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三十二章極陰祖師


    第四百三十二章 極陰祖師

    別人不說,才分手沒多久的玄骨上人,他可是一眼就看見了。

    其孤零零的盤坐在廳堂內的一角,正冷冰冰的望著他,眼中有些掩不住的意外之『色』。

    而在另外一根玉柱上站立的男女二人,其中眉清目秀的女修士同樣愕然的望向韓立,滿臉的吃驚之『色』。

    竟是妙音門的紫靈仙子,而其旁邊則有一位神態從容,豐神飄逸的青衫男子。

    此男子見紫靈仙子的神情有些古怪,不禁順著她的目光上下打量了韓立幾眼,見韓立是一副年紀輕輕的模樣,不禁目中寒光一閃,朝紫靈仙子問了一句什麼話語。

    結果紫靈仙子抿嘴輕盈的一笑,和此男子低語了幾句,似乎在向其說明韓立的身份。

    韓立皺了皺眉,對男女二人的行為視而不見,目光卻向另外一處冷然瞅去。

    因為從此處而來的眼神,明顯帶了一些不善之意,這讓韓立有些奇怪了。

    結果入目的一位老者,正一臉怒『色』的望向他。

    韓立一怔,隨後就認出了對方,暗覺麻煩來了。

    對方竟是那六連殿的苗長老。

    當初因為嬰鯉獸一事,對方和那姓古的長老想要殺人滅口。卻沒想到被韓立借著對方元氣大傷和陣法禁製的奇效,反將對方滅掉了。

    此事過了這麼多年,這位苗長老竟然還記的他,看來他和被擊殺的那位古長老真的感情夠深啊。

    韓立雖然心嘀咕了幾句,但如今也不怎麼放在心上了。

    就一轉臉的略微察看了下其他的修士,剩下的就沒有他認識的人了。

    於是他猶豫了片刻後,還是穿過藍芒走進了大廳之內。並隨意找了一根無人的玉柱飛上頂端,學別人一樣的盤膝坐下。

    然後才正式打量那些不認識的修士幾眼。

    因為神識在廳堂內同樣受到了禁製,所以韓立也看不出其他修士的修為如何。隻知道,這恐怕大部分都是結丹期以上的修士。築基期的修士,恐怕反而少之又少了。甚至說不定連元嬰期的老怪,都來了不少。

    抱著這種想法,韓立雖然盤坐不動,卻小心的一一審視了其他的修士。

    一會兒的工夫後,終於讓他看出了一些蹊蹺,發現了兩名十有八九是元嬰期的修士。

    一位是黃袍白眉,臉龐清瘦的老年儒生。

    此人一隻手悠哉的倒背身後,另一隻手捧著一卷破舊的竹簡津津有味的看個不停,並不時的搖頭晃腦幾下,頗有幾分書呆子的樣子。

    另一人則是位潔白衣無塵的中年美『婦』。

    此『婦』人容顏秀麗,但渾身散發著冰刺入骨的寒氣,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

    此刻這位冷若冰霜的美『婦』,麵無表情的擦拭一把帶鞘的烏黑長劍。從韓立在廳堂外出現到進入廳內,她就根本沒有瞅過一眼,看起來非常高傲的樣子。

    其他修士中雖然也有樣氣定神閑,冷漠之極者。但和這兩人一比,那分從容就顯得有些虛假了。

    而且這的大部分修士,望向這兩人的眼神中都不由得帶有一絲敬畏之『色』。這可是其他修士沒有的。

    僅此一點,韓立就肯定這二位一定是元嬰期的高人。

    當然韓立也清楚,除了這二人外,其他修士中肯定也有一些特殊的家夥,一樣小瞧不得。

    最明顯的例子,就那玄骨上人了。

    論修為老魔似乎隻有結丹後期的樣子。但真正廝殺起來,結丹後期的修士遠不是其對手的。幾乎可以說是僅次於元嬰期的存在了。

    誰知道其他人中,還會有幾個這樣的扮豬吃老虎的家夥。

    韓立心嘀咕個不停,卻似乎忘了,他自己滅一位同階的修士好像也不是多費力的事情。

    不管怎樣,韓立一番算計後心越發的謹慎了。並不時的暗自合計,這些人聚到這的真實目的。

    總不會為了開什麼無聊的修士大會吧?

    畢竟無論是那錦帕殘圖,還是這座空中漂浮的虛天殿,都表現的如此神秘,甚至連元嬰期的修士都被吸引來了。

    說明此地肯定會有了不得的事情要發生。

    但可惜的是,他對此一無所知。

    否則倒可以暗自計劃一下後麵的行動,省的到時候有什麼危險和突發事情發生,而身處不利的境地。

    眼下,他隻有見機行事了。

    韓立正暗想之際,耳邊忽然傳來了玄骨上人的悠悠傳音。

    “小子,沒想到你也有虛天殘圖。這次取寶,我們合作一把怎樣?”

    “取寶?”

    一聽了這兩個字眼,韓立心一喜。知道自己這次總算來對了。

    但臉上卻保持著原來的神『色』,平靜的回傳了一句。

    “不知前輩打算怎麼合作,可以先說來聽聽!”

    玄骨上人化作的少年,一聽韓立沒有一口拒絕的意思,不禁精神一振。正想再傳音細商談時,廳堂入口處又傳來了腳步聲,接著從外麵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兩人來。

    韓立和玄骨上人一看清楚這二人,竟同時神『色』大變。

    韓立還好點,隻是臉『色』有些發白。而玄骨上人則完全麵容扭曲,目中『露』出嗜血的瘋狂之意。

    但幸虧他夠心機深沉!

    這種神情隻是在其麵上一閃即過,就馬上恢複了正常的神『色』。

    剛進大廳的二人,並未曾發現玄骨上人的異狀。

    不過,韓立望著這二人心暗暗叫苦不已。

    因為兩人中的一位,竟是那極陰島的少島主烏醜。

    另外一位雖然韓立陌生的很,是位麵容蒼白、兩眼細長的中年修士。但他心卻隱隱猜出了對方的身份,不禁又有些後悔來此了。

    這時,中年修士帶著烏醜進入了大廳,四下冷眼一掃!

    隨後目光在一位麵『色』焦黃的修士臉上停頓了下來,接著就冷笑了幾聲。

    黃臉修士麵如土『色』,身形有些微微顫抖起來。但隨後他又想起了什麼,身子馬上一挺,竟又站直了起來。

    “好,很好!”中年人冷笑的說了幾聲後,目中寒光一閃,就不再理睬的向韓立瞅來。

    這人的目光剛一落到韓立身上,韓立頓時猶如被毒蛇盯上一樣,不由得寒『毛』倒豎。

    雖然看起來神『色』不變,但實際上心大為的忐忑不安!

    但馬上,韓立就愕然了起來。

    因為中年人一看清他的麵容後,臉上竟『露』出了一絲掩不住的驚喜之『色』。雖然很快他就恢複了正常,但韓立卻早已瞧得分明。

    這下韓立有些『摸』不著頭腦了,心疑慮更生。

    這一幕被那玄骨上人看清楚後,同樣一愣。隨後,他眼珠轉動了幾下後,低頭沉思了起來。

    此時,中年人已望見了老年儒生和中年美『婦』,微微的一怔後就把目中的寒芒一收,麵帶春風的衝這二人一抱拳說道:

    “沒想到南鶴島的青兄和白壁山的溫夫人也到了。烏某真是失敬啊!”

    “有什麼失敬的?青某可不比烏兄的極陰島家大業大,也隻能來這碰下運氣而已。畢竟這是三百年,才有一次的機會。而且我聽說,蠻胡子這次好像也得了一張別人孝敬的虛天殘圖,恐怕不久也會到此的。到那時我們幾個老不死的,倒可以真的再聚上一聚了。”老者將手中竹簡輕輕放下,有點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蠻胡子也要來?”中年人神『色』變了一變,似乎對這人忌憚異常。

    “是啊!聽說他因為壽元快到了。這次想去虛天殿內找些壽元果,來煉製幾顆長生丹。希望能多活個五六十年。”老者洋洋的說道,似乎有些冷嘲的味道。

    而冷若冰霜的美『婦』,則頭也沒抬的繼續擦拭她那把寶劍,根本不理睬這二人的言談。

    韓立聽了他們的交談後,情不自禁的深吸了一口涼氣。

    雖然隻是短短的幾句話,可讓他知道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這中年人,果然就是那附身過烏醜身上的極陰祖師。聽他們的言語,還會有一位元嬰期高人要來的樣子。

    在虛天殿內竟有能延長人壽元的靈『藥』,真是不可思議!

    難怪連元嬰期的高人,都眼巴巴的跑來了。

    

Snap Time:2018-01-22 04:42:46  ExecTime: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