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五十四章誘惑


    第四百五十四章 誘『惑』

    仿佛看出了韓立的敵意和臉上的警惕之意,那遮天蔽日的烏雲急速轉動了起來,並迅速往中心處收縮起來,一時黑氣滾滾,魔氣大盛。

    韓立心中一凜,就要忍不住讓傀儡們搶先攻擊之時,耳邊卻傳來了玄骨的冰冷聲音。

    “小子,別『亂』出手。他隻是在給你個下馬威而已,並不是真對你動了殺機。先看看這逆徒倒底找你有目的再說!”

    玄骨的傳聲,讓韓立一怔,隨即恍然大悟的清醒了過來。

    隨後他強壓住了心中的衝動,不卑不亢的開口問道:

    “極陰前輩大駕到此,找晚輩有何指教嗎?”

    韓立的聲音低沉而平靜。

    “能夠在老夫的一擊之下,還能如此鎮定,看來你膽子很大。”天上的烏雲中傳來了極陰祖師答非所問的聲音,說了一句讓韓立不知是稱讚還是輕視的話語。

    “前輩以元嬰期修士的身份,真要滅晚輩的話。膽子大些和小些又有什麼區別。” 韓立不經意的皺了下雙眉,但馬上神『色』如常的回道。

    因為知道玄骨並沒有走遠,就隱匿在一旁,他略微安下心來。

    若是他和這位知道玄陰大法弱點的老魔聯手,也不是不能和對方一戰。當然,前提是玄骨真的會在自己和極陰爭鬥時會出手相助。這一點,韓立可一點把握沒有。因此,他沒有絲毫要觸怒對方的意思。

    這時,天上的黑雲終於收攏到了一起。

    接著閃了幾閃後,撲哧”一聲,雲消霧散,空中現出了一位中年人和一位矮小的醜陋青年,正是極陰祖師和烏醜。

    “你叫韓立,天星城的一介散修,我說的沒錯吧!”中年人望著韓立,頗有興趣的問道。

    “不錯,在下就是韓立。看來前輩知道的很清楚了。”韓立微『露』出一絲苦笑,有些無奈的說道。

    “不用擔心,我不是來找麻煩的。也不是因為當日妙音門事,來遷怒與你的。剛才的攻擊,隻是純粹覺得那個陣法有些礙事,才出手破掉的。”極陰祖師淡然一笑的說道。

    “什麼礙事!不就是想用強大的實力震懾一下自己嗎!”韓立心知肚明的想道,但嘴上還是略帶恭謹的問道:

    “那前輩到此是……”

    雖然明知對方正等著自己此問,但韓立也隻有捏著鼻子的故意問道了。

    但是聽了韓立此問後,極陰祖師嘿嘿一笑,雙目衝韓立上下又仔細打量了一遍,直看的韓立心發『毛』。

    “此物你認識嗎?”極陰祖師的忽然單手一翻,手掌上多出了一小截白乎乎的東西,並臉孔一板的說道。

    接著未等韓立看清楚是何物時,就輕輕一拋,此物直飛向了韓立。

    韓立『露』出一絲疑『色』,等此物飛到身前時袖袍一甩,長袖立刻將這東西卷入了其中,然後小心的送到了眼前。

    東西不大,並且殘缺不全。可韓立一眼就認出了此物。

    竟是血玉蜘蛛噴出的一小段潔白蛛絲。

    韓立為之一愣,有些奇怪對方為何會有這東西。但腦瓜略一轉動後,他就馬上就想起了當日隱煞門一戰時,自己突圍時似乎動用了血玉蜘蛛對付了攔路的妖屍,對方大概是那時得到的此物吧。

    對方問起此物,倒底是何用意?韓立神『色』微變,心各種猜疑念頭一齊湧了上來。

    不過,對方可不會給他細思量的時間,隻好略一沉『吟』後,就老實的答道:

    “此物晚輩當然認識,這是我的靈獸噴吐的絲網。前輩就因此事而來的?”

    韓立此時一臉的狐疑,仿佛還有些不太相信的樣子。

    可天上的極陰祖師一聽此言,臉上卻『露』出了笑容。

    “好,很好!我這次尋你前來,就是想見一下你的靈獸。你將此獸放出來,讓本祖師看一下吧!”極陰祖師略帶一些興奮之『色』的說道,聲音竟溫和之極。

    可韓立心卻警惕心大起!

    因為在對方笑容中,他發先現了一絲隱藏很好的貪婪之『色』,雖然這神『色』一閃即逝的消失了。

    但對方身為一位元嬰期修士,竟對他的血玉蜘蛛『露』出這種神情,這對他來說實在不是什麼好兆頭。

    心雖然倍感不安,但是麵對極陰祖師的目光,韓立隻是猶豫了一下,還隻能硬著頭皮說了一個“好”字。

    先拖一會兒是一會兒吧!韓立也隻能這樣鬱悶的想道。

    接著他一抬手,往腰間的一隻靈獸袋上輕輕一拍。

    一道白光從靈獸袋中飛『射』而出,落到了韓立身前。

    光華一斂後,一隻磨盤大小的白蜘蛛出現在了韓立身前,猙獰的注視著四周。

    一見血玉蜘蛛現身,極陰祖師立刻雙目放光凝視著不放,好似在看一件珍貴之極的異寶一樣,臉上的喜『色』漸盛。

    ”太好了!果然是血玉蜘蛛。哈哈……“

    半晌之後,極陰祖師將目光收了回來,卻驀然的仰天大笑了起來。

    直震的附近的空氣一陣嗡嗡的『亂』響,讓韓立不禁神『色』一變。

    元嬰期修士的修為果然深不可測!

    不過,韓立馬上『露』出了慎重之『色』,他知道下麵對方才會真的進入了正題中。

    可是韓立還未等到極陰祖師開口說話,耳邊卻響起了玄骨的焦慮傳聲。

    “你怎麼會有血玉蜘蛛?既然有此物,為何一開始不告訴我 ?”玄骨的聲音中充滿了懊悔及驚怒之意。

    “自己有此物為何要告訴你!”韓立一聽此話,心頓生慍怒。

    但是他馬上冷靜的轉念一想,既然連玄骨的都這般動容了。看來這對血玉蜘蛛,還真的有大秘密在身。就不知此事的出現,對如今的他是弊還是利啊?

    韓立正暗自琢磨之際,玄骨有些急促的傳聲再次響起。

    “極陰這逆徒一定會邀你去內殿的,盡管去就是了。我會暗中尾隨,接應你的。”也許察覺到對韓立說話的口氣有些不妥,玄骨的聲音緩和了許多,但仍然鄭重的囑咐道。

    韓立聽了,反而更加不安了。

    隱隱覺得,他好像因為這血玉蜘蛛而被卷入了大漩渦之中,一不小心就有可能粉身碎骨。

    韓立正在暗自狐疑時,極陰祖師終於開口了,並說了玄骨預料中的話語。

    “韓立,想不想去內殿看下?我可以安然的帶你進出一趟!”極陰祖師和顏悅『色』的說道,話充滿了無盡的誘『惑』。

    “去內殿?”韓立聽了此話,嚇了一大跳。

    那可是對結丹期修士來說,危險之極的地方。

    雖然麵的寶物珍貴程度。同樣遠超於虛天殿其它地方。

    但韓立從一開始知道此處詳情後,就很有自知之明的沒想過要進去。

    如今他剛得到了對凝嬰大有用處的“九曲靈參”,自然更不想無顧冒此風險了。

    至於對方口中說的安然帶他進出此地,和一旁的玄骨要他也答應的話語。他嗤之以鼻的根本不信和不會聽。

    小命,他可隻有一條啊!

    想到這,韓立隻是略一思量,就勉強在『露』出一絲笑容的推辭道:

    “內殿對晚輩來說,實在有些消受不起。晚輩隻要在前兩關轉轉就行了。內殿就不去了吧!晚輩可沒有這麼大福氣!”

    聽了這話。極陰祖師的臉『色』一沉,『露』出了陰厲的眼神。

    而他旁邊的烏醜,則麵『露』怒『色』的忽然大聲斥道:

    “韓立,家祖不追究你當日得罪他老人家的事情,如今更是好心的帶你去內殿,你竟然還推三阻四的,難道是瞧不起我們極陰島嗎?”

    對於烏醜的言語,極陰祖師並沒有阻止,隻是麵帶不愉之『色』的冷眼相看。

    韓立則默然了下來。

    因為,他耳邊又傳來玄骨催促他答應的言語。可韓立怎肯輕易的就範!

    “不去!雖然不知道烏島主叫在下去內殿做何事,但想必不會隻讓在下見識一番就算了吧!有此時間,在下不如在其它較安全的處所,多尋覓幾件寶物了。”韓立神『色』淡然的說道。

    

Snap Time:2018-04-21 19:56:22  ExecTime: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