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三十八章鬼霧遺骸


    第四百三十八章 鬼霧遺骸

    雖然韓立修的是成仙之道,但對什麼天命之說卻根本不信一點。

    對他來說,修煉成仙隻是他追求永生的一種手段而已。

    就真有什麼仙人出現在麵前,他雖然會馬上敬畏異常,但讓他拜服唯命是從,估計也無法真心做到。

    紫靈仙子和葛笠對韓立如此赤『裸』的言語,一怔之後略顯尷尬之『色』。

    其實又何止韓立一人這樣想,大部分的修士也都隻是將“啼魂”之事,當做一個傳說看待而已。隻是一般情況下,誰也不像韓立說的這麼直接罷了。

    畢竟有關天命和天道的話題,他們還是心存忌諱的。

    這時,黑袍人已經帶著“啼魂”,深入到了鬼霧之中,徹底不見了蹤跡。

    韓立望了望鬼霧後,嘴角一翹的微笑道:

    “我們也走吧!既然有人願意幫我們先掃開了一條路,我們自然卻之不恭了。”

    “韓道友的意思是?”葛姓老者仿佛有些不懂這話的問道。

    其實老者自然明白韓立的意思。因為要是韓立不答應聯手的話,他估計也會這麼做的。

    隻是剛才他對黑袍人還不屑一顧,現在卻要借對方的光闖此鬼霧。當著韓立二人的麵,自然有些拉不下老臉了。

    隻能貌似裝糊塗的讓韓立先說出口來。

    韓立聽了老者此言,有些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沒有說什麼,卻帶頭向那黑袍人消失的方向走去了。

    紫靈仙子自然毫不遲疑的緊跟而去。

    葛笠一見此景,愣了下後,隻好臉上一紅的也跟了上來。

    灰白『色』鬼霧一見有生人走了過來,竟如同有生命般的沸騰起來,並翻滾著撲向了三人。

    若是普通的凡人被這些灰白霧氣一纏身的話,立刻就會精血吸盡,變成枯屍而亡。魂魄則成了這些鬼霧的一部分,從此陷入鬼道,再也無法脫身。

    但韓立三人可是修仙者,自然不會懼怕這區區的鬼霧了。

    隻見三人身上光芒閃爍後,各有自己的防護之道。

    葛笠是一抬手,放出了一把談紅『色』的小傘,在頭上丈許高處徐徐的轉動著。

    而一道紅濛濛的光柱將老者罩在了其中,鬼霧一碰觸這些紅光,頓時發出了“滋滋”的聲音,隨後冒出了一股股詭異的青煙,並隱隱發出了鬼哭狼嚎之聲。

    其它的鬼霧見了,就隻敢在紅光外張牙舞爪,卻不再撲向上去了,仿佛是有智慧一樣。

    紫靈仙子則釋放出了四顆拳頭大小的圓珠法器,在周身盤旋,結成了一個丈許大的移動結界。

    此結界潔白晶瑩成方形,將那些鬼霧全都排斥在了其外,而無法靠近紫靈仙子分毫。

    不過,最詭異的防護手段就要算是韓立了。

    因為韓立身上除了發出了一層輕盈盈的青光外,根本沒有動用任何的法器和法寶,而那些鬼霧一近韓立的周身時,就被幾道莫名的電光給擊『射』的煙消雲散。化為了烏有。

    這幅怪異的景象,自然引得葛笠和紫靈仙子一陣的詫異。但他們倒也沒不識趣的主動去問。

    紫靈仙子在疑『惑』之餘,隱隱的想到了天雷竹,但心中也不怎麼肯定。

    韓立仍猶若不知的走在了最前麵。

    這倒不是他想逞什麼英雄。而是在這四麵全都鬼氣彌漫的地方,走在前麵和走在最後,實在沒什麼大區別。

    還不如走在前頭,好掌握一些危險情況呢!

    至於那些電光,其實隻是將體內青竹蜂雲劍的部分劍氣遍布在了護盾上而已。

    也隻有“青元劍訣”的護體劍盾神通,才能不用將法寶放出,就可直接借助飛劍的部分威力了。

    這一點,也是韓立最近才參悟出來的一種施法手段。

    而以金雷竹的辟邪特『性』,自然對這些鬼霧來說是小菜一碟。

    當然,韓立並沒有全部導出金雷竹的威力,所以這些電光隻是淡白『色』而已,倒也不怕別人認出金雷竹來。

    但他那遠超普通修士的強大神識,自從一走進鬼霧後就完全放開了。以防被什麼厲鬼變化偷襲而不自知。

    畢竟以他們修士的靈目,在這鬼霧重重中也看不出多遠的。

    不過,黑袍人所走過的痕跡,在這濃濃霧氣中非常的好尋覓,因為一道比周圍霧氣淺淡多的丈許寬通道,用肉眼就可以清楚的分別出來。

    韓立等人隻要依此追匿就可以。

    不知這是那黑袍人的功法所致,還是那“啼魂”的靈異表現。

    但對韓立來說都是無所謂的,他也懶得去細想了。

    那“啼魂”越是厲害,對他們這些隨後而至的人來說,自然就越有利了。

    現在他一邊麵無表情的觀察著四周,一邊腳下一高一矮的慢慢走著。

    因為腳下所踩的地方全是坑坑窪窪,有些濕漉漉的感覺,似乎『潮』氣很重的樣子。

    就這樣不知走了多久,一路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他們一行人,不知不覺的隨著黑袍人走進了鬼霧深處了。

    並且鬼霧的顏『色』,也開始由原先的灰白『色』,漸漸的發黑起來。

    但韓立的臉『色』卻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陰沉了下來,並開始皺緊了雙眉。

    “嘎”一聲脆響,韓立驀然停下了腳步,低下頭瞅了瞅。

    身後的紫靈仙子和老者見此,也好奇的圍了上來。

    韓立眼睛微眯了一下,隨即就恢複了正常,並將一隻腳從原地挪了開來。

    因為腳下不過是一堆白骨而已,外麵還裹著一層青光閃閃的衣衫,似乎不是普通的服飾。

    在旁邊,還有一把斷成了數截的殘劍碎片,質地晶瑩透徹,好像靈『性』猶存的樣子。

    看來,這是一位深陷此地的倒黴修士了。

    韓立目中異光閃動,但又搖了搖頭。

    看此人死去這麼多年,法寶殘片還靈『性』猶在,想必身前也是一位修為不低的修士吧。

    但在這身死後,卻連屍骨都無人收斂。實在和生前的風光天差地別,可悲的很啊!

    可見修仙路上一不小心,就是千劫不複的局麵,結局甚至比普通人還要悲慘三分。

    這位修士的魂魄,如今也應成了鬼霧的一部分,或已化身為了厲鬼,很難再重入輪回之道了。

    韓立正感慨之際,不經意的望了其餘兩人一眼。

    那紫靈仙子臉『色』略有些發白,一見韓立望向她,勉強的抱以一笑。

    葛姓老者的神情卻有些古怪了。

    他眉頭緊皺的盯著那青衫半晌,忽然手指一彈,一朵雞蛋大小的火化落到了青衫之上。

    結果未等觸到此物,火光就一閃即逝的滅掉了。

    “咳!果然是他!”葛笠抬起首來喃喃的說道,臉『色』變得黯然起來。

    “怎麼,葛道友認識他?”韓立雙眉一挑,望著白骨淡淡的問道。

    紫靈仙子也在一旁『露』出了好奇之『色』。

    “這人應是和在下有過數麵之緣的玉真人。他結丹比我早的多了,身上的這件辟火寶衣是用百年冰蠶絲煉製而成,等閑火焰是無法近其身的。也算是小有名氣的寶物了。上次虛天殿開啟之時,聽說他也去了,可是一去再也沒回來。沒想到,此人真的失陷在此,並竟連第一關也沒有闖過。實在是不幸啊!”葛笠長歎幾聲的說道。

    韓立聽了默然了起來,但一會兒後忽然問了一句讓老者一怔的話語。

    “這位玉真人的修為和法寶威力如何,比道友要高深的多嗎?”韓立平靜的問道。

    葛笠聽了此話,似乎有些明白韓立的意思,略一撚下巴的胡須,就肯定的說道:

    “這位玉真人雖然和我現在一樣都是築基初期的修為,但是當時的他,據說即將突破瓶頸馬上要進入了結丹中期了。應該法力比我高深了一大截才對。更何況,他是非常罕見的冰屬『性』異靈根,修煉的冰係功法,我更是遠遠不如了。至於法寶,我沒見過他和人鬥法的情形,這倒沒有辦法判斷出來。不過,不應該比我差吧。”老者一麵說著,一麵氣『色』越發的難看了。

    “這麼說,附近應該有個厲害的家夥才對了。我原本就覺得奇怪,即使有那啼魂獸開路,怎麼一路上除了這些鬼霧外,什麼野鬼孤魂都沒有見到。那黑袍人總不可能將附近的妖鬼,都替我們收拾幹淨了吧。”韓立同樣神情鄭重的說道。

    

Snap Time:2018-04-23 19:13:58  ExecTime:0.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