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四十六章再聚


    第四百四十六章 再聚

    “哼!發現了又怎麼了。憑你我聯手,大不了再重返鬼霧就是了。正麵爭鬥,我們不是元嬰期修士的對手。但逃命的手段,又有誰能有我們鬼道功法神妙?”渾厚男聲不服氣的說道。

    “你知道什麼?這的元嬰期修士最起碼有三四人都有克製我們鬼道功法的法寶和特殊神通。你若是想死的話,不要連累了我。否則別怪我不守信,現在就滅了你。年輕修士自然就是那玄骨上人了,此時他聲音一寒的斥道。

    “玄骨老弟何必動怒呢!老夫不再說話就是了。不過你答應過我尋找合適肉身的事情,可不能食言!否則我怎會將一絲精魄交予你手,又甘願隨你出鬼霧呢!”這人似乎有些忌憚玄骨的動怒,但最後還是忍不住的提醒了一下最掛心的事情。

    “放心!我既然需要你幫我對付極陰那個逆徒,自然有肉身後才行動更方便一些。並且你和我同病相憐,都是半途專修的鬼道,本人自會信守承諾的?”玄骨上人冷漠的說道。

    “嘿嘿!有道友這話,在下就安心了。”說完此話,渾厚的聲音就從玄骨上人的腦中消失了。

    這讓玄骨上人略送了一口氣,然後背靠一顆小樹坐下,進入了假寐之中。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從鬼霧中出來的修士越來越多,也越來越狼狽起來。

    甚至有幾位,一看就是元氣大傷的樣子。估計沒有數年的靜修,恐怕都無法恢複原來的修為。

    但即使這樣,這些人臉上還是『露』出掩不住的喜悅之意。

    畢竟隻要過了鬼霧此關,最起碼可以取得一些,外界難得一見的靈『藥』了。

    當陸續出現的修士,讓此處人數多達了六七十人之時,再出現的修士驟然減少了起來。

    過了大半日後,才偶爾從中走出寥寥幾人來。

    而那位,一開始陪同紫靈仙子的年輕修士,也在其中。

    但他衣衫不整,麵『色』灰白,一副吃了大虧的樣子。

    這年輕男修一進了此地,就急忙尋覓了一番。沒有見到紫靈仙子蹤跡的他,臉現焦慮之『色』,一副心神不定的樣子。

    而這時,極陰老祖和玄骨上人也因為未曾見到韓立的蹤跡,同樣有些不安起來。

    玄骨上人還好,心中雖然有些急躁,臉上還能保持著鎮定之『色』。

    極陰老祖可有些按耐不住了,時不時的張開雙目,陰森森向四處的鬼霧中掃視一下,然後再不甘心的閉上。

    其實依此人陰沉的『性』子,根本不會表現的如此不堪,但是韓立身上的那樣東西實在是他此行取寶的關鍵,讓他有些進退失據起來。

    這種舉動大部分人沒有注意,其附近盤坐的儒衫老者卻看進了眼內,就輕咳了一聲,慢慢問道:

    “烏道友這番心神不安,難道未到之人中還有道友掛念之人嗎?”

    說完此話,老者緊盯著極陰祖師,麵『露』狐疑之『色』。

    “也不算什麼掛念之人,隻是曾經有過一麵之緣的一個小家夥,很有意思的一個晚輩!”極陰祖一聽此話,馬上就恢複了常『色』,平淡的說道。

    “有意思的年晚輩?那到時,烏道友要介紹一下給老夫認識才行。在下也一向喜歡提攜有潛力的後進。”儒衫老者目中異光閃動,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這個老狐狸!疑心還真的不小。”極陰祖師見此,心暗罵了一聲。

    但嘴上還隻能無奈的答應道。

    韓立至今沒有現身,讓他有心煩無比,也就顧不得和對方鬥什麼心機了。幹脆又閉上了雙目,強行進入冥想之中。

    同一時間,某一角落的玄骨上人腦中,再次響起了那渾厚的聲音。

    “玄骨,你說的幫手還沒到嗎?不會被那位厲鬼吞噬了吧!這樣的幫手要來何用,也太弱了一點。”這位話,似乎有些幸災樂禍之意,

    玄骨歎了一口氣,知道憑著對方的『性』子,真不讓其說話,估計是不可能的。

    他也不可能真的滅了對方,畢竟這位對他還大有用處呢!

    而到現在為止,沒有什麼人向他這投過來奇怪的目光。看來稍微進行一些短促的淡話,估計不會有什麼事的。

    想到這,玄骨隻好不快的說道:

    “這人比較神秘!雖然年紀不大,修為隻有結丹初期的水平,但絕不會被什麼厲鬼殺死的。即使是你遇上了他,估計不是魂飛魄散,就是落荒而逃的下場。不要小瞧了此人。”

    “結丹初期?玄骨你太小看了我吧。這樣的修士,我隻要一張嘴,就能吸幹他身上的精血。”渾厚聲音根本不信的說道。

    “我那枚金雷竹的滅魔箭,你不也吃過苦頭了嗎?難道你有辦法對付同樣材料的金雷竹飛劍?”玄骨冷笑一聲的說道。

    “金雷竹飛劍?你不是開玩笑?唯一的一截金雷竹,不是煉製成了那枚滅魔箭了嗎?怎麼可能還有什麼金雷竹法寶?”渾厚聲音一聽此話,沉默了下來,但隨後就滿是懷疑的問道。

    “嘿嘿!是真是假,你到時候自會知道的。不過別說我沒提醒你!這人除了金雷竹法寶外,還有一些很棘手的手段。否則以我玄骨的名頭,何必和一位普通的結丹修士聯手”說完這話。玄骨就不再理會對方,兩耳不聞的閉目養神起來。

    那渾厚的聲音,也知趣的沒有再問什麼,不知是否在考慮玄骨上人所言的真假。

    再等了數個時辰,當玄骨上人也麵現急躁之『色』,懷疑韓立真出了什麼事時。某一側的鬼霧,霧氣翻滾了起來,隨後大片的鬼霧突然往兩側一分,從麵並肩的走出來了三人。

    正是韓立和紫靈仙子二女。

    豔美女子元瑤則仍舊黑袍罩頭,遮住了嬌豔如花的豔容。

    看到眼前這麼多人,韓立一怔之後有些意外。但一掃之後,毫不遲疑的向一處無人的地方走去。

    紫靈仙子和元瑤心有靈犀的互望了一眼,不假思索的就想同樣跟過去。

    但這時,一道人影一閃。

    一位青衫俊逸的青年男子衝了上來,衝著紫靈仙子殷切的問道:

    “太好了!紫靈,你沒有出事。我可一直為你擔心呢!”說完這話,他急忙又湊上了一步,想仔細觀察下此女是否有什麼傷損,關心之極的模樣!

    “李兄,我沒有什麼事情?”紫靈仙子一見此人,腳步不由得止住,勉強一笑後,臉上陰晴不定起來。

    而元瑤大有深意的望了她二人一眼後,就衣衫一飄的獨自跟了過去。

    剛找了一個地方獨自站住的韓立,一回身,見那叫元瑤的女子竟跟了過來,不禁有些意外。

    但他馬上眉頭微皺的說道:

    “元姑娘,我們已經脫離了鬼霧。你跟來還有什麼事情嗎?”

    韓立雖然對此女姿『色』非常的驚豔,也略有些心動。但在此處,他可沒有和外人一齊行動的打算,當即說出了拒人千的話語。

    韓立這番不客氣的言語,並沒有讓元瑤此女生氣,而是輕歎一聲後,說道:

    “韓兄不要見怪,跟著道友,元瑤也是無奈之舉啊!道友也應該知道,我的法寶在和鬼王大戰時已元氣大損了,無法再動用。而這虛天殿內又危險重重。小女子可隻認識韓兄一人,也隻有出此下策了。道友不會眼看元瑤身死此處吧!”

    說完這話時,黑袍女子的雙目微紅,一副泫然淚下的樣子,讓韓立雙眉皺的越發厲害。

    “元姑娘!你既然說出了這番話出來,在下就必須先問明白一些事情了。在下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仁義心腸,可不願被人白白利用還不自知。”麵對此女的黯然眼神,韓立猶若未見的平靜問道。

    “韓道友有什麼事情盡管問就是了,隻要不涉及什麼隱私,元瑤一定讓韓兄滿意!”此女見韓立沒有一絲憐香惜玉的意思,暗地有些氣惱起來。但她此行的確有些東西必須取到,隻好躊躇了一下後,點頭的輕輕應道。

    “我的問題很簡單,元道友此行有什麼明確目標?打算闖到第幾關?再解釋一下,剛見到我時的驚慌模樣有什麼隱情在麵,有什麼大麻煩在身?在下可不想牽扯進一些是非麵去。”韓立雙手背在了身後,盯著此女慢悠悠問道,眼都不眨一下。

    

Snap Time:2018-04-25 22:39:51  ExecTime:0.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