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四十五章元瑤


    第四百四十五章 元瑤

    “真沒想到短短百餘載沒見,元姑娘竟然進入了結丹期,真是可喜可賀啊!”正在那黑袍美女被望的氣惱無比的時候,韓立卻笑容一收,一本正經的說道。

    “什麼元姑娘?你認錯人了,我姓阮。”黑袍女子的惱羞之『色』,在韓立剛一稱呼她“元姑娘”時,馬上拋置了九霄雲外,反而麵『露』驚慌的一口否認道。

    這情形大出乎韓立的意料之外,不禁凝望著此女有些閃爍不定的美目。

    此時,美豔女子臉『色』有些發白,一隻手也放在了身側的儲物袋上,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敵視之意流『露』無疑。

    氣氛驟然緊張了起來!

    而這一切,都源自韓立剛才那一聲普通之極的“元姑娘”稱呼上。

    韓立仍麵帶微笑,心卻著實有些不解了。

    至於紫靈仙子,眼前的情形更是大出乎她的意外了。

    她幾乎不用考慮,自然的往韓立這邊靠攏了半步過去,將態度表『露』無疑。

    無論是實力大小還是雙方的熟悉程度,韓立這邊都是她理所當然的選擇。

    “看來這麵似乎有些誤會!元道友想必也不記得了在下了。畢竟當初我和道友隻是一麵之緣而已。而且還是許多年前的事情了。”韓立神『色』沒變,慢悠悠的說道。

    “百餘年前?一麵之緣?”

    聽了這話,黑袍美女的神情稍緩,但一雙美目中還流『露』出警惕之意,隨後還帶有幾分疑『惑』之『色』。

    氣氛一下緩和了許多!

    不過,在黑袍美女緊盯著韓立瞅了一會兒後,還是滿麵狐疑的說道:

    “我看閣下還是麵生的很,實在記不得在何處見過道友。莫非道友是故意誆騙與我?”說完這話,此女目中寒光流動,又隱隱的『露』出了一絲敵意。

    韓立有些啼笑皆非了。

    “元姑娘百餘年前,是不是去過魁星島的‘天都街’坊市?”他不再和此女兜圈子,直接了當的問道。

    “魁星島的天都街?的確是去過幾次。難道你是在那見到我的?”黑袍女子一怔之後,略一回想的點了點頭。然後目光在在韓立臉上滴溜溜的轉了一圈後,『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此刻,她似乎想起了一點什麼。

    “不錯,當時你和另一位妍道友在一起的。正好在坊市外麵碰見了我和曲師叔。”說道曲魂之時,韓立麵若有若無的瞅了紫靈仙子一眼。這女子可是知道曲魂是自己的分身之事。

    果然紫靈仙子一聽韓立將曲魂稱作自己的師叔,臉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

    她雖然不知道當時的情形,但也能猜測,當時韓立肯定玩了一次唱雙簧的把戲。心不禁有些好笑起來!

    不過,她當然不會無緣無故的說出此事。

    而一說起那去曲魂,紫靈仙子也早就奇怪了。韓立為何沒有將這分身帶在身邊,這可是一大助力啊!

    “道友這一說,我好像又覺得有些眼熟了。難道閣下是站在天都街入口處,和那位築基後期的曲前輩在一起的另一人。”黑袍女子一雙美目眨了幾眨後,忽然恍然大悟的說道。

    接著其臉上就『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了。

    韓立苦笑了起來!

    “元姑娘終於想起來了,看來韓某當時給道友的印象實在一般啊!”韓立打了哈哈的說道。

    一聽韓立如此說道,黑袍女子臉上緋紅了一大片,但因為認出了韓立並非自己所想的人,她也徹底放鬆了下來,並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韓道友莫見怪!隻是當時道友實在……”說到這,此女有些不好再說下去了。

    但韓立卻哈哈一笑的接口道:

    “是不是韓某的修為和外貌實在太普通了,實在難入兩位姑娘的法眼啊!”韓立說此話時神情自若,沒有一點不悅的樣子。

    “讓韓道友見笑了!”見韓立如此神態,黑袍女子安心了下來。

    畢竟如今的韓立神通不小,她也有些害怕對方還對當日之事耿耿於懷。

    如今法寶元氣大損,她更不願輕易得罪韓立了。

    這樣想罷,她嫣然一笑的又說道。

    “我也要恭喜道友!一樣百餘年不見,道友不也從煉氣期修到了結丹期嗎!法力還如此的高深,連鬼王級的惡鬼都這樣除掉了!”

    聽了此女略有些交好的言語,韓立心搖頭不已。

    他那是什麼煉氣期到了結丹期,當初就已是築基其的修為了。若不是修煉“三轉重元功”,恐怕根本不可能到了結丹期的。

    倒是此女,可是貨真價實的從煉氣期一下修煉至了現在的境界。

    當他一眼認出黑袍女子身份時,實在讓他吃驚不小!

    此女若不是資質遠超常人,就是在這百餘年間另有什麼奇遇!否則普通的修士,絕不可能修煉的如此之快。韓立不禁暗自猜想道。

    剛才他雖然仔細打量了對方一遍,但同為結丹初期的修士,他無法看出對方的靈根情況,被對方體內的法力擋住了靈目的探視。

    韓立微微一笑,正想再說些什麼時,一旁的紫靈仙子卻秀美微皺的說道:

    這樣想道,韓立也不提此女先前的異樣神『色』,望了望四周的鬼霧,就對兩女冷靜的說道:

    “兩位道友,我們還是先上路吧!這可不是久待之地。萬一還有什麼厲害的鬼怪出現,就麻煩了。”

    聽了這話,韓立啞然一笑的同意了。

    黑袍女子元瑤更是沒有什麼意見。

    當即三人認準了方向,分開了鬼霧離此而去。

    ……

    這是一處花園一樣的所在,附近不但有成片叫不上名字的奇花異草,還有七八座精雕細琢的玉亭,麵稀稀拉拉的或站或坐的有二三十名修士。

    這些修士中,大部分的人要麼麵『色』蒼白,要麼血跡斑斑,似乎全都經過一番苦戰才來到這的,但同時臉上都是掩不住的興奮之『色』。甚至還有些修士,湊在了一起,小聲低語著什麼。

    極陰祖師和萬天明等一幹元嬰期修士也都在此處,隻是他們分處兩個玉亭內正閉目養神著。

    而那兩位星宮的白衣長老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竟在兩夥人中間的某處空地上,麵無表情的盤膝而坐,仿佛石雕一樣的聲息全無。

    花園四周百餘丈外的地方,則全是滾滾的漆黑鬼霧,將這一大塊地方包圍的水瀉不通,讓人仿佛身處兩個不同的世界。

    突然,一處的鬼霧自動分了開來,從麵不慌不忙的走出來一位男修。

    這位男修年紀輕輕,麵目清秀,身披一見綠袍。

    最讓人驚奇的是,此人渾身上下一點異樣都沒有,神『色』也從容之極,似乎根本就沒經曆過什麼爭鬥,就到了此處。

    這種古怪的情形一下就引起了附近修士的愕然,望著此人的目光也帶有一些複雜的意思在麵了。

    這時,極陰祖師的閉著的雙目一下睜開,但瞅了一眼這位男修後,失望的神『色』一閃即過,又再次閉合上了眼皮。

    對這男修一點也不放在心上的樣子!

    而那位男修一瞅見極陰祖師,臉上卻不經意的閃過一絲怨毒之『色』,但飛快的恢複了常『色』,就大步的走了進來。

    他也不進亭子和其他人坐在一起,而是獨自找了一處偏僻角落倒背雙手的站在那,同時往其他修士那冷眼打量了一遍。

    沒看見韓立的身影,此人清秀的麵容上略微了下雙眉,但隨即就麵無表情起來。

    可是就在此時,在其他人都不知的情況下,這位年輕修士的腦中突然傳來了一個渾厚的男子聲音。

    “怎麼,你的那位幫手不在嗎?莫非是被其它厲鬼吞噬了。嘿嘿!看來你找的這人也不怎麼樣嗎?”這聲音懶洋洋的說道。

    “住嘴!不要在我體內隨便開口說話,要知道這的元嬰期修士一大堆。萬一有一兩個神識超強的,你一出聲,就可能會被感應到的?”年輕修士心暗惱起來,用神識毫不客氣的厲聲說道。

    

Snap Time:2018-07-19 19:28:32  ExecTime: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