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百三十一章虛天殿


    第四百三十一章 虛天殿

    略一沉『吟』之後,韓立在文檣期盼的目光中,緩緩說道:

    “文兄既然也是妙音門的人了,那應該知道我隻是名義上的長老而已,從來不『插』手門內的任何事情。不過,此事若真像文兄說的這樣,思月道友受了很大的委屈,我自會在見到紫靈道友的話,順便提及一二的。不過紫道友會不會聽,這就不好說了。”

    文檣聽到韓立沒有一口包攬此事,心略有些失望。

    但也知自己和對方交情不深,能救下自己父女並做到這樣已經算很念舊情了,也沒什麼埋怨之心,臉帶感激之『色』的連聲道謝。並讓文思月上前給韓立再行大禮一次,但被韓立笑著拒絕了。

    不過,韓立仿佛有點疑『惑』的又問了一句。

    “思月道友不是卓右使的弟子嗎,你們沒向卓右使提及此事?”

    聽了韓立此言,文思月卻神『色』更加黯然,輕聲的解釋道:

    “韓前輩不知,這次吩咐我來此辦事的就是家師的一位至親,家師也希望我能和那人接成雙修道侶,但被我拒絕了。這讓家師很生氣!”

    說完這話,此女一臉的無奈之『色』,顯得淒『迷』豔麗之極,讓韓立看了也不禁呆了一呆。但隨即不敢多看的轉頭對文檣說道:

    “我還另有要事在身,恐怕不能和你們一路同行了。在下就告辭先走一步了!”

    說完此話,韓立衝兩人一拱手。

    文檣父自然不好說出什麼挽留的話語,急忙再說了幾句感激的話後,韓立就微然一笑的化為了青虹,破天而去。

    望著青虹消失的方向,文檣父女無語了一會兒,半晌之後文思月才不滿的嬌聲道:

    “父親,你可從來沒告訴我,你竟然和本門的韓長老是舊識啊!而且聽你們的淡話,似乎這位前輩未結丹時就認識了。能不能說給女兒聽聽?要知道,韓長老對我們這些弟子來說,可神秘的很!”

    此女說著說著,原先的埋怨之意竟變成了好奇的話語。

    文檣聽了少『婦』這話後,歎息了一聲,才有些憐愛的說道:

    “為父和這位韓前輩隻是數麵之緣而已,並沒有什麼深交。而且當初我認識對方時,他的修為和為父差不多,並沒有多高。在供奉堂內突然見到此人的畫像時,我還真嚇了一大跳,隨後數日心境都無法安穩下來。此人竟能進入了結丹期,還成了本門的長老,真是不可思議啊!”

    文檣說著說著,腦中不由的浮現了和韓立認識時的情形,竟停止了話語,一時有些失神起來。

    文思月見此,似乎知道自己父親在想什麼,就默默的在一旁靜靜的等著,父女之間一時又安靜了下來。隻有天上流風吹動衣衫的聲音“嘩嘩”作響。

    ……

    一個月後,某片一望無際的空曠海域附近忽然變得熱鬧了起來。

    隔三差五的就有修士急速飛向此處,然後驚喜之極的往天空高處飛去。

    在那,有一座雄偉巨大的宮殿漂浮在空中,紋絲不動。

    此宮殿高約百丈,通體用潔白無暇的美玉製成,精致華美之極,散發著淡淡的瑩光。

    周圍則被一層凝厚的金『色』光罩包在了其內,在高約千丈的天上懸掛著。而那些尋來的修士毫不遲疑飛向此宮殿,白光一閃後很輕易的通過光罩,走進了宮殿之內。

    這一日,一道青虹疾馳飛來。在到了宮殿下方的海麵時,驀然停了下來。

    青光一斂後,顯出一位相貌普通的青年出來。正是按圖尋覓而來的韓立。

    他有些疑『惑』的望了望手中的錦帕地圖,四處眺望了一下,可是空曠曠的什麼都沒有。

    隨後往下方的海麵凝視了好大一會兒,仍然一無所獲。

    韓立臉上的疑『色』,不由得更濃了幾分。

    突然他想起了什麼似的,猛然抬頭一望。

    “唏”

    一見那身處雲霄中猶如瓊樓玉台一樣的宮殿。韓立倒吸了一口氣,一臉的驚詫之容。

    他呆呆的望了此宮殿好半天,才回過神來。

    不過並沒有冒然的靠近此宮殿,而是在原地沉『吟』了一會兒,忽然他神『色』一動,身上青光一閃,人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片刻之後,一朵赤紅的紅雲急速飛來。在韓立消失地方的不遠處停了下來。

    然後紅雲一散,一位滿頭紅發的老者出現在了那兒,手上拿著塊同樣的錦帕。

    他低頭瞅了一眼錦帕,冷目打量了下四周,就毫不遲疑的往天上望去,立刻望見了那座空中宮殿,不由得滿臉喜『色』。

    隨後,紅發老者想也不想的再次化為紅雲向天上飛去。

    當老者身上白光一閃,人鑽進了金『色』光罩後,韓立的身形才在附近再顯現出來。

    他眉頭緊皺,神『色』陰晴不定!

    接下來的七八日後,韓立耐心的隱匿在一旁,又見到兩名結丹修士飛進了光罩進入宮殿。他們同樣人手一隻錦帕地圖。

    韓立終於忍不住了,這一日他自己也飛到了金罩前,單手一翻,將那地圖取了出來。

    將靈力緩緩注入地圖內,頓時從圖上發出白『色』的靈光,將韓立包在了其內。

    然後韓立輕輕一邁步,人就如若無物的穿過金『色』光罩走了進去。

    回頭望了望光罩,再望了望那華麗之極的宮殿,韓立不再遲疑的飛了過去。

    飛近此殿韓立才發覺,在宮殿十餘丈高的入口處上方,還有三個鬥大的銀『色』古文“虛天殿”。

    這三個字不但氣勢驚人,筆走勾畫之間更是鋒芒犀利之極,他隻是稍微望久了一會兒,雙目竟產生了隱隱作痛的感覺。

    這讓他嚇了一大跳,急忙低下頭去不敢再看,心驚駭之極!

    瞅了一眼深邃的宮殿入口,韓立一咬牙,小心的走了進去。

    一進殿門後,韓立愕然了。

    因為眼前出現了一條,筆直並且一眼望不到頭的狹窄通道。通道同樣是用晶瑩透徹的美玉砌成。

    若僅是這樣也就罷了,但這通道寬隻有兩三丈,卻高達三四十丈高。讓人走了進去後,心神壓抑之極,非常不舒服。

    韓立皺了皺眉,想了想後將神識放了出去,但馬上臉『色』微微一變。

    神識一碰觸四周的牆壁,就被毫不客氣的反彈了回來,根本無法滲入半分去,更別說探索宮殿的情況了。

    韓立目中精光一閃,向一麵玉壁凝神細望去。

    這才發現在上麵有若有若無的瑩光閃動,若不細看根本無法發現。

    看來整條通道,已被大神通之人下了禁製了。

    韓立伸出手指,在美玉上輕輕撫『摸』了一會兒。

    雖然無法辨識禁製的確切種類,但其中蘊含的深不可測靈力,還是讓韓立心微顫。

    他默然的收回了手指,單手托起下巴在通道中靜靜思量了片刻後,才又抬步向前走去。

    韓立眯著眼睛,在通道內不慌不忙的左顧右盼。

    既然此地設有禁製,他倒不用害怕有人潛伏在附近偷襲了,盡可大膽的向前走去。

    不過,這好似小峽穀的通道真的夠長。韓立足足走了一頓飯的時間,才晃悠悠的走到了盡頭。

    一個散發著水藍『色』光芒的出口出現在了眼前。

    韓立精神略微一振,加快了幾步急忙走了過去。

    結果入目的一切,讓他眼神一縮,心驀然一驚。

    眼前的藍芒中,竟是一間四四方方的巨大廳堂。

    此廳堂的麵積足有三四百丈之廣,雄偉宏大之極,就是同時進去數千人,也不會顯得湧擠。

    更奇特的是,廳堂中均勻豎立著數十根粗大玉柱。

    這些玉柱不但需數人才能環抱住,並且精雕細磨,每一根上都刻有各種韓立見過或者未見過的珍禽異獸,一個個栩栩如生,靈氣十足,竟無一個相同。

    而就在部分柱子的頂端,則或站、或坐,數十名衣著各異的修士。

    這些修士除了個別幾人外,全都一人獨占一根柱子,並且誰也沒有大聲說話,全都在各行其事。

    而韓立的到來,隻引得一小部分修士的懶洋洋注意,但其中有幾人則『露』出了驚訝之『色』。

    韓立臉上則顯出一絲苦笑,因為這幾人他也同樣的認識!

    

Snap Time:2018-01-23 20:10:22  ExecTime:0.289