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五十一章反臉

  
  第四百五十一章 反臉
  不用問,這小東西肯定是那“九曲靈參”的化身了。
  韓立興奮的盯著白兔。
  在大衍決全力運行他的眼中,這件白兔身上的清靈之氣,耀目的驚人。
  真不愧是天地造化生出的奇物啊!
  韓立心感慨之下,但卻絲毫沒有放鬆。手中早就掐好了一個法決,死死的盯著白兔不放。
  下麵的兔子則站在大陣外嗅了一會兒後,兩隻火紅眼珠圍著那玉匣轉了數圈。
  顯然它有些不滿足光在原地嗅聞了,而想要打什麼鬼主意的樣子。
  見那兔子如此通靈的樣子,韓立越發的小心起來,神『色』中隱現緊張之『色』。
  畢竟這“九曲靈參”最擅長遁逃之術了。隻要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前功盡棄。
  小東西圍著大陣四周兜了一圈後,兩隻長耳晃動個不停,似乎察覺到附近的靈氣異樣,遲遲沒有走入陣法中,。
  韓立有些焦慮起來!
  認為這靈參化身識破了陷阱,不會再進陣了。不由得考慮,是否現在就將那金網強祭出,強行將此物捉住。
  不過這樣一來,他的把握小的可憐。
  韓立正在躊躇不定之時,那白兔的身形一閃,竟然幾個跳縱後,消失在一旁的野草叢中。
  在樹上看到此幕,韓立頓時呆如木雞了。
  可就在韓立有些發怔的時機,另一處的草叢中白影一閃,那白兔竟以帶著殘影的急速,瞬間從草中飛『射』到了玉匣麵前,一低首含住玉匣中的東西,然後毫不遲疑的轉身就往外衝去。
  韓立雖然被這小東西的一連串舉動,弄得有些發愣。
  但他馬上就清醒了過來,怎會讓它使用這點小計策後,就跑掉。
  當即一道黃光箭似的從樹上激『射』而下,正好擊在了白兔想跳回的必經之路上。將這小東西嚇得半空中的身形猛然一扭,竟劃了一個弧線,向另一個方向投『射』而去。
  但這時,已經晚了。
  四周驀然升起了一個四方形的黃『色』光罩,將此處牢牢的封閉了起來。
  而白兔一頭撞在光壁上,被反彈了回來。
  在地上滾了數圈後,它晃晃不大的腦袋重新站了起來,隻是目中滿是驚慌之『色』。
  不過,它隨即身上白光一閃,忽然化身為一團拳頭大小的七彩光團,立刻向地下遁去。
  但是黃光一閃後,光團隻深入土中數隻之深,就被一陣黃芒反推了出來。
  這次它真的急了,七彩的光團在光壁之中如同『亂』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撞起來,但毫無例外的都被攔了下來。
  就在此時,一道金光從樹上飛『射』而下,一下將再次躍到半空中的光團,毫無準備的罩在了其中。
  然後人影一晃,韓立出現在了地麵上。
  金光徑直的飛『射』到了其手上,正是那個玄骨交予他手上的金『色』絲網。
  而白兔在網中現出了原形,拚命的掙紮著。身影一陣模糊,一陣清晰,一會兒變大,一會兒縮小,但是這一切都無濟於事。
  金絲網經隨著它的體形變化,同樣或大或小的變化著,牢牢的將其束縛在了其內。
  見到此景形,韓立麵帶喜『色』的一笑。
  他將金網拿近一些,略微觀察了一下那白兔,就毫不客氣的將金網往腰間一別,人就在大陣中心處盤膝坐下,並沒有停下陣法的意思。
  韓立現在要靜等那玄骨挖出“九曲靈參”的本體再來和他會合。
  不過在此之前,他從儲物袋中將那得到的花籃古寶肅然的取出,放在了身前。
  接著又一口氣放出了兩隻靈獸袋中的噬金蟲,讓它們在自己頭上盤旋不定,形成一朵巨大的金銀『色』彩霞,才神『色』如常的閉目養神起來。
  這一切布置,韓立希望能讓那玄骨上人識趣一些。最好不要撕破臉,老實將那靈參交予他。
  因為他很清楚,隻有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弱,兩人的盟約才有可能繼續下去。
  當然對方若真的起了什麼殺意,他也會不客氣的先下手為強。
  而“九曲靈參”不管是否真對凝結元嬰大有奇效,他都勢在必得拿到手才行。
  畢竟這靈物的名氣實在太大了,相信即使對結成元嬰沒用,但肯定另有其它的神奇效用。
  想到這,韓立不自覺的張開了雙目,瞅了瞅腰間的九曲靈參化身,那隻白兔。
  結果,入目的情形讓他一呆。
  因為這小東西再也沒有剛才的精神勁兒,完全焉了下來,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韓立心中一動,知道那此物的本體肯定已被那玄骨挖了出來,否則不會一下變成如此模樣。
  頓時,韓立盯向了樹林外的高空中。
  一頓飯的工夫後,那玄骨上人所化的陰雲終於飛遁而來。一直飛到了法陣的上空處,才自行聽了下來。
  但他並沒有散去陰雲,就這樣漂浮在空中一語不發起來。
  韓立則麵無表情的站起身來,直盯著陰雲,也沒有要開口的意思。
  半晌之後,雲中傳來了玄骨的陰冷之聲。
  “你這般如臨大敵子,是什麼意思?”玄骨的聲音冰寒刺骨。。
  “沒什麼意思。隻不過在下修為低淺,實在害怕前輩突然翻臉出手而已。”韓立平靜的說道。
  “哼!你未免太多心了吧!我若是不想將靈物給你,又何必大老遠將你帶到這來呢?別忘了,我還需要你出手幫我對付那逆徒呢!”玄骨仿佛強壓著怒氣的講道。
  “前輩不知道,有一句話叫‘此一時彼一時’嗎!也許前輩在剛進虛天殿時,的確需要在下的幫忙。但是現在前輩另有幫手了,韓某可就不敢確定了。“韓立目中寒芒四『射』,如刀劍一樣的盯向對方。
  “這話是什麼意思?”玄骨的聲音更冷了,並隱隱透『露』出吃驚之『色』。。
  “前輩不必再裝作不知了,將另一位叫出來吧。他剛才化形搜尋靈參的一幕,已被我看見了。不用再躲躲藏藏了!”韓立皺了一些眉,有些不耐的說道。
  聽了這話,陰雲中的玄骨默然了起來。但不久後,雲中響起陌生男子的渾厚聲音。
  “小子,你是怎麼發現我的。我可不信你能看穿我的化形之術!”聲音的主人毫不客氣的問道。
  “在下沒興趣回答不認識人的問題。晚輩現在隻是再問一下玄骨前輩,你真的想和我鬥得兩敗俱傷,而便宜了那極陰嗎?”韓立臉帶譏諷之『色』的說道。
  “兩敗俱傷!你也太高看了自己吧!雖然殺你可能費點手腳。但是這點代價,老夫還付的出。”一說完此話,陰雲突如其來的『射』出一道黃光,正好擊在了陣法的護罩之上。
  護罩顏『色』驟變,由黃『色』轉為了火紅之『色』,陣法中心處更是一下變得炙熱之極,仿佛一個大烤爐一樣。
  韓立見到此幕,神『色』未變。隻是輕歎了一聲,單手一揚,一道青『色』的法決打在了護罩上。
  頓時黃紅之『色』來回變換了幾次後,又恢複了原來的顏『色』。剛才的燒烤炙熱仿佛隻是夢幻一般了。
  “咦!你將我的陣旗做了什麼手腳?”雲中傳來了一聲吃驚之聲。
  “手腳?要做,也是閣下做的吧!”韓立沒有想回答的意思。
  “哼!很好。我那個金絲球,你用的還不錯吧。”玄骨話鋒一轉的冷冷說道。
  “什麼?難道你……”
  韓立神『色』大變!想起了什麼似的,立刻想將腰間的金絲網摘下,遠遠的丟掉。
  但是隨著玄骨的話聲剛落,金網一閃後,變成了漆黑如墨的顏『色』。
  接著又化為一篷纖細無比的黑氣,迅速攀『射』到了韓立的周身,將他網在了其內,並立刻收緊了起來。
  而網中的兔子則根本不問的丟棄到了一旁,這小東西卻一動不動,似乎陷入了昏『迷』之中。
  突然遭受此困,即使韓立再鎮定,神『色』也驟然一變!
  “小子,陰魂絲的滋味怎麼樣。你現在還能動用體內的絲毫法力嗎?”上空的陰雲中,傳來了玄骨上人的得意大笑聲。
  韓立一聽此言,心一驚的急忙一提法力,但臉『色』隨後鐵青了起來。
  

Snap Time:2018-12-17 11:50:27  ExecTime: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