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三十四章聚集


    第四百三十四章 聚集

    但又過了幾日後,找來此處的修仙者漸漸稀少了起來,甚至今天一上午都沒見有新人進來。

    但極陰祖師和儒生老者卻神情凝重了起來,不僅不再交談,反而不時向入口處尋覓著,仿佛在等什麼人一樣。

    “難道是那位蠻胡子?”韓立自然注意到了這種情形,心有些好奇,同樣留神起來。

    到了下午時分,廳堂入口處終於又響起了腳步聲,接著藍芒閃爍幾下後,從外麵一前一後的走進兩人來。

    一位是鶴發童顏,麵目紅潤的老道,另一位則是老農打扮,滿臉苦『色』的黑瘦老者。

    一見這兩人,廳堂內的眾修士一陣的『騷』動。大部分人都『露』出了敬畏的目光望向這二人。

    看來這二位的名聲可不小啊!

    可極陰祖師和儒裝老者,望向他們的眼神極為的不善。

    特別是極陰祖師,神情驟然陰厲起來。

    而這新來的兩位高人,一看到極陰祖師等人也同樣『露』出了敵視目光。那老道更是哼一聲的直接說道:

    “極陰老魔!你們來的倒夠早的?看來你們魔道中人對此次的虛天殿之行,勢在必得了。”

    “天悟子!不是本祖師來的早,而是你們這些偽君子來的太晚了。虧我還以為二位手中有殘圖的消息是假的,沒想到最終還是尋來了!不過這也好,正好讓本祖師渡化了你們。”極陰祖師臉陰森森的說道。

    “極陰!你要渡化誰?要不連本人一塊渡化了吧!”未等那老道開口反擊,廳堂外竟然又傳來一聲渾厚的聲音。

    極陰和儒裝老者一聽此聲音,臉『色』驟然大變。而那原本默不作聲的美『婦』卻猛然一抬頭,盯向了入口處冷冷的說道。

    “萬天明,你也來了!”

    “溫夫人都來了,本人到此有何奇怪的?”隨著此聲音,外麵人影一晃,走進了一位紫袍玉帶的中年人。

    這人方臉濃眉,一張口兩排白牙閃閃發光,漫不經心的斜瞅了一眼美『婦』,就望向了極陰祖師,給人一種氣勢滔天的感覺。

    極陰祖師被對方如此不客氣的望著,卻麵『色』陰沉嘴唇緊閉,竟默然不語起來。

    這讓韓立大吃了一驚,不禁仔細打量了這人數眼。

    既然連極陰這位元嬰初期修士,都對其畏懼三分,難道此人是元嬰中期的修士不成?韓立驚疑的猜測起來。

    他如今已看出來,這三人應是『亂』星海正道中的修士,和極陰祖師等魔道中人正好是對頭。

    而廳堂內其他修士的『騷』動,在這中年人進來的時候居然馬上靜了下來。隻能隱隱的聽到有人輕輕說什麼“萬法門門主”之類的話語。

    顯然這位中年人的名頭似乎猶在前兩人之上。

    “萬天明,本夫人座下的侍劍婢女,是被你門下一位弟子打傷的吧?”溫姓美『婦』卻似乎不畏懼此人,毫不客氣的質問道。

    “談不上什麼打傷,隻不過我門下弟子見你劍婢的修為不錯,稍微切磋一二而已。難道夫人為了這點小事,向萬某興師問罪不成?”萬天明眼睛一眯,神『色』淡淡的說道。

    “什麼切磋!我那位劍婢隻是築基初期的修為,你那弟子分明恃強淩弱。是否存心欺辱我門下?” 美『婦』麵『色』一寒的說道。

    “欺辱夫人的門下?我怎麼敢呢!看在尊夫六道的麵上,我回頭讓那位弟子給夫人負荊請罪就是了。”中年人微皺了下眉頭,就不在乎的說道。

    “我的事和六道有什麼關係。你若不情願的話,我倒想用‘鸞鳳劍訣’向萬宗主也切磋一二。”美『婦』一聽此話,卻更加惱怒起來。

    “和夫人切磋?這還算了吧。要是六道知道我欺負了他夫人,那還不馬上找我拚命。我可還不想挑起正魔雙方的大戰。”萬天明打了個哈哈的講道。似乎這是件很可笑的事情。

    美『婦』聽到這話,臉上一陣泛紅。最終瞪了對方一眼後,還是就此作罷了。

    不過,美『婦』放過了中年人,可這中年人卻不想放過極陰祖師。

    可就在他衝著極陰祖師冷笑一聲,剛想說些什麼的時候。

    忽然一陣轟隆隆的震動聲從通道外傳來。連整座廳堂都微微顫抖起來。

    這下除了這些元嬰老怪外,所有的修士都吃驚的望向了外麵。

    極陰祖師和儒裝老者互望了一眼,臉上隱隱帶了一絲喜『色』。隻是極陰祖師的喜『色』中似乎還有些苦笑。

    而萬天明則眼中寒光一閃,如刀一樣的殺氣,一閃即過。

    老道和老農一樣的老者似乎同樣知道來的是何人,卻『露』出了一絲擔心之『色』。

    隨著一下下的震動之聲,越來越大,隻見廳堂口處,出現了一個高大異常的身影。

    一位黃須卷曲,身穿藍袍的怪人忽然走了進來。但其每走動一步,整個廳堂就馬上晃動一下,仿佛此人竟重逾萬斤一樣,讓人實在駭然。

    這位怪人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旁若無人的打量下廳內之人,最後目光在萬天明的身上停了下來,並哈哈大笑了起來。

    “沒想到,萬大門主竟會來此處。看來本人這次還真來對了。蠻某可一直想和萬門主較量一二的。但可惜沒有機會,這次總算能如願了。”怪人望向中年人的目光滿是挑釁之意。:

    “在下也久仰蠻兄的‘托天決’號稱『亂』星海防禦第一的魔功,稍後少不了要討教一二的。” 萬天明冷冷的望向怪人一眼,絲毫不懼的回道。

    “嘿嘿!好說,好說!萬門主的‘天羅真功’在下也是久仰的很啊。”怪人大嘴一咧,絲毫不掩飾眼中的躍躍欲試之意。

    但可惜這位萬門主,似乎現在不想起什麼事端。

    他低聲和老道與農夫一樣老者低語了幾句後,就三人一同飛到了某個玉柱之上。

    然後由老道和那玉柱上的修士麵帶微笑的說了幾句什麼話語。那位結丹期的老者,當即受寵若驚的自動讓出了柱子,另找他處了。

    怪人見此,臉上『露』出一絲譏笑,抬首在附近望了望後,忽然身形一晃的向一根玉柱飛去。

    而這根柱子湊巧的很,正是韓立所待的那一根。

    韓立一見,不禁臉『色』一變!

    “滾,這個地方本人要了。”怪人巨大的身形剛一在柱子上站穩,立刻雙目冷盯著韓立,冰寒的說道。

    韓立的神『色』驟然變得難看,袖中的雙手也不禁用力的握在了一起。

    但稍微默然了一下後,他強忍住想出手的念頭,還是一聲不響的跳下了玉柱。隨後柱子上,傳來了怪人的狂笑之聲。

    韓立臉罩寒霜!

    對他來說,雖然覺得屈辱之極,但也隻能暫時忍讓一下了。

    畢竟這廳堂內的禁製雖然可以限製修士們的大大出手,但他實在不清楚,這些禁製對這些元嬰期修士的影響是否和他們一樣的大。他可不想因一時意氣用事,把自己的小命弄丟了。

    而當韓立一肚子悶氣的找了一個幹淨的地麵,重新坐好之時。

    儒裝老者才滿麵含笑的向怪人問道:

    “蠻兄這次來的如此晚,青某還以為蠻兄改變了主意,這次不打算來了?”

    “不來,這怎麼可能?我還指望虛天殿之內的東西來煉製長生丹呢!隻不過在路上有事耽擱了一下。倒是這次萬天明會來此處,我還真吃驚不小!難道他也知道壽元果到了成熟期,也想要采摘一些?”怪人『摸』了『摸』下巴上的黃須,有些疑『惑』的說道。

    “這個不太清楚?不過,虛天殿內除了此物外,還有許多珍貴異常的東西。誰知道對方這次是衝哪樣東西而來的。”儒裝老者也有些困『惑』起來。

    “這萬天明可是正道中數一數二的領軍人物。他會不會是想打那虛天鼎的主意?”極陰祖師似乎想到了什麼,有些擔心的說道。

    “虛天鼎!不可能吧?此物要是有這麼容易到手,早就被以前的高人取走了。那還能輪到他們。”未等蠻胡子回應,儒裝老者早把頭搖的跟撥楞鼓一樣。

    

Snap Time:2018-07-20 01:12:24  ExecTime:0.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