放過的。”

    “至於你以為因為你是靈獸的主人,我不敢殺你,那就是大錯特錯了。要知道,本祖師會一種方便的煉製靈屍方法。大不了到時我將血玉蜘蛛殺死,將其煉製成妖屍就是了。隻是這種做法,會讓血玉蜘蛛的修為大減。不到『逼』不得已的時候,我是不會如此做的。你若是害怕事成後會對你不利。我二人都可以收你入門下,那就是一家人了。真取到了寶物,也會算你一份的。看你也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如何選擇了吧!”

    極陰祖師不動聲『色』的說了一大堆半威脅半誘『惑』的話出來。讓自從儒衫老者現身後,就有些心神不寧的韓立神『色』為之一動,仿佛有些心動的樣子。

    可韓立心實際上,正暗暗的叫苦不迭。

    自從這青衫老者現身後,他就知道情況更加的不妙。

    原先還抱有萬一的希望,指望這兩位老怪自己起了衝突,他好能渾水『摸』魚的溜掉。但沒想到這兩人如此的老『奸』巨猾,隻是短短的幾句話就達成了什麼協議。

    現在就是那玄骨肯跳出來幫忙,估計也是一點戲沒有。

    而用血玉蜘蛛來威脅對方的話語,看來也沒了什麼大用。就是真讓蜘蛛自爆,估計也會被對方搶先製住了。而他隻要有一線生機,也不會激怒元嬰期修士選這條死路的。

    不答應,看來真的不行了。

    

Snap Time:2018-08-15 22:33:02  ExecTime: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